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動畫復刻】乘風歸來·永恩(一)

   

碧藍的天穹在此刻是介乎於紅與黃之間的淡粉,或許是由於山巔的頂峰,擁有粉色枝恭弘=叶 恭弘的巨樹向天空延伸腰肢,那些高可接天的石山,就像柄柄長短不一的利劍直插雲霄。

不負好時光!

  這一幕極美,但一道刺耳的驚雷震撼了這幅美景,將其撕的粉碎!

  烏雲夾帶着數以千噸的雨水橫推過來,吞下整片散發著迷幻色彩的天空,雨順勢而下,揭露了這片大地的真實——幻美的山景之下,是枯草遍地的戰場,冷風從遍體鱗傷的戰斧中吹過,從頂部具有駭人傷痕的頭盔中吹過,嗚咽着、悲戚地訴說著戰爭年代的無奈,又或是對命運的血與淚!

  

  一道極快的步伐像飛燕那般掠過這些無名的屍骨,他沉重的喘息着——這是在逃命的路上,他剛剛才遇到追捕他的隊伍,展開了一場廝殺,留下了滿地的屍骸。

  他別無它選,追殺永不休止,唯有死亡能夠暫且終結這一切……

  他的腳步卻突然急停,彷彿遇見猛虎的雄獅一般,可他的眼前只有凄涼的冷雨和滿目的頹然。

  他是拜在劍術大師素馬長老門下的亞索,劍術精湛,鷹眼銳利,雙耳聽聞最多的便是劍身上發出的鳴響,他輕而易舉地聽見了劍刃斬開雨珠的聲音。

  這代表,新的追擊者來了!

  那人的速度很快,和他不分上下,想必也是追趕他的殺手,要以大義之名將他斬於劍下!

  所有追捕他的人都以弒師之名妄想取走他的性命,他是無所畏懼的戰士,更別說區區的死亡,但他不會為欲加之罪而束手伏法……他回去的時候,師傅已經死了,腰部駭人的傷痕依舊是他每晚的噩夢……

  真是可笑啊……往日的手足竟然在今日與他揮刀相向,化身捕殺他的獵人!而更令他驚愕的是——那人竟是自己的哥哥——永恩!

  為什麼沒人相信我?就連自己的哥哥也是!

  曾幾何時,田間金黃色的麥穗隨着和煦的晚風蕩漾,他們一齊拜入素馬長老門下,端持着長劍一筆一劃地操練,刀劍的切磋之中,除了跳動的好勝心,也流露着兄弟之間的溫情……但……一切只是往昔晚風下的麥穗,輕輕一揮手就散了,留下的只有今日刺骨的冷雨……

  哥哥……會相信素馬長老……不是被我殺死的嗎?

  不……不會,他黯淡的聲音已然揭露了殘酷的真相,他們是為戰爭而生,而錘鍊千百遍的利刃,他們應該在戰爭這個絞肉機里大放異彩……可他莫名的想要逃離……逃離那些所謂的功勛與榮耀……因為他在浪人的旅途中明白,無論從屍骸與廢墟中爬出來的東西到底有多麼璀璨耀眼,終歸是罪孽罷了!

  永恩藉助蹬地反衝的力量加速,俯身低掠過那些飛速後退野草,手持雙刀斬向半蹲握劍的亞索。

  這一擊聲勢磅礴,但壓縮看來也只是徒有其表。他們共同拜在素馬長老門下,雖然所學劍術不同,一為劍技之巔,一為御風之道,可長久的切磋中他們早已清楚對方劍術的十之八九,絕命之擊斷不會如此潦草,何況永恩的雙刀也只拔出一把。

  亞索很自然地抽劍抵擋,永恩飛速躍進的刀刃就被硬生生遏止在原地。兩人雖然未用全力,但施加在劍刃上的力氣已達千斤之重,從劍身透出的巨力把落下的雨水震成了碎片,外散出的強大氣勁更是瞬間清空兩人周身三米的雨水,壓彎了昂首的野草,而那些被排開的雨水則在巨力的擠壓之下形成了一個蒼白的雨球將兩人籠罩了起來。

  雨球崩碎,兩人迅速後撤分開,永恩滿臉胡茬,平常看去十分頹廢,但雙眉一壓,卻被冷雨打磨的冷硬異常,連帶他的話語:“你罪無可恕,亞索!”

  亞索睜開了凝神的雙目,伴隨兄長抽出腰間的另一把長刀時,他感受到了兄長的決意,握住劍柄的手更緊了。

  他知道兄長從抽刀那刻開始,就絕不可能更改自己的想法,可他還是想試一試,他不希望有人會永遠倒在這片滂沱的大雨之中!

  “永恩,你回去吧!”

  “你令我們名譽掃地,你曾經立誓要守護她!”

  “你也曾立誓要守護這片土地,”亞索起身收起了戒備式,他覺得或許還有機會,“好好看看四周……哥哥,你所謂的名譽,令大地生靈塗炭!”

  “拋下名譽便只剩苟且!”

  永恩忽然消失在原地,下一次出現在雨中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亞索身邊,他幾乎在剎那就突破了兩者之間十餘米的距離,揮刀砍向亞索的時候,也將亞索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斬的支離破碎!

  永恩的劍技經過前線戰場的磨鍊更為爐火純青,亞索在對方步步緊逼的攻勢下難以呼吸,甚至來不及抽劍抵擋,只能狼狽的閃躲後退。

  天空中的烏雲發出轟隆巨響,叉形閃電也在雲層中頻頻驚醒,亞索望着躍滯空中、交叉雙刀奔馳而下的永恩,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這一擊實在來的太過突然,他只能隨意從附近的斷壁殘垣中拔出了一把飽受摧殘的軍刀匆忙抵擋。

  咔!

  不出所料,刀,斷了。

  永恩的雙刀和他的劍都是經過名師鍛造的寶物,削鐵如泥,吹毛斷髮,絕不是一柄制式武器能夠比擬的,更何況這柄軍刀早已伴隨它的主人長眠地下已久,縱然曾經飽飲敵血,不可一世,如今終究壯士暮年,難以抵擋那股滔天銳氣。

  伴隨永恩雙刀落下的還有一抹細微的血色,那是亞索鼻尖溢出的鮮血。雖然永恩的雙刀並沒有砍中亞索,但刀刃溢出的氣勁卻確實傷到了他!

    

不負好時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永恩的雙刀從地面斜掠過來就像是低飛的燕,靈敏且迅疾!

  但亞索並沒有感受到剛剛的那股窒息,剛剛的那一刀原本可以置他於死地,但永恩失誤了,給他創造出了大好的反擊機會!

  他以急速抽出腰間的劍,並同時調動周身的的風,用以迎接從地面斜掠過來的雙刀。

  在最後一刻,雙刀刀尖上的寒芒幾乎就要刺穿他的眼眸之際,亞索頂開劍格,拔刀,迎擊,一套動作行雲流水,遲來的劍刃終於擋住了永恩的攻勢,刃與刃在碰撞之間淬出燦爛的火花,仿若天穹上橫掛的銀河。

  

不負好時光

  永恩雙刀用力,刀刃眼看就要觸碰亞索的頭顱,他卻突然感覺到周身的氣匆忙了起來,正以急速流動,耳邊隱隱傳來狂風的呼嘯聲!

  御風劍術!

亞索揮劍彈開永恩,巨大的氣流在那刻拔地而起,恍若潛龍出海,雨水被強大的氣勁擠壓成素白的風暴,一同向永恩撞去,就連四周溢出的氣浪也瞬息之內吞沒了周遭的雨水,形成了一個十米左右的無雨帶!

  嘩!

  凝滯過後,天空上落下的雨水愈漸滂沱,幾秒之內,亞索就看不清三米之外的景物,更別說是永恩的蹤跡了,但他弓步半蹲,橫舉長刀,彷彿與雨水融為一體,靜默地看着朦朧的雨霧,如臨大敵。

  他聽見了永恩落下的腳步,依舊是那麼風輕雲淡!

  

  

  

  

  

  

  

  

  

  

  

  

  

  

  

  

  

  

  

【EXO邊伯賢病嬌】為什麼哥哥不可以③(搶婚車)

本來以為時間會過得很慢,沒想到當所有的事項一項項被劃去的時候,婚禮就快要到來了。看着手機上的日曆,明天,就是結婚的日子了。其實很期待,但是又有些害怕。她真的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步入婚姻的殿堂,本來還以為自己的自由時間還有很多,但其實嫁給朴燦烈真的很好。只是邊伯賢……她真的沒想到自己那麼快就跟他徹底說再見了,其實本來也是沒有結果的,那她到底在奢求什麼呢?自己在準備婚事的這段時間里,他一句話都沒有說過。搖了搖頭,把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拋到腦後,為什麼現在就去想那些事情了。坐在準備室里的時候,邊安夏看着

【EXO邊伯賢病嬌】為什麼哥哥不可以③(搶婚車)本來以為時間會過得很慢,沒想到當所有的事項一項項被劃去的時候,婚禮就快要到來了。看着手機上的日曆,明天,就是結婚的日子了。其實很期待,但是又有些害怕。她真的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步入婚姻的殿堂,本來還以為自己的自由時間還有很多,但其實嫁給朴燦烈真的很好。只是邊伯賢……她真的沒想到自己那麼快就跟他徹底說再見了,其實本來也是沒有結果的,那她到底在奢求什麼呢?自己在準備婚事的這段時間里,他一句話都沒有說過。搖了搖頭,把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拋到腦後,為什麼現在就去想那些事情了。坐在準備室里的時候,邊安夏看着在床邊上,邊伯賢,洞房花燭夜,朴燦烈,我們結婚吧,不可能,準備好了嗎,沒想到,一句話,低血糖,不想睡,搖了搖頭,奇奇怪怪,不敢相信,喜歡的人,最愛的人,再見了,為什麼,那些事,走出去,直直地,一個人,是我的,嫁給我,第一次,做不了,為了你,我願意,就這樣,不知道,心跳聲,呼吸聲,有什麼,哭唧唧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