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與狐(九)

 

 妖族新的妖皇繼任的消息被封鎖,唯一知道的人族有三個,可惜,目前他們被一路追殺,虛溟還好,實力強大且有帝劍,一二兩兄弟就無比凄慘,全身都是傷老大甚至還丟了一隻手。

  “這下子麻煩了”

   虛溟帶着兩個人在山間跳躍起落,就算如此那些妖族追兵也無法趕上他,其實他有些後悔當初的舉動,收集情報就收集情報嘛!手賤殺了一個女人,卻沒想到她是現任妖皇的姑姑,導致他們的境況無比兇險。

   “邪聖,如果不行的話你自己逃吧”

   一捂着肚子,那裡被利器貫穿,經過簡單包紮后可以勉強行動,不過鮮血已經從他衣服里滲透而出,在半空中滴落,二已經昏迷。

   “到時后再說吧”

   他提着兩個人躲進一處山澗,兩人可經不起大折騰了,只能先行休整片刻。

  

   蠻荒邊境,冉天行望着妖族那邊煙塵滾滾,心裏有些擔憂虛溟三人。

  “咻”

  布料劃破空氣的響聲在他身後響起,一個壯碩的人走到他身旁。

  “怎麼樣了” 

  “朝廷已經調遣軍隊過來邊境,誅妖堂的人已經趕過來,本來我想過去對面看看的,可是有幾道攻擊從妖族軍隊里發出,直接對準我,那種程度是妖王”

  “妖王都來了啊”

   冉天行皺着眉頭,到底他們三個幹了啥,導致妖王都來邊境了,而且還不止一個,莫不是刨了人家祖墳?

   “既然這樣,那我過去,看看能不能重創幾個”

   “你還是待在這裏吧,等人齊了我們再沖,爭取給老虛他們三個突圍的機會”

   “也好”

   一處陰暗的地洞下,一隻猙獰龐大的黑色蜘蛛倒在他身下,一縷青氣從蛛屍上冒出沒入他的鼻中,青年蹲下身子在其屍上搜索,毒蟲類的妖獸身上有價格不菲的材料,有一些對他而言也是有大用處的。

  “這次收穫不錯”

  他從蜘蛛身上取走了毒囊毒牙,那八隻堅硬的蛛腿內有白玉般的膠質物,這東西用處極多,據說帝都有錢人家的女子用這種東西做為主材料加入其它藥物可以做成一種叫“面膜”的東西,敷在臉上可以美容養顏緊緻皮膚,反正他也只是聽說,蜘蛛的屍體被他拆得滿地都是,暗紫色的肉塊暴露在空氣中,那顏色打消他收集蜘蛛肉的想法,沒聽過有什麼人吃蜘蛛的。

  “該走了”

  這一隻蜘蛛是這一片區域里最強的存在,接近妖王的修為讓它在此地作威作福,雪白的蛛絲籠罩了一大塊地域,平日里發出的氣息讓那些弱小的獸不敢靠近,現在它死了,妖獸們開始廝殺爭奪蜘蛛的地盤,那些傢伙他也懶得管了。

   “嗯?那邊出了什麼事?”

   青年眼睛微微跳動,好像要開打了,那得過去了,這麼想着,他來到一塊大石頭下取出自己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一套衣服穿上,用一襲披風掩蓋自己的樣貌,明無名,是他此時的身份。

   人族軍隊補兵操戈待戰,偌大的邊境布滿肅殺的氣氛,騎兵坐下戰駒仰天嘶吼,鼻子噴出白色霧氣,妖族那邊,每一個都用嗜血的目光注視着人族,等着一聲令下,便沖入人族軍隊里廝殺,沐浴人血攻伐陣地。

  “槍聖大人,我們什麼時候出擊”

  營帳內,一名身着戰甲的中年人抱手向逆熙風行禮,他是朝廷的人,也有官職,這麼做也無可厚非。

  “明天,誅妖堂還有人趕過來,不管有誰沒到都要動手”

   逆熙風坐在案桌前沉思,只有前面亂起來虛溟他們才有機會出來,可如今誅妖堂的高手很多都沒到,他已經通知朝廷了,有兩位先天高手過來,最遲明天趕到,他,冉天行,再加上趕來的兩位,以及在妖族後方的虛溟,一共五位人族先天在這片邊境,誅妖堂上前十都是先天,或者有先天級戰力,可惜,現在趕來的都是排名靠後的,雖是不弱,可陷入混戰能否保命就說不準了。

   “報,誅妖堂第九,明無名到來”

   “哦,快去請來”

   逆熙風臉上寫着喜悅,明無名這個人很強,他曾見過此人兩次 ,每一次都讓他刮目相看,而且排名一次比一次高,這一次他的出現可以減少軍隊的壓力。

   一個全身籠罩在斗篷里的人走了進來,逆熙風注視着這個神秘人,雖然只見過兩面,而且是沒看到真容,不過他確信這人就是明無名。

  “你來的話倒是給我們一些底氣和士氣”

  “……”

   青年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他的真實身份其實沒多少人知道,每一次都用斗篷籠罩身軀,有一次去誅妖堂時被人無意間拽下斗篷,他的臉被布條纏住,只露出眼睛和鼻子,當時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當他領取賞金時部分人眼光閃動,第二天那群動手的人被打昏捆起來扔到縣衙門口,一紙筆墨訴說他們的罪孽,要知道,裏面傳教級的都有好幾個,放到頂級門派里也是長老級的存在,現實卻是被窩囊的丟在衙門前。

  “將軍,派一個人帶他去休息,明天就要開打了,那幾個妖王是騰不出手對付你們的”

  “是”

   雖然話是這麼說,可妖將也不是省油的燈啊,將軍眼裡滿是擔憂,讓一個人帶着明無名去休息了。

  夜色下,二悠悠轉醒,發現自己處於一個樹洞中時不禁有些慌亂,平時他都是和大哥在一塊,一個人的話他沒有安全感。

  “喲,醒了啊”

   洞外,虛溟掌中托着一片荷恭弘=叶 恭弘,上面一大團水珠碰撞離和。

   “邪聖,我大哥呢”

   “他……”

   虛溟從身上拿出半塊木牌,上面寫着“一”個大字,放到二手中。

   “他說讓你好好活着”

   那個人最後給兩人創造了逃離的機會,獨自一人殺進追兵里,他知道,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長時間的勞累和不斷流失血液的境況讓他的情況日漸落下,最後為自己的弟弟開闢出一條生路,當時情況緊急,虛溟也只能帶着他跑。

   二用力握着他大哥的木牌,手背青筋鼓起,大口呼吸,眼淚大滴大滴的落在木牌上。

  “啊”

  他哭了出來,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有人聽他說情報,和他一起去打架了,大哥死了。

  “節哀吧,你準備一下,我們要衝了,別辜負你哥,活着離開妖域”

  “……”

   虛溟望着他大哭過後痴獃得罪樣子嘆息一聲后離開了樹洞,把空間留給他自己。

  

   “殺”

   蠻荒邊境,人族軍隊與妖族廝殺在一起,雖說鎧固鋒利,但也架不住妖族的勢大力沉,一個一個被妖兵打中,當場骨折血肉模糊,戰場就是一片絞肉機,血肉紛飛,亂成一團。

   遠處是高手的戰場,妖將十數位,與人族高手相戰,妖王那邊,逆熙風一手長槍攔截兩位妖王卻也游刃有餘,冉天行一把赤紅色大劍握在手中亦與兩位妖王相戰,明無名對決五位妖將的聯手,他們之間疑似有陣法溝通,五人合力間竟然可爆發出妖王級的戰力,可即使如此,也依然拿他沒辦法,一把普通長劍在他手中如若無敵,每一次的進攻都被他所格擋反擊,已經有兩位妖將被打傷,再這樣下去的話,一旦有人退出或者死去,妖王戰陣不攻自破。

  “吼”

   與明無名交戰的其中一名妖將仰天嘶吼,聲音響徹整片戰場,一時間,妖族開始爆發,不要命一般的與敵人戰鬥,那十數位妖將瞬間暴起,人族兩位高手被撕碎。

   青年手中長劍一揮,一道劍氣從劍鋒激出,打在了他們戰陣最薄弱的一處,黑色的血液從它們口鼻出溢出,氣息降到最低,再也無法與他交戰。

  他沒去管氣息萎靡的五個妖將,隻身衝進另外一處的戰場,那裡十幾個妖將打到如若無人之境,追得人族高手四處奔逃,青年的突然介入使的現況有了轉機,攔住幾位妖將后那群人自發組織對其餘妖將的進攻,一時間戰局穩定下來。

  他攔住的這幾個妖將沒有陣法,在他手下艱難支撐,青年抽空看着兩位先天的戰場,冉天行那邊赤焰滔天,打得兩位妖王沒有脾氣,帝劍天陽在他手中虎虎生風,打法更是狂亂,妖王不敢硬碰硬,只能不停躲避,帝劍天陽嗎?青年眼中閃過一縷寒芒,他可是知道,冉天行是破敗掌門的師伯,那兩個人着實的殺了他一次啊,若不是帝劍斬妖的出現,他早就死得只剩骨頭了,這個仇必須要報,現在的他只憑藉自己的修為是打不贏冉天行的,他才剛剛進入先天罷了,另一處戰場,逆熙風和兩個妖王打得你來我往,那兩個妖王已經化作本體,兩頭直立行走的熊王與牛王,碰撞之間激起大量塵土飛揚。

  “找死”

  一名妖將氣急敗壞,和它們打架還敢東張西望,關鍵是就算東張西望們也無法傷到他一點,這讓它們倍受打擊。

   “嗷~”

   妖族後方,一頭巨獸被殺死,虛溟和一終於闖到了邊境,此時的他們渾身都是傷痕,虛溟手持一把黑色短劍,他的帝劍有劇毒,隨便割一個口子就能撂倒一妖,至於是死是打回原形就看它們的運氣和修為了。

   “走”

   與冉天行交戰的兩位妖王再也承受不住那灼熱的火焰,先一步退出戰場,化作本體的熊王和牛王突然打出一道絕強的攻擊,趁着逆熙風向後閃避的那一刻它倆也脫離戰場。

  “我們也走”

  剩下的妖將也各自擺脫對手,往妖族那邊掠去,一時間戰場只有人族軍隊還在廝殺。

  “追過去,接應他們”

  逆熙風一聲令下,冉天行衝鋒在前,青年跟在其身後,望着他的背影,他似有察覺,回頭和他對視,冉天行眼中有着迷惑,這人好像對他有成見,似乎在壓抑着什麼!

  “我們認識?”

  青年搖了搖頭,不再注視着他,反而把視線放到帝劍天陽上,和當初一模一樣,那抹金色火焰在劍鋒上跳動着。

  冉天行眉頭微皺,決定先把眼前的事處理好,追着妖將飛進妖族那邊,一道赤紅色劍氣打出,被妖將躲開,下方的土地被炸開,一時間妖軍死傷慘重。 

   於亂軍之中,他們接應到了虛溟和二,兩個人攙扶着二往後退。

  “哪裡走”

  一聲嬌呵從後方傳來,接着一抹暗紅色的流光劃過天際朝着他們飛來。

   “哼”

   冉天行一劍將那東西斬落,暗紅色光芒黯去,一把匕首斷成兩截插在地上。

     一名女性足踏虛空追來,身着血紅色長裙,與白皙的肌膚形成強烈的視覺衝擊,灰色長發垂落腰間,耳後有一片暗紅色的羽毛作為髮飾,艷麗的臉上滿是殺氣。

  “鷹族的妖王?你是瑛落,落魂妖王”

    冉天行認出了她。

  “嗯,還有我”

  一道龐大的影子從山間跳躍,幾個來回間便跳到了瑛落的身旁化成人形。

  “猿族的撼山妖王,元動天”

  逆熙風也認出了它,他是元擎天,也就是死去的擎天妖皇的二兒子。

   這兩個妖王極其強大,有着封號的妖王,可不是剛才他們能以一敵二的小妖王。

  “吼”

   一聲虎嘯,遠處一隻黑色巨虎踏着山嶽疾行而來,它身後坐着兩個人,一名全身籠罩在白霧之中,另外一名雖然帶着笑,可視線一直盯着虛溟,眼中的殺意似化作利劍。

  “狐族的寒霜妖王天涼,虎族的嘯風妖王琥翼,那人是誰?”

   那兩個妖王是斬妖告訴他的,斬妖為何知道就沒有與青年深究。

   各自高手的到來使兩族戰鬥停下,各自後退兩里,那片天空下,人族四位先天面對妖族八位妖王,其中有四個還是封號妖王,可讓他們膽寒的是,無論是小妖王還是封號妖王,都把那個全身白霧的人擁在中心。

   莫非,它就是妖族新的妖皇?

  若是如此的話,他們此刻很危險了。

  “嗖”

  “嗖”

  兩道黑影掠上空中,與逆熙風站在一塊。

  這兩位是皇帝的的暗衛頭領,實力自然是先天,他們全身黑衣,戴着兜帽矇著黑巾,無法辨認是男是女。

  “哈哈,逆老鬼,你也有今天”

  “是啊,哈哈哈”

  兩道笑聲由遠而近,一個法相莊嚴的和尚,腦門錚亮,另一位麻布儒袍,身後背着一把青色的細劍。

   佛聖釋無涯,儒聖陸道明

  朝廷另外兩名先天也趕來,八對九,或許沒問題,如果沒有那個疑似妖皇的人存在的話。

未完待續~

  

  

   

   

高粉塵環境中工人怎樣保護自己?KN100口罩預防塵肺病發生

建國以來,隨着工業尤其是重工業在我國的迅速發展,我國在高粉塵環境下工作的工人越來越多。同時塵肺病也迅速發展,成為我國第一大職業病。塵肺病與高粉塵環境關係密切,長期在高粉塵環境下工作的工人如何保護自己成為塵肺病防治工作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大部分工人來說,KN100口罩是其預防塵肺病發生的重要裝備。複式KN100口罩屬於顆粒物防護口罩,即防塵口罩。在設計上相較於一次性口罩來說貼合面部更加緊密,且過濾空氣中的顆粒物(粉塵、煙、霧、微生物:病毒病菌、孢子)。防護等級在國標中分為KN100、KN95和K

高粉塵環境中工人怎樣保護自己?KN100口罩預防塵肺病發生建國以來,隨着工業尤其是重工業在我國的迅速發展,我國在高粉塵環境下工作的工人越來越多。同時塵肺病也迅速發展,成為我國第一大職業病。塵肺病與高粉塵環境關係密切,長期在高粉塵環境下工作的工人如何保護自己成為塵肺病防治工作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大部分工人來說,KN100口罩是其預防塵肺病發生的重要裝備。複式KN100口罩屬於顆粒物防護口罩,即防塵口罩。在設計上相較於一次性口罩來說貼合面部更加緊密,且過濾空氣中的顆粒物(粉塵、煙、霧、微生物:病毒病菌、孢子)。防護等級在國標中分為KN100、KN95和K塵肺病,病預防,重工業,職業病,保護自己,一次性,微生物,相比之下

,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