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千度の儚い、君のえ顔がために

(這個突發奇想寫的同人文,與正文無關。)

“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在任性了!”心爸說。

“為什麼不讓我和他在一起?!”心說。

“那是因為他只是一個平凡人。”心爸說。

“我,絕對要和他在一起。”心說著跑了出去。

隨着演出結束,hhw來到了休息室。

“辛苦了。”我微笑着看着她們。

“親愛的。”心見到我抱了過來。

“你們還是一如既往不顧旁人呢。”美咲看着我們無奈的說。

“是這樣嗎?”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說。

“接下來我們去哪裡玩吧。”心說。

“啊,我接下來還有事,就不久留了。”美咲說。

“我們也是。”育美說。

在與她們告別後我們開始過着二人世界。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世界了。”心說。

“那個,心。”我鼓起勇氣說。

“怎麼了?”心說。

“那個,你的爸爸警告我讓我離開你。”我說。

“。。。。。”

“心?”我疑惑地看着她。

“吶,你曾經說過不會離開我的吧。”心陰沉着臉說。

“誒?”我沒有聽清。

心掏出電擊棒將我電暈。

“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的。”心說。

一個月以後的一次演出結束。

“耶,下次見呢。”心說。

“最近,都沒有見到心的男朋友呢。”熏說。

“是呢。”美咲說。

“大概他在為心而準備什麼吧。”育美說“一定是這樣吶,心。”

“嗯,育美說的沒錯,他在為我的事而準備呢。”心說。

事後。

心走進弦卷家的地下室。

我靠牆坐着,右手還被拷着。

“吶親愛的,我回來了,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心說著將腳伸了過來。

“是,心心。”我跪下來開始舔腳。

“你永遠都是我的。”心眼睛里沒有了高光說。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