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組]綾君夢依

£1.一個阿綾睡醒過來老婆×3的故事

    早上的風頑皮地玩弄着半掩半開的鏤窗,細微的聲音傳入樂正綾的耳朵里似乎是在溫柔地催促着她起床。

  樂正綾細長的睫毛微微浮動了一下,似乎是要睜開眼,但是美好的夢鄉卻緊緊拉住塌上之人,不願讓她離去。

  就在這樣半夢半醒的狀態下,一陣哭聲讓樂正綾一個鯉魚打挺就離開了那引人沉醉的美夢。

  猛地睜開眼之際,還有點恍惚,樂正綾看了一眼房間 這是她的房間,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她和洛天依的房間。是了,早在三年前她們就已經成親了。

  三媒六聘,明媒正娶。

  樂正綾至今都忘不了洛天依成親時候的樣子。可以說是人間絕色,就算是再鮮艷的花朵跟她一比都黯然失色。

  這也就是為什麼今天的樂正綾格外貪戀床榻。因為又夢到那個盛裝的她了。

  不過一想到睡醒過後就可以看到日常的洛天依 樂正綾也是幸福得無話可說。

  無意間手伸到了一旁,那是洛天依睡得位置。床榻上還保留着一點餘溫,應該也是剛睡醒沒多久。 

  樂正綾夜晚極其喜歡從洛天依的後背摟住她睡過去。她可以將臉頰放在洛天依的脖頸處,那裡透露出一股清新淡雅的味道。

  洛天依從來不喜愛塗抹胭脂水粉,那股淺雅的玉蘭花香是洛天依從小在院子里一排玉蘭花樹下玩耍而沾染上的。一想到這種軟玉在懷的生活可以維持一輩子,樂正綾就興奮得嘴角上揚。 

  又是急猛的哭聲,小傢伙似乎是哭太久了,都有點喘不上氣來了。

  這個動靜終於把樂正綾的魂給扯回來了,樂正綾突然想起自己為什麼會醒來了。

  快速地披上了外衣,推開木門,只看見外面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了兩個人,兩個人之間還有一個哭泣的小娃娃。

  陽光刺激着樂正綾的雙眸,樂正綾一眼就扔出抱着娃娃的是自己的娘子洛天依。她此時穿的正是自己給她送的生辰禮物,是由當地最好的綉娘完工的。

 至於另一個……

  她頭上的玉蘭花髮飾格外顯眼,垂下長長的髮帶與流蘇。與洛天依帶的發簪不同,這種配飾多半是少女佩戴的。

  熟悉了環境之後,樂正綾走近一看,頓時傻了眼。

 原以為是天依的娘家人在看望,沒想到那個所謂的娘家人竟然也是洛天依! 

  那是大概十四五歲的洛天依。

  “阿綾!沒想到這些年你竟然長這麼高了!說起來,自從你搬家之後,我已經好久沒有見着你了。”洛天依看到樂正綾就興奮地站了起來,還用手比了比身高,好不可愛。

 那時的洛天依頗有少女情懷,眉眼處還是透露出些許稚氣,與現在溫婉可人的氣氛倒也是大相庭徑。 

  樂正綾略顯寵溺地看了看洛天依,隨後來到娘子身邊:“怎麼回事啊?”

  “你總算是醒來了。”洛天依一手扶着坐在她腿上的小娃娃,一手熟練地掏出一塊手絹,替樂正綾整理了一下臉龐,“我可要被這個小天依給煩死了,怎麼這麼難哄啊?”

  說完,還把懷中的小娃娃給掂了掂。

  這時樂正綾也總算看清了小娃娃的模樣,大概是二三歲的洛天依。眼眸處因為哭泣的原因還通紅通紅的,就像是一隻委屈的小兔子。眼淚欲落不落的懸挂在細膩的臉頰上。

 樂正綾看着自己的娘子抱着娃娃的情景,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樣溫馨的場景還真是人間至景啊!

   “阿綾……姐姐,你能不能哄哄小天依,她一直都在哭。” 小洛天依扯了扯樂正綾的衣袖。畢竟現在的樂正綾比她年紀大了好多 所以就加上了姐姐二字。

  她一大早就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這個地方,還突然從天而降一個小娃娃,着實嚇得不輕,當看到幾年後的自己時,的確是很驚訝,但是在交談后她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不過她竟然和阿綾成親了還真是有點意外呢。說起來樂正綾在十一歲那年就搬家了,真沒想到自己和她兜兜轉轉竟然還能湊成一對 真是天賜良緣呢……不由自主腦海里就蹦出了這麼一個詞,讓洛天依臉頰微微發紅了。

   樂正綾看着娘子懷中楚楚可憐的娃娃,二話不說就把她抱在了懷中。小娃娃軟嫩的臉頰靠在樂正綾的脖頸處,似乎是得到了滿足,不哭也不鬧了。兩個肉肉的小手 在樂正綾的臉上胡作非為,樂正綾也就寵愛地笑了笑。

   看着小娃娃這麼容易滿足的樣子,無論是小的洛天依還是大的洛天依都有點小脾氣了:好啊,剛剛哄了你半天都不聽話,現在樂正綾一來就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

 大的洛天依畢竟不會像小孩子一樣無理取鬧,只是給了樂正綾一個嗔怪的眼神。而小的洛天依倒是有點按耐不住情緒,有點委屈地說了幾句,倒是讓這個院子里多了一點歡聲笑語。 

  房間的桌子上已經端來了精緻的早點。

  小的洛天依在享用,而樂正綾則在抽屜里拿出了一個小木盒。

  洛天依坐在床榻上同時懷裡抱着小娃娃,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

  樂正綾淺淺一笑,打開木盒,裏面是一個玉蘭花鈴。

  做工十分精緻但是整體卻小巧玲瓏。聲音不似普通的鈴鐺有一下吵鬧而是幽深平緩卻不失活潑。

 小娃娃看着這麼一個新奇玩意頓時就被迷住了眼,樂正綾將這個玉蘭花鈴系在了小娃娃的身上,語重心長地說:“以後可不許再哭了!” 

  “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種東西?”

 “很早以前做的了,那一年我搬家那一天本來想送給你的,但是沒想到我們動身的這樣早。” 

  樂正綾把小娃娃遞給了小洛天依 隨後來到床榻旁,給洛天依一個吻。

 “怎麼了,當年可是你搬家的。” 洛天依紅着臉 顯然已經有點抵禦不住了。

  “我真的很後悔當年離開你,如果不搬家說不定我們不會錯過這些年的時光。”

  樂正綾這個人一向大大咧咧,但是沒有想到說起情話來竟然如此細膩。洛天依心滿意足地笑了笑,摟住她的腰:“那你可要好好對我。”

 “一定。天依,我愛你” 

 “阿綾,我愛你。” 

  那是少女時期沒有領悟的一句話,兩個人兜兜轉轉,自以為自己即將擁抱住新的生活但是幾年以後才發現,那個少時陪伴自己的人早就已經是浸入骨髓了,那一份由歲月釀造的思念終於按耐不住了。

  溫暖的感覺漸漸消失殆盡,樂正綾感覺自己陷入了黑暗,然而這一次她沒有看到那個紅妝的洛天依,只有黑暗。

 感覺到了冰冷朝自己襲來,怎麼回事? 

  “阿綾,阿綾……”

  是誰,是誰在喊她?

 “阿綾!阿綾!” 

 眼前的世界變得清晰,自己床邊是自己的娘親。 

 “娘親?”樂正綾迷迷糊糊地出聲。

 “你個傻孩子,好端端地去河岸幹嘛,差點就死在河裡了。” 

  “河裡?玩?”樂正綾皺了皺眉頭。

  “你說你一個十歲的小娃娃沒事跑那裡去幹嘛 多危險。”

  是呀,自己還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啊……

  樂正綾低下頭,看着蓋在自己身上的錦被,不是大紅色的喜被,這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而又真實。自己真的只是南柯一夢。

  “叮鈴鈴”

 那聲音不像是尋常的鈴鐺,這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竟讓樂正綾的恍惚了一下。幽深而平靜,似乎能讓人沉溺其中。

  “阿綾,你醒了!”

   那是穿着天藍色襦裙的洛天依,普普通通的八字辮豎立在頭上,年紀尚小,還沒有佩戴任何髮飾。

  樂正綾低頭一看就看到她腰間別著的一個玉蘭花鈴。

  “這個,你是從哪裡來的?”樂正綾的紅瞳中溢滿了震驚。

  洛天依似乎是在看傻子一樣看着樂正綾“阿綾,你怎麼了,我不是一直戴着的嗎?這個玉蘭花鈴我很小的時候就戴着了,你不是知道的嗎?”

  樂正綾愣了一會 隨後突然問道:“娘親,父親在哪裡?”

 “你父親當然在書房啊。阿綾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樂正綾聽完,迅速下床,也來不及裹上外衣了,如同離弦的箭一般衝出房間。

  “阿綾!人家天依來找你,你怎麼就這麼沒有禮貌!” 

  然而,樂正綾早就已經跑遠了。

 洛天依歪了歪腦袋:“阿綾今天怎麼怪怪的?” 

  “爹爹,我不想要搬家!”樂正綾如同一隻生氣的小野獸,兩手重力地撐在了桌子上,因為跑得急促,現在面紅耳赤。

  “今天阿綾找你說了什麼嗎?”

 “她氣急敗壞地說她不想搬家” 

 “可是,她怎麼知道我們要搬家的。而且這一次是你父親在長安那邊的商業出現了問題估計是一個長期問題,怎麼可能不搬家?” 

  “我看着她那個較真的模樣,我想着大不了我辛苦一點,不搬就不搬了吧。”

 “她這個性格就是你給慣出來的。不過……也好,我看她和洛家小姐挺投緣的。” 

 “兒孫自有兒孫福,一切都是要看機緣的。” 

瀋陽音樂學院怎麼考?2020年本科招生考試有什麼要求?難不難?

據了解,瀋陽音樂學院作為十一大音樂學院之一,雄厚的師資力量吸引了眾多音樂藝考學子的青睞。以下是關於2020年瀋陽音樂學院本科招生的考試要求,一起來看:01專業考試說明1.考生須嚴格按照專業考試要求全程參加所報專業的所有科目考試,缺考任一科目考試,校考專業最終成績記為缺考。2.報考我院音樂學(四年制)專業的遼寧省外考生演唱及演奏要求如下:3.參加現場校考的考生須嚴格按規定時間集合併按抽籤號次序參加考試。4.現場校考面試科目考試中由考場主任指定考試內容。5.校考專業最終成績將於2020年普通高等學校

瀋陽音樂學院怎麼考?2020年本科招生考試有什麼要求?難不難?據了解,瀋陽音樂學院作為十一大音樂學院之一,雄厚的師資力量吸引了眾多音樂藝考學子的青睞。以下是關於2020年瀋陽音樂學院本科招生的考試要求,一起來看:01專業考試說明1.考生須嚴格按照專業考試要求全程參加所報專業的所有科目考試,缺考任一科目考試,校考專業最終成績記為缺考。2.報考我院音樂學(四年制)專業的遼寧省外考生演唱及演奏要求如下:3.參加現場校考的考生須嚴格按規定時間集合併按抽籤號次序參加考試。4.現場校考面試科目考試中由考場主任指定考試內容。5.校考專業最終成績將於2020年普通高等學校專業考試,招生網,瀋陽音樂學院,遼寧省,2020年,嚴格按照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