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翼年華》第44期

第三十四回  消耗戰

 

“來了!”越蓮目送着方小狼走向球場,“這是小狼加入青寒后的第一仗,一定要贏啊,贏了我們就是2:0的大優勢了!”

項少鋒倒是冷靜得多:“用不着激動,我和小狼打過,他的基本功和鬥志毋庸置疑,在俱樂部里也是訓練最刻苦的一個,雖然單論速度、力量、體能、技術或經驗都算不上有一技之長,但他真的是沒有特別明顯的弱點,除非對手在某一方面確實是完全碾壓他,否則我還真不知道他怎麼輸。而且四平隊除了張自寧以外其他人的實力都不及你我,都是憑着張自寧的數據輔助才能事半功倍,現如今他們缺少方小狼的情報,對手也不是張自寧,小狼本人還說過:‘只要自己認真訓練了,對手就肯定沒有想象中的厲害。’我看小狼至少有五成勝算。”

第一局兩人上來一頓常規操作互相試探,那趙子文似乎是特別謹慎的類型,各個動作都被壓到了堪堪不失誤的最低速度,打出的球也全是低位旋轉球,只有在近台才能接到,這球風倒是有些出乎越蓮他們的意料。方小狼見狀面色微變,也上前半步守住前台,雙方開始了節奏極慢的挑球搓球,明明是體能最好的第一局交鋒卻不見半點殺氣,一個球要打將近半分鐘。

“2:2!”比分緩慢上漲。

“對手怎麼這麼保守?”快節奏的林飛羽看着很是不舒服。

“搜集情報吧?先利用技術型的球風同小狼相持,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弱點,要是不行的話再改用其他手段,以張自寧的性子情報不足是不會貿然進攻的,他肯定也會用這個思路來指導他的隊員。”恭弘=叶 恭弘青嵐指了指坐在對面的張自寧,只見那傢伙果然在聚精會神地觀察着方小狼。

“那我們正好可以打過去呀,反正對面正慫着呢。”

“別急,這才四個球,我們也要打探對面的底細啊。”

“8:8!”又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總算來到了末段,可兩人依然沒有任何起色,依然是打太極一般的泡蘑菇,但越蓮和張自寧看得清楚,雙方的注意力都提升到了極限,雙眼都死死盯住了對方的動作,唯恐被對手一個突然起勢偷襲得手,比分已經來到了這般地步,誰先破局成功誰就有巨大的心理優勢,另一方則會由於丟掉這苦苦相持的第一局而氣勢大挫,在這微妙相持的盤面下,雙方似乎都不願當這個出頭鳥,而是繼續相持下去。

“10:10!”已經到了雙方交替發一球的階段了。

“教練,我們要不要暫停?”越蓮向劉步雲徵求意見。

劉步雲擺擺手:“先不用,小狼的精神力我們有目共睹,他不是輸不起一局的人,而且他到現在為止也沒犯什麼大錯,我倒是想看看能不能先把對面的暫停逼出來。”

“13:13!”雙方依然沒有動靜。紫蓮那邊也依然沒有什麼動作,只有張自寧和教練時不時簡單交流一兩句。方小狼在第26個球結束后停頓了一下,回頭看了看青寒這邊,劉步雲向他做了個手掌下壓的動作示意他冷靜,方小狼點頭會意,但再回過頭時發現趙子文也注意到了這個動作。方小狼又低頭思考了幾秒鐘,輪到他發球了。

“小狼還要忍下去嗎?”郭沖憂心忡忡。

並沒有,方小狼這次突然一轉攻勢,手腕一轉,球拍朝上發了個逆向側旋,趙子文則由於之前接的一直是普通的側旋而發生了誤判,連忙伸長手臂去挑,方小狼趁着他還沒歸位猛地提速,揮臂向另一側一挑,打了個利落的第三板進攻。

“13:14,方小狼領先!”

“漂亮!”越蓮大喜過望,“麻痹戰術大成功!”

“但對手下一球也要反應過來了。”項少鋒盯着趙子文。這傢伙果然也被打醒了,方小狼的下一個發球被他安全還擊,但趙子文似乎只是作了防範前幾板的準備,方小狼則是連續五六個來回發動猛攻,又過幾秒鐘,預判落後的趙子文

果然再一次失誤,方小狼毫不留情一個扣殺——

“比分13:15,局分0:1,第一局方小狼獲勝!”

“好!”郭沖喝彩道,“終於把這口氣給出了!”

雙方回休息區,其餘人都很是高興,經過長時間纏鬥並最終拿下一局對勝者而言是極大優勢,敗者則會由於長時間的努力化為泡影而不可避免地鬥志受挫,除非是身經百戰的國家級運動員,否則很少有人能夠立刻把剛才的一局完全拋到腦後。眼下大夥都簇擁在小狼和教練周圍,越蓮則是留了幾分心思在對面,只見那趙子文果然看起來有些沮喪,回去的腳步也少了幾分矯健,教練和張自寧站起來安慰他,越蓮一看沒什麼特別的,這才放心了些。

“第一局試探已經完畢,第二局他急於追回局分,應該會全力攻過來了。”劉步雲指導道,“你不像郭沖那樣沒經驗,所以我也沒打算把你框死,現在優勢在你身上,你自己想一想怎樣才能阻止他拿分,第一局他們倒是沉住了氣沒用暫停,要是你第二局還能把持住局勢,打到一半他們應該就坐不住了,具體的就由你自己把握吧。”

“明白了,教練。”第二局趙子文果然開始有所動作,一上來就是一個反手側擰的接發,方小狼不得不後退並以長球還擊,趙子文緊接着又是反手上旋球立刻打到另一側的底線,擺明了是不想讓方小狼再度上前——

“果然來了!”郭沖看得擔心,這套第四板進攻他還練得不熟。

——但是沒用,方小狼眼看趙子文急於搶佔進攻點已經開始移位,抬手便向反方向打去,雖然落點不是很好但還是使對方被迫中途變向,浪費了零點幾秒,在乒乓球的世界里這時間已經足夠。不得不作出第二反應的趙子文已經失掉了大半殺氣,回球也不似前兩次來得有力,方小狼立刻還擊拿下一分,然後趁着趙子文還沒從懊惱中完全擺脫出來突然一個快速發球,又是一分。

“0:2!”

輪到趙子文發球了,開局不利的他似乎並不打算多思考什麼戰術,依然和前兩球一樣採取积極進攻的策略,發球進攻多少還是佔便宜的,方小狼先失一分,然後立刻切換成純防守型的風格又相持了十幾秒,但又丟掉了第二分,2:2。方小狼略一思索,繼續以純防守迎敵,趙子文見他不打算進攻,便更加猛烈地壓過來,方小狼耐着性子就是不反擊,只是不停地把球回擊到趙子文的小三角,迫使他不得不每次都要重新移動,但還是趙子文單方面的攻勢。

“5:5!”

“和郭子的第二場一樣,明明是對方單方面進攻,但我們也在得分。”恭弘=叶 恭弘青嵐觀察着趙子文的姿態,“這傢伙正在心急,不顧自己失誤也要在氣勢上壓住小狼,但小狼為什麼不還擊呢?”

“最大化利用對方的失誤呀,反正我們沒落後。”越蓮拍拍他後背,“一直在進攻,卻沒能拉開分差,這樣下去對手會越來越急,到時候一波爆發反擊過去就能贏得相當容易,不過不是現在。”

“6:6!”

“裁判,暫停。”四平隊終於坐不住了。

“好!”劉步雲招呼方小狼馬上回來,“他們先把暫停用掉了,是我們戰略上的勝利,小狼,你接下來……”

 

“阿文,看來是我的戰略有問題。”張自寧倒是爽快,馬上就把責任攬到了自己身上,“我本來尋思着多觀察對方一陣,先讓你和他相持,后讓你逼他出招,沒想到這傢伙比我想象的還沉得住氣,從頭到尾就沒怎麼進攻過,現在能看出來的就是他基本功的確過硬、冷不丁的防反和盯死你正手的定力,雖然沒有什麼爆發性或看起來強勢的能力,但在體能尚可的前提下暫時不會有什麼突破口。這一局半是我太謹慎了,反而讓對方主導了局勢,接下來半局你先自由發揮吧,想怎麼打都可以,賣破綻也不是不行,想辦法摸清他的極限我們就算破局了,場下的任務我來做,你只管得分就行。”張自寧不愧是分析狂人,連教練聽了也很是讚許,沒有追加任何補充,只是說了些鼓勵性的話。

 

“明白了嗎?”劉步雲問。

“明白了,教練。”方小狼答應一聲,雙方再度進場。這一回趙子文再次使用了保守戰術,和第一局一樣壓下節奏,打算先穩住陣腳再徐圖進取。

“果然和教練想得一樣。”林飛羽點頭,“對面真的又慢下來了,我們正好趁他軟手的空檔攻過去——”

“並沒有哦,飛羽。”恭弘=叶 恭弘青嵐拉拉他的衣角,“你看——”

果然,方小狼並沒有按照剛才劉步雲的指示趁着對面軟手趁機進攻,而是不知為什麼也選擇了一樣的慢節奏打法,場上的局勢一下子又沉了下來,而且似乎比第一局時更加沉悶。

“6:7!”這一分用了將近40秒。

“7:7!”這次超過了一分鐘。

“7:8!”將近兩分鐘過去了,氣氛比上一局更加難熬,趙子文為了繼續給張自寧更多觀察的機會已經把節奏拖到了極限,可今天的方小狼不知為何比平時顯得更加隱忍,彷彿一個油鹽不進的苦行僧,管你如何試探,甚至是看起來漏洞百出,自己就是一動不動,就不表露任何反應,就是很普通地見招拆招,盡可能在合法還擊的同時調動對方,就這樣又過了近兩分鐘。

“他們兩個是卧佛嗎?”林飛羽把自己的膝關節抓得嘎吱作響。

“那個……”項少鋒猶豫着開口了,“我有個想法,不知道對不對。”

“什麼啊?”

項少鋒指指方小狼:“小狼的性子咱們都清楚,他是絕對的實用主義者,從來不幹沒用的事,只會選擇用最高效的方法解決問題,這可是半決賽,不是兒戲,小狼肯定不可能突然智商掉線吧?”

“你到底想說什麼?”林飛羽不解。

“就是說,小狼現在肯定在為某個目的而戰鬥啦。”項少鋒又指了一圈全場,“不過現在看來這個目的顯然不會是簡單的取勝,他是另有所圖,不過我現在還想不出來他到底是要干什麼,是要測試自己的體能極限嗎?還是磨練自己的鬥志呢?還是……想要證明什麼東西嗎?”

“嘿!你這說了跟沒說有啥區別!”

“8:8!”比賽進程終於又往前推進了一點。

方小狼再次發球,這次是個很普通的正手長球,而且正好打到趙子文相對舒服的位置。趙子文也是眼前一亮,連續打了長時間的消耗戰取勝不得,這時突然出現了一個好機會自然是不能放過,眼看方小狼還待在原地沒怎麼動彈,他便大幅揮臂瞄準了方小狼的身體正中,打出了個快速追身球,這下小狼非先挪位再回擊不可,怎麼著都得慢一步。

“壞了!”恭弘=叶 恭弘青嵐已經察覺到了方小狼的發球軟手,這可是給對方白送了個絕佳的機會,比分已經咬到這麼高了,無論是誰只需要一個快攻得分就能破局,然後一口氣再取兩三分就能拿下這局,這個機會已經被趙子文先搶到了。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招!”

不知為何,方小狼彷彿早就意識到了趙子文的路線,早在他還在揮臂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橫向移動了,同時向後一個大幅度的引拍,等球打過來時已經搶到了絕佳的反手位,趙子文見狀吃了一驚,他沒想到方小狼居然能夠提前作出反應,可自己剛才那一揮是運足了氣勢,勁頭還沒收回來。方小狼猛地回敬了一個同樣的追身球,連路線都是一樣的,可趙子文已經來不及再次引拍,只能本能一躲,眼睜睜看着球從自己身邊飛了過去。

“8:9!”方小狼又是第三板得分。

“漂亮!”越蓮猛地攥拳,“預料到對方的進攻路線,提前搶佔位置,進而提早一步在對方來不及二次引拍時發動快攻,絲毫不拖泥帶水!”

“可他是怎麼知道對手會這麼打呢?小狼的實力應該還沒到這個級別啊。”林飛羽看看最厲害的越蓮,又看看經驗最少的郭沖。

“8:10!”這一球把趙子文打了個方寸大亂,方小狼乘勢又拿一分,再往下雖然輪到趙子文的發球,可他已經是緊張萬分,一發擦網,只好再發第二球。

“全場比賽結束,長春紅烈隊3:0勝松原明輝隊,進入決賽!”大喇叭忽然發聲了,場上兩人聽了都稍微停頓了一下。

項少鋒吃了一驚:“什麼?那邊已經比完了?我們第二場可才到一半啊!”

越蓮點點頭:“正常,我們第一場郭子拼了五局才拿下,第二場前兩局小狼又打得曠日持久,長春則是全場3:0的壓倒性優勢,他們打的快不奇怪,這也正說明了他們的強大實力啊,畢竟是張自寧連續兩年都沒能攻下的強隊。”隨着播報完畢,另一邊的觀眾們都陸續挪到了這邊,圍觀方小狼和趙子文的觀眾一下子就翻了一倍,兩人都感覺到了更多的目光正在投射過來。

“趙子文选手,你可以繼續發球了。”眼看觀眾們陸續找到座位安定下來,裁判才這宣布比賽重開。然而過多的關注無疑加劇了場上的緊張,而且趙子文局勢本來就不利,再加上二發總比一發來得保守,方小狼沒過多久就再次抓住了機會。

“比分8:11,局分0:2,第二局方小狼獲勝!”

(連載中,逢五一更)

fate迷的福音,手機版《Fate/EXTELLA》已經正式上線

7月22日,手機版《Fate/EXTELLA》《Fate/EXTELLA LINK》正式登陸 iOS/Android 平台宣傳圖片《Fate/EXTELLA》是《Fate/EXTRA》系列的第三部作品,但和前兩部《Fate/EXTRA》和《Fate/EXTRA CCC》的迷宮RPG玩法完全不同,新作《Fate/EXTELLA》僅由奈須蘑菇一人想法就被做成了類無雙ACT遊戲。可以見得,遊戲類型對於“型月”這家公司的產品來說,是多麼的無關緊要。遊戲截圖《Fate/EXTELLA》的故事發生在《Fat

fate迷的福音,手機版《Fate/EXTELLA》已經正式上線7月22日,手機版《Fate/EXTELLA》《Fate/EXTELLA LINK》正式登陸 iOS/Android 平台宣傳圖片《Fate/EXTELLA》是《Fate/EXTRA》系列的第三部作品,但和前兩部《Fate/EXTRA》和《Fate/EXTRA CCC》的迷宮RPG玩法完全不同,新作《Fate/EXTELLA》僅由奈須蘑菇一人想法就被做成了類無雙ACT遊戲。可以見得,遊戲類型對於“型月”這家公司的產品來說,是多麼的無關緊要。遊戲截圖《Fate/EXTELLA》的故事發生在《Fat自由戰,FATEEXTELLA,FATEEXTELLA LINK,FATEEXTRA CCC,岸波白野,ACT遊戲,FATEEXTRA,隱藏劇情,奈須蘑菇,迷宮rpg,FATE,遊戲截圖,TAPTAP,聖杯戰爭,手機版,新資訊,第一時間,第三部,小夥伴,評論區,MASTER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