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Y水仙文】《餘生還你》颯炸 (第十章)

文:花yu宙    

※純屬腦洞,切勿上升真人。

 

炸炸苦苦熬着,拚命打工賺錢想讓炸媽去檢查。

往後的日子,炸炸身上有時會突然出現莫名其妙的傷口。

打工的老闆很疑惑。

炸炸總是說不小心摔到撞到。

可是,有一回,老闆卻在炸炸臉上看到巴掌印。

「炸炸,你家裡是不是出了什麼事?」老闆很委婉,沒有明說是不是被家暴了?

「沒事的老闆,是我自己走路不穩比較容易摔傷。」

老闆見炸炸不願意多說,他也不好意思再追問。

 

日子一天天過,已經是大四下的炸炸巴不得趕緊畢業,只要熬過這幾個月,他就可以好好的找一份正職的工作,以後的生活會慢慢變好的。

 

但事實總是不如人願,最近的一次,炸媽在發作的時候,抄起桌上的杯子就往炸炸腦袋砸去。

這次炸炸沒有像上次那麼幸運的閃過去,額角被結結實實的砸破,鮮血流了半張臉。

炸炸被劇烈的疼痛侵襲的瞬間人就暈了。

 

半夜炸炸醒的時候是在自己床上,頭上的傷已經被包紮好,炸媽坐在床邊哭到泣不成聲。

「炸炸…是不是…是不是媽傷了你。」

「媽其實…知道的…媽病了。」

炸媽隱隱約約知道自己不對勁,這段時間她常常感覺到自己精神很恍惚,好些事都記不清。

她很害怕,怕自己是不是對炸炸做了什麼,有時候她看到炸炸身上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傷,她都覺得是不是她弄的。

隱忍着不敢說是不想炸炸煩心也不想讓家裡又多支出其他費用。

炸炸的負擔已經很大了,她那一點做家庭手工賺的錢,貼補不了什麼,炸媽不想再拖累他。

但是,她覺得她好像越來越嚴重了。

 

當她清醒的時候,看到炸炸滿頭是血的昏在地上,炸媽嚇得一顆心顫抖個不停,還好炸炸還有氣息,炸媽奮力拖起他,在安置好他后,心疼的邊哭着包紮他頭上的傷。

「媽,我沒事…」炸炸安撫着母親。

「是媽做的對嗎。」

炸炸不作聲,他不知道跟怎麼跟自己母親說她精神出了狀況。

 

「炸炸,你把媽送走好不好?」

炸炸嚇了一跳。

「媽!我會照顧妳的,你生病了,我應該要照顧妳,而不是把妳送走。」

「可是媽會傷害你,炸炸,你聽媽的,你把我送走,隨便送哪裡去都可以,媽不想傷害你,剛剛媽好怕,怕你醒不過來。」炸媽哭著,她已經失去丈夫了,她不能再失去兒子。

 

炸炸安撫著母親。

「媽,我們去看醫生吧。」

炸炸最後還是帶了炸媽去了醫院。

 

也許上天還是眷顧炸炸的,他們遇到了很好的醫生,他叫西藍,一個本該是在大城市大醫院做的風聲水起的大醫生,卻來到這個小城市,待在這小醫院看診。

 

當西藍問起炸媽是不是曾經遭受過巨大打擊時,炸炸也只是說他以前曾經被綁架過,父親為了救他在那次綁架中去世,家裡也因為這樣沒了,這件事對炸媽的打擊很大,這是炸媽的病因。

炸炸沒敢說到颯颯,颯颯的名字,在炸媽心裏,幾乎就是個禁忌。

 

炸媽的病,是遭受到嚴重打擊之後的一種精神創傷。

西藍醫生建議,家裡有關炸父的東西最好都不要讓炸媽看到,很容易導起炸媽的情緒。

但最關鍵的是炸炸,炸炸是綁架里的生還者,在炸媽心裏是炸父用命換來的,炸炸整個人一出現在炸媽面前就等於時時刻刻在告訴她,她的丈夫是怎麼死的。

炸炸就像是她的一個無預警的病引,明明知道不是炸炸的錯,但只要炸炸在她眼前,她就很可能隨時失控發作。

所以基本上只要不接觸到炸炸,炸媽心神其實是與常人無異。

西藍真心建議炸炸最好不要待在炸媽身邊,若是一直待在炸媽身邊,明確的說,炸媽好不了。

 

可炸媽只剩炸炸了,她心裏一點都不想跟兒子分開,又怕傷了兒子。

炸媽就算一個人待在家,那家至少在炸媽心裏是個安定之所。

她可以安心的一個人在家待一整天,因為這個家還有兒子會回來,她期盼著在每天的夜裡,安心的看兒子歸家,幫兒子熱飯熱菜,噓寒問暖。

 

炸炸也不可能不照顧自己的母親,他不願意母親去陌生的環境里孤獨害怕的待著。

現在既然已經開始吃藥了,也許病情會穩定下來也說不定,沒必要到母子不相見的地步。

相依為命的這幾年下來,炸炸知道自己母親心裏已經十分依賴著他。

所以在他的堅持下,炸媽這一次沒什麼堅持的就被說服了。

於是這件事就這麼僵持不下,西藍最後也只能交代炸媽一定要固定吃藥跟回診。

 

西藍看著炸炸瘦瘦弱弱的,卻還是堅持要給母親安定感,也很體諒炸炸的處境,在知道炸炸半工半讀的維持生計照顧母親后,每次診療都給了炸炸很多的便利。

甚至跟炸炸說他不收他診療費。

可炸炸不想積欠太多人情,他雖然很感謝醫生的幫忙,可是也不想白白受惠。

炸炸還是堅持付每周的醫藥費。

 

於是為了省出醫藥費,早上母親做的早餐他避不過,出門後上課到中午就一片吐司配白水解決,晚上打工后回家也會騙母親說在外吃了讓母親別準備他的份。

一段時間下來把炸炸瘦的不行。

 

每次炸炸帶著炸媽回診,西藍就會發現,炸炸又瘦了點。

這小人兒,日子雖然過的辛苦,好看的小臉依舊透著堅強,也讓西藍越來越心疼。

之後西藍總是打著順路探望的名義,在下班后帶些吃的喝的去炸炸家,美其名曰:看病人。

炸炸怎麼會不明白,總是會在事後不好意思的跟他說,不用這樣的。

炸炸隱隱約約的拒絕,讓西藍想對炸炸好,卻總是力不從心。

 

有一天,西藍終於忍不住,問了他。

「炸炸,有沒有想過,找個人照顧你。」

炸炸搖了搖頭,小臉突然露出了一副似喜又悲的笑,對著西藍說。

 

「我心裏已經有人了。」

 

 

【崩壞·后崩壞書同人】八年後的再會。(一)

漆黑的夜空被抹上了不祥的猩紅色,空氣中瀰漫著的濃煙以及氣味讓人一天美好的心情再見到這種種場景後邊完全消失殆盡…而隨處可見的怪物更是讓這座不知道經歷了什麼的城市變得更加恐怖驚悚,偶爾落在房頂上的烏鴉便是周圍能見到的唯一生物,除此之外別無他物。這是崩壞結束后的第八年,雖說已經結束可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需要人們去處理的東西…比如這做名為“聖方丹”的城市便是其中之一,以前還是繁榮昌盛的這個地方,如今因為某種原因變成了怪物遊盪在街上,死寂一片的孤城…而在這個破敗不堪的城市還是有那麼幾個人在此執行他們必須

【崩壞·后崩壞書同人】八年後的再會。(一)漆黑的夜空被抹上了不祥的猩紅色,空氣中瀰漫著的濃煙以及氣味讓人一天美好的心情再見到這種種場景後邊完全消失殆盡…而隨處可見的怪物更是讓這座不知道經歷了什麼的城市變得更加恐怖驚悚,偶爾落在房頂上的烏鴉便是周圍能見到的唯一生物,除此之外別無他物。這是崩壞結束后的第八年,雖說已經結束可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需要人們去處理的東西…比如這做名為“聖方丹”的城市便是其中之一,以前還是繁榮昌盛的這個地方,如今因為某種原因變成了怪物遊盪在街上,死寂一片的孤城…而在這個破敗不堪的城市還是有那麼幾個人在此執行他們必須卡蘿爾,恐怖驚悚,別無他物,實戰訓練,拔刀斬,聖芙蕾雅學院,有好東西,兩個人,魔術師,太酷了,通訊錄,回來了,不知道,有什麼,一個人,那個人,一瞬間,琪亞娜,時間停止,情不自禁,我的名字,笑而不語,我無所謂,來路不明,好久不見,猩紅色,我們倆,鬼地方,穿透力,為什麼,我相信,忍不住,在此刻,自己想,怎麼說,小女孩,一點都沒有,很多很多,休伯利安,放在眼裡,自言自語,與眾不同,不出所料,什麼情況,初次見面,我的朋友,歡迎回來,不敢相信,突如其來,看什麼看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