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浩&恭弘=叶 恭弘清妍(五)

恭弘=叶 恭弘清妍呆了一下,“你……”

“做了你的飯。”

“噢……謝謝”

“以後記得沒飯吃一定要找我,記得沒?”

“知道啦。”

“阿姨要去多久?”

“一個月啊。”

“那後面都來我那兒吃。”

“太麻煩你啦……”

“做給你有什麼麻煩的?”

他揉揉她的頭,輕輕地笑了笑。

這種安心讓她心裏一陣溫暖。

“做了你喜歡的地三鮮。”

“真的嗎!”她興奮地蹦起來。

“騙你幹嘛?”

“徐明浩你真好!”

“那當然了。”

“誇你都這麼自戀。”

“這叫自知之明。”

“服了你了。”

……

剛走進徐明浩家,徐媽媽就迎了上來。

“清妍來啦!快進來!吃飯了!”

“謝謝阿姨,麻煩了。”

“沒事沒事。”

“媽,阿姨要去一個月。”

“我知道,她跟我講過了。”

“那清妍接下來一個月就都來我們家吃吧。”

“當然了!那兒子接下來你多琢磨點好菜,我們就等着吃了。”

“行。”

“飯都是你來做嗎?”恭弘=叶 恭弘清妍有些詫異。

“那是當然了。”徐媽媽毫不猶豫地說道。

徐明浩苦笑了一下,突然湊到她耳邊。

“生活所迫。”

突如其來的靠近讓她一頓。

心裏像是撒了蜜糖,甜甜的滿足感布滿了整個心頭。

“你小子說什麼壞話呢!”

“沒說什麼!吃飯吃飯!”

恭弘=叶 恭弘清妍暗自偷笑,被他抓了個正着。

徐明浩也沒惱,只是無奈地笑着搖了搖頭。

……

徐明浩的手藝確實不錯,一頓飯恭弘=叶 恭弘清妍覺得無比滿足。

“丫頭,怎麼樣?”徐爸爸笑着問她。

“很好吃!”

“比外賣好吃吧?”徐明浩轉頭問她。

“嗯。”

“怎麼點外賣啊?”徐媽媽聽到徐明浩的話有些詫異。

“我不會做飯。”恭弘=叶 恭弘清妍有些不好意思。

“以後沒飯吃就來我們這,讓這小子給你做。”

“謝謝阿姨。”

“剛好鍛煉下他。”

徐明浩給了他們一個無奈的微笑。

“我去洗碗。”他起身收拾碗筷。

“我也去。”

於是後面兩個人就在洗碗池前開始搓碗。

“徐明浩你這手藝真的行,以後開個飯店肯定好生意。”

“多謝誇獎,要給報酬的。”

“那我明天就不打擾了。”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他連忙拉住她的手腕。

她一震,一不留神將手裡碗掉進了水池。

“幹嘛?”徐明浩看到她的反應有些愣。

“沒事啊,手滑……手滑。”她慌忙掩飾內心的慌亂。

“笨蛋。”

“我才不笨!”

“親,聽過一句話叫‘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

“沒,有。”

徐明浩看着她有些惱怒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

恭弘=叶 恭弘清妍無奈地搖搖頭,轉身繼續洗碗。

突然她想到了什麼,整個人完美地演繹了什麼叫一秒僵硬。

“徐明浩你幹了件好事。”

“什麼?”

“我沒帶鑰匙啊啊啊……”

她崩潰地撞在他肩上。

“都怪你……”

“沒關係沒關係。”

“你還說沒關係!我沒地方睡了!”

“那今晚就睡這吧。”

“哥,你真的好喜歡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

“啊?”

“阿姨有鑰匙嗎?”

“有……”

“那待會問問她能不能把鑰匙寄回來可以嗎?”

“也……也行?”

“那我待會去給你找被子。”

“那……謝謝你了。”

“沒事,你又不是外人,客氣什麼。”

不是外人?

那他……會怎麼想自己?他又把自己當成什麼?

涌過的好奇心掀開了心頭的一陣甜意。

……

接過徐明浩手裡的被子,她走到沙发上坐下。

剛打算拉她回房間的徐明浩一愣,“你幹嘛呢?”

“睡覺啊。”她有些莫名其妙。

“那你坐沙發乾什麼?”

“你家裡沒有客房,我不睡沙發睡哪兒?”

徐明浩無奈低頭一笑,走到她身邊一把將她拉了起來。

“干什麼?”

“誰讓你睡沙發了?去我那睡。”

“那你睡哪?”

“大姐,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床叫打地鋪。”

“別別別,你睡床吧,你不是腰不好嗎?我睡沙發就好。”

“我給你兩個選擇,一個你跟我走回去,要不我把你抱回去。”

“我走!”她連忙抱起被子跑進他房間。

徐明浩無奈地搖搖頭 跟着她一起走進房間。

站在他的床前時,恭弘=叶 恭弘清妍猶豫了一下,“我還是睡地鋪吧。”

“躺下去。”徐明浩把她按坐在床上。

“你……”

“我總感覺你在害羞。”

“我沒有!”

“你臉紅了哎!”

“你瞎了!”

“親,有什麼好害羞的?又不是沒有在一張床上睡過。”

“那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那……那是小時候!”

徐明浩看着她極力掩飾害羞的樣子搖頭輕笑着。

“我打地鋪啊,你忘了嗎?”

“噢,對噢。”

“用不用給你換個床單?”

“算了算了,不用麻煩了,反正就是睡一晚上嘛!”

“行,那睡吧。”

“嗯。”

“晚安。”

她躺了下來,聞着熟悉的味道輕輕地閉上了眼。

“有事就叫我。”

“嗯。”

“別做噩夢。”

“知道啦!”

……

身邊-傳來輕輕呼吸聲的時候,徐明浩還沒有睡着。

看到旁邊垂下來的手,他歪了歪頭。

“唉……不會冷嗎?”

他笑了笑,伸手握住。

以人類之名 (一).2 “鬼”

“………”高陽月才剛躺下去不久,就在半睡半醒,即將進入夢鄉的時候,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透過來的深入骨髓的冰涼。 “!!!”他猛的朝後一個空翻。然後就精準無誤的撞到了牆上。右手迅速的伸在了口袋裡,眼睛則看着剛剛冷氣所在的地方。 什麼也沒有。 高陽月皺了皺眉,突然!幾顆冷汗從他的額角滲出,他直接一個翻身跳下了床。 冷氣剛剛就在他身後!可是現在他看向剛才所在的地方,還是什麼都沒有。 怎麼回事? 高陽月不敢鬆懈,他的右手依然在口袋裡,而他的

以人類之名 (一).2 “鬼”“………”高陽月才剛躺下去不久,就在半睡半醒,即將進入夢鄉的時候,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透過來的深入骨髓的冰涼。 “!!!”他猛的朝後一個空翻。然後就精準無誤的撞到了牆上。右手迅速的伸在了口袋裡,眼睛則看着剛剛冷氣所在的地方。 什麼也沒有。 高陽月皺了皺眉,突然!幾顆冷汗從他的額角滲出,他直接一個翻身跳下了床。 冷氣剛剛就在他身後!可是現在他看向剛才所在的地方,還是什麼都沒有。 怎麼回事? 高陽月不敢鬆懈,他的右手依然在口袋裡,而他的工廠大門,女員工,晾衣服,不可能,深入骨髓,廢棄工廠,西南方,左手腕,並沒有,我什麼都不知道,性格特點,發自內心,沒有人,剎那間,就這樣,動起來,一瞬間,救救我,殺了我,生物學,什麼都沒有,怎麼回事,氣喘吁吁,搖搖欲墜,撕心裂肺,太好了,一分鐘,輕聲道,沒有了,一個人,普通人,一口氣,陽台上,同一個,影響力,忍不住,只不過,聽我說,有什麼,5分鐘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