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明天和同學出去丸,就不更啦~

你肩膀一抽一抽的,終於止住了哭泣。你大口大口吃着燒烤,咸香的口感在你的舌尖跳躍,心情好像不那麼壞了。

吃完你們打算去AA,卻發現賬早已被別人結了,你環顧着四周,對阿然說:”什麼情況啊?是不是結錯了?”阿然也點點頭:”咱快找找人家,把錢給人家吧。”

正找着,那個一直坐在角落帶着帽子的”黑衣人”站在你的面前,壓低帽檐:”我付的。”

你和阿然一臉懵逼的打量着眼前這個奇奇怪怪的人,你悄悄問阿然:”你認識他嗎?”阿然搖搖頭。你又小聲問道:”他不會圖謀不軌吧?”

那”黑衣人”突然噗嗤一聲笑了:”你想多啦~”

你更加奇怪了,叉着腰:”你是?”

他神秘的勾勾手,你警惕的環顧了一下四周,拉着阿然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往前走。

走到一個小角落,他突然向你靠近,舉起手彷彿要往你頭上放,你一下打開他的手:”你幹嘛!”

他摘下帽子,露出那一雙無數次出現在你夢裡的桃花眼,單憑那一雙眼你就能認出他,你堅信,那絕對是全世界最漂亮最獨一無二的眼睛。

“大…大哥?”你驚詫的瞪大眼睛,連一旁的阿然也不敢相信的捂住嘴。

他甜甜的笑着,再次舉起手,你頭髮上感覺有點痒痒的,他放下手時拿着樹恭弘=叶 恭弘在你眼前晃了晃:”你頭髮上有個樹恭弘=叶 恭弘,我沒有想圖謀不軌哦!”

你才回過神來:”哦哦哦…我….我我…謝謝大哥!”他瀟洒的擺擺手:”不用謝!”

說完戴上帽子便要走,阿然拉拉你衣角,偷偷提醒你:”錢….”

“哦…對,大…大哥,那個…你幫我們付的錢…我我轉給你吧。”他聽到你跟他說話轉過頭:”不用啦,沒事噠——我走了。”

“昂..好,拜…掰掰。”

“哇塞我的天你太幸運了吧啊啊啊我要是也能見到我家千璽我得激動死了,我的媽你….”華晨宇剛走,阿然便開始跟你絮叨。可你一句也聽不進去,獃獃的看着他逐漸消失的背影,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場夢吧…..

可我不想醒來。

你眼神獃滯,直直的盯着阿然:”阿然,這是不是夢啊?”她嘆了口氣,搖搖頭:”你高興瘋了吧,這是真的!不是夢!”說完她狠狠的掐了你一下:”疼不疼?”

雖然你不敢相信,但胳膊處傳來的一陣陣疼痛卻如此真實。

“疼。”

你就這樣迷迷糊糊的回了家,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着。反覆回想今天這一天:去看了他的演唱會,聽他親口說了”歡迎回家”,和火小姐一起喊了”脫”,來了一次花火大合唱,碰見了他,他還幫你買了單。

你無數次想過偶遇他的樣子,你想你一定會告訴他:”不要在意外界對你的看法,無論怎樣你在我們心裏就是最棒的,我在,我們一直在。”可當你真正遇見他,你看着他就離你那麼近、那麼近,你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你看着他重重的黑眼圈,臉上隱隱約約的細紋,卻連一句安慰的話都卡在喉嚨。

真不應該。我對他的愛滿腔,可我說不出來。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