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白】神明·貳.

文純屬虛構 請問上升真人 不喜勿踩雷區 謝謝配合!!.

圈地自萌 理智嗑糖.and.

上集回顧戳這↓

藐視眾生神X生人勿近無神論者.

     溫柔‖細水長流‖甜

-朴燦烈

“你是我唯一熱愛的神明,我所有對於美好的嚮往。”

“我是不信神,但我信你。”

“只因為你是我的神明,我最為愛慕和敬仰的神。”

-邊伯賢

“你讓我明白了,原來人類眼裡真的可以有星星。”

“我依舊不了解人類,我只在意你。”

“你是我產生這些所有複雜情愫的源由,我好愛你。”


他說他叫邊伯賢。



隨後的攝影師望着神明沐如陽光的笑容再一次不爭氣的微紅了耳尖,他慌忙的用手覆蓋住了邊伯賢覺得好看的精靈耳,瞧着他抿了抿嘴角,聲音很小但卻如神明那個微笑一樣溫柔。


“邊先生……我叫朴燦烈。”


晚昏最後幾縷艷紅的晚烊着落在攝影師精緻的臉上,邊伯賢背着光單手托腮抬頭瞧着朴燦烈微垂下頭與自己對視,極美的桃花眼倒映着的,除了自己和身後的暖陽,還有本生人勿近的攝影師僅望着他時才會有的柔情。


溫柔似水,從店裡走出來很遠了,邊伯賢回頭望向那小店面,腦海里只有這四個字來形容剛剛朴燦烈的神情。


還有一直揮散不去的,是攝影師抿嘴輕笑朝他招手的模樣,以及他拍攝時眼裡透露着的絲絲星光。


神明仰頭望向天空,天色漸暗,晚風吹起他的碎發,邊伯賢舒適的眯起眼,仔細瞧着天上逐漸明亮的星星。


腳步漸近,邊伯賢不用看都知道是吳世勛。


吳世勛在他身旁站定許久后,神明才垂下頭,不遠頭頂處路燈微弱的燈光襯托他的側臉都溫和了不少,吳世勛不敢置信揉了揉眼睛,才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本來藐視眾生的神明大人在他面前看着不遠處笑得溫柔。


“吳世勛,”

“嗯……嗯?神明大人事情有什麼吩咐嗎?”

“原來……”


邊伯賢依舊望着那個方向,他已經這樣矗立看了許久,眼睛彷彿能透過所有望見那個擁有着一雙他一心所愛的桃花眼,正戴着副金邊眼鏡一絲不苟的看着剛洗好的照片,隨後一張一張的掛在牆上。


或者他會挑出自己格外喜歡的幾張小心翼翼的別在了桌上,等待第二天神明來時,與他分享。


吳世勛看着他微張的嘴,許久才聽到了他的下文。


“人類眼裡真的可以有星星。”


這時確實在整理着照片的攝影師卻好似心有靈犀般抬頭望向了邊伯賢所在處,手指剛剛好點着一張照片。


那是邊伯賢臨走前主動讓朴燦烈拍的一張。


那會從來不會出差錯的攝影師看着神明完美的側臉手不經意了抖了下,耳尖的紅色就沒有下去過。


照片上的神明一如既往的如他所想的溫潤如玉,微晃的鏡頭使其有了別具一格的美,一切都那麼恰到好處。


神明最後說了一句話,也許是攝影師這漫無止境的人生中,最難以忘懷的一句話……以至於他執着牽過神明手時總會不經意間用他的那雙桃花眼含笑的望着他瞧。


因為他最崇高的愛人說過,“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


之後他們在一起的晚年,愛人當攝影師握住他手時總會輕撓過他的手心,那句話最終變成了。


“你好看的眼裡裝滿了我的模樣,是我活着的這麼多年來…見過的最美好的一道風景。”

“神明大人,您最近上心的那個普通人類…姻緣真的真的非常奇怪,”吳世勛握住姻緣簿左翻翻右翻翻,最後再不敢相信的望了一眼身後亂得很卻各有歸宿的紅線,盯着“朴燦烈”三字旁的空位,滿臉寫着迷惑二字。“他沒有紅線?是我沒拉嗎不可能啊……?姻緣簿上也沒有…按道理來說這情況不應該啊不應該…”


而坐在一旁緩緩抿了口花茶的神明聽到吳世勛的念念叨叨只是微閉了眼不再去瞧月老忙碌翻找的身影,心裏只想着這花茶的確不錯。


能給攝影師捎過去,他會喜歡的。


說也奇怪,明明昨天才剛見過。

朴燦烈卻好像就這樣不經意間住進了邊伯賢心裏似的。

現在的邊伯賢,沒有一時 一分 一秒,沒有想着朴燦烈。


很久,久到吳世勛閉嘴開始專心研究他任職的幾百年來從未遇到過的情況,神明睜開眼,含笑似的說了句讓吳月老直接手一顫一不小心撕掉了一頁紙。


“或許他身邊需要的不是人類。”

“而是神呢?”


吳世勛傻了好一會,才弱弱的咽了口水:“啊但是…朴燦烈是個無神論者。”


“我知道。”邊伯賢滿不在意,起身將剛剛鬆開的領帶重新系好,“但我可以讓他相信…就算這世界無神…”


可我也許就是他這一生中終究的信仰。


“我先走了。”

“嗯?上哪?”


神明說著開了門,掀開眼皮望了眼強裝鎮定的姻緣匹配師,恢復了那輕描淡寫的模樣:“出勤任務 考察。”順便看看攝影師有沒有等着他。


“噢——”

……

“不對啊…神明大人不是昨天剛做完考察嗎?”



滴答——滴答——


店內古舊的時鐘時針又轉了圈,吱嘎吱嘎的響了好一會,輕風拂過風鈴發出清脆的響聲,本應該是平平常常樸實無華的一天,朴燦烈手裡雖一直不停搞鼓擺弄着單反,卻好像又力不從心,總會心不在焉時不時抬眸往門口瞧。


沒有一絲動靜,唯一的變化好像只是門邊歪脖樹上的幾片泛黃的樹恭弘=叶 恭弘飄落最後穩穩噹噹的落在地上。


攝影師不得不承認,今天也許是他這一生活着直以來最反常的一天。


一時間總感覺好像少了什麼。


這種心裏莫名說不上的空落落感真的太奇怪了……朴燦烈不假思索的歪了歪頭,抿着嘴角再瞧了眼門外,剛剛還在擦拭鏡頭的手頓了頓。


是穿着黑色長風衣的邊伯賢。

說不上消瘦的身子但躲在大衣里還真有了幾分像是穿了大人樣。


攝影師臉上難得有了幾分笑意,眼睛一直追隨着那個身影一步一步的往他走來,距離很遠,但朴燦烈似乎還是能感受到,邊伯賢的眼睛一直片刻不離的盯着自己瞧。


像是穿過了所有陷進他的星辰大海。


身穿黑色長風衣的神明總算是走到了店門前,剛剛好,這次的朴燦烈幾步上前打開門,邊伯賢愣了半響,由着他接過手裡的盒子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


朴燦烈像是醞釀了會,才微俯下身與笑着看着他的邊伯賢平視。


“歡迎光臨。”


邊伯賢笑意因攝影師的話語更濃了些,“那是花茶…味道淡淡的…我想你會喜歡的。”


“嗯,很喜歡。”朴燦烈想也沒想自然的接過來話茬,“最近我拍攝了幾張海景…要看看嗎?”


“海景嗎?”

“嗯。是日出。”


邊伯賢沉吟了會:“日出嗎……?”


日出,英文是 sun rise…過去式是sun rose。

太陽玫瑰……大概就是…日落的韶華,熱烈的玫瑰。

小心翼翼隱晦的愛意情愫與獨有的浪漫氣息。


“本來是想邀請你一起去的…但趕不上了,所以拍了下來想和你一起欣賞。”


神明抬頭便落入了攝影師的雙眸,他笑得很溫柔。

“所以等哪天…你有空的話一定要告訴我。”


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看看真正的日出。


能聯想到會有幾分朝霞落在你的臉龐,海風會吹拂過你的絲絲碎發,耳邊的海浪聲便是最好的爛漫發酵。


攝影師很開心。

因為他愛慕的先生和他在一起了,就在今天。

神明.

相愛get√.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