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爾卡斯之戰-第五章

  血腥河谷,毒辣的太陽無法穿透厚實的林冠,但昏暗的密林里根本沒有一絲涼爽可言,泥土升騰的蒸汽帶出古怪的腥臭味,高溫的氣流不斷扭曲眼前的場景,讓那些茂密得不自然的交叉橫錯的枝椏怪異地蠕動着。對於這片河谷的居民來說,人類是極其罕見的生物,甚至是聞所未聞的,然而今天這些稀有訪客來的可不少,而且不好惹。

  守夜人們在圍攻一隻巨大的棕熊,至少主體是,一條油綠的巨蟒長在了它的體內,上半部分在它後背上延伸出來有三米,蛇尾突出在側腹。這怪物是這裏的霸主,然而拿眼前小小的人類沒有絲毫辦法,耗了一個小時,四周的樹木被撞得七倒八歪,它身上已經密布大大小小的傷口,只是傷了幾個人而已。

  惱人的箭矢不斷命中它,棕熊發出一聲短促的怒吼,預示着已是強弩之末,它沖向兩個弓箭手的所在地,四肢強有力的爆發讓它的勢頭很猛,五六噸的重量足以衝垮一切。但是,剛跑出幾步,三個光束凝成的圈鎖突然出現(1),套住了棕熊的兩條前肢綁然後很快收縮讓它直接摔得趴在地上。六個劍手隨即跟了上來,又是一頓劈砍,在厚重的毛皮上造成傷口。

  然而巨蟒還可以活動,一記孱弱無力的甩尾被兩面盾牌穩穩地擋住。這正是巨蟒的好機會,在它撕咬的範圍內正有一個沒有防備的劍手。咚!一聲沉悶的骨頭與盾牌撞擊的聲音,正欲攻擊的蛇頭被多米尼剋死死地壓在地上,半米粗的巨蟒不斷掙扎但無濟於事。

  “上吧。”一個守夜人拖來一把特製的大鎚,對着奄奄一息的棕熊腦袋輪了下去,棕熊身體抽搐了幾下就徹底不動了。

  “呼,該料理這條蛇了。”

  就在這時,棕熊厚厚的毛髮下一道隆起在扭動。“小心!”有人發現了,但是晚了。一條蝰蛇朝多米尼克撲了過去,而他全部的注意力還在巨蟒上。

  空氣中的魔力快速波動,更快的是歐文的禱文,十個音節轉瞬就完成了。蝰蛇咚地撞上了一尺見方的光牆(2),隨後被一支箭矢釘在了熊身上。

  “嵌合體(3)可能隱藏自己的組成,記住這個教訓吧。”安德森平穩的聲音響起,聽不出責備或是關切,一揮手,幾個守夜人將這頭怪物徹底殺死了。

  緊接着一大塊塑料布墊在棕熊身下,戰士們利索地將它大卸八塊,連同血液都收集了起來。安德森下命令道:“就在這駐紮吧,晚上涼快了再行軍。歐文,安排人把偽像立起來。”

  “好的。”歐文點點頭,還是老樣子,從容得不像經歷戰鬥而是剛結束佈道。

  周圍已經被清出來一片空地,正好藉助了那隻嵌合體的力量,實際上多米尼克已經知道了這是守夜人軍團的常用做法,接下來就要設置“威懾偽像”(4)來確保紮營的安全。

  工兵們很快堆起來一個大土堆,幾個神官給土堆淋上了一些棕熊的鮮血,消耗了五分之一,剩下的血還要提取水和補充煉金物品。然後神官們齊聲吟唱,給它附加光環,不一會的功夫,一個帶有強大魔物威懾力的偽像完成了,多米尼克還能聽見密林里四散奔逃的聲音。

  這不是聖修會開發的奇迹,而是異端裁判所那些歸順的法師研發的。 多米尼克走了過來,張嘴想說什麼,安德森擺擺手和幾個拖着魔物肉的戰士去了後勤的所在地。

  施術完成後幾個神官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這個綠色蒸籠里活動,無論對體力還是意志都是極大的消耗。歐文又檢查了一遍后也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終於可以歇會了。”多米尼克向歐文發出邀請,他找到一處靠樹榦的乾燥地面,鋪好了一塊尼龍布。歐文微笑着點點頭,走了過去,可以稍微休息下了。

  兩人靠坐在樹榦上,無論是髮絲還是衣服都覆蓋了一層油脂、血污以及一些叫不上來的東西。“剛才真是謝謝你了。”多米尼克揉捏着肌肉,試圖緩解渾身上下的酸痛感。

  “不客氣。”歐文笑了一下,“老實說,蛇毒也未必會對你起效。我曾聽長輩說神力充盈的軀體,可以凈化各種侵入的毒害。”

  多米尼克撓撓頭,“我還真沒嘗試過。”

  “這段時間你給了我們很多驚訝,有不少人都在私下討論你。精湛的劍術,強大的力量,英勇的做派。”歐文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以前從沒有新人能跟着我們在野地里前進這麼遠。”

  長達三周的行軍,沒有任何不必要的停留,隕石墜落後所產生的這群受到神力強化的信徒們承受住了人類的軀體原本無法承受的負荷。鬼氣森森的城市,血染的河流,填滿骸骨的沼澤,這片大地的每一處都盤踞着魔物,沿途的人類小據點無不生存在風雨飄搖中,被魔物屠殺殆盡的廢墟數量就是證明。守夜人軍團也遭遇了數不勝數的魔物,儘管已經仔細規劃好了路線,但還是遭遇了不少比那隻嵌合體強得多的怪物,走到這一步所付出的代價就是一路上陣亡的三十四名兄弟。

  “我們橫穿了半個歐洲,確實很不容易,你也認為這有必要嗎?”多米尼克指了指歐文腰間的袋子,裏面裝了犧牲戰士們的骨灰。

  歐文搖搖頭,“這不是什麼問題,多米尼克,這是我們的生存方式。當你懷疑的時候,就是信念減弱的時候。”他看着多米尼克繼續說,“你的意志很堅定,為了一件小事也可以豁出性命,但有些人不一樣,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什麼信念?殺光所有的巫師?還是遵從安德森的命令?”多米尼克知道不該對歐文發火,但他還是有些激動。

  “守夜人最初都是從受害者中招募的,狼人、吸血鬼、黑魔法,仇恨是他們的驅動力。終末宣揚會召喚出那個惡魔之後,教皇大人為避免悲劇重演要消滅所有法師,他為了毀掉惡魔統治的恐怖人世召集了大量的戰士。”

  “而首領,他是為了守夜人,也為了所有人。守夜人沒有財富,沒有功勛,沒有頌歌,我們是血腥的劊子手,但我們的榮譽,我們的團結與信任絲毫不遜色於聖殿騎士。”歐文的表情很認真,“正因為如此,我們團聚在首領身邊,趟過汪洋,越過高山,我們是在為見證過的一切而戰。”

  多米尼克說不出話來,短暫的沉默后,“或許我要一些時間來理解吧。”

過了一會,多米尼克站起身,“我去找幾個水果,歐文,你在這等會。”說完他就離開了臨時營地,往叢林深處走去。

  

  離守夜人臨時營地有十分鐘路程,巡邏範圍之外的一片昏暗中。多米尼克的聲音出現了,“這兒沒人了,出來吧,克勞澤。”

  那個被稱為克勞澤的聲音異常得姦猾,總是在語句裡帶着轉音,“這鬼地方真是熱死了,我說,你們就不能找條好路走嗎?”

  “得了吧,偏離了路線,你只會嫌地獄里更熱。”

克勞澤咯吱咯吱地笑着,“那可不一定,根據我的觀察,工程部那群人似乎帶了大傢伙。準確來說,這群人實力都不俗,但要攻佔法師的城市很難說。”

  “那安德森呢,你怎麼看?”

  “前聖堂武士,實力不會弱,但一路下來他也沒怎麼出手,克勞澤我也很為難啊。”

  “目前看來也都在計劃之內。”

  克勞澤咯吱咯吱的笑聲更盛了,“你還記得計劃啊,多明,我還想提醒你,別忘了主教要我們干什麼。”

  “哼,我早說過,我只會按照我的意願行事,拿命令壓我是不管用的。”

  “當然、當然,你只會遵從自己的意願,我了解你,這就是為什麼主教要派你來。”姦猾刺耳的笑聲在密林里逐漸消失。

  

  夜幕降臨,河谷籠罩在虛假的沉寂中。

  “還有两天就到奧斯特洛了,打起精神夥計們,到了那我們好好休整一下。”

  黑暗中,多米尼克感受着周圍的一切,沉默不語。

  

(1)防護系魔法·光鑄束縛術創造三條光束套索,一般用來禁錮人形生物,強度中等,持續時間收使用者能力影響,可隨時解除。

(2)防護系魔法·低階屏障術,創造一面強度不高的屏障,熟練者可以自定面積。

(3)兵級魔物·嵌合體,多個生物組成的魔物,數量不定,一般2到3隻,在魔化的過程中因為巧合而被組合起來,實力不一,可能比原先個體更弱。嵌合體的組成個體有自己的思想,如果保留了頭的話。少數嵌合體成型之後還會增加自己的組成個體,原理未知。

(4)幻化系魔法·威懾偽像,利用其他生物的氣味和編製過的魔力波動以及精神光環來形成一個虛擬的強大生物形象,可以驅趕魔物,但在使用前要仔細偵查,避免吸引來更強大的魔物。

作者:琥珀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