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rry文]《前世的來訪者》(15)

逸熙(獸人)

白灼(人類)

時光飛逝 一晃眼 兩年的光陰又悄悄的溜走 又到了這個 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日子

“姐姐! 快點 今天要早點出門 中考可不能遲到!”

“好~~”

嘴上這麼回覆 實際上我從身體到心裏都十分抗拒 一方面是想迴避冽楓所留下的記憶 一方面是… 

我還沒睡飽…嘿嘿嘿…


爪子撐起身體 連讓獸耳豎立起來的力氣都不想出 就這麼坐在床邊繼續打盹 這時我即便不用照鏡子也能想象到全身炸毛的慘狀

然而白灼已經耐不住性子 走進了房間

“姐姐!妳能不能… 噗哈哈哈哈哈—-”

原本就已經清醒幾分 再加上他的笑聲 我徹底清醒了過來 看着門邊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白灼 我的心中毫無波瀾 甚至有點想給他一拳

甩了甩頭 接着用爪子隨意的捋了幾下身體 看上去整齊了不少 雖然等等出門後會用全息投影 連我自己都看不到 不過 這是作為一隻獸的尊嚴!

… 至少我儘力了( ー`ε ‘ー )

“整理好了吧?”

“嗯 簡單的整理了一下 走吧”

“走!”(*^▽^)/*





這次 我也試着跑進試場看着他考試 我不會再作死 跑到他的身旁近距離觀察 我全程都坐在教室最後方的柜子上 雖然只看得到他的背影 卻也足矣

一開始也想過到學校附近的高樓看 不過… 有免費的冷氣不吹 豈不是傻子(́◉◞౪◟◉‵)

其中一節下課 所有考生在監考老師點完試卷后一同站起 走向室外的人潮跟動物遷徙的景象相差無幾

坐在第一排的白灼也站起身 游刃有餘的慢慢走向教室後方 看着他這一臉輕鬆的表情 我彷彿看到了他興奮的拿着成績單向我炫耀的情景

幸福的笑容在臉上一覽無遺 只可惜在開着全息投影的當下沒有任何人能看到

白灼走到了教室最後方 準備轉身順着人群走出教室 奇怪的事卻在這時發生

他不知為何突然停下腳步並向著我的方向看了一會 就算我有全息投影的庇護 那個瞬間我也不敢亂動 

“(他為什麼在看這裏!! 快走開 快走開!!)”

直到他笑了一下 隨後便轉身離去 這時我才敢在這空蕩的教室內探頭看向窗外 並用着不可思議的眼光看着白灼 並小聲的自言自語了起來

“他怎麼會盯着我這裏看… 難道他看的到我?!不可能啊… 還是我身上有什麼味道?”

抬起爪子湊到鼻子前自己的聞了聞 隨後也把尾巴抓到身前 尾巴上的毛髮圍繞在鼻子周圍 大口大口的吸着氣

“沒什麼特別的味道啊…”


不信邪的我又悄悄跑出教室 蹲在走廊邊的圍牆上 令獸更加匪夷所思的事再一次發生 正跟同學聊天的白灼停下了對話 精準的看着我的方向 

不過他並沒有太多動作 僅僅是看着我幾秒便繼續了剛剛的話題

“(卧槽?!! 不應該啊…)”

到了放學 我也乖乖的在門口等待 換上人形的投影 站在門口等待着他出現

“姐姐~~ ”

熟悉的身影出現 他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我站在原地靜靜的看着他 然而白灼卻突然加速向著我的方向跑了過來 並撲到我的身上 微微的蹲下身把我緊緊的抱住

“欸欸欸! 白灼! 都16歲了 能不能成熟點”

他湊到我的耳邊 小聲的說了一句

“一天沒摸到姐姐的毛了 有點懷念”


“不就一天而已嗎!! 快放手 別人看着很尷尬的”

“好吧”(=`ェ´=)




走着走着 早上發生的種種奇事又浮現在腦海中

“話說回來… 你怎麼知道我在教室里的”

“啊?”

“你出教室前跟在跟同學聊天的時候不都知道我在哪嗎”

“哦 那個啊 我跟本不知道妳在不在 就是直覺跟運氣而已”

“那我還瞎擔心了一整天…”

“哈哈哈哈—”


在一陣陣的笑聲中 我們身旁的行人逐漸的變少 最終只剩下我們兩個 

一個不懷好意的身影 也隨之靠近

一把小刀從背後迅速抵住白灼的頸部 白灼當下反應不過來 只能任由身後的人擺弄 

他抓着白灼緩緩的後退 不懷好意的目光從白灼的肩膀后探出 滿懷喜悅的同時惡狠狠的盯着我看

“你…!! 放開他!!”

看着白灼被抓走 心中瞬間被恐懼佔領 雙腳頓時變得沉重無比

“把身上的錢和手機交出來 這附近通常沒什麼人經過也沒有監視器 妳別想找人幫忙了 乖乖的配合 我還會饒了你們兩個”

一時之間 腦海中所想的的只有讓白灼安全 雖然不肯 但身體還是自己行動了起來 開始隨着他的指示行動

“姐姐! 別照做! 快點找人來抓他!”

“你個小鬼廢話可真多!”

在生氣之餘站到了白灼的側面 刀鋒也進一步逼近他的頸部 銳利的鋒芒將他的皮膚劃出了一點傷口 些許的鮮紅從傷口邊緣緩緩流下

這時 心中的恐懼瞬間轉化成憤怒驅使着身體上前

“妳快點把東西拿出來!不然的話 我…”

“不然    你 要 做 什 么”



雙腳微微蹲下 左腳向後方施去巨大的力 由於我們的距離本就不遠 在他反應過來並擺出恐慌神情的一瞬間我已經衝到了他的面前

彎起爪臂 向著他的腹部用力的擊去 劇烈的疼痛和反胃使得他無法繼續握住刀柄 白灼也藉機逃了出來


伸爪抓住他還懸在空中的手 順勢轉身將他的身軀翻過肩膀 重重的摔在地上


巨大的衝擊已經讓他的意識消失了大半 僅存的一絲卻還讓他伸手想拿起一旁掉落的小刀 


我立刻走上前 腳爪毫不留情的踩在他的手腕上

你惹錯人了  小子”

說完 他便昏了過去


(全息投影全程都處於開啟狀態)



總算是解決了這傢伙 立刻把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 擔心的抬起頭看向白灼 而他正一臉驚恐的看着我 就像面前站了一隻駭人惡獸一樣

“姐姐妳原來這麼厲害的嗎…”

“之前有學過 而且 我總不能讓你身處危險之中”


“也是 重要的人可是值得拼上一切守護 如果連都ta救不了 可是會遺憾一輩子呢”


白灼這一句 正中心中那幾近復原的傷痕 心情瞬間低落許多 臉色也難看不少


白灼也意識到了自己說錯話 懊悔跟擔心瞬間爬滿臉頰 

“對.. 對不起… 我忘記..冽楓的…冽楓哥哥的事了…”


我也沒辦法跟他計較什麼 只能整理整理情緒 將心中那塊缺口補上 


這些陳年舊事被翻出來心裏自然不好受 爪子捂着臉 不想讓他看到我痛苦的表情外 也沒什麼顏面看他 

“沒事沒事…”



“而且你別叫他哥哥行嗎 這樣我跟他很像情侶…”


“…難道不是嗎”(ㆁωㆁ)


“怎麼可能!”(╬д⊙)⊰⊹ฺ


生氣之餘 還是不得不讚嘆他這招轉移話題 至少能讓我暫時忘卻冽楓這個人的存在


暫時 遺忘一輩子的遺憾



最後 我把他的刀給撿了起來 以免他醒來后還想害人 並將他帶到警察局 刀也交給了警察












70年過去了 白灼早已成家立業 我也只能另外找地方居住 欣慰的是 過去的這段時間里他也時常來看我 有時還會帶着他的家人們一起 對他們的解釋也只是「小時候照顧過我的人」

不過 我身為獸人的這件事有一次也不小心讓白灼的妻子給知道了 好在她也同意幫忙保密 而且他們的小孩還沒長大 對於這件事完全沒有印象 


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前幾年 白灼的妻子先一步離開了人世 他們的小孩在回來辦完喪事後也重新出國繼續了他的事業 而我偽裝成照護人員 合情合理的回到了白灼的身邊 照顧他的工作又回到了我的身上 

我今年137歲 換成人類的年齡也有50多歲了 體能開始退化在所難免 不過要照顧白灼還是游刃有餘



然而 他最終也敵不過生命的法則 昨晚在睡夢中壽終正寢 享年83歲 也算是个中規中矩的数字



早上發現他沒有氣息之後 悲傷的情緒並沒有太多 反倒是喜悅和欣慰佔了大半 他總算能從輪迴中脫離 好好的休息了 


他還健壯時的點點滴滴歷歷在目 人生跑馬燈播放完的當下我才意識到 自己又回歸了孤獨


傷心之餘 我注意到白灼手中握着一張紙片 一旁還有一隻筆

“這是… 意識到自己時間不多了 晚上寫下來的嗎..”

我抽出紙條 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的緩緩打開


幾個字寫在裏面 字跡還因為他的手無力握好筆而有些潦草


到下一世 找我


“?! ”


“什麼?!! 他…. 難道他… 知道輪迴的事?! 不可能 這不可能… 這明明是幾千年後的理論 他怎麼…”

這時我才發現 剛剛腦中跑過的畫面出現了些我不曾懷疑的細節 


他安慰我時說過的話 每次差點叫成冽楓時他都有過回應 每次提到冽楓時他都像是親自經歷過一樣的熟悉 而且他明明沒見過冽楓 卻莫名的排斥 

我才發現 這70年間 一點一滴都是冽楓的影子


再加上第一次遇見白灼時 當晚的那個夢… 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我立刻拿出那能看到靈魂的眼鏡掃視四周 一團十分眼熟的靈體還在四周徘徊 彷彿在等待着什麼一樣 


我一直看着它 它也在那裡一動不動彷彿也在看着我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眼淚竟擅作主張的流了下來

“冽楓… 是你…真的是你…”


隨後那團靈魂便緩緩的離開了



在這之後我也很快的把白灼給安置好




那天下午 天空飄起了毛毛雨 微風吹拂着城市 氣溫涼爽了不少 

我倚靠在窗邊 惆悵的看着在烏雲覆蓋之下 灰茫茫的世界 


“是你在哭泣嗎… 因為我沒有發現你的暗示而啜泣着嗎…”


“冽楓 等我 這一次…”


爪子緊握着那張紙條心中暗自發誓 

“我不會再這麼愚蠢了”


這和我看過的不一樣…。“吉卜力Paro”特輯 [Pixivision搬運] 2020-7-24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這和我看過的不一樣…。“吉卜力Paro”特輯 [Pixivision搬運] 2020-7-24點擊進入查看全文>ガールズ,そこで,電影頻道,父さん,吉卜力工作室,ヴァニラ,楽しいね,SOLARIS,TEM,TAKUMI,ココリコ,名場面,ぶんり,pixiv,初めて,なんて,SAKURA,電影院,YOU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