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是色彩不能夠表達的火紅。

上輩子應該是個藝術家。

如果不是,也是個多情的,敏感的,破碎的,浪漫的,染坊工匠。

如何做出這樣的結論,從有記憶開始,就更有興趣關注一切與顏色有關的東西,比如藍色的天和綠色的草,白色的玫瑰和黃色的薯片,如果是蕃茄味那就黃中透一點紅。

顏色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它無處不在,又在每個人的視覺上呈現不同的感受。悲傷的時候天空是陰沉的灰藍色,被訓斥的時候臉是憤怒又委屈的橙色,漸漸長大后,知道顏色不該這麼單調,應該有更動人的名字和更精彩的應用。

於是開始像Eason一樣分辨,『紅是硃砂痣烙印心口,紅是蚊子血般平庸』,開始發現心碎的顏色是憂鬱的淡藹藍,快樂應該是明媚的檸檬黃色。

趁着對色彩的敏感,周末去龍美術館,看攝影展“留真”。

坐輕軌換乘,穿過很長的地下走道,像迷宮拐來拐去,一個車站擁有十一個出口,想來也對設計師敬佩不已,卻不知道這是方便出行還是用來迷惑路人,畢竟走錯出口這樣的試錯成本,在魔幻城市還算偏高。

早高峰的車站還是喧鬧,前方是賣早點的吆喝聲,身後會追來一些重複性的廣告傳單,頭頂有輕軌開過時,便感覺整個世界都開始手舞足蹈。大家都在往前走,於是朦朦朧朧中彷彿獲得了一樣的目的地。

在這樣的嘈雜里,步子邁大,順便把耳機音量調大一些。

對了,最近在聽『California 』。

耐心填完信息上二樓,踏板鏤空,踩在褐色木質地板上回聲輕微,但還是能感受到柔軟的質感。影展全是黑白相片,懸挂在空曠的走廊兩側。盡頭是落地玻璃,擺放着一座單人皮質沙發,窗外是綠植藤蔓,爬滿整座山崖。

躲藏在高樓林立間的藝術一隅。

黑白灰三色,卻比當下的彩照更加豐滿,記錄了許多畫家的生活狀態,他們吃茶,聊天,作畫,看孫女彈琴,和愛人對視。

高雅不媚俗,又很普通的生活方式,原來畫家也不過如此,他們有扮鬼臉的一面,也有深沉的時刻。

留真,留住歲月的真。在這些畫家變成高人一等,觸不可及的名人時,他用這些相片告訴我們,原來畫家的人生並非高高在上,而也是鮮活的,也會有年老色衰,喜悅悲哀。

會更加珍惜當下的心情,就算沒有人替我用相機記錄這一切,我也要好好把它藏在心裏。

淅瀝的雨天在家裡看完《菊豆》,大陸第一部奧斯卡提名影片,畫風有濃濃的復古意味,色彩搭配並不點到為止,好像欲說還休,又恰到好處。

『大屋幾架赤黃,染坊一匹飛紅,擋棺二人縞素,孽障一身煞黑。』

依舊為鞏俐的美驚嘆,在不同色彩的映襯下,情感明明單純,不過是菊豆為了擺脫地主楊金山的虐待,企圖誘惑地主的侄子天青,而天青也是個懵懂又充滿情感的人,渴望得到愛,性,與親情,卻因為很多幀充滿魅惑的畫面讓情感更加高漲,更加豐沛。

天白天青,用色彩表達情感,是美學的最終目的。

沒有人說這個世界非黑白不可,也並非只有彩色,才能構成最動人的畫面,只是恰好的時刻與恰好的色彩,那些純潔無暇的顏色在染坊里,成為一部部愛恨情仇的屏障。

而我愛你,是純潔的白色混雜熱烈的向日葵色,是憂鬱的海藍色,是色彩不能夠表達的火紅,是永恆的赤誠。

文/Joilsuzy

我看了明日方舟BiliBili服的宣傳PV1並找到了歌詞(歌名Monster – Starset)(搬運)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我看了明日方舟BiliBili服的宣傳PV1並找到了歌詞(歌名Monster – Starset)(搬運)點擊進入查看全文YOU,奮不顧身,帶你飛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