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雪2020遲來的生賀

對不起兒子!預定要寫的生賀文遲至今天才正式發文。

……………………………………

小雪雪和小花花除了就讀同一所幼兒園之外,倆人還是住對門的鄰居,小花媽和小雪媽甚至感情好到常常一同相邀去市場買菜,但是看似如同閨蜜的倆人也常因為追戲而鬧得不可開交。

雖然向來只喜歡家庭倫理狗血大悲劇的小雪媽和沉迷甜寵浪漫偶像劇的小花媽,總會因為雙方意見不同而爭吵,但是往往才剛轉過身去沒多會就又像沒事人一樣,於是兩家人也摸不清楚她倆的感情究竟算好還是不好。

這天!晚上八點一到小花媽又抱着小花花一起坐在沙發上追劇。

小花花內心小納悶地瞥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DVD外殼,封面印着〝101次求婚〞不由得暗自嘆息搖頭:這部片子都已經重複看了快大半年了,怎麽也不換另一部看看,不過求婚這點小事也要求101次,這位男主角伯伯是不是太笨了?

…咦?這個星期不就是雪雪的生日嗎?就在小花花一邊嗑着瓜子一邊感慨之際,突然靈光一閃地看了一眼牆壁上掛着的月曆,於是連忙放下小瓜子,拍乾淨雙手的拉了拉母親衣袖:「媽咪!妳說生日的時候收到什麽禮物最好?」

「哈!」正好看到正精彩情節的小花媽,雙眼直盯着電視裡頭男女主角,萬分感慨的喃喃自語:「什麽都不重要,快求婚。」

「求婚嗎?」小花花一臉訝異得看着已經入戲的媽咪。

「嗯嗯!快說我願意。」小花媽幾乎是感動的熱淚盈眶。

意外得到媽咪首肯的小花花不由得瞪大雙眼,旋即神情專註地瞧着電視裡頭男主角的一舉一動。

翌日清晨,昨晚好不容易說服奶奶和自己出門的小花花,並沒有像過去那樣直接進小雪雪房間裡吵他起床,一心想給他驚喜的小花花慎重其事地寫了滿滿一整張信紙,解釋自己要用两天的時間準備好送他的禮物,然後交給自己母親:「媽媽!媽媽!你一定要親手,親自幫我將這封信交給雪雪哦!」

「知道了,你放心吧!倒是你跟奶奶出門,一定要乖乖聽話,知不知道。」小花媽雖然不知道婆婆為什麽要出門,但是不方便多說什麽的她只能耳提面命的叮囑兒子。

「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奶奶的。」小花花人小鬼大地挽着奶奶伸來的手一起出門,心裡詳細又清楚的打着小算盤:昨晚好不容易才說服奶奶陪我出門買東西,我一定要先去買套西裝和新鞋鞋,還有一束花和一枚漂亮的戒指…

這時候的小花花,怎麽也沒想到自己還是太高估了自己母親。

小花媽收到兒子的信件后隨手就放在玄關的鞋柜上,後來更是一如既往的與小雪媽大吵一架而完全將信信的事全給忘了。

今天小雪雪掀開被子露出一雙大眼睛的瞧着鬧鐘,納悶不解的想起每天總是不厭其煩跳上自己床上,蹦蹦跳跳壓醒自己的人:今天花花怎麽到現在還沒來?

「雪兒!起床了,再不起床就要遲到了。」做好早餐的小雪媽擔心兒子遲到的打開房門。

「我還沒醒。」小雪雪固執地重新拉住被子蒙住自己的頭:「我還在睡覺。」

「傅…小…雪!」小雪雪的話惹得母親氣惱的忍不住大聲了起來。

「醒了!」擔心被家法侍候的小雪雪二話不說地立刻聽話下床:「我去刷牙牙,洗臉臉了。」

這晚!小雪雪不敢違背媽咪的抱坐在腿上看〝回家的誘惑〞,斜傾着小腦袋瞧得每看必哭卻又不能不看的母親,認命的任她用自己小袖袖拭淚:「不要再哭了,媽媽。」

「你懂什麽!這個洪世賢就是個渣男,自己的老婆都有寶寶了還要出去搞七捻三。」小雪媽一邊哭得唏哩嘩啦,一邊忍不住哽咽的死命抱着小雪雪。

小雪雪感覺自己袖子已經不夠母親用的連背背都濕了,可是讓他感到不安的還是她方才脫口而出地一句話,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剛吃飽還沒來得及消化的小肚肚:寶寶嗎?

「洪世賢,你不是個男人。」小雪媽歇斯底里的指着電視破口大罵。

「那小寶寶怎麽辦?」小雪雪有些難過的看着已然入戲的母親。

「小寶寶沒有了。」小雪媽感同身受的抱緊小雪雪哭訴:「就算小寶寶生下來也會和你一樣沒有爸爸。」

「不行!寶寶不能沒有爸爸的。」小雪雪突然很激動的掙脫母親懷着的跳了下來。

小雪媽還以為兒子懂事地拍拍他的頭:「我的雪兒一定不會是渣男的。」

…我當然不是渣男,可是我有寶寶了呀!小雪雪完全沒辦法接受母親的安慰,兩眼圓潤潤地直盯着電視銀幕裡的女主角。

翌日一早,小花花還是沒有出現,小雪雪納悶的瞧着身旁空椅子,平時小花花總會坐在那裡吵着要吃自己一半早餐,於是決定化悲憤為食量的拚命吃到猛打嗝。

就連坐娃娃車時也因為要護住自己身旁空位,倔強的和準備坐到他身旁小心心鬧了好一會脾氣,之所以沒有真正吵起來的原因還在於小雪雪吵不過小心心;小心心也打不過小雪雪

在經過一整晚母親唱作俱佳的講解后,下定決心絕對不想成為品如第二的小雪雪,不只是氣沖沖的打跑小風風和小魚魚,就連前來勸架的小瑞瑞也慘遭颱風尾巴波及而挂彩!

原本還在一旁隔山觀虎鬥的小豆豆,急忙連拖帶抱地拉走還想衝上前的小風風。

小照照也覺得情況不妙,連忙扛起還在吃小點心的小哼哼就跑。

小雪雪突然走到正在搶糖果吃的小面面和小白璧面前,從自己口袋裡捉出一大把糖果,趁着小巍巍和小黑璧難得都不在時將兩人拐走。

…我才不是品如,對付渣男的方法就是要渣回去!花花可以去找艾利,我也可以三妻四妾!

就在小雪雪暗下決心將自己的計劃貫徹到底時,小生生也陷入了自己幼幼園小霸王地位被搶走的恐懼。

正當小雪雪努力不讓自己變得品如第二時,小花奶奶頂不住小花花央求的幫乖孫訂製了一套小西裝。

西裝師父和藹地闔上記有小花花身形尺寸的小本本:「老夫人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快完成縫製,保證一個星期后就可以送到府上。」

「不行呀!師父。」小花花着急得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睜大自己圓滾滾雙眼的拉了拉師父長褲:「我明天一定要穿,明天不行嗎?」

「…這…」師父一臉為難的笑看着小花奶奶。

「這件事對我來說非常非常非常的重要,求求您啦!師父。」小花花煞有其事地畢恭畢敬鞠躬點頭。

奶奶見小花花都那麽緊張了,於是實在捱不過孫子可憐模樣的也跟着一起央求師父:「不然…我看就用店裡現有的小西裝先改一件吧,師父!你看這樣行不行?」

「行!行!我今晚就改好送到府上。」

「師父!我要一件純白色小西裝唷。」小花花再次對師父展露出可愛小狗眼睛。

眼見小西裝已經有了,小花花又求着奶奶幫自己買花束。小花花慎重無比的在花店裡為自己挑了一束白玫瑰配白色滿天星花束,可愛的被奶奶抱在懷裡:「可愛又美麗的小姐姐,我想用紅色的帶子綁,麻煩妳了。」

「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小心照顧,晚一點就送到府上去。」店員小姐姐笑看着人小鬼大卻又嘴甜的小花花:「可是你不覺得這花束只有白色很單調的嘛。」

「不會呀!白白的像雪一樣好看,再加上紅色繩子更好看。」

「我的乖孫究竟想做什麽?」奶奶雖然有些體力不支的彎腰將小花花放下,但依舊忍不住好奇的打趣:「這一大早出門又是衣服又是花的…接着下來你還要什麽?」

「戒指!」小花花連想都沒想的便直接脫口而出。

「感情是我的乖孫子已經長大了,有了喜歡的姑娘要求婚呀。」

「對呀!媽媽也說求婚好,我一定會幫奶奶找個好孫媳的。」

小花奶奶似乎並沒有當真地隨口附和着孫子的童言童語:「那走吧!奶奶幫你挑一枚又大又漂亮的戒指。」

「我已經有看上的戒指了。」小花花仰起紅噗噗小臉蛋的挽着奶奶臂膀。

「那麽走吧。」

小花花一路領着奶奶往一家百貨商場走進去,就在小花奶奶一臉納悶的準備開口,電梯門已經叮咚一聲的在眼前敞開,不過這分明只是供孩童們玩樂的遊戲間,哪是什麽金飾店:「你的戒指就在這裡頭嗎?」

「嗯!」小花花開心地拉着奶奶的手走到一處設有十字弓的攤位,不疑有他的指着陳列在禮品櫃最上頭的特獎:「就在那。」

〝超大顆草莓口味鑽戒〞小花奶奶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孫子所說的戒指,心想果然還是孩子心性,但是才剛微微揚起的嘴角,卻在瞧見小花花一臉嚴肅后立刻斂起笑容。

小花奶奶不忍心的看着孫子一付勢在必得,卻又因為力氣太小而屢屢失望的模樣,本想直接花錢跟商家買下來就算了,但是不僅是小花花不願意,店家也明確表明這是用來招攬生意的非賣品。

「放心吧!奶奶,我一定可以靠自己拿到這禮物的。」右手還拿着十字弓的小花花,不想奶奶為自己擔心的大拍胸脯:「等我贏得了這枚戒指就陪奶奶去買金戒指。」

…奶奶一定幫你挑一對漂亮的龍鳳鐲。小花奶奶心疼的泛紅了眼眶:「好!」

「雪雪!快點放開他!」小黑璧怒氣沖沖的急忙衝上前要拉開小雪雪和小白璧。

小巍巍神情納悶的看着眼前一切,最後將目光停留在兩頰塞滿糖糖的小面面:「你一次吃那麽多糖果,分得清楚自己吃到什麽口味嗎?」

…好像不行!已經不能說話的小面面只能誠實地搖了搖頭。

一旁的小白璧雖然沒有像小面面一樣塞滿嘴,但是正專心的吃一顆藏一顆,不一會功夫!他的一隻小口袋已經裝了不少糖果。

還在氣頭上的小雪雪用力一腳踹倒小黑璧,整個向後倒去的他不小心撞倒了準備上前勸架的小巍巍。

小樊樊着急的伸手扶住小巍巍,正左右張望不知道應該找誰幫忙時,小面面已經怒不可遏的一把衝過來,直接伸手扒開小樊樊的咸豬手。

「花花這隻花孔雀今天怎麽沒有來!?」始終將小哼哼護在自己身後的小照照,突然有感而發。

可惜身後的小哼哼並不覺得自己被保護,看着小白璧將糖果一顆顆收進口袋裡,反倒有些埋怨小照照的噘着嘴。

「對!對!找花花…花花在哪裡?」眾人在聽見小照照的話后,急忙一哄而散的找起人來。

「花花今天沒來上課呀。」小柏柏一語便將眾人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火苗,硬生生掐熄。

不一會!眾人有如仰望天神一樣的看着小花花一身白西裝,雙手揣着捧花出現在幼兒園大門口。

「花花,救命呀!」距離門口最近的小勛勛率先開口求助:「雪雪他欺負人。」

「雪雪瘋掉了。」始終不發一語的小慕慕,伸手指向人群中的小雪雪。

「雪雪那麽安靜、那麽乖,怎麽可能會欺負人!一定是你們先欺負他的吧!」小花花完全不理眾人投來的驚悚目光,反而公然護短直接站到小雪雪面前:「今天怎麽這麽熱鬧?」

「既然你去找艾莉,為什麽我不能找高文彥?」小雪雪目光委屈又倔強的冷哼撇過頭去。

「那麽他們兩個…誰是你的高文彥?」小花花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已經和小樊樊吵起來的小面面,旋即瞥向一旁安靜吃起糖果的小白璧。

還沒有心思去想這問題的小雪雪,突然被問傻的呆站在原地:是誰嗎?不行!白璧和面面都太會吃了,如果真當了自己的三妻四妾,以後自己都沒有糖果吃了。

果然!小白璧在心滿意足地吃完糖果后,隨即拍拍屁股的站起身來,目光好奇的直接蹲在小黑璧面前:「乖!黑璧,我回來了。」

小黑璧似乎還在為自己居然敗在小雪雪手中而感到錯愕,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

「這些糖果是我特地留給你的,我們去積木城堡那裡吃吧。」小白璧得意揚揚地向小黑璧展示自己收刮成果。

「糖果?」小黑璧突然恍然大悟的眨了眨雙眼:「這些糖果是給我的?」

「對!剛才面面過來搶走我好多要給你的糖果,我還在想要怎麽搶回糖果,雪雪就送來一大把給我。」小白𤩹始終一臉無害的盈盈微笑。

眾人見援兵已經抵達戰場,於是各個腳底抹油的給蹓了。

「你沒有看到我給你的信信嗎?」小花花見小雪雪還在生氣的遞出手中花束:「這是我為你準備的生日禮物,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什麽事?」雙手捧着大把花束的小雪雪,兩眼緊睜着小花花手裡那個〝超大顆草莓口味鑽戒〞的…糖果:「這是給我的生日禮物嗎?」

「對!」

此時,好不容易終於拉來救兵勤勤園長的小生生,神情錯愕的左瞧瞧右看看,原來紛亂的現場如今只剩下小雪雪和小花花兩人:「人呢?都去哪裡了?」

勤勤園長一見小花花,立刻想要有事交代的開口喚他進自己辦公室裡。

「你等我一下唷,我去去就來。」小花花倉促之間將手中鑽戒揣進小雪雪懷裡,在走過小生生身旁時還不忘交代一聲:「不准你欺負雪雪。」

…誰敢找死呀!小生生不服氣朝小花花背影吐了吐舌頭。

「…」身上糖果已經全給了小白璧和小面面的小雪雪,天人交戰地佇立在原地的瞧着手中糖果。

等到小花花離開辦公室的準備走回小雪雪身邊,只聽見響亮的咔嗞一響。

「說吧!你想說什麽?」小雪雪滿嘴塞着還沒來得及嚥下的糖果支支吾吾。

…沒關係!比起那位大叔的101次,我還有100次。小花花心疼又感慨地眼見自己還來不及求婚就已經被小雪雪嗑進肚子裡的戒指,只能無奈的輕嘆口氣:「我只是想跟你說一聲…生日快樂。」

「雪雪起床啦!」小花花不請自來的右手用力推開房門,二話不說的就往床上跳,全身隔着棉被的用力壓在小雪雪身上:「起床啦!起床啦!」

「嗯…」

小花花直接掀開蒙住小雪雪腦袋瓜的被子,雙手拉着他坐起身來:「雪雪!再不起床我就要把你的飯飯全吃光唷。」

「知道了,我已經醒了!」

就在小雪雪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當會,小花花已經幫他束好長髮並且繫上紅髮帶:「快點起床換衣服和刷牙洗臉,我就只等你三分鐘。」

只是正當小花花雙手插在褲子口袋,吹着口哨轉身走出房間時,小雪雪突然一掃原本還餘留在臉上的睏倦,喜孜孜的悄悄微微揚起嘴角。

如果宇智波一族可以被允許當火影,最有可能的就是他。

在火影忍者中,宇智波一族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無論是斑爺,帶土,止水,鼬,還是佐助,他們都是十分受歡迎的角色。那麼,如果宇智波一族被允許當火影,最有可能的就是帶土(其他人為什麼不能我將在後面講解)宇智波一族帶土能當火影我認為有三點:第一:身份。歷代火影都是代代相傳,彼此之間都有師徒或血緣關係。由此,能當火影的只剩下斑,佐助,帶土(鏡與世無爭,不參与考慮)。帶土作為四代火影的弟子,滿足與火影之間的師徒關係。並且,在宇智波一族中,帶土的親人只剩他的奶奶(後來也去世了),所以帶土是與宇智波一族關係

如果宇智波一族可以被允許當火影,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在火影忍者中,宇智波一族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無論是斑爺,帶土,止水,鼬,還是佐助,他們都是十分受歡迎的角色。那麼,如果宇智波一族被允許當火影,最有可能的就是帶土(其他人為什麼不能我將在後面講解)宇智波一族帶土能當火影我認為有三點:第一:身份。歷代火影都是代代相傳,彼此之間都有師徒或血緣關係。由此,能當火影的只剩下斑,佐助,帶土(鏡與世無爭,不參与考慮)。帶土作為四代火影的弟子,滿足與火影之間的師徒關係。並且,在宇智波一族中,帶土的親人只剩他的奶奶(後來也去世了),所以帶土是與宇智波一族關係宇智波一族,爭權奪利,宇智波帶土,四代火影,坐視不管,吊車尾,純手打,火影忍者,血緣關係,與世無爭,受歡迎,為什麼,喜歡的人,老奶奶,過馬路,卡卡西,自己看,評論區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