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色吹雪]黑上松彥同人短篇16

花了半天的時間將自己要住的房間從變態的邊緣拉了回來。

不過除了滿牆松彥的照片,其他部分到是十分的整潔,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為之,不過還是使得黑上稍稍正視了一下夏色祭。

最起碼並沒有太糟糕。

“松彥,我這裏弄好了,你在哪呢?”

黑上走出房間,呼喚着松彥。

不過她並沒有得到松彥的回答。

“人跑了?”

她下樓來到客廳,發現松彥正帶着耳機,手指極速地上下翻飛,頻繁地擊打屏幕,不知道在干什麼。

湊過去一看,只見許許多多藍色的小橫條從手機屏幕邊緣不斷的落下,數量之多,速度之快,令剛看了幾眼的黑上眼花繚亂。同時還有夾雜着許多更加細小的黃色橫條,將整個手機屏幕塞得滿滿噹噹。

她閉上眼睛,再睜開時,她以旁觀者的視角跟上了手機的變化。

這無疑是音游,只不過這個速度是給正常人玩的嗎?

黑上這樣想,這時,遊戲中小橫條的出現變得少了起來,接連幾個都是配合著長條的形式出現。

對嗎,這樣還是能夠接受的。

就在黑上以為不過如此時,橫條掉落速度突然加快,同時需要擊打的數量也從兩個增加到了四個,並且每擊打一次,橫條的位置整體都發生了位移,並且判定線也上上下下,擺明了不想被玩家預估到落點。

為什麼判定線還可以動啊!

雖然面對如此困難,但是松彥卻面不改色,多根手指並用,像是每根手指分別有一個人操控一樣,輕鬆化解了面臨的危機。

在那之後,遊戲中的譜面再怎麼變換卻也沒能威脅到松彥,即使是突然出現的反方向譜,只見他在最後用一隻手一點一押,便輕鬆過了同時的七個音符。

黑上從開始到結尾,都沒有看到上方显示的combo數斷過一次。

結算時,頁面從上滑下來,一個金黃色的φ出現在屏幕中,隨即浮現的是他的分數,滿分,1209個combo也全是perfect。

黑上的嘴角扯了扯,這有點恐怖啊。

就在這時,松彥也就是平平淡淡的截了下圖,然後回到菜單選了另一首歌。

抱着好奇的心情,黑上想看看這個遊戲還有什麼花樣。

新曲目看樣子還挺溫和,封面是一個笑着的粉發小女孩,開始時簡單的長條也印證了黑上的想法。

“果然是放鬆一下的曲子。”

但是畫風好像有些不對,長條過後,很快就讓人一手按住一個長條一手擊打其他部分,還有考驗協調的樓梯式排布,但是這一般人也能應付,這些小菜過後,判定線一左一右多豎起來兩根。

“啥?”黑上想到了一個可能。

果不其然,不單單隻是橫向,縱向也開始有音符出現,而且各自對應着不同的判定線,即使是這樣,也並沒有使松彥慌亂,看透判定線變換的本質后,這裏的速度其實是相對比較慢的。

這首歌的速度和密度明顯要比剛剛那首更高,在那強迫單手上樓梯的尾殺結束后,歌曲也迎來了結尾。

成績的結果也和剛剛相同,滿分。

怎麼回事?松彥不是說他不怎麼玩遊戲的嗎?那現在這個是什麼情況,這根本不是所謂“不怎麼玩”的人所能夠到達的高度吧。

趁着松彥截圖的空閑,黑上拿下他的耳機。

“啊,小黑?整完了?”

“整完了……你這玩什麼遊戲?”

“哦,這個嗎?叫phigros,原先想要找個可以用來打發時間的音樂遊戲,聽網上的人說它比較簡單,適合入門,我就試了一下,挺好玩的。”

挺好玩的?估計大部分的人見到這個難度都不會認同。

“那小黑,我們現在應該干什麼呢?”

“你有什麼想要做的嗎?”

“這個……”松彥想了想,“好像沒有。”

“那你平常都在做什麼?”

“也沒什麼,倒不如說小黑喜歡做什麼呢?”

“沒有喜歡的,平常在家的話也就是看看動漫,稍微打一下遊戲,然後就是睡覺。”

“嗯……”松彥默默地注視着黑上。

“干,幹嘛?”黑上被這樣盯着感到有些尷尬,不自覺偏頭躲避松彥的視線。

“小黑好宅。”

“你不也是,有資格說我嗎?”

“所以說不是那樣的……”松彥扭過頭,“我不是刻意想要這樣的……”

“好啦好啦,別不高興了,沒有想做的事情就找一個嘛。”

黑上撫摸松彥的頭髮以表安慰。

“其實也不能說沒有吧……”

“哦,說來聽聽。”

“當初和小黑玩那個兔子遊戲的時候就挺開心的。”

“super bunny man嗎?雖然玩起來容易讓人煩躁,不過如果你想要玩的話,我……”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誒?”

“重點是“和小黑”,不是“兔子遊戲”,因為和小黑一起,即使不是玩遊戲也讓我期待。”

“這,這樣嗎,那,那還真是方便呢。”

“不過在決定玩什麼之前,我們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哦,什麼啊?”

“小黑不是說要教我怎麼樣好好說話嗎?”

“對!這個也是包括在常識矯正里,不過沒想到你會先選擇這個而不是玩遊戲。”

“啊,我對玩遊戲其實沒什麼興緻,但是這件事比較重要……”

“哦吼,你也意識到自己常識的彎曲和貧瘠了嗎?”

(“畢竟不先做完就不能和小黑出去約會嘛。”)

“哈?……”

因為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黑上現在表情有些獃滯。

“不是嗎?……”

原來這貨完全沒有重視自己身上的問題,只是把這個當成了和我約會的必要條件……不過在意且會記住我說的話這點還是不錯的。

“在此之前請你明白,這件事不是為了我,而是你在社會最基本的底線,起碼不會被別人當做怪人。”

“可是我也說了,我不在意陌生人的眼光,只要我的家人,朋友以及小黑你不會嫌棄就行了。”

“雖然我也覺得在意陌生人的看法是很多餘的事,但是社會的禮節就是這樣,身在其中就會被限制,所以不僅僅是為了我,也要為了自己而學習哦。”

“我知道了。”

“既然你這麼在意家人和朋友,我們就先從家庭禮儀開始吧。”

……

“看來家庭方面的偏差倒是不多嘛?是因為你姐姐?”

“這方面的話倒沒有被刻意提醒過,不管是姐姐還是媽媽,在這方面應該都挺正常的。”

“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啊啊,好餓……”

“這麼快就餓……”黑上話剛說到一半就突然停住。

“還不是因為早上你們突然造訪,招呼都不打一聲,如果說順便要來吃早飯的話,我就多做一點了。”

“抱歉啊,吃掉了你的那一份。”

“沒事,畢竟我餓一餓沒關係,不能讓小黑餓着。”

“那既然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我們不妨籌劃一下今天的午餐吧。”

“我記得小黑喜歡的是稻荷壽司和裡脊吧。”

“確實是喜歡,但是沒有也不礙事,只要好吃我就不挑的。”

“那要外面訂餐嗎?”

“可以啊。”看着松彥熟練的操作,黑上有些感慨,“不過你姐姐比吹雪好多了,起碼知道留錢給你,吹雪就刻意卡着我的零花。”

“這點我們都一樣啊,姐姐也不會給我的呀?”

“啊,不給的嗎?”

“因為我住在這裡是不分攤房租的,而且姐姐也沒有給我錢的義務嘛。”

“那你平常負責做飯的時候呢?”

“也是自己的。”

“嗯……”黑上站起身。

“怎麼了?”

“走吧,我們去外面買菜來燒。”

松彥有些疑惑。

“誒,明明可以網絡上訂的。”

黑上把松彥拉起來。

“因為比起別人,我想吃你做的……”

“……這樣嗎?好吧。對了,你先等一下。”

“怎麼了?”黑上將剛剛打開的門關上,回頭問道。

松彥從自己房間里拿出大衣,給黑上披上。

“今天外面還是很冷的,不要凍着了。另外……小黑不用刻意為我省錢的,起碼兩個人的用度我還是支付的了的。”

“誰,誰刻意省了,我只是想吃新鮮的,走了。”

黑上頭也不回的推開門。

“好好。”

松彥微微笑着附和的跟了上去。

“啪嗒。”門輕輕的關上。

這裡是crenyl。實在是對不起,現在才更黑上松彥。不過這次的字數也是回到了三千左右。

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想要了解黑上松彥的可以看這裏。

AV78112102 【夏色吹雪】黑上松彥的冷酷組合經得住沙雕遊戲的考驗嗎!?【Super Bunny Man】 

 圖片來自網絡,侵權刪。

今天,是這些線路的最後一天

01今天是2020年7月25日是北京公交79路運營的最後一天2002年12月,玉泉路至保福寺的619路開通2010年改路號為79路2014年改為魯谷公交場站至知春路2017年改為廖公庄至知春路79路如今承擔了由學院路前往遠大路、四季青方向的客流誰又知道從明天開始這些乘客將去向何方再見,北京公交79路。02今天是2020年7月25日是北京公交420路運營的最後一天2007年12月20日,那個石景山的“運通小公共”小68路成長為了貫通復興路的運通120線2020年1月1日,運通120路改為420路他

今天,是這些線路的最後一天01今天是2020年7月25日是北京公交79路運營的最後一天2002年12月,玉泉路至保福寺的619路開通2010年改路號為79路2014年改為魯谷公交場站至知春路2017年改為廖公庄至知春路79路如今承擔了由學院路前往遠大路、四季青方向的客流誰又知道從明天開始這些乘客將去向何方再見,北京公交79路。02今天是2020年7月25日是北京公交420路運營的最後一天2007年12月20日,那個石景山的“運通小公共”小68路成長為了貫通復興路的運通120線2020年1月1日,運通120路改為420路他北京公交,奧運會開幕式,北京西站,北京南站,石景山,2020年,APP,最後一天,最後一次,也許你,2017年,12月,簡簡單單,公交車,只不過,那一天,2002年,2010年,2014年,2007年,1999年,2015年,11月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