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長為夫】(偽骨科)宋亞軒

請勿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

宋亞軒and我

我十二歲被宋亞軒的家人領養,當時他們家的女兒被拐賣,他媽媽接受不了事實,便領養了我。

我第一次到他們家的時候,宋父對我很好,宋母更是看着我與她走失的女兒有五六分相像的容頻后,對我好的不了,唯獨他,眼裡對我充滿了厭惡。

“亞軒,快來和你妹妹打招呼。”

他爸爸看着站在樓梯口的他,招手說道。

“爸,她不是我妹妹,我的妹妹就只有宋依一,她算什麼我的妹妹啊?”

他有些憤怒的向我走來,將我推倒在地,毫不掩飾的表達對我的討厭。

“宋亞軒,你在說些什麼呢!以後她就是你的妹妹了。”

宋父很生氣地打了他一巴掌,他也受不了氣,打開門跑了出去。

“乖孩子,以後你是我們的孩子了。”

宋母給我上藥,輕輕地對我的傷口吹氣,她滿臉心疼的樣子,不知是對我,還是她的宋依一。

那晚,我坐在床上,看着滿是少女心的房間,卻一直在想,宋依一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孩?

從那天開始,我被宋父宋母安排到了宋亞軒的學校,為了培養我和宋亞軒的感情,特地只安排一輛車接我倆上下學。

不過宋亞軒每次打開車門,看見我,總會先諷刺兩聲,再關上車門,自己走到公交車站去坐車。

轉眼間三年過去,我倆考上了同一所高中,宋亞軒作為高一的學弟才進去不久,就成了學校的校草。

他們不知道從哪裡聽到我是宋亞軒的妹妹,每天總有好些人讓我幫她們給宋亞軒遞情書。

“亞軒,聽說你有個妹妹?”他的朋友把球傳給他,擦了把汗。

“她不算我的妹妹,我的妹妹幾年前就走失了,她只是我妹妹的替代品。”

他的聲音很大,彷彿是說給場外的我聽的,我不在乎別人異樣的眼神,將書包打開,把裏面的情書全拿了出來放在他的衣服旁,離開了。

“喂,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他有些不滿我的反應,衝過來拉住我的手,質問我。

“我本來就是你們領養來寄託對宋依一思念的,有什麼不對嗎?”

“其實你不用對我有太大的惡意,我沒有想過要代替你的妹妹,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你還要對我這樣嗎?”

我有些哽咽,從一開始,我到這個家,接受到的便是宋依一喜歡的,她擅長的。

我故意逆着宋依一的喜好來,她喜甜,我偏要吃辣,她活潑可愛,我偏冷靜沉着,她擅長鋼琴,我偏去學那大提琴。

後來,宋父宋母看着我,除了之前那張與宋依一五六分的容貌,徹底放棄了,直到現在我身上已經看不到宋依一的任何相像之處了。

他說不出話來,我撿起書包拍了拍灰,推開圍觀的人群便走了。

晚上他回家,敲響了我的房門,我開了門看着他“喂,以前的事算我對不住你。”

“沒事”

說罷,我便關了門,繼續寫着作業。

第二天早晨,我打開出門,看見坐在車裡的他,有些疑問。

“喂,上車啊。”

他見我不動,拍了拍旁邊的位置。“坐進來啊。”

“喲,捨得和我一起走啦?”

我坐了進去,打趣着他,他扔了瓶酸奶給我,我喝了幾口,困意便上來了,靠着車窗睡着了。

宋亞軒看着熟睡的我,仔細打量,眼神裡帶着我許多看不懂的情緒。

“我說你一直盯着我幹嘛?”我將書包扔了過去,擋在我倆的中間,換了個姿勢繼續睡。

到了學校后,他提着我的書包向前走,我追着他要書包,兩人打打鬧鬧的進了教學樓。

“放學等我一起走啊!”他把書包扔給我,就回了他自己的班上。

中午午休的時候,我被幾個女生拉去廁所

“喲,原來你是被領養的的呀?還霸佔着別人的位置呢?”

為首的那個女生拽着我的頭髮,迫使我看着她,給了我一巴掌。

外面突然傳來高跟鞋的聲音,幾個女生警告了我一番,慌忙走了出去,我站起來理了一下衣服,回了教室。

下午放學了,我沒有等宋亞軒,給司機叔叔發了消息,往旁邊的網吧擠了進去,大概等了十幾分鐘,我看見了今天打我的那個女生。

她身邊有個男的陪着,兩人正歡笑的說著話,打算去吃晚飯。

我跟着他倆後面,不知道等了多久,那女的才和男的分開,打算坐車回家。

天已經完全黑了,我從後面踹了她一腳,她倒在地上,我把書包往旁邊一扔,上前拽着她的頭髮,給了她一巴掌,又一巴掌。

“這是姐還你的,下次別落單了,如果你還打算來找我的麻煩,那你就祈求着下次能搞死我,否則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輕鬆。”

他看着我渾身充滿殺氣不敢說話,只能唯諾的點着頭,向我保證下次不敢了。

“你們喜歡宋亞軒是你們的事,犯不着來找我的茬來取悅他。”

“他雖然討厭我,也絕對不會喜歡你們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我鬆開拽着她頭髮的手,拿出濕巾擦了擦手,扔在她的身上“記住我說的。”

我趕上最後一輛公交車回了家,宋亞軒坐在門口“你去哪兒了?不是說好等我的嘛?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我的頭髮散落遮住了還有些紅腫的臉,正打算往裡走,他卻把門擋住了。

“你不說我不讓你進去。”活脫脫一副耍無賴的樣子。

“哥,你不覺得你最近對我有點反常嗎?”

“就覺得我以前挺不對的,想現在對你好一點,不行嗎?”

他算是接受我了,我倆一起坐在門口,我把頭髮紮起,把臉給他看。

“今天被打了,晚上解決問題去了。”

他心痛的撫上我的臉“你等等,我去給你拿冰塊敷。”

冰塊敷上的時候,有些刺痛,我想躲開,他去摁住我“敷着,腫得像個豬頭似的。”

“誰把你打了?”

“我已經去解決了,沒事了。”

我倆坐在門口聊了很多,他給我講了好多宋依一的事,我坐在一旁聽着,聽他對他妹妹的喜愛,我安慰他總會找回來的。

隔了兩年,我說的話成了真,那天放學回來,宋父宋母給我倆說,有了宋依一的消息,我看着他們激動喜悅的樣子,我也由衷地高興。

“宋亞軒,恭喜你啊!終於要找到自己妹妹了”

我碰了碰他的手臂,遞給他一杯牛奶。

他卻沒了剛剛的喜悅,有些憂愁的喝了一口“妹妹是找到了,但是媽媽爸爸打算去那邊陪她,高考完才回來,家裡就只剩我倆了。”

“哎呀,咱們放假的時候也可以過去呀!”

宋父宋母急着去見自己丟失多年的孩子,匆忙給我倆交代幾句后,就開車向機場趕去。

我和宋亞軒相處的越來越融洽,宋父宋母經常打視頻電話過來,囑咐我倆好好學習,我也經常從屏幕里看見宋依一,是一個一眼看見就很喜歡的女孩子。

我和她交換了微信,經常聊到高考後見面,一定要好好聚一聚。

宋亞軒看着我聊天,有些吃味,怎麼他的親妹妹反而這麼粘着我。

他妹妹解釋道,因為這是我的嫂子啊。

我倆聽到后,臉不約而同的紅了起來“誰要嫁給你哥呢?”

“哈哈,嫂子,媽媽說了,其實你是我們家的童養媳。”

“宋依一,話不能亂說呀!”

宋亞軒不吭聲,掛了視頻“我的童養媳?”

“誰是你童養媳了?”我拍開他的手,打算起身回房間。

他卻從後面一把抱住我“是你呀,我的媳婦。”

(完)

小馬寶莉同人文:背景小馬IV:孤獨交響曲part3(全篇搬運)

我們之間,架起了橋樑。真是值得感激。因為他眼中湧出的淚不管是為了什麼,都很快乾涸了。“暮光總是告訴我,‘對自己誠實點兒’,本來我以前覺得這不過是愚蠢的胡說八道罷了,但我覺得,這隻是她在告訴我……有些時候,我們只能自己靠自己。單獨去面對生活中的艱難,也許有點兒可怕,可是……好吧。要是沒這些麻煩事,那日子該多無聊啊。你不覺得嗎?”  他對自己努力講出的這番大道理咯咯笑了起來。起初我還有點困惑,不過,我心中比過去成熟了十三個月的那個自己,很容易就理解了這個孩子的話。  “是啊。”我輕聲嘆息,撫摸了一下

小馬寶莉同人文:背景小馬IV:孤獨交響曲part3(全篇搬運)我們之間,架起了橋樑。真是值得感激。因為他眼中湧出的淚不管是為了什麼,都很快乾涸了。“暮光總是告訴我,‘對自己誠實點兒’,本來我以前覺得這不過是愚蠢的胡說八道罷了,但我覺得,這隻是她在告訴我……有些時候,我們只能自己靠自己。單獨去面對生活中的艱難,也許有點兒可怕,可是……好吧。要是沒這些麻煩事,那日子該多無聊啊。你不覺得嗎?”  他對自己努力講出的這番大道理咯咯笑了起來。起初我還有點困惑,不過,我心中比過去成熟了十三個月的那個自己,很容易就理解了這個孩子的話。  “是啊。”我輕聲嘆息,撫摸了一下SPOTLIGHT,求知者,我們之中,帆布包,美好事物,打擊樂,我的名字,森林深處,藍眼睛,千真萬確,有什麼,我們之間,什麼東西,兄弟姐妹,就是這樣,總有一天,獨角獸,猜猜看,大眼睛,有一天,交響曲,胡說八道,面無表情,無言以對,有點兒,大道理,三個月,無聊的,圖書館,怎麼樣,一會兒,之所以,好朋友,只有你,慢慢走,一塊兒,就這樣,並沒有,不知道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