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記————《孫子兵法·虛實篇》(7)

       本篇簡單來說,講的就是四個字:避實擊虛。

       通篇主要圍繞如何“避實擊虛”來展開。

       雖然孫子在《謀攻篇》中的原文是“知彼知己,百戰不殆”,“知彼”在先,“知己”在後,這個究竟有無先後之分,估計少不了爭論,對此孫子本人是有意還是無意安排,不得而知,華衫老師的觀點是先“知己”比較好,摘錄其中的一段:一句話,人管得了自己,管不了別人。先管好自己,再觀察別人。敵人如果無懈可擊,我們是沒有辦法取勝的。

       按這個思路,就是先“形”后“勢”,可以這麼說,《虛實篇》就似《形篇》與《勢篇》相結合出來后的“補充篇”,進一步補充和升華了軍事理論中最難的“奇與正”、“虛與實”、“形與勢”、“分兵與合兵”等這種兩兩關係的組合技巧,雖能用文字描述出這些概念,但現實中並不能參透或者說窮盡其中的奧妙,孫子在篇末也承認,並用水來形容其變幻莫測:“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不清楚李小龍是不是受《孫子兵法》的啟發,他在1971年的一場訪談節目中談論其哲學思想概要——《Be water my friend》也有類似的觀點:

       

       它不是不能解釋,而是難以根據其理論來進行實際操作,我們常說的,千難萬難,隨機應變、臨場發揮最難!就是這個意思,當年漢武帝叫霍去病去學兵法,霍去病卻說兵法不過是前人經驗(成功並不能複製),戰場上要靈活變通才能打勝仗。這裏不是否定學習知識的重要性,而是講使用知識的問題,有知識不代表有智慧。兵法知識是死的,戰場環境是活的,所以往往無法像對照公式一樣,某條戰法就對應上某場仗。

       所以,我們大可學習華衫老師的一種思維:“成功往往是偶然的,而失敗卻總是必然的。”即做最壞打算,默認自己並不具備隨機應變、臨場發揮的能力,而對方很可能具備,所以採取守勢,先不要給對方抓到馬腳。

(1)致人而不致於人—————隱藏自己的“虛”

         能牽制別人,而不能受制於別人,受制於人便容易暴露弱點。

        一般來說在自己熟悉的環境(即:主場優勢)與敵作戰最得心應手。

(2)形人而我無形—————找出對方的虛

         這裏作淺顯一點的翻譯:使別人“現形”,而我不會“現形”。

(3)備前則后寡,備后則前寡,備左則右寡,備右則左寡,無所不備則無所不寡。

         孫子提到了“兵形象水”,我們就作一個橫向聯想,說說裝水的木桶吧!

        所謂“木桶理論”說的是木桶能裝的水量是由最短那根木塊決定的,所以我們要把最短的木塊補長,本來就長的木塊不用管,因為補了也無濟於事,水只會從最短木塊的那個缺口流出,要想水裝得多,就得均衡。這點華衫老師也講了,直接否定說,人是人,不是神,不存在全知全能之人!我再做點補充,孫子用水作比喻,但沒講過水就一定得裝在桶里,它可以裝在任何無規則形狀的容器里,因為“兵無常勢”,況且就算裝在桶里,這桶也未必是規規正正地放着,試試斜着放桶,你會發現最長木塊不也發揮着作用?顯然“木桶理論”在軍事領域是不合理,初始條件設定死了,而現實總是充滿不確定因素的。“無所不備則無所不寡”也不是說什麼也不防備,而是機動地防禦,說不定稍微調整一下桶的擺放位置就能裝多點水,這比去找塊木頭釘上去或拆東補西要高效多了!

(4)整合一下本篇提出的三個作戰原則:


疑字雜句

1.  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

佚(yì):同“逸”,安逸。

 

2.  出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

目前所查到的釋義:

        曹操的註解是:“不趨”譯為“來不及救”這點與筆者一開始的理解有出入,個人覺得這句和“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和“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是一個意思,“出擊對方所不重視的地方,重視對方所不在意的地方”,後半句與“出其不意”類似,就是前一句比較難解。

3.  敵不得與我戰者,乖其所之也。

4.  則吾之所與戰者,約矣。

約:節約、少(這裏指用比較少的兵力)。

 

5.  越人之兵雖多,亦奚益於勝敗哉?

奚:表示疑問,相當於“哪裡、什麼、為什麼”。


醫學影像學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醫學影像學點擊進入查看全文>醫學科,精品課,藥理學,外科學,診斷學,电子學,資源共享,細胞生物學,病理學,內科學,遼寧省,擁有國,中國醫科大學,病理生理學,多發病,性醫院,影像診斷,放射診斷學,解剖學,生物化學,生理學,技術學,選修課,畢業生,醫學院,基礎知識,物理學,士學位,1989年,2019年,2007年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