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故土之地

  “喲,老恭弘=叶 恭弘,一大早又在搗鼓你那破電路板呢,”恭弘=叶 恭弘建笑着又道:“那可是南城的高科技,你這糟老頭還能修好不成。”隨着恭弘=叶 恭弘建擔著工具遠去的身影,恭弘=叶 恭弘近開口應道:“恭弘=叶 恭弘老頭啊,心臟要是不好就早點在家裡養老吧,可別像昨日那樣,被條黃鱔嚇破了膽,那可不是蛇。”“哈哈哈你個臭老頭,還是好好琢磨你那啥太日板咋整吧。”“那叫太陽板。”二人齊聲笑道。

  “二老是60年的的故友了,他們生於沐風,落於沐風,他們一生為這個小鎮做了太多貢獻,他們是我們的榜樣,建老臨終前也不忘讓人帶話給近老,可誰曾想竟是一句調侃,而近老也讓人帶話打趣,最終兩人笑着離世了。”

  “真是讓人羡慕的友情啊。”躺在草坪的恭弘=叶 恭弘景說道。

  “這故事聽多少次都不會膩啊”一旁的恭弘=叶 恭弘健接道,“說起來這裏也曾是他們最喜歡來的地方呢。”

  “可現在又有多少人們知道,這個小鎮原本的樣貌。”恭弘=叶 恭弘景觀望着遠處的太陽能路燈淡然的說道。

  “至少我們還沒忘記,這裏曾經的名字是津簡村”此時恭弘=叶 恭弘健的眼裡充滿堅毅的望向那片建立在斜抖小山丘上環稼而灌的農田。

  相對世人早已遺忘為他們打下夯實基礎的長老,對比出的是兩位少年對二老的無限崇拜,在他們眼裡二老散發的無限光芒,似乎在告訴他們:這份遺志需要被傳承下去。確實他們是最好的人選,從表面上看他們還是自由自在的少年,但其實他們的心中早早引起延續下去的熊熊烈火,就從他們第一次講起這個故事起。

  “健,我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這裏對我們來說太小了,我想去收集世界各地的奇聞奇築,然後回來把這裏建造成全世界人們的溫柔鄉。”

  “那還等什麼,我們的旅行包裹我早就準備好放在家了”恭弘=叶 恭弘健回頭眨眼示意。

  恭弘=叶 恭弘景微笑着看着恭弘=叶 恭弘建,不一會竟異口同聲的說出:

  “爺爺,你的遺志由我來繼承!”

  二人互視,笑得更加開懷。

  突然間樹上有個人緩緩的爬下來,說了一句話:“我也去!”差點把這兩人嚇死,兩人定睛一看,下巴大大的張着,毫不誇張的說都能拿來拖地了。

  “魏弦?你怎麼在這。”二人同聲說道。

  “而且,而且還穿着裙裙,裙子爬樹!”恭弘=叶 恭弘健接着紅着臉顫巍巍地說道。

  “噢,我剛剛爬上去想抓那隻蝴蝶,結果讓它跑了,”魏弦接着說道:“你血量看起來挺多的嘛,上次沒去參加獻血活動真的可惜了。”然後給恭弘=叶 恭弘健遞了一張紙巾。

  “嘿嘿嘿,要是剛才我躺在樹頭的地下多好呀,嘿嘿嘿~”此時的恭弘=叶 恭弘健背對着魏弦,嗦了嗦鼻子,小聲嘟囔傻笑着。

  “謝謝啊”恭弘=叶 恭弘景接過紙巾遞給了一旁犯花的恭弘=叶 恭弘健後補充道,“你剛才說你也要去?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字面意思啊,我也要跟你們去~”魏弦眨了眨眼。

  “可…”

  “我不會添亂的。”

  “但..”

  “反正我已經一個人生活了。”

  “你…”

  “恭弘=叶 恭弘景!你可知道,當年這些路燈的布局是我奶奶參与設計,那片人們賴以生存的農地也少不了我奶奶的一份力,只不過她都是負責幕後罷了!!”

  “……”

  “早就聽說你想環遊世界了,”恭弘=叶 恭弘景頓了一會說道:”你奶奶臨終前給你留了一份地圖,正好我缺個導遊,你要來嗎。”

  “求之不得!”得到滿意回復的魏弦捂着嘴嘻嘻笑着。

  “求之不得!”得到滿意答案的恭弘=叶 恭弘健嗦了嗦鼻子笑着。

  “魏弦啊,你把那包紙巾都給他吧,這貨沒救了…”

  “其實你們的爺爺也有跟我奶奶道別,就在他們去世的前一晚,”魏弦認真的說著:“他倆就好像約好了一樣,而我奶奶也在他們離世后不久走了,估計是想他們了吧。”

  “我想奶奶給我留下這個地圖也是想讓我到外面的世界長長見識吧,這個心結困擾我很久了”魏弦虔懇的說道。

  “恭弘=叶 恭弘景。”

  “怎麼了?”

  “你知道嗎?其實樹上根本沒有蝴蝶,我也不是去抓蝴蝶的。”

  “嗯。”

  “你嗯什麼你嗯,你懂我意思沒啊!”魏弦緊接說道。

  “我懂,我當時真的應該躺在樹頭底下。”恭弘=叶 恭弘景一個壞笑溜跑了。

  “景,我猜是紫色!”此時的恭弘=叶 恭弘健笑得跟個孩子一樣。

  “那可未必,或許是皇帝的新衣哈哈哈哈。”

  “景,你太壞了,不愧是兄弟哈哈哈。”恭弘=叶 恭弘健趕緊跟了上去。

  “啊啊啊~你們兩個臭流氓給我站住!”魏弦嬌羞着臉追了上去。

  “站住?我傻呀,哈哈哈。”恭弘=叶 恭弘健邊跑着,邊大聲說道,生怕魏弦聽不到。

  而此時的恭弘=叶 恭弘景早已收起玩笑的心情,心想着:傻丫頭,此番歷程怎麼可能少得了你呢,其實你跟我說的事情我都知道,就讓我們來繼續延續他們經營的感情吧。

  夜幕降臨,路燈逐漸亮起,人們大多開始回去歇息,靜下心來甚至還能聽到遠處農地那邊潺潺的流水聲,一切一切的設計是那麼合理,就好像一個三角架般,缺一不可。

  

,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