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氏傳·安定》

  妹妹身上的鐵殼逐漸剝落,墨綠膚色隱淡。

  可以和我對視、交談、握手,但雙腿還是銅色。

  閉店后,我會帶着刀片回到醫院,幫她刮腿上的銅皮。

  但凡她皺一下眉頭、翹一下嘴角,我都立刻收手,換另一處。

  颳了有一個月,銅粉都裝了好幾大袋,保潔阿姨甚至提得發怒。

  閑得無聊,我甚至用密封膠盒裝了一點,因為它亮晶晶的,很好看,想做個裝飾品。

  妹妹只剩幾支腳趾不能動彈,穿上鞋陪我出去走動、幫忙照顧姐姐。

  我不在病房時,全靠她辛苦。

  姐姐的病情不容樂觀,入院幾個月了,還是沒有絲毫清醒的跡象。

  她總是尖叫,打翻護士手中的藥品,攻擊護士。

  護士都是年輕小姑娘,都被她嚇到了,沒有人敢來換藥,只能由我們動手。

  有次換藥我不在,妹妹獨自安撫姐姐的情緒,被突然坐起來的姐姐咬了一口。

  那塊傷疤,至今還留在妹妹肩頭,我真後悔當時沒多等幾分鐘。

  妹妹長期留守病房,藥費由我一人承擔,終究不是事。

  我已心力交瘁,掙錢的同時,還要給姐姐守夜,實在有點吃不消。

  於是,我問妹妹,她願不願意出去打工,想開什麼樣的店子。

  妹妹一口答應,說蛋糕店,其它什麼也不滿意,我說什麼她也不換。

  無奈,我只好將舊店面翻修,送給她做生意。

  一排灰撲撲的房子里,突然冒出一棟粉嫩嫩的小樓,實在是格格不入。

  也正是因此,她的小店才格外引人注目。

  路過之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會忍不住進去看一眼,總會有人買蛋糕。

  妹妹烤蛋糕的手藝很紮實,只是缺少花樣,在學了裝飾之後,便名聲大振,所有人都來她店買。

  垄斷了全城的蛋糕生意,害其它店主失業,自然會引起嫉恨,店鋪屢遭打砸,不讓妹妹做生意。

  亂象在半月後戛然而止,據妹妹說,是一群乞丐守在店旁,一次次轟走鬧事的人,鎮住場之後卻再也沒出現。

  有的店主識趣,找妹妹加盟、學藝,在附近城鎮開起同名店,生意同樣紅火。

  這自然斷了別人財路,但也怪不得他們。

  畢竟技不如人,就只能學習或認輸,看倒閉者自己的選擇。

  小日子穩當下來,錢也夠花,我再也不需要提心吊膽。

  閑時,在店外空地、在病床床邊,我看着來往的風景,好生愜意。

  姐姐用藥也在減少,甚至可以脫離藥物。

  昂貴的葯價在此時看來,也就微不足道了。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