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魯士——沙恩霍斯特軍事改革

魯士軍隊很強嗎?

在很多人眼中,普魯士軍隊是近代最強的陸軍,一戰和二戰都似乎都證明了普魯士軍隊的戰鬥力。

但其實,普魯士軍隊一開始其實戰鬥力並不強。

在18世紀歐洲五大國的軍隊中,普魯士軍隊是最弱的一支力量。

這支軍隊在七年戰爭後期多次戰敗,靠着腓特烈大帝的毅力和驚天的好運才躲過亡國的命運,並在耶拿戰役中被拿破侖的一支偏師就輕而易舉的擊敗主力部隊。

普魯士陸軍

    然而,正是這樣的一支軍隊,卻在耶拿慘敗之後快速重振旗鼓,不僅僅在滑鐵盧戰場及時趕到給了拿破侖最後一擊,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更是在半個世紀后完成了德意志的統一大業,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本篇文章,正是為了介紹在這種劇烈轉變中,發揮了重大作用的普魯士——沙恩霍斯特軍事改革。

一、改革背景——耶拿慘敗

   在七年戰爭后,普魯士軍由盛轉衰,腓特烈大帝時代積累的戰術、紀律性、組織度、廉潔的軍官團軍官都在快速腐化。德國學者尼克奇在研究19世紀初普魯士軍事改革背景時就指出:“腓特烈大帝在七年戰爭中創造的輝煌,給予其後繼者們不到半個世紀的榮譽和自豪感,這種榮譽和自豪感使普魯士軍人相信自己是戰爭舞台上最傑出的角色。然後,高盧人的入侵證明,平時的這種信念是多麼的不堪一擊。”

腓特烈二世,普魯士國王,歐洲開明專制的典範

    在戰術上,普軍恪守七年戰爭時的戰術,依舊是老舊的橫隊戰術,對法國大革命之後法軍的縱隊戰術、散兵戰術、大炮群戰術都沒有進行學習,戰術陳舊;在訓練上,普軍還是保持七年戰爭時期的訓練方式,用皮鞭和棍棒去管束那些從各地徵召、拐賣而來的酒鬼、流氓、農奴,和法軍依靠嚴格的紀律和榮譽感約束所建立起來的國家軍隊在士氣上完全不具備可比性;在指揮上,普軍的指揮體系還是依靠老舊的容克貴族,這些鄉村貴族沒有足夠的軍事修養和知識儲備,對新時期戰爭的理解完全不足,腐敗成風,缺少威信,無法指揮一支軍隊去作戰。

種種原因加在一起,構成了普軍1806年在耶拿-奧厄斯泰特戰役雪崩般的慘敗。

在那場戰鬥中,自詡強軍的普魯士軍隊被法軍輕鬆擊潰,僅僅是達武的一個軍團就輕鬆擊潰了普軍的主力,普魯士一敗塗地,被迫和法國簽訂了喪權辱國的《提爾西特條約》

耶拿戰役,法軍輕鬆擊敗普軍的主力,迫使普魯士簽訂城下之盟

   

     腓特烈大帝是偉大的,他留給後人的遺產中有一項精神遺產是很多時候被世人忽略,但我卻認為對想了解普魯士 的人很重要的一點——“中等強國的焦慮”。普魯士地處中歐,四面受敵,普魯士的領導人常常飽受焦慮和壓迫,這導致他們永遠都是緊張的、進取的,因為對普魯士而言,停下就意味着死亡,所以之後當普魯士統一德國之後,在德國內部普魯士不再需要再進一步,在統一的德國意識面前,逐漸走向了死亡。誕生在這種情況下的普魯士軍隊,自然成了普魯士唯一能依它而活的唯一生計,哈夫納在著作《不含傳說的普魯士》之中不斷的說起:“(普魯士)軍隊是國家最重要的工具、它的王牌、它的心肝寶貝;一切為軍隊而設,一切圍繞着軍隊打轉,一切與軍隊共存亡”。

1806年拿破侖將勃蘭登堡門上的勝利女神像當做戰利品運回法國,1814年普魯士奪回了勝利女神像

    普魯士的生存依賴於它的軍隊,現在這支軍隊被來自科西嘉的法國人擊敗了,如果普魯士不想滅亡,在這個時候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用盡全力去拯救這支軍隊。

二、風暴源頭——改革思想的誕生

    早在腓特烈大帝逝世的那一年,就有人提出反思腓特烈大帝時代的政府體系,進行大幅度改革。

    1802年,一個軍事協會在普魯士成立,該協會的主要成員是年輕軍官中的改革派,其核心人物便是沙恩霍斯特。在1803年,這些軍官就開始嘗試建立總參謀部,把軍隊交到真正有能力掌管軍隊的人,但遭到了反對派的阻攔,沒有實現,當時參与過七年戰爭的普魯士老將默倫多夫就曾直言:“這全都令人費解”。

沙恩霍斯特,普魯士軍事改革的核心人物

   但在耶拿戰役之後,一切都改變了。

   1807年,軍事改革委員會在普魯士成立,差不多就在耶拿慘敗之後。其核心成員包括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格羅爾曼、博延等諸多普魯士軍隊中的改革派,《戰爭論》的著作者克勞塞維茨也是這個團隊中的一員。這個軍事委員會受國王的委託,自上而下的改革普魯士軍隊。



克勞塞維茨,《戰爭論》的作者,也是普魯士軍事改革的領軍人物之一

三、大刀闊斧的改革,締造嶄新的普魯士軍隊

  • 軍事改革第一步,廢除容克軍官的特權,組建新的軍事領導框架。

1808年6月的命令指出:“從此以後,軍隊里不再存在任何社會特權。所有人,無論背景如何,都承擔同樣的義務,享有同樣的權利。”這項明顯就是針對容克軍官階級的命令馬上遭到了容克軍官們的反對,對此軍事改革委員的處理方法十分簡潔,那就是辭退這些人——208名軍官遭到辭退,在142名將軍中,17人被開除,86人光榮退伍(辭退),只有1/4的軍官保留了下來

   以沙恩霍斯特為首的軍事改革委員會試圖重整遭到重創的普魯士軍隊,他們最先改革的就是普魯士的統帥機構。改革前普魯士軍隊的指揮體系十分混亂,通常情況下應該是一支軍隊有一個統帥和一個軍需官,但普魯士軍隊常常是三個統帥和兩個軍需官,令出多門,統帥機構又相互重疊,嚴重影響了普魯士軍隊的建設和作戰效能。1808年聖誕節,以國王敕令的形式,普魯士全新的最高軍事機構戰爭部宣告成立,並和雛形的帝國總參謀開始聯合。戰爭部取代了高級軍事委員會、軍需總監部等重複的軍事機構

經過沙恩霍斯特改革后,19世紀中期的普魯士騎兵

戰爭部下設兩個部門:一是擔負國家全部大政方針的綜合戰爭部;另一個則是掌管軍隊經營管理的軍事經濟部。綜合戰爭部下設三個處

第一處:負責高級軍官的人事工作及職務有關事宜,並負責辦公室勤務,由國王的親信擔任部長,後面發展為國王的軍事樞密院;

第二處:就是總參謀部的前身,下屬部門也是四個處,第一處負責戰略戰術,第二處負責軍隊內部事務,第三處負責補給,第四處負責炮兵和彈藥事務;

第三處:負責武器裝備,主要任務是改進武器,當時普軍主要裝備的步槍射程只有法國M1777式步槍的三分之二。1809年,全面仿造法國步槍的新普魯士人步槍開始裝備普魯士軍隊,縮短了普魯士軍隊和法軍的武器差距。

  • 軍事改革的第二步,兵役制度改革:

    耶拿戰役的慘敗讓沙恩霍斯特等改革派認識到,依靠雇傭兵和酒鬼組建的軍隊在真正的國家軍隊面前不堪一擊,所有改革者迫切希望普魯士能擁有自己的國家軍隊,其主體必須全部都是普魯士人

《提爾西特條約》規定普軍的人數不能超過4.2萬,同時普魯士背負的巨額戰爭賠款也阻止了普魯士巨大規模的常備軍,至少在拿破侖一世看來是這樣的。改革派中的激進者格奈森瑙主張可以仿造美國和加拿大,在全國範圍內城裡民兵和國民軍,凡18-35歲的男子都要當民兵,編成連、營和旅,其餘能服兵役的男子全部編入國民軍,協助常備軍、民兵作戰,然後就被貴族們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連國王都不贊成這種做法,指責這是瘋子才會想出來的方案。

沙恩霍斯特本人也不贊成這種方法,因為他覺得普魯士還沒有做好接受這種积極思想的準備,沙恩霍斯特選擇了一種更加柔和的方案——“速成兵”制度。其核心內容包括縮短服役期,每年裁掉兩萬人,並對新的兩萬人進行訓練,用這種方式在不觸怒拿破侖的情況下,從1808年到1812年將普魯士可用的軍隊人數從4萬提升到12萬,也是現代預備兵役制的雛形。

  • 軍事改革的第三個方面,就是改革人事和教育訓練制度:

    包括向中產階級開放軍官團,建設新的軍校,對貴族之外的人進行軍事培養,打開了下層軍官的晉陞渠道,使得普魯士的軍隊開始注重榮譽感,士兵們對作戰充滿熱情,不會再向耶拿戰役時一樣被拿破侖的一支偏師輕易擊潰。

    改革派並不是一個目光短淺的團體,他們的短期目標是在面對拿破侖的時候不會像耶拿戰役時一樣羸弱不堪,而長期目標,則是克服軍官中存在的排除異己現象,未來軍隊的人才將是正直的愛國軍官,具備良好的軍事素養和足夠的知識儲備,這種軍官的大量存在又會讓他們所指揮的部隊充滿活力和奉獻精神。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軍的軍官素質會顯得比美軍、蘇軍、英軍更高,因為普魯士的軍官在一百年前就已經開始訓練。

四、厲兵秣馬,再戰拿破侖

     僅從效果而言,這場改革效果明顯,而且意義重大。在拿破侖遠征俄國失敗后,性格偏向懦弱的普魯士國王在改革者的強力推動下,再次加入了反法同盟,和拿破侖繼續戰鬥下去。關於腓特烈·威廉為什麼要選擇和拿破侖開戰,普遍認為的原因是想洗刷《提爾西特條約》的恥辱,但在和拿破侖徹底開戰之前 發生的不少事情又證明了不止如此。

腓特烈三世,在位期間反抗拿破侖對德意志地區的入侵,設立了著名的鐵十字勳章

       腓特烈·威廉還受到了來自國內的壓力,在他向拿破侖宣戰之前,針對法國人的報復行動就已經展開,被法軍暴行激怒的普魯士的农民自發組織起來襲擊從俄國撤退回來的落單法國士兵。1812年聖誕節,腓特烈·威廉收到了三份簡報,其中兩份要求他抓住這個時機向拿破侖宣戰,只有第三份簡報才是勸國王不要低估拿破侖的剩餘力量,謹慎從事。腓特烈·威廉依照自身的性格選擇了阿爾布雷希特的提議,“讓自己活,也讓別人活”,只要拿破侖願意妥協,腓特烈·威廉就會打開大門讓拿破侖不受阻礙的回國,而且拿破侖還可以保留其吞併的萊茵河左岸領土。什麼都不需要,不需要賠錢,不需要戰爭,只需要拿 破侖輕輕點點頭就可以做到。

     但就在腓特烈·威廉等待拿破侖回復的時候,普魯士軍中的改革派和復讎者卻和國王的心愿背道而馳。1812年12月20日,普魯士的約克將軍負責掩護法國殘餘大軍進入東普魯士。俄國指揮官迪比奇委派當時在他手下為反對拿破侖而奮鬥的克勞塞維茨去說服約克,在12月29日,約克將軍做出決定他將讓俄國軍隊順利進入普魯士去追擊法國的殘餘部隊。以一個普魯士軍官而言,約克的這種行為和叛國無異,但在約克給腓特烈·三世的公開信件中,約克將軍表示:“尊敬的陛下,您知道我是一個從容不迫、頭腦冷靜、不參与政治鬥爭的人。只要一切發展正常,每個忠臣都應該聽命行事,這是他的義務。這是一個忠實老臣的心聲,也幾乎是全民族的共同心聲。只要陛下一聲令下,整個民族將重煥生機,我們將如同古老的、真正的普魯士人一樣勇敢的戰鬥。”

    這件事情無疑對腓特烈·威廉三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因為在1808~1809年約克將軍都是一個頑固的保守主義者,如今,這樣的一個頑固派都開始以民族的名義請求腓特烈·威廉三世對拿破侖宣戰,明顯是受到了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积極思想的影響,從側面反應了軍事改革給普魯士帶來的思想轉變。最終,腓特烈·威廉三世選擇再次和拿破侖開戰。第二年3月17日,腓特烈·威廉三世發表了《告人民書》,號召普魯士人團結起來對抗拿破侖。

    對沙恩霍斯特等人而言,國王加入反法聯盟和拿破侖開戰,正是檢驗普魯士軍事改革成果的時候。龐大的後備軍隊被調動,一支龐大的軍隊開始組建,包括步兵228000人,騎兵31000人,炮兵13000人。這支軍隊和拿破侖在耶拿擊敗的那支普魯士軍隊完全不同,他們充滿戰鬥的熱情,而且具備很強的戰鬥力,渴望擊敗拿破侖和他那不可一世的法國軍隊。呂岑、包岑、卡茨巴赫、庫爾姆、萊比錫一場又一場的會戰證明了經過軍事改革后普軍的戰鬥力,雖然還是無法和法軍或者俄軍相比,但是已經大為增強。尤其是在滑鐵盧戰爭中,被拿破侖在林尼戰役中擊潰的普魯士軍隊,只用了數個小時就在高效的指揮機構運轉下重新恢復了秩序和戰鬥力,不僅甩開了格魯希的追擊,還及時趕到了戰場,和威靈頓的英軍一起給了拿破侖致命一擊。

五、輝煌永存

    在很多人的眼裡,普魯士是德國的正統,也是德國在兩次世界大戰中擁有強大戰鬥力的重要圓圓,無論是一戰時與英法俄交戰且不落下風的第二帝國陸軍,還是讓蘇聯付出了數千萬軍民傷亡才能戰勝的強敵納粹德國軍隊,都是20世紀初期及中期強大陸軍的象徵,可誰又能相信就是這樣的一支軍隊卻在1806年被法軍輕易擊敗。

    從來沒有哪支軍隊是突然強大起來的,都是有漫長的鍛煉過程存在,如解放軍也是經過國內革命、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才鍛煉出來的強大軍隊,美軍也經過中途島、太平洋戰爭、諾曼底登陸、阿登戰役等諸多戰爭逐步鍛煉起來的軍隊。

二戰橫掃歐洲的德國軍隊,只是一支經過多次改革才建成的強軍,不存在什麼神話

   一戰、二戰中的德國軍隊並不是無敵的,它只是一支經過數次改革打造出來的一支普通軍隊,不具備任何傳奇色彩。相較於傳奇本身,如何做到這一步反而更值得思考!!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侵權聯刪!!

創作不易,還請點贊支持一下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