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越17.18】整理——能治煩決亂者佩觽,能射御佩韘。

1,恭喜玉龍達成“是妹子,就來捅我”的成就。

這場戲把玉龍和西窗月的關係寫得有些曖昧,所以大家會喜歡玉龍和哪個角色走感情線?

你吃哪個CP

2,獄婪不愧是和人類走的最近的神,知道怎麼和其他神打好關係,幫自己收回混沌法則以及被他放出去的厄禍。

獄婪和莫召奴開啟生世線之前,要先把俠儒的舊仇解決,不知道狡猾的獄婪會想出什麼辦法。

3,一眨眼,豁昔的兒子都這麼大了(並不),其實內里還是小孩。月影:你們從哪裡找來這麼大個帥小伙來冒充我兒子?

稱號:寒韘she烏觿xi,名字:辰太尋明。韘在古代射箭時戴在手上的扳指時讀shè,辰太手上戴着扳指,說明他可能是弓兵。觿意為古代一種解結的錐子,用骨、玉等製成。

此稱號和打扮出處應是出自《衛風·芄蘭》:

芄蘭之支,童子佩觿。雖則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芄蘭之恭弘=叶 恭弘,童子佩韘。雖則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說苑·修文篇》也說“能治煩決亂者佩觽”,故毛傳謂觽是“成人之佩”,佩韘則表示“能射御”。當時,貴族男子佩觽佩韘標志著對內已有能力主家,侍奉父母;對外已有能力從政,治事習武。正因為如此,所以《衛風·芄蘭》中的“童子”一旦佩觽佩韘,便覺得自己是真正男子漢了,一下子穩重老成了許多。也符合辰太突然變成成人後,一下故作成熟的形象,可惜涉世未深,一出門就被人坑了。

4,識滄海,原來是血界派來苦境做卧底,加入河圖十智要尋找某個東西。

他和血后談的條件,不為權名利,那只有為情了。但是從識滄海對血后的態度來看,至少他不是對血後有情,大膽猜測,識滄海是為了血界那個用劍高手,墨雲濤。

所以他故意阻止了血界的計劃,就是要讓血後派墨雲濤來苦境。

5,車鴻儒死亡現場。已知車鴻儒是三教第一個接觸到誅世之墨的人,現場失蹤了一本書,留下了一片紅色的破布,以及車鴻儒臨死前的一句話:【他想變成人。】

車鴻儒就是之前那個鬼片先導裏面的未知人物之一,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未知人物,就是右眼下有花紋的一個散發男人。

結合後續劇情,我猜測這裏變成人的是書中的人,也就是車鴻儒用魔筆寫了一個故事,故事里的人變成現實的人,殺害了車鴻儒,帶走了寫了他一生故事的書,留下了一片殘缺的衣角。或許和向南宮有關。

6,西窗月在蒙面人身上留下桂花香,很容易讓人聯想起古老劇裏面素還真為了探查歐陽上智真實身份,而在蒙面人身上留下的桂花香。

蒙面人逃離西窗月的追捕后,找到了骨丑,告知骨丑向南宮的墨人身份,理由是不想讓武林太平靜。不管是不是真的,從蒙面人後來的自言自語中,可以知道他是知道骨丑的身份,所以他應該也是魙域的,並且蒙面人也是一個墨人。

而之前向小簪去找向南宮的時候,被告知向南宮不在,而向南宮不在家中的時間正是蒙面人出現的時間。骨丑找到向小簪打探到線索,向南宮和向小簪有着同樣的紋身在相同的地方,紋身出自魙域,是掩藏獨門身世的秘法。所以向南宮必然是認識魙域的人,或者他到過魙域。

從誅世之墨能讓辰太走到魙域入口來看,向南宮或許就是藉助了誅世之墨的能力到過魙域。

那麼蒙面人和向南宮是不是一個人呢?

那麼蒙面人和向南宮是不是一個人?這裏要從骨丑來解鎖了。蒙面人找到骨丑的時候,是被西窗月留下桂花香之後,那麼骨丑應該是會聞到桂花香。向南宮方面也確實有桂花香,那麼骨丑見到向南宮也會聞到桂花香。如果下周骨丑有提到桂花香,反而太過明顯,向南宮和蒙面人不大可能是一個人。如果骨丑沒提到桂花香,說明筆在向南宮手上,他是搶奪魔筆的那個蒙面人,卻不是後來救骨丑的那個。(感覺我想得太複雜了……或許更簡單一點)

7,向南宮說養花那場戲,明面上是說龐蒼遠,但是我覺得暗中在說衍半生。

向南宮如果真的是墨人的話,他收養的2個孩子也都是墨人相關,感覺他是在做如何從一個墨人變成人的科研試驗。衍半生和辰太的情況有些相似,都是染上墨氣,從母體的肚子里出來,和那些憑空出現的墨人不一樣,只是衍半生的身世更不科學一點。

8,神煌耀世方面,他搶奪魔筆的理由也有些奇怪,竟然是魔筆能改變他人外貌,除非是有人給他錯誤信息,或者他的皇后也是一個墨人。

9,玄尊強無敵!年輕時候挺帥的!

關於我的視頻的一些問題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關於我的視頻的一些問題點擊進入查看全文遊戲原聲,卡死了,原版生存,生存視頻,建築材料,為什麼,買不起,蘋果手機,安卓手機,手機遊戲,沒有人,學生黨,最好的,萌萌噠,做視頻,小夥伴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