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姬絕唱xd,劃過天空的銀翼,七

第七章夢碎(三)

     在事件開始前,黎明還在緩緩升起,按照Nexus所說的,它利用了不少時間去探明黑暗意識的所在,而就在昨天,它找到了,而響此刻就正在前往,而當她到達時,她不僅感嘆對方貌似真的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的樣子。

位於郊外的城堡,是的,很顯眼,同時也很巨大,此刻大門還敞開着,“這是沒把我放在眼裡的意思嗎?話說,在克麗絲的記憶里竟然有着這麼一座城堡…………….”或許對克麗絲來說這裏很重要吧。只是真的沒打算把我放在眼裡還是說…………(就是那座在無印中被炸掉的。)

沒有多想,響向這座城堡走去,剛剛踏進城堡,她就聽到了Nexus的提示。

小心!!!

當反應過來時,腳下的地板如同被撕裂一般的出現裂痕,巨大的空洞憑空出現,響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往下掉…………

而當響站穩后,她眼前的景色已經變成了在燃燒着的戰場,而在地上躺着的是無數屍體。

“這是……….”

Nexus回應道,克麗絲,這位女孩內心的最深處,我們確實來到了,雖然是黑暗意識邀請過來的……..事不宜遲,響,先找到那孩子吧。

時間回到現在,在響找到克麗絲時,她雖然看出了克麗絲心中的迷茫,很遺憾的是沒法多聊了,因為同時找到她的還有noise們………..

     沒有留手的打算,響一上來就使出了風暴拳,大招清兵……….但是面對源源不斷涌過來的noise,而響依舊使用着風暴拳攻擊着。隨後,巨大的精神負荷使她不得不停止這招好用但是消耗巨大的招式,轉而使用起格鬥術

而隨着時間的推移,她體力開始不支了,“說好的精神世界隨便亂搞呢。Nexus你坑我。”

我可沒有跟你講過能夠隨便把風暴當成平A攻擊。

“……………嗯,好吧,跑路了,打不過,走了。”沉默一會,她發現,這鍋,她確實得背。所以,跑吧。

本想拉起站在一旁的克麗絲,但是,克麗絲她甩開了抓向自己的手。

“夠了,已經夠了…………已經可以了,就讓我這樣結束掉吧,在這裏安穩的睡下去,我的人生已經一團糟了,已經夠了……..”語氣中帶着痛苦,現在的她很疲憊,只想休息。

失去后的痛苦,如果自己不曾擁有過,那麼儘力的去爭取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如果曾經擁有過,在體會過後,這種幸福又誰能捨棄,哪怕是虛假的也好。

而這樣的幸福一旦被人用極其暴力的方式撕裂,那麼結果顯然就是想讓當事人墜入地獄。

是的,哪怕是虛假的也罷,至少能讓我安穩的沉睡下去,在這個如同地獄一般的現實世界,根本就不存在屬於我的救贖……….

“…………..嗯,果然,我才不想聽你說這些呢…………”說著,直接雙手伸出,抱住了她的腰,直接扛起。

“唉嗯!?喂,你在干什麼,放我下了來,你瘋了嗎!?”克麗絲被響直接扛在了肩上,然後她開始了逃跑,克麗絲顯然是被這一舉動給嚇到了,這傢伙是怎麼想的啊,瘋子嗎?

 “抱歉啊,大道理我是不明白了,只是啊,在這種時無論如何我都不能放任不管就是了,畢竟我也是經歷過這種時候………..然後,我被搭救了,所以,我是不能對你放任不管,僅此而已。”

“……………你是白痴嗎!?不要干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啊!”

沒有理會她的反抗,響明白的,如果是未來的話,是那傢伙的話,毫無疑問會伸出雙手吧,只是自己可不是那傢伙,我有我的一套。

所以………

Nexus,在這附近還有什麼可以躲的地方嗎?

沒有

“這麼肯定嗎!?”

是的,畢竟這我們就在這孩子的心裏。所以理論上是不存在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而且,我有預感,用不了多久,那傢伙就會出現。

“那就是只有上羅。”

是的,注意精神力的消耗,鼓足勇氣的上吧。

“………..真是不負責任啊喂。”嘴上這麼吐槽,但是腿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下來。

裝備所帶來的彈跳力,使得響能在扛着克麗絲的情況下還能使出驚人的彈跳力,但隨着追擊的敵人越來越多,她也被逼入了絕景。

“這不妙啊……..”想着到底該去哪裡躲避時,而就在此時,克麗絲,她掙扎着從響的懷裡脫出。

“你夠了吧!!!!”

“嗯!?啊…….”對方一直在掙扎,如果不放下來,根本就無法讓她安靜下來。

“都夠了,所以啊,放我下來吧,”

“…………….”

“我的人生本就很糟糕。或許是被詛咒了也說不定。”

“…………….”

“我的父母對這個世界報以溫柔,但是卻消失在戰火中”

“我對這個世界抱以溫柔,但結果卻是被人販子當成商品販賣。”

“我對這個世界抱以溫柔,但結果卻是被欺騙的開始。”

“我到底是為何而活啊,我難道生而為人,就是為了體會痛苦嗎?”

我的存在難道只是對這個世界回以詛咒嗎?

“所以啊……….放過我吧,已經夠了。”

就在克麗絲詛咒着自身的存在之時,noise群可沒有放過響的打算,它們在包圍着,包圍着響與克麗絲。但是卻沒有出手。彷彿在等待着什麼。

而也就是這時候,Nexus感覺到有什麼熟悉的東西就要到來。是你嘛…………..

是的,Nexus的感覺並沒有錯,那個敵人,從天而降。

黑紫色的煙霧纏繞着全身,來者是個女人,只是那黑色的瞳孔與你黑霧都在表明着她並非普通人。

女人從天而降,來到二人面前,而當這個女人出現時,克麗絲脫口而出這個女人的名字。

“菲尼…….為什麼。”

“好孩子,為你植入了黑暗,想着強化一下你,但到頭來,你還是這麼的弱,如果不是你對聖遺物起了反應,你甚至連作為道具的資格……………..(轟!!!),哎呀呀,你這孩子。”響沒有打算聽這貨說下去的打算,雖然她的樣子貌似有點熟悉,但是現在可是交火的時候,所以沒有想太多,先上去給她臉一拳再說,雖然是被擋住了,但是響給自己創造了機會。

“閉嘴吧,信不信我嘴臭你………或者就這樣把你揍飛!!!!十字風暴!!!!”

由揮拳打擊的動作,變化為雙臂以十字架於胸前,貼臉輸出的一發風暴光線。

在被貼臉輸出后,菲尼終於回過神來,她撥開了煙霧后,就如她所料的一般,原地已經沒有了那兩人。

“真是個麻煩的傢伙………給我等着吧。”

…………….

本人毫無鬥志的話,這個空間就是停滯不前的,而黑暗意識也會遲早把這裏徹底據為己有,而那時候,克麗絲才是真正的無法回頭。而方法的話…………..

二人還在逃跑的途中(用扛的),想了很久該說什麼,該怎麼辦,但是,到頭來,響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她至此為止都是一個孤獨的人,改變也是近來才開始,要不是尋找到了照耀着內心的太陽,她恐怕也會像之前一般吧,就和現在的克麗絲差不多吧…….

和之前一般…………..之前的我,孤僻,不善言辭,冷漠,厭惡着世界,但卻渴望着溫暖……….對啊!我從始終也不曾渴望過孤獨,那麼,克麗絲…………嗯,好像有一些想法了。

終於響與克麗絲跑到了山上,暫時的躲在了山洞中。

“終於能歇會了…………只是地點的話,如果好點的話,真希望能在家裡啊,能享受着空調,享受着電視,吃上冰箱里的芝士蛋糕,看着電視節目。你說…………..是吧,克麗絲。”響不知如何打開二人之間的話題,但是,要是可以的話,她想儘力的去嘗試。所以這種生硬的開場方式是如此的笨拙。

“……………..”

沒有回話,這特么就尷尬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轉移話題的天份,更不要說與人相處了,但是啊,即便如此…………..人生還有很多變數,人生還有着無限的可能,無限的未來…………..所以,不要輕易的就否定了自己的可能性,沒人喜歡孤獨,沒人會一直不幸,幸福或許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而已,這是…….這是我被未來拯救后得到的結論。所以,不要害怕明天的到來,不要輕易的就放棄自己的未來………….淦,這或許是我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說這麼多話的一次了。”響說得越多越覺得臉紅,雖然是把自己想說的都一連串的說出來了,但是,果然還是很尷尬,自己或許也在改變着吧,向著未來前進着…..

響,來了!

“………是嗎,休息時間結束了嗎。我們上吧,Nexus。”

嗯,上吧。

在最後,去迎戰前,響轉過頭去,面對在坐着懷抱雙腿,不知在想啥的克麗絲。

面對此刻的她,響說道“或許這是我最後一戰也說不定,但是啊,要是我能活着回來,我就勉為其難的做你朋友好了,所以……..不要輕易的放棄,哪怕生存的意義沒有也沒關係,慢慢尋找就是了。”反正可能是最後一次了,多說點也無所謂了。

響邁向了那個宿命的戰場。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