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后崩壞書同人】八年後的再會。(一)

漆黑的夜空被抹上了不祥的猩紅色,空氣中瀰漫著的濃煙以及氣味讓人一天美好的心情再見到這種種場景後邊完全消失殆盡…而隨處可見的怪物更是讓這座不知道經歷了什麼的城市變得更加恐怖驚悚,偶爾落在房頂上的烏鴉便是周圍能見到的唯一生物,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這是崩壞結束后的第八年,雖說已經結束可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很多需要人們去處理的東西…比如這做名為“聖方丹”的城市便是其中之一,以前還是繁榮昌盛的這個地方,如今因為某種原因變成了怪物遊盪在街上,死寂一片的孤城…

而在這個破敗不堪的城市還是有那麼幾個人在此執行他們必須要完成的任務…

“卡蘿爾,我們兩個人背着隊長這麼偷偷摸摸的跑出來真的好嗎?”

“誒~有什麼不好的?天天呆在據點你就不覺得無聊嗎?偶爾出來找點樂子也不是不行嘛。”

“可如果隊長問起來怎麼辦?”

“放心吧,理由我已經提前找好了,相信像隊長那樣的人肯定會放我們一馬的。”

在街道之間穿梭着的兩個人影,女生叫做卡蘿爾,跟在她一邊背後背着一把大劍的男生叫做倫茨(這個男的就是后崩壞書的男主,自創的名字,別無他意,單純只是為了好聽還有容易辨別。),而他們兩人口中的隊長,就不用多做介紹了,懂得都懂。

“快看那邊,好像發生了很有趣的事情,我們去湊個熱鬧吧。”卡蘿爾看到遠處一處大坑邊緣散發出了暗紅色的光芒,一下子便被吸引住了。

“小心點…這個地方我們倆可沒來過。”

可倫茨的直覺告訴他,那個地方…很危險,非常的危險…哪怕是站在幾十米開外便感覺到了那邊的力量波動,那股力量,是他們兩人都無法觸及的。

“怕什麼,這個地方多半就我們兩個會說話的,其他都那些丑啦吧唧的怪物,隨便應付一下不就好了嗎,也算是當做一個小小的實戰訓練嘛。”說著,卡蘿爾加快了步伐往那邊閃爍着光芒的大坑跑去了。

“嘖…”見到勸說無解的倫茨,為了卡蘿爾的安全着想也跟了上去,雖然他並不想這麼做。

 ………

而此時的大坑內部,數不清的怪物圍住了處在它們中間的一個人…仔細看的話,那個人的外貌很像…不是很像,那個被包圍的人就是以前休伯利安的艦長,奧托的好基友(劃掉)涼楓。

“**,不就是路過這個鬼地方嗎…怎麼攤上這事了,奧托那老傢伙也真是…沒跟我說崩壞結束后的世界變得更加糟糕了。”涼楓站在怪物堆的中間咬着牙齒不把那些玩意放在眼裡,自言自語道。

把涼楓包圍着的那些東西,都是有低級怪物“愚者”以及“魔術師”組成的,雖說是低級怪物可當他們集合起來的時候還是可以把一些精英小隊給全數殲滅的,更何況現在這個規模是屬於前所未見的。

就在涼楓還在發牢騷的時候,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與眾不同的怪物大吼了一聲,就像是發號指令一樣,僅僅是在幾秒鐘的時間內那些“愚者”和“魔術師”便開始動了起來,開始向涼楓發起進攻。

“嘁…”

涼楓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着那些怪物朝着他發起攻擊,手中那把閃着銀白色利光的刀刃被涼楓拿到了面前…

彷彿時間停止了一樣,涼楓在短短的一瞬間雙腿距離拉開,彎下了腰做出了拔刀斬的姿勢…爪子距離涼楓僅有幾毫米的時候,只見涼楓眼睛閃過了紅光頃刻間刀刃已經被她從腰間拔出,無數道以他為中心擁有極強穿透力的白色劍氣向周圍無差別的發出,劍氣所碰之處均留下了平整光滑的痕迹,那些怪物們也不例外…全部都被涼楓剛才的反擊切成了兩半。

“呼…看起來已經在崩壞期間的那些招式八年之後還能稍微在拿出來玩玩,不虧。”

涼楓甩了一下刀刃,把上面的灰塵給甩了出去,隨後那把刀慢慢的從他手中變成了銀色的粒子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哇!倫茨你剛剛看到沒有!那個人,那個人!嗚哇,一瞬間就把那麼多的怪物給解決掉了,真的太酷了!”

“我看到了…這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出來的事情…”

剛好趕到這裏的卡蘿爾和倫茨不出所料的看到了涼楓的裝逼現場,卡蘿爾那副犯花痴的樣子以及倫茨額頭冒出冷汗和不知什麼時候握成了拳頭的手,已經可以充分的說明涼楓剛才的攻擊是有多麼的恐怖無解。

就在兩人還在感嘆的時候,涼楓聽到了他們的聲音緩緩的轉過了身子…

不知道是不是壓迫力的原因,倫茨在與涼楓視線對上的瞬間,手情不自禁的放到了背後的大劍上,做出了戰鬥的姿態。

“喂,你干什麼!”卡蘿爾看到倫茨這樣子后,立馬用手把放在他劍柄上的手給拍了下去。

“這個人很危險…我沒有在開玩笑。”倫茨皺着眉頭,露出了些許恐懼的面容,身體也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你在說什麼傻話,如果真有危險我們兩個已經像那些怪物一樣了。”卡蘿爾指了指周圍涼楓的傑作,說道。

“可…”

“行了行了,我們趕緊過去問問什麼情況吧。”

說罷,卡蘿爾便拉着倫茨的手跳入了大坑裡面,朝着涼楓走去。

“你們是?”涼楓看到來人後,疑惑的歪了歪頭,順便也把剛剛散發在他周圍的氣息給收了回去,畢竟這種地方能見到活人已經很好了,他可不想把這兩人給嚇跑。

“你好,我的名字叫做卡蘿爾,這位是我的夥伴也算是…我的前輩,叫做倫茨。”卡蘿爾按着倫茨的頭給涼楓鞠了一個躬。

“你們好,我叫做涼楓。”涼楓的臉上也跟着掛上了笑容向著他們伸出了手。

“涼楓,初次見面,很高興認識你。”卡蘿爾禮貌的伸出了手握住了涼楓的手。

“小心點…”倫茨在一邊沒好氣的對卡蘿爾說道。

“額,我的朋友警戒心有點大,不用放在心上。”卡蘿爾尷尬的把手放到後腦,苦笑着。

涼楓笑而不語,只是點了點頭作為回應。

“話說回來,涼楓…額,我可以這麼稱呼你嗎?”一向大大咧咧的卡蘿爾在此時開始糾結起來了對涼楓的稱呼。

“不用這麼拘謹,你想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我無所謂的。“看到卡蘿爾的樣子,涼楓急忙的回應着。

“好,那…涼楓,你為什麼回來這個地方,難不成…你也是天命派過來的?”口無遮攔的卡蘿爾一下子就把“天命”兩個字給說了出來。

“啊…天命啊,我不是天命派過來的人…我只是受一個人的委託才來這個地方的。”說白了就是奧托跑去涼楓度假的地方,把他騙過來了。

涼楓聽奧托說過,如今的他已經不在是天命的主教了,現在天命的主教已經換成了聖芙蕾雅學院的院長,德莉莎。

“哦,這樣啊…那現在你有什麼打算嗎?”卡蘿爾繼續問道。

“打算?暫時還沒有,因為我對這裏不是很熟悉。”涼楓無奈的擺了擺手說道。

“那不介意到我們據點去坐一坐吧?我相信隊長一定會對你感興趣的。”卡蘿爾笑着說。

而在一邊的倫茨在聽到卡蘿爾這麼說后,也終於是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了卡蘿爾的頭上,惡狠狠的盯着她。

“你干什麼!”

“我干什麼?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你對一個來路不明的人這麼親切干什麼?你忘記了隊長跟我們交代過的事情了嗎?”倫茨叉着腰化身成為了一個前輩該有的樣子,教訓起了卡蘿爾。

“有什麼嘛!你看看涼楓,多好的一個人啊,根本不像是壞人。”

突然被點名的涼楓感覺到有些意外,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比剛才更加明顯了,這是健康的證明。

叮叮。

就在兩人還在吵架的時候,倫茨口袋裡的通訊錄響了起來,把它拿出來一看上面赫然寫着“芽衣隊長”兩個字,這讓本來還在拌嘴的他們一下子慌了起來,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接不接?”

“不接找死啊?肯定是接啊,到時候你主動認錯就好了,這樣懲罰可能會輕點。”

倫茨趁涼楓沒有注意的時候把卡蘿爾拉到了一邊,用他那顫抖的手把通訊錄給接通了。

“你們兩個…又偷偷跑出去!”

剛接通,兩人便聽到了芽衣那憤怒的吼叫。

“抱歉啊,芽衣隊長…我們只是因為老是呆在據點太無聊了,想出來找點樂子。”卡蘿爾之前說過的“應對方案”便是在芽衣的面前賣乖。

“誒…我真的是,怎麼會教出來你們這兩個人,多的不說趕緊給我回來,懲罰的事情等你們回來再好好合計合計。”芽衣嘆了一口氣,對她的這兩個成員一點辦法都沒有,該說不說哪怕是過了八年,芽衣這種性格還是一點都沒有改。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還有一個請求,可以請芽衣隊長聽一聽嗎?”卡蘿爾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什麼?”

“我們這裏見到了一個看起來非常厲害的人,而且也不是什麼壞人…我就想着能不能把他帶回據點,給您認識認識。”

“誰?”

“那個…我給您看看。”

說著卡蘿爾便把通訊錄的屏幕朝着涼楓那邊放了過去。

雖然看到的僅僅是背影,可是芽衣又怎麼可能會忘記這個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感覺呢?在看到涼楓背影的一瞬間,芽衣立馬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驚訝,驚喜,開心,全部都在此刻交匯到了一起,淚水也已經在眼眶裏面打轉,剛才一副威嚴的樣子也早已消失不見。

“咳咳…把他帶回來吧。”芽衣強裝鎮定,轉過了身背對着卡蘿爾說道。

“隊長,您沒事吧?”

“沒事…”芽衣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喜悅之情帶着嘴角揚起了幾分幅度。

“那我們掛了哦?”

“嗯。”

卡蘿爾掛掉了通訊錄之後,重新回到了涼楓對身邊對他說道:“我們隊長說可以把你帶到我們的據點,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否和我們一起回去?”

“樂意至極。”

在得知八年未見的涼楓要來到這裏的時候,在據點早已等候多時的芽衣心情肯定是激動的,好幾次對着鏡子整理自己的妝容,讓她保持在最完美的樣子來迎接涼楓,畢竟…已經整整八年,八年沒有見過了。

“我們回來啦!”

伴隨着卡蘿爾的聲音從門外響起之後,芽衣慌忙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隨後一路小跑跑了出去,想要快點見到他…那個自己想念了八年的他。

“歡迎回來…”

“是啊我們…”

”艦長…”

以為是出來迎接除了涼楓以外兩人的卡蘿爾在聽到“艦長”兩個字以後也愣在了原地…本來的笑容也慢慢的消失了。

“好久不見,芽衣。”

“真的…真的是你嗎?”

芽衣依舊是不敢相信這已經發生了的一切,緩慢的來到了涼楓的面前,伸出手…

“是真的…是真的…艦長,你真的回來了…”

感受到手心溫度的芽衣,一下子忍不住也不顧其他兩位的感受直接抱住了涼楓,把臉埋在他的胸口上哭了起來,這一哭已經忍了足足八年…從八年前涼楓一聲不吭走掉的生氣到八年後又突如其來出現在她面前的喜悅,在這一刻全部都宣洩了出來,剛才所做的一切全部變成了無用功。

“看什麼看,趕緊走啦。”

卡蘿爾也知道這種時候的時間應該留給他們兩個人,便強硬的拉着倫茨離開了這裏,殊不知…倫茨的臉上已經浮現出了幾分難以捉摸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自己心愛的東西被別人搶走了一樣?

“我回來了,芽衣。”涼楓也抱住了芽衣的後背,任由她的淚水浸濕自己的衣物,他也沒想過掙扎…再怎麼說這也是他自己的錯。

哭過之後,芽衣依依不舍的把頭從涼楓懷裡離開了,擦掉臉上殘留的淚水以後重新回到了八年前那副還是小女孩的樣子…怎麼說呢,涼楓還是有點懷念這樣子的芽衣的,畢竟八年了嘛。

“想不到,八年時間你的變化這麼大(各種意義上),而且還是兩名學生的老師,說實話我都有點羡慕了。”涼楓用手指幫芽衣抹掉了那剩下的一點點淚水。

“這也是多虧艦長了,如果沒有您以前的教誨,我也沒有本事出來教學生啊。”芽衣謙虛的說道,臉上的緋紅變得異常明顯,手指也都互相抵在了一起。

“話說回來,琪亞娜她們怎麼樣了?我記得之前…我把她和西琳都一起帶回來了吧?”看到孤身一人的芽衣,涼楓好奇的問道。

“艦長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我,為什麼剛開口就問琪亞娜她們在哪裡呢?”芽衣鼓着臉,雙手抱胸沒好氣的說。

“啊,我只是好奇,平時你們兩個都是粘在一起的,現在居然只看到你一個。”涼楓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后,馬上找了一個借口掩蓋過去。

“這樣啊…琪亞娜她們現在都在外面執行任務,大概過幾個小時就會回來了。”芽衣看了看走廊上的時鐘,算了一下時間。

“這樣啊,那行吧。”涼楓本來懸着的心也放了下去,幸好他沒在的八年沒有發生什麼不妙的事情。

“艦長。“

“怎麼…唔…”

眨眼間,涼楓感覺到自己的嘴唇被什麼柔軟的東西給堵住了…

唇分…

“這是八年後的第一次,這一次我不會像以前一樣就這麼在一邊看着了。”芽衣雙手握拳,堅定的注視着涼楓的臉。

嘛,涼楓早就已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也見怪不怪了,想當年他可沒少被別人這麼做過…

“還有…再次歡迎您的回來,艦長。”芽衣慢慢退後面對着涼楓,張開了雙臂,眯着眼睛笑着說道。

涼楓笑而不語,投入了芽衣的懷抱之中…

                                                      (未完待續)

圖片侵刪

催更+批話扣扣群979997253,群里有好東西。聽說三連+關注的人都出了自己想要的幹員哦~

為什麼《金剛經》有加持力?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為什麼《金剛經》有加持力?點擊進入查看全文>金剛經,不可思議,阿彌陀佛,為什麼,HTTPS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