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逸話】是誰動了你的飯卡?(凱博)

背後襲擊作為一種惡作劇大概永遠不會過時——至少主動的那一方會這麼認為。但是他們很少會想清楚退路,譬如說桃金娘會因為夠不着我的肩膀而不得不在走廊盡頭就來個百米衝刺然後掛在我的腰上,流星則會被我先下手為強地用高科技唬在原地,等等。

在暗索看來,幹員們都應該和她學一學:每當到了飯點,在通向食堂的路上,你永遠不知道暗索會在哪一個拐角突然蹦出來跳到你後背,然後伸出右手,在你眼前直直地垂下她的鈎子,上面還沾着一張飯卡。

我的飯卡。

你只需要目不轉睛地盯着它,就可以平安到達打飯的窗口,但它和你的接觸僅限於刷卡成功的一瞬,然後就隨着鈎子一起被收回暗索的手裡,留在你手裡的只有飯。

兩份飯。

暗索不會每次都這麼做,只有——

“博士,我可是早早地就來食堂勘察好了,今天可是角峰掌勺噢!”暗索一邊遞給我一雙一次性筷子,一邊笑嘻嘻地說。

只有在食堂做了她喜歡的菜的時候。

我咬着嘴裏的酸奶吸管,看着眼前的暗索飛快地往嘴裏遞着胡蘿蔔,想起我第一次在走廊里碰見她,她的手裡,正搖着上一秒還在我兜里的飯卡,那次吃的,也是胡蘿蔔。

暗索如果在食堂見不到她喜歡的菜,會把飯卡提前還給我,至於會藏在什麼地方,會不會被我找到,完全取決於我和她的想象力。但不管我找不找得到,今天這種戲碼總是會按時上演。

為此,凱爾希找我約過談,並不是因為我沒有聽她的話跟幹員做一些過分親密的舉動,譬如在走廊旁若無人地背着走。而是,她不止一次地在自己辦公室的門縫裡,窗戶上,甚至是病曆本里發現我的飯卡。

我很明白暗索這是為了挑戰自己,我一向很鼓勵幹員們有這樣的心態。所以我從來沒出賣過她。

在我把吸管咬廢了的時候,暗索已經扒拉完了最後一口胡蘿蔔,然後她沖我道謝,狡猾地笑了笑,甩着鈎子離開了我對面。

每次開會時,保安部的翎羽都強調,一定要把“公共場合不許甩鈎子”這一條加在日常守則里,這種行為即使不造成物理傷害,看着也怪瘮人。我對此不置可否,因為經常甩耳機線的我知道,真的挺快樂。

暴行過來收餐盤的時候打斷了我的思考,她看着暗索的背影笑着說:“暗索又忘了還你飯卡了?”

“表現十分自然,像杜林在我沙发上補覺,像凜冬忘了今天是她值班。”我無奈地點點頭,然後站起身跟着一起收拾。

“果然和你待久了,幹員們都會變成形容詞。”暴行沖我一聳肩,“凱爾希為這找過你幾次?”

“六次?還是七次?”我有點記不清,“莫名其妙地要隔三差五給我送飯卡,我覺得她哪天會想辦法讓我的主食變成空氣。”

“我覺得沒這麼簡單。”暴行接過我手裡的盤子,神秘一笑,“凱爾希可是,無所不知。”

“那為什麼……”剛一開口,我就趕緊壓住話頭,免得暴行覺得我是個傻子。暴行見我這樣,滿意地點點頭,轉身離開。

“那為什麼這麼多次只找我一個人?”我剛才想說的是這句話,但是現在,我想留着找凱爾希當面問她。

順便給暗索漲工資。

水滸傳概括(十一到六十二回)

●第十一回 朱貴水亭施號箭 林沖雪夜上梁山 林沖被捆至柴進庄暫住。官司追捕甚急,柴進周濟他去梁山。 在酒店吃酒時乘酒興賦詩一首。發抒對高俅的不滿,表現對未來的嚮往。與朱貴相識,被船接去梁山泊。 王倫出於嫉妒人心,先不肯收留。后要林沖拿“報名狀”來,林中下山等了两天,第三日等得一人,卻是楊志。 ●第十二回 梁山泊林沖落草 汴京城楊志賣刀 王倫想要楊志在山,以牽制林沖,楊志不從,只得讓林沖坐了第四把交椅。 楊志乃楊令公之孫,因丟了花綱石,想補殿帥職役,被高俅批倒趕了出來。纏盤用盡,便賣寶刀。遇到潑皮

水滸傳概括(十一到六十二回)●第十一回 朱貴水亭施號箭 林沖雪夜上梁山 林沖被捆至柴進庄暫住。官司追捕甚急,柴進周濟他去梁山。 在酒店吃酒時乘酒興賦詩一首。發抒對高俅的不滿,表現對未來的嚮往。與朱貴相識,被船接去梁山泊。 王倫出於嫉妒人心,先不肯收留。后要林沖拿“報名狀”來,林中下山等了两天,第三日等得一人,卻是楊志。 ●第十二回 梁山泊林沖落草 汴京城楊志賣刀 王倫想要楊志在山,以牽制林沖,楊志不從,只得讓林沖坐了第四把交椅。 楊志乃楊令公之孫,因丟了花綱石,想補殿帥職役,被高俅批倒趕了出來。纏盤用盡,便賣寶刀。遇到潑皮西門慶,魯智深,青史留名,公孫勝,梁山好漢,盧俊義,黑旋風,九天玄女,連環計,快活林,蒙汗葯,武大郎,玉麒麟,霹靂火,菜園子,大名府,小二哥,鴛鴦樓,扈三娘,鼓上蚤時遷,潘金蓮,死囚牢,孫二娘,盤陀路,因勢利導,轟天雷,前後門,翠屏山,金錢豹,鎖子甲,殺威棒,李家莊,放冷箭,鐵面孔目裴宣,赤發鬼劉唐,青州府,高唐州,花和尚,武松打虎,清河縣,顧大嫂,靈官殿,安樂村,陽谷縣,東平縣,生死書,白楊林,地藏寺,七月十五,靈官廟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