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夢憶錄》 第二章 折尾孤狼

        火光撕喊,刀光劍影,就在身後,卻只能頭也不回的,被迫離開。眼淚無法熄滅戰爭的怒火,掙扎也逃不出這場噩夢。

        “嗚啊!”玄冥的腳被什麼東西絆倒。

        “斯…好疼”玄冥摸了摸被頭。“嗯?我好像,能動了”看着地上落下的符紙,真不知道該怎樣繼續走下去。“不行,我要回去!”

        謎之聲:“好啊。”

        “誰?”玄冥提高警惕,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了。“又聽錯了嗎…算了不管了,我想應該就是這條路。”

        破碎的小道上,碎石漫布,雜草層生沒過了玄冥的腳爪,誰能想到這裏竟然是條路,誰能猜到,這條路有多久無人走動。來時他不知傷疼,因為身體不受控制,現在他依舊不知傷疼,因為他有想要拯救的東西。

        “哇啊!”玄冥剎住了腳,只見幾隻魔物在遠處走動。“為什麼,這裡會有魔物,難道媽媽她們已經…呵呵”

        拿起鐮刀,心中的怒火已經讓他失去了理智。“把它們都殺掉,為媽媽報仇!”他向魔物衝去。這麼大的動靜,魔物早就注意到了他,也向他沖了過去。“唔!好快!”明明還有十幾米的距離,魔物卻一瞬間撲到了玄冥面前,他用巨鐮勉強擋住了第一隻魔物,將他彈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另一隻撲倒。

        “切,比想象中的難辦好多,這就是魔物真正的力量嗎…”玄冥用巨鐮卡住了魔物的嘴巴,但依舊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眼看另一隻魔物沖了過來。

        “難道就這麼結束了嗎…”

        利齒刺穿皮膚的聲音如此之滲人,飛濺的血液染紅了玄冥的毛髮,可他沒有感受到痛覺。玄冥緩緩睜開雙眼,卻見一條詭異的蛇已將魔物撕碎。

        “這裏可不是小孩子該呆的地方。”“我才…”玄冥正想反駁,卻意識到自己的確什麼都做不了。“快到市區里去吧”“可我去了又有什麼意義呢…”(嗅嗅)“你不是城裡的孩子?”“恩…”“難怪,那你應該就是‘容器’吧”“啊,什麼容器?”“你父母沒和你說嗎,原來是這樣,你只管到城裡去就行了,我把你護送到城區里。”“唔…難道媽媽真的瞞着什麼事情嗎…”

        玄冥腦子全亂了,反正也回不去了,只好跟着這隻蛇走走看了。

        “為什麼一路上這麼多魔物啊!”“因為你的武器”“啊!這麼一說我媽媽是說過,這個是魂器來着,難道就是這個原因嗎?”“魂器?看樣子你還是一無所知啊,有機會的話,你會知道的,但不是現在”“為什麼要停下來”“到城區了,我就不去了”

        突然玄冥想到了什麼:“古有怪蛇者,擅體術,知詭道,藏於林中,有過着,斷其尾而寄之,后出其林,名曰斷尾蛇。”

        玄冥忽然慌亂起來:“你是斷尾蛇!”“嗯?這是世人給我們取的名字嗎,應該就是吧。”“你…為什麼要救我?”“你是想問我為什麼不寄生你吧。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寄生也是我們無奈之舉。當前形勢比起內憂,先解決外患吧,有緣再見吧,小朋友。”

        一句話的功夫,斷尾蛇就消失在了玄冥眼前,他搖了搖腦袋,繼續向城門走去。

“站住,從哪兒來的?”把守的士兵將玄冥叫住。“我…我…”玄冥意思腦袋空空的,心想:媽媽沒告訴我怎麼說啊。

        “嗯,讓他進去。”以為看似學識淵博的長官向守衛示意。“你是從其他地方來的嗎?”長官緩緩走到玄冥面前,蹲下和玄冥說“我叫幻海,是這裏的長官,跟我走吧,帶你去一個地方。”“唔…”玄冥感覺到這個人沒有惡意,但依舊拿不準要不要跟他走。“那個,我媽媽,可不可以…”“一會再說吧。”“唔…”看樣子這個人知道些什麼,先跟他走吧。

        “報告長官,士兵…”“一會再說。”幻海示意彙報員離開,帶着玄冥到了一家別墅前。

咚咚咚。

        “幻長官,有什麼事嗎。”“這個孩子就交給你了,好好照顧他,別出什麼岔子。這位是藍宇,收養了很多孩子,以後你就跟着他吧。”“可是我媽媽…”“我會幫你解決的。”“唔…”玄冥心理很亂,已經不想思考了,就先暫時信任這個長官吧。

        玄冥被藍宇抱起:“好可愛的小孩子,先和大家打個招呼吧~”他吹了下口哨,孩子們從四齣湧出。“歡迎新朋友!”“好可愛,可以捏捏臉嗎?”“嘻嘻~抱抱~”“這裏以後就是你的家了~”

玄冥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被獸包圍的感覺,心中有種說不出的喜悅。然而…如果不是失眠的話,這場美夢也許可以繼續下去…

        夜晚,玄冥迷迷糊糊走向廁所。“我感覺他沒有人們口中這麼可怕啊”玄冥似乎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他窩在一旁偷聽着。“惡魔總是善於偽裝的,誰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我覺得不至於吧…今天大家都玩得挺開心的啊”“還不是養父叫我們要好好照顧他,不然誰敢靠近他啊”“唔…可能的確是這個樣子”“你看他額頭上的‘惡魔之眼’,還有那把鐮刀,要不是提前有準備,我肯定會被嚇得半死”“恩…好像是這個樣子”…

        玄冥聽不下去了,眼淚緩緩流下,他收拾了一下,悄悄離開了這個“家”。玄冥拿着剛剛找到的地圖,獨自來到了森林旁的河邊,看着河裡自己的倒影,透過額頭,彷彿他看到了一個惡魔。

        “為什麼會這樣…媽媽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大家又要保護我,把我殺了不好嗎!”“當然不好”“誰?”玄冥四周張望,然而的確沒有一個人影。“我就是你啊,那個他們害怕的你(笑)”“什麼?之前我不是幻聽?”“當然,只有你能聽到”“為什麼,什麼叫做殺了我不好,快告訴我事實!”“嘻嘻~慢慢來,有誰這麼直入正題呢~”“我不想再拐彎抹角了”“行行,因為他們殺了你,我就會解放,這樣的話真正的惡魔就出現了,你不過就是個封印惡魔的‘容器’,你知道為什麼你媽媽不讓你來城裡嗎,你知道為什麼你們一直住在邊境嗎,誰會歡迎一個怪物來呢?”“別說了!不會的!”“我說的都是事實啊,這不是你想聽的嗎。你們家族學習詭道,本就被城裡人排斥,可笑的祖先居然想用詭道封印我來贏得別人的信任,然而呢,卻淪落到被排擠到邊境的地步,哎,你說這些城裡人討不討厭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殺了你就好了!”“好啊,來啊,打算怎麼殺我呢?連只魔物都沒法搞定的小朋友~”“我…大不了我了結了自己!”

        絕望的玄冥跳下河裡,眼淚依舊不斷流出。“就是這樣,在絕望之中,慶祝我的重生。”

        “你在干什麼!”

        玄冥緩緩睜開眼,看見了一隻蛇在向他游來。“原來是他…”。“咳…咳…”玄冥被救上了岸,“你為什麼要來救我,你們不是不能離開森林嗎?”“你剛剛散發的黯能恐怕已經驚動所有生靈了吧,我們不能離開森林是因為森林外靈力稀少,沒有宿主我們生命會快速衰竭,但現在不是考慮我們自己的時候!”“唔…寄生我吧”“什麼?”“嗯,你沒有聽錯,我不想再這樣活下去了,你代替我活吧。”“呵呵,你可要想好”“寄生我,你能活下去,我也就這樣解脫了,不是很好嗎。”“看樣子你還是不懂啊,我們寄生並不會剝奪宿主的意識,而是用詭道控制了宿主的部分行動”“啊,傀儡符?”“嗯,差不多類似的東西。”“可…我真的不想這樣活下去了”“沒你想象中的這麼糟糕,那個惡魔是不是和你說了些什麼,它肯定會用花言巧語騙你釋放他的,你別被他騙了”“可…仔細想想,它說的,確實是事實啊…”“有些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已經沒時間和你說了,我差不多快結束了”“不要,你救了我這麼多次,我不能讓你死,之前我什麼都做不了,但是只要是寄生我,你就能活下去對吧!”“你真的做好決定了?”“嗯!而且沒有你,我也不知道之後我又會幹什麼,而且,有好多謎團需要你幫我解開!”“哈哈,好,這幾千年到是第一次聽別人主動要寄生呢”“唔…”

        “撕…好痛。嗯?這是,哪裡?”玄冥四處張望,看到的只是一望無際的黑暗,和不知從何而來的枷鎖。

        “玄冥?”“唔!”斷尾蛇的聲音喚醒了玄冥。“唔,剛剛那是?”“你的靈質空間,簡單來說就是你靈魂所存在的地方。”“哦哦,對了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寄生后我能讀取你的記憶,先把你自己尾巴包紮一下吧,我也要先休息一下,明天我慢慢告訴你一些事情,今天你先回去吧”“唔…一定要回去嘛,他們…”“現在城外的魔物都被吸引過來了,出城肯定不是明智之舉,在城裡只能回去了”“好,聽你的”

        “切,真是掃興,還以為就這樣重生了呢”

        ……

        “你去哪裡了,我們找了你好久!”藍宇說到。“唔…對不起,想出去散散心。”“你尾巴怎麼了?流了好多血!”“唔,不要緊的,剛剛不小心被划傷了,已經包紮過了。”“我在幫你看看,一會就乖乖去睡覺,下次出門要給我說哦。”“好”

        藍宇給玄冥重新消毒包紮了一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你說為什麼他會突然跑出去呢。”“可能是知道了什麼事情吧。”“很有可能,那接下來怎麼安頓他呢。”“不知道,明天黯界就要發動總攻了,先想想怎麼解決這件事吧”“也是,睡吧。”

        玄冥:“媽媽,你還好嗎…”

崩三志-狙擊篇-7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崩三志-狙擊篇-7點擊進入查看全文>軀幹部,視頻錄像,仇人見面,他們在干什麼,狙擊手,大褲衩,吉利服,迷彩服,目標區,頭腦風暴,計算機,實戰經驗,換位思考,高精度,半決賽,搞破壞,不知道,戰鬥服,涼爽的,琪亞娜,為什麼,這個人,饒有興緻,也就是說,憑藉著,狙擊槍,第一名,大屏幕,冰激凌,德麗莎,不認識,並沒有,死死地,被擊殺,基本上,命中率,遊戲機,可以了,怎麼做,還可以,我期待,本小姐,大拇指,手電筒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