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傳聞林中花雨巷

  通往陝北的動車上,有一個瘦高的女孩,靈敏的雙指,敲擊在鍵盤上。她是個記者。她最近要採訪一個陝北老太太,聽說老太太家中有兩幅畫,是從一座破院發現的,有一定收藏價值。這時,旁座的老太太側過身來,盯着電腦屏幕看了很久,記者沒在意,這個年齡的人大部分沒進過學堂。“你找我?”記者很吃驚。“你是……”  “你的確找我。”老太太自言自語。“只有我家有兩幅花,呸!畫。”記者笑了,好一個古靈精怪 的老太太。隨即問老太太“你的兩幅畫……可以談談嗎?”老太太頓時有點興奮“跟你說,其中有一幅畫可真好,只有花,但沒有格局,很洒脫,放蕩,我學畫這麼多年,只有它感動的我,它是活的!……”

  記者再次笑了,她心中有些期待,好奇,好像還有點別的東西。

  到站了……

  記者幫老太太拎着行李,走到了一條小巷裡。“您?住這兒。”  “不,它倆住這兒。”老太太笑着說,笑得像個小孩。“到了。”記者才發現來到一座小屋前。屋內陳設很簡單:一個柜子,十隻杯子,一張桌子。連坐的地方都沒有。“畫國畫可不能坐。”又是自言自語。老太太說完,拉開柜子,柜子里有兩幅畫卷在畫袋裡。她拿起青色畫袋,很神秘,像在舉行一個神聖的儀式。從畫袋裡取出畫紙,果然是一紙的白花,瓣分明,絡可辨,聞一聞,香味清新,直縈肺腑。“真好,像一首詩,不過少了——詩的靈魂。”記者沉思,半晌未果,她發現畫的背面寫了個“浮”字。只取“浮”表,不取其魂嗎?記者理理頭髮,“另一幅呢?”老太太的臉陡然變色,移步屋外,十分害怕的樣子。“丫頭,小心點,別離它太近。”記者抽出另一張畫,不由出了一身冷汗。畫的一隻貓,陽光下的貓。但貓的瞳孔,放的很大,幽怨的看着,把耳朵貼近畫紙,“嘶——”一道貓爪抓過屏障的刺耳聲響起。畫的背面赫然寫着一個紅色的,大大的“囚”字。

  記者該走了,走前她問老太太。“你發現畫的地方在哪兒?我……我的報道可能需要。”老太太仰起頭,不想讓眼中的東西掉下來。“好孩子,在對面的山裡,不是你的報道需要,是你的心。”老太太說。“和我那時一樣……”記者留在老太太家過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老太太拿出一個盒子交給記者,裏面有一段萱節。“紙頁隨心。”老太太招招手,記者嘴角牽動了一下,轉身撕掉了返城的車票。

  山路沒有想象中的崎嶇,這片柔和的山,像這山蘊育的柔和的人。只有江蘇才有的風景。走了很久,天氣漸暗。記者挑了個松恭弘=叶 恭弘堆坐下,思考片刻,在樹上寫下來“非客路

  通往陝北的動車上,有一個瘦高的女孩,靈敏的雙指,敲擊在鍵盤上。她是個記者。她最近要採訪一個陝北老太太,聽說老太太家中有兩幅畫,是從一座破院發現的,有一定收藏價值。這時,旁座的老太太側過身來,盯着電腦屏幕看了很久,記者沒在意,這個年齡的人大部分沒進過學堂。“你找我?”記者很吃驚。“你是……”  “你的確找我。”老太太自言自語。“只有我家有兩幅花,呸!畫。”記者笑了,好一個古靈精怪 的老太太。隨即問老太太“你的兩幅畫……可以談談嗎?”老太太頓時有點興奮“跟你說,其中有一幅畫可真好,只有花,但沒有格局,很洒脫,放蕩,我學畫這麼多年,只有它感動的我,它是活的!……”

  記者再次笑了,她心中有些期待,好奇,好像還有點別的東西。

  到站了……

  記者幫老太太拎着行李,走到了一條小巷裡。“您?住這兒。”  “不,它倆住這兒。”老太太笑着說,笑得像個小孩。“到了。”記者才發現來到一座小屋前。屋內陳設很簡單:一個柜子,十隻杯子,一張桌子。連坐的地方都沒有。“畫國畫可不能坐。”又是自言自語。老太太說完,拉開柜子,柜子里有兩幅畫卷在畫袋裡。她拿起青色畫袋,很神秘,像在舉行一個神聖的儀式。從畫袋裡取出畫紙,果然是一紙的白花,瓣分明,絡可辨,聞一聞,香味清新,直縈肺腑。“真好,像一首詩,不過少了——詩的靈魂。”記者沉思,半晌未果,她發現畫的背面寫了個“浮”字。只取“浮”表,不取其魂嗎?記者理理頭髮,“另一幅呢?”老太太的臉陡然變色,移步屋外,十分害怕的樣子。“丫頭,小心點,別離它太近。”記者抽出另一張畫,不由出了一身冷汗。畫的一隻貓,陽光下的貓。但貓的瞳孔,放的很大,幽怨的看着,把耳朵貼近畫紙,“嘶——”一道貓爪抓過屏障的刺耳聲響起。畫的背面赫然寫着一個紅色的,大大的“囚”字。

  記者該走了,走前她問老太太。“你發現畫的地方在哪兒?我……我的報道可能需要。”老太太仰起頭,不想讓眼中的東西掉下來。“好孩子,在對面的山裡,不是你的報道需要,是你的心。”老太太說。“和我那時一樣……”記者留在老太太家過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老太太拿出一個盒子交給記者,裏面有一段萱節。“紙頁隨心。”老太太招招手,記者嘴角牽動了一下,轉身撕掉了返城的車票。

  山路沒有想象中的崎嶇,這片柔和的山,像這山蘊育的柔和的人。只有江蘇才有的風景。走了很久,天氣漸暗。記者挑了個松恭弘=叶 恭弘堆坐下,思考片刻,在樹上寫下來“非客路,既歸途。”六個字。看着,倦意襲頭。不知多久,鈴鐺聲催醒了記者。一隻大犬由遠而近,背上馱着個小女孩。小女孩右手執鈴,左手執畫。那大犬嘴中叼着盞燈。女孩似乎沒有看見記者。將畫紙抖開。拂手,畫卷如劍,橫掃針松林。松針飛舞,去影過畫,入卷。女孩甩袖出筆,用足力道,寫了個“囚”字。接着,女孩做了一件讓記者意想不到的事,她接過犬嘴中的燈,掀開燈蓋,火舌飛涌,頓時紙頁成灰。“為什麼……”記者脫口而出,女孩這時才看到記者。“這樣不就沒了嗎?”  “對啊,沒了……不可惜……”女孩笑了,“我的萱節是‘鳳凰羽蘭’的。”說話間,一聲清脆的鳥鳴,一團火焰突然出現,圍着女孩,旋了一圈。一隻鳥出現了,立在女孩肩上,火光漸滅,代之的是二尺萱節。女孩將它收入袖中。“我叫   ‘墨’   ,他叫   ‘硯’   ,他是我弟弟。”女孩拍拍大犬,繼續說“我是     ‘塵’   的守門人,您找誰。”   “找一個,一直想找的人。”記者憶起一絲前塵往念,細想,卻什麼都不知道了。女孩眼中有一種一樣的東西,盈了出來,濕了眼眶,她仰起頭。“你到底還是回來了,隨我來。”

  女孩領着記者來到一處絕壁前。“去吧。”女孩指指。記者走近,腳下一空。

  ……

  睜開眼,一處明媚小巷,兩邊院皆是花樹成林。但花瓣浮在空中,時間似乎凝固了。“你是誰?”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細細一想,卻恍若隔世。

冒充孫中山行騙並不是我們想象中的低極騙局

前段時間,我在羅翔的法學課視頻上偶然聽聞了一起冒充孫中山行騙的案件。羅翔的態度和我們大多數人一樣“傻子太多騙子不夠用了”我便查找了媒體資料,原來這是一個很多年前的案件,行騙者因偶然被殘障人士誤認為是孫中山,便因此起了行騙的打算。而被騙者竟然大都是年老的歷史愛好者!我先給大家講另外一個事件,重慶萬州的“遁術大師”楊德貴,一個自稱有“逃循術”能從水中變出現錢,還稱其師祖可攜人來去無蹤,其師父可自由來去無蹤,而他就裡只能遁一些小物件了。他可是“真人”表演,一隻不假!人家直接短袖上陣,拿着記者事先檢查過

冒充孫中山行騙並不是我們想象中的低極騙局前段時間,我在羅翔的法學課視頻上偶然聽聞了一起冒充孫中山行騙的案件。羅翔的態度和我們大多數人一樣“傻子太多騙子不夠用了”我便查找了媒體資料,原來這是一個很多年前的案件,行騙者因偶然被殘障人士誤認為是孫中山,便因此起了行騙的打算。而被騙者竟然大都是年老的歷史愛好者!我先給大家講另外一個事件,重慶萬州的“遁術大師”楊德貴,一個自稱有“逃循術”能從水中變出現錢,還稱其師祖可攜人來去無蹤,其師父可自由來去無蹤,而他就裡只能遁一些小物件了。他可是“真人”表演,一隻不假!人家直接短袖上陣,拿着記者事先檢查過孫中山,性幻想,殘障人士,行騙者,茅台酒,詐騙者,被騙者,蔣介石,中華民國,陰謀論,事無巨細,愛好者,發達國家,小物件,不一會兒,大吃一驚,長生不老,誤認為,在美國,中國人,一百萬,人民幣,有沒有,聰明人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