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雲使——秋言傳

第五章 悅城客棧

蘇妍走後秋言重新打造了桌椅修葺了悅城客棧,在蘇妍離開后第三天珠兒醒了過來,她將她紫月潮汐那晚所見的一切告訴了秋言,秋言着實難受了一番半個月的時間神情恍惚心不在焉,但時間一長慢慢也就放下了紫月潮汐一月過後,各部族的商人也漸漸活躍了起來畢竟大難過後重建家園所需的物質材料不在少數一個部族並不是什麼都可以自給自足的所以任何時候商人總是不可或缺的,此時悅城客棧的大廳中相當熱鬧座無虛席各大部族的商人一邊吃着東西一邊交談着熱鬧不已,此刻秋言正在櫃檯處算着帳,這時珠兒拿着從一張桌子上收來的布匹交給秋言說道:”主人,這是捺軋部族的商人付的房帳,麻布五匹。“秋言嗯了一聲說道:”放在那裡吧,嗯岳川部族山羊三隻,鹿驊部族大米十石,倉旬部族公牛一頭,嘯日部族小麥十五石,鯊齒部族海鹽五石,玉龍部族生鐵二十五斤,剎邪部族妖奴一隻,捺軋部族麻布五匹還差糜魈部族,待會你去把剎邪部族的妖奴帶過來我看看,給各桌加下水。辛苦了。“珠兒應到:”是,主人。“秋言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哦,對了,別叫我主人。你若願意叫我聲哥吧。”珠兒一愣隨後有些生澀的叫到:“哥…哥”秋言應到:“嗯,這才樣對,去忙吧。”珠兒應了一聲就去忙了。這悅城客棧共有三層上層共有十一間客房分為天字一號,天字二號天字三號一直到十一號,二層同樣十一間分別是人字一至十一號,而一層的地字格局分配略有不同,一至六號是包廂,七至十一號沒有號牌,這幾間就是秋言留下給夥計的住宿,而他自己則住在後院的一間單獨的房間中。此時上層天字十一間房間和中層的人字一至九號客房都已住滿你來我往好不熱鬧。珠兒此刻正穿插往來在各個房間做着事,正忙時一中年男性叫住了她簡單問了她幾句什麼她指了指櫃檯,男子道謝后回到房間中叫出了一個帶着手鐐腳鐐的少年隨後帶着他下了樓來到櫃檯前抬手敲了敲檯面,秋言這會正在算賬聞聲抬起頭看了看問道:“客人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男子哈哈一笑豪氣十足,他將那個少年帶到台前說道:“我是剎邪部族的薩喀,這是領隊讓我帶給您的房帳。”秋言站起身拱手道:“代我謝過你家領隊,有勞了。“薩喀抬起右手錘了一下自己的左胸作為回應然後徑自回了客房。秋言招招手示意男孩到櫃檯後面啦,那少年低着頭緩緩走到櫃檯後站立,秋言微笑着招呼道:”過來點,你叫什麼名字。“秋言一邊問着一邊給那少年打開了手鐐和腳鐐,剛取下手腳鐐那男孩瞬間有了變化他的額頭上鼓起了兩個包不一會長出了兩隻鹿茸。秋言見狀抬手摸了摸他的鹿茸說道:”妖力還不足二階,梅花鹿。對了你還沒回答,你叫什麼名字?“良久那少年開口了:”我…我沒有名字“秋言忽然笑了:”哈哈,這麼說你和我一樣嘍,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取個名字吧。從今天起你就叫秋恭弘=叶 恭弘。”少年抬起頭看着秋言的臉,良久開口道:“秋恭弘=叶 恭弘謝謝主人賜名。”秋言笑了笑說道:”你去幫幫珠兒吧,她會告訴你該做什麼。“秋恭弘=叶 恭弘諾了一聲,離開了櫃檯。當大堂內一切恢復安靜時已是亥時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了,正當珠兒準備關門打烊的時候門外來了一行穿着奇特的人,他們一行大約二十來人後面帶着六七個戴着手腳鐐的少女魚貫而入,為首一人來到櫃檯前看了看秋言禮貌的說道:”秋公子,兩間客房,有勞了。“秋言看了看他從櫃檯后的牆上取下兩個號牌交到他手上說道:”後院還有兩間房需要嗎?”為首的男子拱手道:“如此便有勞公子了。“秋言回道:”余祭祀客氣了,珠兒你帶余祭祀去客房安排住下。“一旁的珠兒應了一聲引着眾人向房間去了,不一會珠兒就帶着一個少女回來了秋言見她過來給她倒了碗清水遞給她,珠兒接過碗說道:”這是糜魈部族余祭祀付的房帳。“秋言看了一眼那少女對珠兒說:”把她的縛妖索解了你安排一下吧。“珠兒應了一聲解下了那少女手腳的鐐銬帶她去了後院。二人走後,秋言合起賬本輕嘆一聲:”唉,多久沒過過這樣平淡的日子了,等這两天過後又要等二十一年。“說完他兀自笑了笑回房間去了。

什麼才算少女漫畫?這篇文章可能會顛覆你的認知!

原文首發動畫學術趴,本回答在原文基礎上作出了一定程度的邏輯結構與內容方面的修改。引言:關於少女漫畫五花八門的討論什麼是少女漫畫?雖然這個問題看似很簡單,每個人似乎都能說出心中的回答,像是——“只要我覺得好甜好少女心它就是少女漫畫!” ”少年和少女一對一純愛怎麼不是少女漫呢!” “有着美型的臉和修長的身子再加點鮮花星星的背景就肯定是少女漫畫!”諸如此類亂七八糟的感想到處都是,這正恰恰說明了,大眾對於少女漫畫這詞的定義陷入了一個誤區,即混淆了受眾面向與內容風格的概念,縱使其理由也是五花八門,其認知的

什麼才算少女漫畫?這篇文章可能會顛覆你的認知!原文首發動畫學術趴,本回答在原文基礎上作出了一定程度的邏輯結構與內容方面的修改。引言:關於少女漫畫五花八門的討論什麼是少女漫畫?雖然這個問題看似很簡單,每個人似乎都能說出心中的回答,像是——“只要我覺得好甜好少女心它就是少女漫畫!” ”少年和少女一對一純愛怎麼不是少女漫呢!” “有着美型的臉和修長的身子再加點鮮花星星的背景就肯定是少女漫畫!”諸如此類亂七八糟的感想到處都是,這正恰恰說明了,大眾對於少女漫畫這詞的定義陷入了一個誤區,即混淆了受眾面向與內容風格的概念,縱使其理由也是五花八門,其認知的海螺小姐,自我表現,田中君,少女漫畫,緞帶騎士,石森章太郎,活動記錄,日本雜誌,甜甜小公主,白兔糖,漫畫會,錐子臉,不二子,草莓100,男裝麗人,領軍者,元氣囝仔,新寶島,櫻桃子,川端康成,日本少女,未來都市,武內直子,水野英子,竹宮惠子,山岸涼子,內容與形式,東京巴比倫,野丫頭,LALA,月刊少女野崎君,相聚一刻,受眾面,黑白漫,花物語,手冢治蟲,池田理代子,高橋留美子,種村有菜,長谷川町子,凡爾賽的玫瑰,風與木之詩,她們的時代,大島弓子,少女日常,周刊少年jump,青春物語,校園愛情,女性向,少數派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