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指引

        黑,好黑…四周非常的黑,唯一能看見的亮光是像星星般一點一點的閃光,一雙稚嫩的小手出現在我的視線當中,那好像是我的手,我感到臉頰上有液體流過,那好像是我的眼淚,不過我感到臉頰上淚水流過的地方會變得異常得冷,就像是結冰了一樣。而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只能隱隱約約看見一個藍色的燈光,隨後就有一道溫暖的白光包圍了我,好暖。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每晚我都會做同樣的夢,夢裡我在一個漆黑的地方,就像宇宙一樣,深邃而又黑暗。”莎白坐在家中的沙发上,對面是一位西裝革履的心理醫生。醫生仔細看着自己根據莎白的描述記錄的筆記,皺了皺眉,又抬頭看向莎白,這個女孩皮膚雪白,頭髮也是白的,甚至眉毛都是白色的,醫生的第一反應就是她體內無法生產黑色素,雖然一個正常人如果毛髮全白的話會看起來怪怪的,但是這個名叫莎白的女孩看起來卻絲毫沒有違和感,彷彿一個人本來就應該是這個樣子,一聲很想告訴她頭髮長得都快要拖到地上了,應該去剪剪頭髮才對,但是這不在他的工作範圍內,所以他也沒有搭理。醫生問道:“你真的確定你每一天都在做這個夢嗎?”莎白堅定地點了點頭:“我確定,我這十七年來都在做這個夢!”醫生翹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手裡的筆在指尖轉動:“我覺得你應該是兒時去過類似的地方經歷過類似的事情,只是當時你還小,不懂得分辨是非,所以把某種先是中的現象抽象化變成了你夢中看到的情景。”莎白低頭沉思了一會兒,不知不覺間開始啃起了自己的手指甲,一聲眉頭微微一皺,不禁開始推測這個女孩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心理問題,但是他的工作沒有涉及到此方面的問題,他也不打算問出來,畢竟人家只是讓他來解決做夢的問題的,他沒有這個義務去詢問對方另外的病情。

 

        而在距離地球大氣層中的一個像船一樣的巨型基地中,一個高大的英俊男子走進了司令室中:“迫水鏡澤先生,那件事情調查得怎麼樣了?”迫水站起身來,右手端着咖啡杯,他喝了一口香濃的咖啡,對那名男子說道:“昨夜星辰執行官,我們已經結束了對那支石筆的調查,不過那東西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昨夜低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道:“把那個東西給我,我來進行調查。”迫水把手放在昨夜肩膀上,目視前方,小聲問道:“你打算用那個進行調查嗎?”昨夜:“是。”迫水臉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你已經不同於以往了!”昨夜:“我明白鏡澤,但是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也許,新的風暴又要出現了呢!”昨夜望着只有鏡澤一人的司令室,問道:“他們人呢?”鏡澤:“在修理潜水艇,不然他們真的要被說成一天到晚吃乾飯卻不做實事的傢伙了!”昨夜:“是么,那他們還挺努力呢。”鏡澤喝完了杯中的咖啡,從腰帶上取下類似觸屏手機的通訊儀,聯繫了海底考察部隊:“海洋組海洋組,請把那個石筆送到方舟諾亞的研究室,指揮官說要親自研究。”掛斷通訊后,迫水對昨夜說道:“我很希望是你多慮了,更希望地球可以一直這麼和平下去。”昨夜:“誰不是這麼想的呢?”

        昨夜來到了研究室,在迫水的叮囑下,研究室里的科研人員已經全部撤走了,所以研究室里早已空無一人,只有剛剛送到的一個帶着密碼鎖的盒子。昨夜輸入密碼打開了箱子,裏面有一隻馬克筆大小的石筆,昨夜小心地拿起筆,而與此同時石筆中迸射出一道白光將昨夜包圍,周圍的一切都變成了白色。在昨夜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光之巨人,昨夜知覺眼熟,但是又叫不上來。“他叫戴迦。”空氣中傳來一個飄渺的女聲,昨夜循着聲音看見了一個白衣白髮的女人,她自我介紹道:“我叫幽憐。”昨夜指着戴迦,問道:“這是地球上誕生的奧特戰士嗎?”幽憐:“不,他和你一樣,從遠方而來。”昨夜:“從遠方而來?那…是來自光之國,U-40還是O50?”幽憐:“我不知道,我只是超古代的一個普通的人類。對宇宙中的事情了解得還沒你多。不過他曾經說過,他只是一道光。”昨夜楞了一下,喃喃自語道:“一道…光!?”幽憐繼續說道:“他本是同主神來到地球,一起統治地球的神——光之神戴迦。但在到了地球以後,他被地球上的人變成的光之巨人震撼了,於是他決定要保護人類,和人類變成的光之巨人一起封印了其他的神,同時把自己的光之能量儲存在了這支筆當中。而現在,因為35年前加坦傑厄的復蘇,所有的神都蘇醒了,他們即將衝破封印,再一次君臨地球。而在17年前,有一個孩子被光之神戴迦選中,身上流淌着神的血。只有讓TA拿到這支筆,才能完全復蘇戴迦,再一次封印主神。”昨夜:“我也可以戰勝他們,我也是你所謂的巨人。”幽憐否定了:“只有神才能打倒神,雖然你和戴迦一樣都是巨人,但是你不是神,所以無法完全戰勝身為神的他們。”昨夜低頭看着自己手中的石筆:“所以我要找到那個人,把筆交給TA,讓TA和即將衝破封印的神戰鬥是嗎?”幽憐:“是的。拜託了,光的巨人!”昨夜眼前一黑,周圍的一切又都恢復正常。

        “耕司,把鉗子遞給我。”一個扎馬尾的年輕男子說道,說著朝一個寸頭壯漢遞出了手,叫耕司的壯漢沒好氣地看了那人一眼,把鉗子狠狠地拍在他的手上:“給你黑龍!小心一點別傷到自己!”黑龍瞪了耕司一眼:“喂!最上耕司!你是故意的嗎!”耕司:“啊?我不就是按照你說的把你要的東西交給你了嗎?”黑龍大吼:“你那叫給嗎!像猩猩一樣粗魯地把東西拍到我的手裡!”耕司:“啊!?你不服氣就來打一架啊!”黑龍走向耕司,擼起袖子:“那好啊!來啊!誰怕誰!”就在這時一個金髮成熟女子走向二人:“最上耕司,黑龍一星!你們兩個馬上給我住手。”雖然這句話說的聲音很小,小得剛好能夠讓二人聽見,但是二人馬上就立正站好,同時向金髮女子敬禮:“報告凱麗副隊長!我們正打算互相切磋體術,沒有內訌念頭!”凱麗面無表情,扛着一個榔頭站在二人面前:“你們兩個,潜水艇還沒修好呢,不想領工資就趕緊回家養老好了。”二人整齊地大聲喊道:“報告副隊長!我們馬上去完成修理任務!”而不遠處一個平台上,一個文縐縐的四眼仔朝凱麗揮了揮手:“副隊長!這裏找到一塊生物鱗片!”凱麗聽見后馬上跑了過去:“幸村,調查得出那是什麼生物嗎?”幸村:“正在調查。”一個齊肩短髮的東方女孩正在給一位左臂受傷的海軍軍官換藥,軍官:“謝謝你凌水淼小姐!”凌水淼:“沒關係,畢竟我以前就是做這個的!話說,你們到底是怎麼遇難的?”軍官苦笑着說道:“那還真是一段令人難忘的回憶呢!我們當時正在做海底生態考察工作,卻在露露耶遺迹東北方向133海里處找到了另外一處遺迹,當我們靠近那處遺迹時,遺迹忽然就冒出了紫色的亮光,然後我們的探測器就檢測到有一個物塊在以極高的速度靠近我們,我們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那個東西就打穿了我們的潛艇,我們也馬上做出應對措施,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才回來的!回來后就在潛艇上發現了罪魁禍首!”凌水淼:“就是那支石筆嗎?”軍官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支石筆,已經被昨夜長官拿走了。”凌水淼:“誒!那…那座遺迹怎麼樣了?”軍官:“不知道,上級下達了一些機密性的命令,所以後續我們也就不得而知了。”

        而很快,已經有17年沒聽到過的警報聲又一次迴響在整個方舟諾亞基地上了,而正在陸地支部修理潜水艇的五人的通訊器也在同一時間響起,五人馬上丟下了手中的工作,換上迷彩的隊服,來到飛機停靠點。耕司一臉興奮:“17年沒有響了!這個警報!”凌水淼嚴肅地說道:“這是我們這一批新人第一次上戰場!一定要嚴肅對待才行!”凱麗:“演練過那麼多次了,應該沒問題了吧?”幸村:“我剛剛在腦中稍微演算了一下,我們TeamX小隊五人能抵擋一支十萬戰艦的外形軍隊的百分之一。”黑龍拍了一下幸村的肩膀:“這不是還沒有確切的定論么,也許並不是外星人入侵呢。不過不管是什麼事情,最上,要不要來比試一下?”耕司:“求之不得!”

 

        在一所國際高中學校中,莎白又一次走出了教導主任的辦公室,好閨蜜薔薇問道:“怎麼了莎白?老頭又說你頭髮的問題了?”莎白抓起一縷長發,無奈地嘆了口氣:“老頭讓我把頭髮染回黑色,還要剪斷。”薔薇雙手握拳,氣呼呼地說道:“那個老地中海!明明知道你的頭髮天生白色,而且電鋸都鋸不斷,還不停要求你剪髮!我看他是饞你頭髮!”莎白咬着手指甲,小聲說道:“他只是想把我趕出學校而已。”薔薇關切地看着莎白:“那你打算怎麼辦呀?”莎白:“他警告我三天內解決頭髮的問題不然離開學校。那我只好離開了!”薔薇趴在莎白身上,嘴靠在莎白耳邊,身為西方人的她有着高大的身軀,而莎白卻顯得異常嬌小。“那你向你的養父母求救唄!他們可是ASP的高級官員誒!總不可能看着自己女兒受欺負吧?”莎白不屑地哼了一聲,果斷地說道:“他們在ASP是高高在上的官員,而在這裏,他們只是普普通通的人。沒必要。而且這樣會影響到哥哥的。”薔薇臉上露出了看透一切的表情:“原來你是在擔心楓啊!”莎白一臉着急看向薔薇,但是她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以外什麼都沒看到,一隻巨獸的吼叫聲在她耳邊響起,“扎流夏克…”“小白?小白?”莎白回過神來,看見薔薇正在不停地搖晃着自己,莎白馬上拉住薔薇:“停停停!我快吐了!”薔薇看莎白沒事了,鬆了口氣:“你嚇死我了!好好聊聊天突然就暈過去了!”莎白:“放心,我沒事。”薔薇繼續問道:“你說的那個扎流夏克…是什麼東西?新的潮流嗎?”莎白一臉懵:“我…說了這個詞嗎?”薔薇確信地點點頭:“說了!”

 

        五人回到司令室,迫水一臉嚴肅地坐在戰略指揮台邊:“各位,我們要迎來新的危機了。”耕司茫然地撓了撓頭:“蛤?啥意思?”迫水一臉嚴肅:“剛剛接到通知,在考察潛艇回來后,ASP高層又派人去調查遺迹,想必你們已經知道了吧,那個遺迹。”幸村:“我們已經了解到了,那個就在露露耶附近的遺迹。”迫水:“上級派去的人,全軍覆沒。”一瞬間所有人的臉色都凝重了起來,空氣里瀰漫著不安的氣息。凱麗:“隊長,能調查出來是誰乾的嗎?”迫水:“根據犧牲的隊員傳回來的畫面,是一隻生活在遺迹里的怪獸。”耕司不屑地冷哼了一聲:“不就是一隻怪獸嗎!憑藉我們現在的力量,一下子就可以把它打得落花流水!”黑龍:“蠢貨!ASP的潛艇,是世界領先的海底作戰裝備,一下子就全軍覆沒,那證明敵人非常強大!”幸村很快就坐在了司令室的電腦前,敲擊了幾下鍵盤后,他定位了那座新發現遺迹的位置:“報告隊長,熱能衛星無法定位您所說的那隻怪獸。”隊長右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耕司,凱麗,小淼,一星,你們四個先駕駛戰機去現場勘查。”四人馬上立正敬禮,齊聲喊出接受任務的口號:“Sir,yes sir!”

        石筆忽然從昨夜手中掙脫出來,在昨夜頭頂畫了一個圓,圓中發出白光,把昨夜吸了進去。而在另一邊,莎白和薔薇面前也出現了一個一樣的圓,昨夜狼狽地從圓里摔了出來,倒在兩位女孩面前,而筆從天而降,被莎白接住了。莎白連忙上前去扶昨夜:“先生您沒事吧?”昨夜站起身,看着拿着石筆的莎白:“就是你嗎?”莎白茫然地看着昨夜:“啊?我…怎麼了嗎?”昨夜發現石筆在莎白手中時發出了微弱的白光,昨夜指着石筆問道:“那個,可以還給我嗎?”莎白把石筆交給昨夜,在她鬆手的那一刻,白光消失了。昨夜眼冒精光:“就是你了!”

 

        而與此同時的海里,一隻像恐龍一樣的巨獸正向前方行進。

        幸村終於找到了怪獸:“報告隊長!我找到巨大熱能反應了,它不在遺迹里,它在向前進發!再有大概半小時就上岸了!”

 

        “這就是這顆星球上即將發生的故事嗎?真是有趣呢!那我也來插一腳吧!”一個穿着白色唐裝,長得和昨夜星辰非常相像的男子說道,說著,他高舉右手,在他頭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蟲洞,裏面走出來一隻巴茨斯,雙角發出閃電,破壞了大樓。

幸村:“報告隊長,在遺迹里出來的那隻怪獸即將到達的地方出現了一隻巴茨斯,我已經通知了當地的支部讓他們開始撤離群眾。”迫水:“馬上讓耕司先去阻攔那支巴茨斯,一星繼續跟隨海底那隻怪獸。”

        而巧合的是,巴茨斯出現的地方正是昨夜和莎白的所在之處,薔薇:“小白!我們快去避難所!”昨夜馬上拉住了莎白:“你,跟我走。”薔薇一腳踢向昨夜,昨夜用另一隻手抓住了薔薇的腳:“除了這隻怪獸,還有一隻怪獸在朝這裏趕來,而那隻趕來的怪獸的目標很可能就是你。”莎白:“啊?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昨夜:“跟我走你就明白了,放心,我會保證你的人身安全,但是如果你去了避難所,那避難所里的人很可能就會全部遭殃了。”莎白思考了一會,一邊的薔薇不斷和莎白說這人肯定是騙子,不過莎白不經意間瞟到了昨夜腰間的通訊器,於是答應了他:“我先相信你!薔薇,你先去避難吧!放心!他肯定不是壞人!”

        昨夜拉着莎白去支部要了一輛汽車,在車上,昨夜仍然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一個一米六剛出頭一點的小姑娘,居然會是被光選中的人,不過目前的形式由不得他去懷疑,他開車到了巴茨斯附近,拿出一把白色的十字短劍,同時把石筆交給莎白:“我先去解決這隻怪獸,剩下的事情之後再告訴你,請你做好心理準備。”說著他跑下車,高舉短劍:“Leflight!”昨夜瞬間被光包圍,變成了一個五十米的巨人。

        司令室的幸村激動得吼了出來:“17年前和地球人一起戰鬥的奧特戰士!Leflight!出現了!”而迫水卻臉色很凝重,心想:“你又亂來了!”

        一個50米高的紅色的巨人站在了巴茨斯面前,他胸前有十字形形計時器,身上除了紅色還有如流水一般鑲嵌在其中的銀色條紋,臉上橢圓形的雙眼顯得格外溫柔,但是只要一低頭,就顯得異常凌厲,令人望而生畏。

        巴茨斯將兩隻角對準Leflight,放出強電流,Leflight雙手叉腰,硬生生用胸口接下了電流,隨機衝上前一拳打在怪獸胸口,在巴茨斯即將撞倒一棟高樓時,Leflight連忙抱住巴茨斯將它扔到空中,巴茨斯慌亂地在空中揮動四肢,狠狠地摔在了一塊空地上,Leflight跑到空地上,巴茨斯對着Leflight就是一個甩尾,Leflight連躲都沒躲,一把抱住巴茨斯巨大的尾巴,將它抱起連轉數圈將它扔到地上,然後騎到它的身上一陣連打,巴茨斯怒吼一聲一口咬住了Leflight的左手,Leflight揮舞右手打在它的臉上,巴茨斯吃痛鬆了口,此時剛好過了一分鐘,Leflight胸前的指示燈開始閃爍,巴茨斯馬上起身推開Leflight,Leflight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巴茨斯又朝Leflight放電,Leflight單膝跪地,雙手合十,又向兩邊伸展開來,最後左手握拳,雙手又擺到胸前,左拳砸在右手手臂處:“雷夫萊特加農!”一束金色的光線從Leflight右臂射出,擊中巴茨斯,巴茨斯應聲倒地,爆炸成了碎片。Leflight變回昨夜,又坐上汽車,莎白已經被嚇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昨夜:“這是你今後要做的事情。”莎白:“我!?”

形式與政策答案查找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形式與政策答案查找點擊進入查看全文飲食禁忌,烏賊魚,乳製品,防城港,蛋白質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