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AU/SSOC】表裡不一 8

8

威廉姆斯從廚房回到客廳的餐桌前,有些疲憊地在桌前坐下。

餐桌亦是她的書桌,平日當斯內普出門談生意時,她便會鋪開墨水和紙張,就着從落地窗灑進的暖陽,和筆下的男男女女進行一場自由的對話。客廳的中心位置也讓女僕和管家隨時能找到她,讓她不會過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而忽視了莊園的日常管理*(1)。

斯內普提前一天回家打亂了她原本計劃好的下午茶和晚餐菜單。終於從上到下叮囑完管家和女僕后,她舒了口氣,依次拆開銀盤裡的兩封信件。

一封是來自唐克斯的生日祝福,隨信附着的還有她最愛的草莓杏仁蛋糕,和一小束潔白的橙花,花捧由一根淺藍色的絲帶系著,飄着一股讓她不由彎起嘴角的清香。

信里還提到,盧平先生終於鼓起勇氣向她求婚了。

“夫人,先生送的百合花要擺在這兒嗎?”金髮的小女僕捧着一隻玻璃花瓶,從碩大的百合花瓣后探出腦袋。

“不用。”威廉姆斯從信上抬起頭,迅速地說道,指節摁了摁太陽穴,“放在門廊吧,哈莉特,謝謝。”

門廊的花束最能吸引客人的目光,自然也離她最遠。

威廉姆斯拆開了第二封信件,皺巴巴的信封殘留着被雨水打濕的痕迹,貼着來自倫敦的郵票,讓她的心跳忽然加快了幾分。那是她輾轉通過父親的友人聯繫到的出版商。

然而,信里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文學不是女性的事業,也不該是女性的事業*(2)。

她心頭一沉,隨即苦笑着搖搖頭,將信件隨手扔進了壁爐,唯獨留下了那皺巴巴的信封。

她又何嘗不知道呢?她的事業,便是這整個莊園。

“周末需要去一趟倫敦。”斯內普的嗓音隨着不緊不慢的腳步聲,低低地從她身側響起,“你也得一起去,馬爾福家族的宴會。”

黑眸掠過餐桌上那束系著藍絲帶的橙花,泛起一絲輕微的波瀾。

“沒問題,我讓萊恩安排好馬車。”她淡淡地一笑,禮節性地沖他點了點頭。見他還背着雙手有些發愣地站着,她歪了歪腦袋,“怎麼了?”

斯內普動了動薄薄的嘴唇,黑眸微微躲閃,離開前輕聲說道,“藏藍色的禮服,和你很配。”

威廉姆斯看着他遠去的背影,烏黑的髮絲由於路途上的奔波顯得有些凌亂。他步伐匆匆,像是故意躲着她似的。

她支着下巴無奈地嘆了口氣。他懂什麼呀?馬爾福家族的晚宴,當然是墨綠色的天鵝絨禮服和低調精緻的銀飾最為合適。

 

*(1)在餐桌上一邊寫小說,一邊處理家庭事務的細節來源於英國19世紀小說家伊麗莎白·蓋斯凱爾,《南方與北方》的作者。在曼徹斯特的蓋斯凱爾故居聽志願者提到的。(職業作家兼職家庭主婦真不容易)

*(2)源自19世紀桂冠詩人羅伯特·騷塞對夏洛特·勃朗蒂手稿的真實回復。

自設衫審判詞(兩方都描寫)(前三回合)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自設衫審判詞(兩方都描寫)(前三回合)點擊進入查看全文>亂了套,MISS,美好的一天,我的朋友,卷土重來,只不過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