不寫長篇了……寫不動,刪了好多次,都圓不回設定,所以就……雖然也是會有很多篇,但請大家別太認真……嗯,就這樣。

凱爾希

侵刪

凱爾希猛地睜開眼。

一道血跡劃過她的臉頰,她猛然做起來,捂住額頭,擦去了血液。

“這兒是……”凱爾希四處張望,發現周圍是無數昏迷……或者說死亡的人,而其中大多數都身着巴別塔制服。

一直到她看見一個自己很欣賞的醫療幹員那原本俊俏此時卻毫無生機的臉時,才想起來自己此時身處戰場。

“運氣還不錯……竟然沒死……”疼痛感從背部傳遍她全身,“但是,竟然敗了?”凱爾希並沒有理會這非人的疼痛感,而是感到詭異。

這場戰鬥是不知道第幾次巴別塔與特雷西斯軍的火併,毫無疑問也是由博士主導的,而且還讓凱爾希上場了,這原本是一場必勝的戰鬥……然而現在,凱爾希所帶領的小隊似乎除了她以外,全部陣亡。

“這怎麼可能?”凱爾希站起來,才發現自己幾乎渾身是傷,換作常人可能已經死了,幸虧她是凱爾希,不是常人。

“這傢伙果然是個間諜嗎?”這是凱爾希的第一反應,從博士被特蕾西婭從戰場上撿回來,到他成為巴別塔的指揮官,凱爾希始終有這樣一個想法,而且也多次跟特蕾西婭談過,而特蕾西婭一開始還很重視她的看法,但過了一段時間后,博士和她的關係甚至要好過自己和她的關係了,之後再次提出這個懷疑的時候特蕾西婭就總是傻傻地微笑一會,然後笑吟吟地說一句:

“博士的話,不可能的。”

真是的!一天到晚博士博士!他到底哪裡像個博士了?

這是凱爾希因為博士而生氣時經常說的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巴別塔的幹員們就一直稱他為博士,那些小女生犯犯花痴就算了,連Scout和Ace這兩個傢伙也尊稱他為博士,不就是個稍微懂點指揮的小白臉嗎?

然而此時的凱爾希卻比往常更冷靜了一點,因為特蕾西婭不止一次跟她說,她平常都是很客觀很講理的人,但一談到博士就跟被踩到開關了一樣,一大堆的主觀輸出。所以這一次,她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理了下思路。

經過長達20秒的思考後,凱爾希得出結論:這傢伙就是間諜,一個隱藏的很深、騙取了特蕾西婭信任甚至愛慕的騙子!而這一次,他一定是忍不住了,故意指揮失誤,想要藉此除掉自己,說不定現在正在自己的房間裡邊喝紅酒邊給特雷西斯寫報告呢!

說到房間,對!這個混蛋當時還特意強烈要求不給任何人自己房間的權限,連她和特蕾西婭都不行,當時凱爾希就在私下里警告過特蕾西婭,然而她八成沒放在心上!真是的,特蕾西婭平常都那麼聰明,怎麼就是轉不過來彎呢?

凱爾希緊咬紅唇,雙眼死死地盯着前方,彷彿博士那張骯髒的小白臉就在他面前,而她想要用眼神扼死他一樣。

然而肚子在此時卻不合時宜地叫了起來。

她不知道昏迷了幾天,說不定此時巴別塔還在為自己舉辦喪事呢,不管怎樣,當務之急是活着回去揭穿他的真面目,然後把他殺了。

然而四周是戰場,就算曾經有過人煙,也早已沒有了,只能寄希望於這堆屍體里有某個士兵帶了足夠的食物資源了。

凱爾希蹣跚着走向無數可愛下屬的屍體,一個又一個地翻看他們的背包。

當凱爾希看着茫茫屍體海,幾乎絕望時,終於在一個已經即將腐爛的屍體的背包中找到不少的軍用罐頭以及一張地圖。

當她正在為自己的好運慶幸時,一陣羞愧也涌了上來,這些孩子都是自己的屬下,是自己沒有保護好他們,雖然她已活了太久,經歷過太多人的離去,但她依然為這些有着大好未來的孩子而悲痛,同時對博士的恨也更加深了一層。

簡單吃了點東西,凱爾希踏上了回去掐死某隻博士的旅途。

七原罪 (自設)

貝利爾正在吃蛋糕。

“挺悠閑的嘛~”阿斯蒙蒂斯把手搭在她肩上。

“我又不是路西法和瑪門他們,事沒有那麼多。”

“然而你卻為我們博得了特雷西斯的信任。”

“不就是贏了一場嗎?”她倒是不怎麼在意。

“你贏的是巴別塔的棋手。”

“哦。”

巴別塔

“博士還不肯出來嗎?”特蕾西婭有點擔憂地詢問Ace。

“是的陛下。博士對凱爾希勛爵的感情或許超乎我們的想象。”

“這是第幾天了?”特蕾西婭很不放心。

“第七天,正好一個禮拜。”

“唉……我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還活着……Ace,你可以去忙自己的事了,謝謝。”特蕾西婭示意Ace離開。

“好的陛下,也請您多保重自己的身體,凱爾希勛爵死後,您的擔子更重了。”說完,他就走了。

特蕾西婭憂心忡忡地看着窗外,幾隻烏鴉飛過,似乎象徵著什麼。

毫無疑問,凱爾希死了,博士幾乎頹廢了,天平再度傾斜,對了……還有可以戰勝博士的棋手……哥哥的勢力似乎在瞬間變得強大了起來。

“陛下!”一個歡快的聲音傳來,“陛下我們聊聊天吧!”

侵刪

“W,我還有很多事要處理,你自己找赫德雷玩吧。”

“唉~不要嘛……好不容易凱爾希那個老女人不在了……陪我玩一會嘛~”W今天比平常更粘人。

“她笑起來准沒好事,她一直在笑,尤其是在您面前,陛下。”聲音的主人毫無疑問屬於伊內斯,“請允許我把她帶走。”

“唉!?誰要你管啊!”W幾乎暴跳如雷。

“好,W,我們改天再聊吧。再見。”

辦公室重新回歸安靜后,特蕾西婭獨自坐在椅子上。哀嘆了一聲

“博士……唉……”隨後,便埋頭於文件之中。

求三連!!!

閣樓是你的童年夢想嗎?北京loft閣樓親子宅設計

不知道什麼原因,公寓里長大的孩子、大廈里長大的孩子,都會直覺在紙上畫出擁有三角形屋頂的小房子,彷佛那才是心目中、屬於家的樣子。可能會有一扇沿着斜面而生的窗,用輕巧的單椅和沙發一絲不漏地迎接天光;另一道斜角處會一分為二,左邊是色澤溫潤的廚房,右邊是色彩豐富的遊戲房,橘色帘子一拉,因格局特殊而獨有的角落,一下子成了孩子心心念念的秘密基地;三角形造就的樓高差,還能打造長長書廊,在盡頭處安放一張書桌、一台電視,處處都是一家人凝聚彼此的好地方。

閣樓是你的童年夢想嗎?北京loft閣樓親子宅設計不知道什麼原因,公寓里長大的孩子、大廈里長大的孩子,都會直覺在紙上畫出擁有三角形屋頂的小房子,彷佛那才是心目中、屬於家的樣子。可能會有一扇沿着斜面而生的窗,用輕巧的單椅和沙發一絲不漏地迎接天光;另一道斜角處會一分為二,左邊是色澤溫潤的廚房,右邊是色彩豐富的遊戲房,橘色帘子一拉,因格局特殊而獨有的角落,一下子成了孩子心心念念的秘密基地;三角形造就的樓高差,還能打造長長書廊,在盡頭處安放一張書桌、一台電視,處處都是一家人凝聚彼此的好地方。三角形,秘密基地,不知道,小房子,一家人,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