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9. 愛與痛交織的新年

12月30日

這天早上,金雪早早地起床了,走出卧室門,發現家裡也是一片亂鬨哄。

雲媽在廚房忙忙碌碌的準備着各種食材,雲爸帶領着兩個兒子一起打掃着家裡的衛生。

這樣準備不為了別的,因為今天,金雪的姑姑就要從中國來了。

見金雪出來,金鐘雲丟下抹布來到她身邊:“怎麼起的這麼早?”

金雪扶着腰:“睡不着了啊。”然後推了推他:“你去幫爸打掃吧,我去媽那兒坐一會。”

金鐘雲扶着她去料理台旁的餐桌處坐好,然後轉身回到了雲爸那邊。

正在拌小菜的雲媽抬眼看到坐下來的金雪,端着盆子轉了個身:“小雪起來啦?”

金雪熟練的拿起桌子上還沒有摘的菜,開始慢慢的摘着:“起來了~~媽,你這準備的也太多了…”

雲媽把拌好的小菜裝到小碗中,然後走過來在金雪身邊坐下,伸手拿起一把青菜摘了起來:“不多,你姑姑難得來一趟韓國,媽還怕招待不周呢!對了,金煜說沒說他們幾點能到?”

金雪摘完最後一根菜,擦了擦手:“他說中午差不多能到…”

雲媽轉身進了廚房,片刻端着一杯溫水出來遞到金雪的手上:“哎呦,昨天剛下過雪,也不知道外面的路好不好走……”

 

姑姑來的時候已經靠近12點了,雙方老人互相寒暄之後,姑姑就拉着金雪的手坐在一邊噓寒問暖。

“我們小雪,很辛苦吧…”

金雪笑着摸了摸肚子:“有鍾雲和金煜在我身邊,公公婆婆對我又像親生女兒一樣,我沒有想象中那麼辛苦的。”

姑姑溫柔的摸了摸金雪的頭髮:“緊張嗎?”

金雪看了看不遠處正和金煜聊天的金鐘雲,再確認他不會聽到之後,金雪小聲的回答道:“我特別的緊張…”

當金雪把熙珍生錫俊的經歷講給姑姑之後,姑姑緊鎖眉頭:“哎一股…偏偏被你看到了這血淋淋的,你可不要害怕了嗎?啊,對了!姑姑給你帶了一樣東西。”

姑姑說著從兜里掏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這不是我媽一直放在梳妝台上的…”金雪睜圓了眼睛,她認得這個小盒子…是她媽媽常年放在梳妝台上卻從來不曾打開的小盒子。

姑姑笑着把盒子放到金雪的手上:“把這個戴在身上,你就不緊張了。”

金雪接過小盒子,盒子里的東西她從小就好奇,可偏偏她媽媽就是不肯讓她看,甚至連碰一下都不行。怎麼今天??

金雪的手放在盒蓋上,抬頭看了看姑姑的眼色,看到姑姑衝著她微笑點頭,她這才小心翼翼的打開盒蓋。

打開盒蓋的一瞬間,金雪微微皺起眉頭,然後从里面拿出一個淺粉色布袋 ,有點舊,裏面好像還裝着很么東西的樣子…

“這是什麼??”金雪說著伸手去解布袋的繩子。

姑姑攔住她:“你媽媽這麼多年一直很愛惜這件東西,生你的那天,她手上就緊緊地攥着這個小布袋。我看着像是護身符之類,還是先不要打開的好…”

聽姑姑這樣說,金雪停下解帶子的手,盯着它看了又看,確定自己看不出什麼名堂之後,重新把它放回到盒子里蓋好。

姑姑伸手把金雪抱到懷裡,親昵的摸着她的頭:“不久前還是個奶娃娃呢,這一轉眼,都要做媽媽了,看來是姑姑老啦……”

 

金鐘雲和金煜兩個人站在落地窗前聊天,最近,兩個人的聊天內容,基本上都是金雪。

“小雪是2號入院是吧。”金煜問

金鐘雲雙手抄兜點點頭:“嗯,本來是定在今天,但是小雪說想在家跨了年再去…”

金煜白白眼:“不能光由着她的性子來,跟醫生溝通了嗎?”

金鐘雲笑笑:“溝通過了,黃醫生說沒問題的。”

金煜點點頭:“老黃都說沒問題的話,看起來小雪是挺穩定的。”

金鐘雲嘴角微抽,老黃…他才去這醫院不到三個月,就已經跟黃醫生這麼熟了嗎……

 

晚上。

金鐘雲洗漱回房就看見金雪倚靠在床頭手上把玩着一隻淺粉色的小布包。

“這是什麼??”金鐘雲一邊擦頭髮一邊問。

“姑姑給我的,是媽的遺物…”

聽說是岳母的遺物,金鐘雲放下毛巾湊過來,金雪順勢把小布包遞給他。

金鐘雲結果小布包端詳好久:“這裏面裝的是什麼??”

金雪搖搖頭:“不知道,姑姑說可能是護身符,不讓我打開看,讓我生完之後再看…”

“這樣啊!”金鐘雲又看了一會,把小袋子重新放回到金雪的手上,然後關了燈鑽進被窩。

金雪靠了過來:“我跟你說個秘密吧。”

金鐘雲挑眉:“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居然還有秘密??”

金雪伸出食指:“我保證,這是最後一個!”

金鐘雲擺出一副傲嬌狀:“既然是最後一個了,那我原諒你了,說說看是什麼秘密??”

金雪笑着收回手:“其實我是在家出生的。”

金鐘雲微微張嘴:“啊…這樣啊!”

金雪點點頭:“媽那個時候懷着我還要去上課,有天放學回家,突然陣痛,來不及去醫院,只能在家生…但是因為我太大,當時差點生不下來,姑姑今天跟我說,媽能順利的生下我,大概就是因為她的手上一直握着這個小布包的緣故。”

金鐘雲抿抿唇:“媽當時一定吃了很多苦,才能順利的把八斤重的你生下來…”

金雪點頭:“是啊…八斤多….等一下…你怎麼知道我出生的時候有八斤重?”

金鐘雲嘴角揚起一絲不知含義的微笑:“小雪,我也跟你說個秘密?”

金雪揚起下巴看向他:“什麼?”

金鐘雲笑容加深:“這個秘密,三年前我就知道了!”

!!!三年前???

金雪使勁的回想,三年前的話,2015年……2015…2…

金鐘雲已經調整好姿勢準備睡覺……

反應過來的金雪掐了他的腰一下:“合著我爸媽祭日的時候,你就已經知道了!你給我起來!你居然都不告訴我你知道了!”

被掐的金鐘雲條件反射的一激靈,然後滿臉堆笑的摟住金雪:“這不是告訴你了嗎,睡啦,我困了…”

金雪嘟着嘴,氣嘟嘟的閉上眼睛,不知道想了些什麼,很快的睡意湧來,意識模糊…

 

凌晨時分,金鐘雲突然醒來,因為身邊的金雪好像一直睡不安穩,不停地變換着姿勢。

金鐘雲打開燈,微微支起上半身湊近金雪:“小雪?怎麼了?”

背對着金鐘雲的金雪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我也不知道怎麼了,腰酸的厲害!”

金鐘雲伸手輕輕幫她按摩,按了不知道多久,直到金雪的呼吸逐漸平穩下來,才停下動作,關了燈重新躺了下來。

睡不着的金鐘雲看着漆黑的天花板發獃,金雪就快到預產期了,最近他的心裏總被一種莫名其妙的情緒填滿,他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情緒,是恐懼,還是緊張?又或者是堂皇?總之感覺很奇怪…

帶着這種情緒,他的內心始終得不到平靜,胡思亂想下,直到天快亮了,才重新睡着。

12月31日 早9:00

今天雲媽和其他的媽媽們商量好了,都來家裡跨年,金雪早上一醒來,就聽到了卧室外熟悉的整理聲。

金鐘雲不在身邊,估計已經在外面幫忙整理了吧…

找了個角度,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的起身,穿好拖鞋,在整理床鋪的時候,金雪赫然的發現,床單上,有一抹紅褐色的痕迹。

金雪的心理咯噔了一下,立馬丟下被子,快步離開卧室走向廁所。

正在客廳擺水果的金鐘雲,看到金雪神色慌張的進了廁所,因為擔心,立馬放下了手上的果盤,大步向廁所走去。

確認之後,金雪確定,自己這是已經見紅了……

黃醫生說過,見紅之後,寶寶會在24-48小時內出生…

就在金雪心慌不已的時候,突然,肚子一陣抽痛….

“啊…”金雪被痛的輕呼出聲,這感覺明顯跟上次假性宮縮的時候不一樣,從下腹開始現在蔓延到了整個肚子…

被突然的陣痛嚇了一跳的金雪手一抖,碰掉了洗手台上的杯子,玻璃的杯子掉到地上,應聲破碎。

聲音很大,一瞬間,引得全家人的警覺,齊聚到廁所的門口。

“小雪?!”金鐘雲,敲了敲門。

片刻,廁所里傳來金雪顫抖的聲音:“鍾雲…我好像要生了….”

 

上午 9:45

去醫院是鍾真開的車,雲爸坐在副駕駛,正拿着電話通知其他幾家今天計劃有變,聚餐取消。金雪倚在金鐘雲的懷裡,雲媽坐在金雪的另一邊拿着手帕擦着金雪額頭不停沁出的汗水:“小雪啊,別怕,慢慢的調整呼吸….”

金雪握着雲媽的手,一下一下的調整着呼吸,金鐘雲緊緊地抱着她,緊張的嘴唇乾裂。

“啊…”新一輪陣痛來襲,金雪咬着嘴唇,痛的臉色慘白。

雲媽皺着眉,心疼的快要哭出來了:“哎一股,怎麼辦…小雪你在忍耐一下啊,馬上就到醫院了….”

金鐘雲心裏一樣很焦灼,但還是理智的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距離上次間隔14分鐘。看來是陣痛沒錯了。

金雪此時就像是身處煉獄一般,每痛一次,就好像有一個千斤重的卡車在自己的肚子上來回碾壓一樣。

本以為到了醫院很快就能生的,沒想到進了病房安頓好,黃醫生檢查了一下,然後告訴她羊水沒有破,宮口沒開,還不能進產房。

臨走前然後轉頭看向金鐘雲“如果發現羊水破了,一定要馬上通知我。”

金鐘雲點頭,黃醫生又安慰了金雪幾句,便暫時離開了病房。

金雪側卧在病床上,小臉痛的煞白,時不時的喝一口雲媽餵過來的紅糖水來保持體力。

金鐘雲一隻手緊緊地握着金雪的小手,另一隻手拿着打濕的手帕輕輕地擦着金雪額頭上的汗珠。

陣痛再次來襲,金雪悶哼了一聲,金鐘雲看了看時間,比上次的間隔更短了一些。

雲媽心疼的不行聲音略帶着哭腔:“小雪啊,實在是疼得厲害,就哭兩聲吧,別這麼硬扛着!”

金雪微微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沒事的媽,我…還能堅持….”

金鐘雲不言語,他知道,她現在很痛,因為,那隻拉着自己的手,已經用力到指節泛白了。

 

12:00

金煜帶着姑姑趕到了病房,看到所有家人都陪在自己身邊,金雪的心裏更多了許多安全感。

姑姑帶來了剛煲好的白粥,金雪勉強吃了兩口,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黃醫生說屋子里人太多的話空氣會不流通,於是,除了金鐘雲之外,其他人全都退到了病房門外。

等到大家都出去了,金雪的表情終於控制不住了,眼圈也逐漸紅了起來。

“好痛…”

金雪一哭,金鐘雲的眼圈也跟着紅了起來,拉起金雪的手放在唇邊吻了吻:“要是痛的太厲害,你就用力掐我,或者咬我也行!千萬別自己忍着…”

金雪半閉着眼睛,陣痛再次襲來,小手用力,緊緊地攥住金鐘雲的小手。

 

下午3:00

金雪現在覺得每一個小時過得都像一年那樣漫長,每當陣痛來襲,就好像是有一雙手,在用力的拉扯她的下半身一樣。

隨着陣痛間隔時間的逐漸縮短,金雪進入了真正難熬的時段…

沒有停歇的疼痛,金雪感到自己渾身都已經麻木了,只有肚子中間那塊結結實實的疼痛在提示着自己,她還活着。

她隱約的聽到了門外傳來利特和特媽的聲音還隱約的聽到了其他幾個媽媽的聲音。

金雪氣若遊絲:“怎麼我好像聽到了特哥還有特哥媽媽的聲音?”

金鐘雲目光一直鎖定在金雪的身上:“大家擔心你,就都趕過來了!”

金雪點點頭,剛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新一輪的陣痛再次來襲,隨之,下身一熱….

金雪疼的嘴唇顫抖:“鍾雲…我..羊水好像破了…”

金鐘雲立馬掀開被子確認,然後立馬按下了緊急呼叫鈴…

 

傍晚6點

自從羊水破了之後,黃醫生每隔半個小時都會來病房看一看她的狀態,可是三個小時過去了 ,到現在為止,宮口才開到了5指。

“黃醫生…還不行嗎?”金雪疼的眼淚汪汪的問。

黃醫生幫金雪蓋好被子:“就快了,藝聲啊,你一會喂小雪吃點東西,不然一會進產房會沒力氣的。”

金鐘雲點頭應下,在黃醫生離開之後,便拿起放在床頭桌子上的巧克力,輕輕的掰下一小塊,喂到金雪的嘴邊。

金雪聽話的張口把巧克力含在口中。甜甜的巧克力很快在口中融化,香醇的味道慢慢的開始在口腔中擴散,一連吃了兩三塊,金雪才感覺到身體有了點力氣,但是,疼痛的煉獄,卻依舊不知疲憊的折磨着她。

最終,腦海中那根名為理智的弦徹底斷裂,委屈的金雪拉着金鐘雲的手哭出了聲音。

看着金雪痛成這樣,自己卻不能幫她分擔一絲一毫,能安慰的話他說了無數遍,但是卻沒有辦法減輕她的痛苦。

越想越難受,金鐘雲心疼的憋紅了眼圈。

就在金雪痛到快要喪失理智的時候,她聽見了金鐘雲在叫她的名字。

金雪揉了揉哭到模糊的眼睛,忍着痛,看向金鐘雲。

金鐘雲輕輕鬆開拉着金雪的手….

他的眼睛紅紅的,強撐着微笑聲音顫抖的做完了一整套的可愛頌。

金雪重新攥住他的手,有氣無力的扯了扯嘴角:“這遍不算…做的一點都不可愛…”

 

晚上22點

又4個小時過去了,被陣痛連續折磨了將近13個小時之後,金雪已經達到了能承受住的最大極限。

黃醫生從兩個小時前就一直待在病房隨時查看金雪的狀況,每次檢查的時候,金雪都滿懷期待的希望聽到黃醫生能告訴她,可以進產房了….

但是黃醫生每每掀開被子查看之後,都告訴她,還不到時候…

“不行了….太痛了…”金雪的聲音極其的微弱。拉着金鐘雲的手也不似之前那樣的有力量。

金鐘雲焦急的不行:“黃醫生…要不剖宮產吧…”

“不行!!”金雪突然大聲阻止道:“剖宮產,對孩子有影響….”

金鐘雲聲音顫抖:“可是…你都痛成這樣了…”

金雪緊鎖着眉頭:“我…都已經…堅持這麼久了…啊….”痛感再次襲來,痛的受不了的金雪突然大喊一聲:“我這麼辛苦….你以後…要是敢對我不好……我就…我就咬死你!!!!”

金雪這一嗓子的聲音並不小,惹得一邊的黃醫生直接笑出來。

病房外的人們聽到金雪這一嗓子,一瞬間消了音。

“藝聲哥…怎麼惹雲嫂子發這麼大的火?”坐在椅子上發獃的圭賢驚訝的睜圓了眼睛。

“不知道…”東海撐着下巴,滿臉擔心。

“嫂子!!!”神童衝著不遠處叫了一聲,眾人循聲望去,看到了正在護士站詢問的熙珍還有希澈。

聽到了神童叫她,熙珍衝著他們這邊招了招手,然後拉着希澈小跑着過來:“我們來晚了…小雪怎麼樣了?”

“應該還很有精神吧…剛才還衝雲哥發火來着。”倚在牆邊的厲旭道。

希澈掃了一圈來了的人:“銀赫呢?沒趕回來?”

利特搖搖頭:“小雪不讓我們告訴他們,想讓他們好好地度完蜜月。”

希澈想了想:“但是他們會看到新聞吧…”

利特笑了下:“你打開手機看看。”

希澈一臉蒙圈的打開手機,不管是NAVER,還是推特趨勢,,都沒有看到關於金鐘雲和金雪的任何消息…

“什麼情況??”希澈更懵了,他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可能:“難道是….”說著看向端坐在一邊安安靜靜的始源。

始源微笑着點點頭:“小小的幫了個忙….”

熙珍汗顏,果然鈔能力解決一切…

病房內

被金雪吼了一嗓子的金鐘雲哭笑不得的擦去她額頭上的汗,黃醫生掀開被子再次確認宮口打開的狀況,然後給她蓋好被子:“宮口全開了,省着點力氣,待會進產房,有的是讓你使勁的時候!”

 

晚上22:35

金雪正式被送入產房。

一起同行的還有金鐘雲。

黃醫生反覆的跟金鐘雲確認了他是否暈血,確定他不會暈血之後,這才叫護士幫他穿好無菌的服裝,一起進入產房。

金雪本以為進了產房之後,很快就會結束了,結果沒想到,等待她的,卻是新一輪的持久戰。

黃醫生說,孩子有點偏大,生起來可能會有點困難。

黃醫生說,為了生產順利,產道需要側切…

產道側切沒有打麻藥,金雪清清楚楚的感覺到冰涼的剪刀剪破肉體,但是,她卻感覺不到痛…

接下來,就是無休止的用力…

每一次用力,都用到眼前發黑,意識也在逐漸分離,她的耳朵里只能聽見黃醫生對她喊用力的聲音。

每一次用力,金雪的雙手都緊緊地抓住金鐘雲的手臂,攢足了力氣使勁的給肚子施壓。

每一次用力,側切的刀口就會毫不留情的扯開,渾身上下的感官,除了痛,什麼都體會不到…

第n次用力之後,金雪虛脫的喘着粗氣:“不生了…實在沒有力氣了….讓我死了得了….”

“少說話,憋着勁兒,最後一次,來,用力!”

聽到黃醫生的話,金雪抓住金鐘雲的手臂:“鍾雲!!等一下一定要替我教訓這兩個小混球!!!!”

然後微微抬起上半身鉚足了力氣——

一聲尖叫之後,金雪突然覺得肚子一空,隨之脫力的她便摔回到枕頭上。

“哇~~~~”

孩子響亮的啼哭聲在整個產房內回蕩,等在產房外的人們聽到孩子的哭聲,無不鬆了一口氣,雲媽更是靠在雲爸身邊不時地抹着眼淚。

2018年12月31日晚23:46分 小澤藝呱呱墜地!

 

護士從黃醫生手中接過孩子,放到了體重秤上:“3kg。”

“不小啊!”黃醫生笑着看向金雪。

金雪臉上的潮紅還沒褪去,看着在護士懷中舞動着小胳膊的小娃娃,一瞬間紅了眼眶。

金鐘雲幫她擦掉額頭上的汗水,伸手摸了摸她帶有斑斑血跡的嘴唇:“你可以咬我的…”

金雪精神迷離:“我…舍不得…”

短暫的休息之後,金雪的肚子傳來了小澤聲的信號。

因為小澤藝的順利出生,為金雪樹立了十足的自信心,加之有了剛剛的經驗,很快的,小澤聲也啼哭着和他們見了面。

2019年1月1日凌晨0:17分 小澤藝順利出生。

 

金鐘雲彎腰吻着金雪的額頭,聲音顫抖:“辛苦了….”

金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環住金鐘雲的脖子痛哭出聲。

護士照舊接過孩子,放在了體重秤上,看了看時間:“2.51kg”

“哎呦,這小澤聲還是跨年寶寶呢!”黃醫生說著抱起小澤聲,護士則抱起了小澤藝,兩個人一起來到了金雪面前:“小雪,快看看,是男孩還是女孩?”

疲憊不堪的金雪勉強的睜開眼睛,盯着兩個孩子看了又看…

見金雪不說話,黃醫生和護士對視一下:“怎麼了?看不清嗎?”

金雪:“……”

金雪的無反應到時嚇壞了身側的金鐘雲:“小…小雪….?”

聽到金鐘雲的聲音,金雪轉過頭看向金鐘雲:“還…真的都是男孩…..李赫宰居然贏了…”

說完,金雪眼前一黑,體力嚴重透支的她,就這樣在金鐘雲的懷裡昏睡了過去。

黃醫生手腳利索的幫金雪縫合好了側切的創口,做好了一切的收尾工作之後,金鐘雲便小心翼翼的把金雪抱下手術台。

金雪被推出產房之後,金鐘雲這才注意到產床上那觸目驚心的血跡…

金雪母子平安的消息,很快就由護士傳達給了外面等候的眾人。

本來靠在希澈肩膀上打瞌睡的熙珍開心的瞬間沒有了睡意。

雲媽歡喜的不得了,之前眼淚還沒幹,這會兒又笑得合不攏嘴。

姑姑閉上眼睛,狠狠地舒了一口氣:“小煜啊,一會送我回去,我給小雪做點吃的!”

利特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孩子們,小雪沒事了,我們也回去吧,明天我們行程結束之後再來看小雪。”

成員們紛紛應和然後起身和雲爸媽以及金煜姑姑告別。

回到了專屬的公寓式病房,金鐘雲理了理金雪額前汗濕的碎發,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吻,然後雙手捂臉無聲的守在床前。

“鍾雲吶。”雲媽輕輕地拍了拍他。

“媽。”金鐘雲抬起頭,頭髮凌亂

“去睡一會吧,媽來守着小雪。”

金鐘雲聽着雲媽的聲音,積攢了一天的情緒終於在這一刻爆發,抱住雲媽哭了出來。

雲媽摸着他的頭:“嚇壞了吧…”

“16個小時,她痛了整整16個小時。她貧血,可是她剛剛流了好多的血……我剛好怕她會出事…”

 雲媽安撫了他好久,金鐘雲才漸漸的穩定了情緒,因為他堅持要親自守着小雪,雲媽拗不過,只好和雲爸先回家。

幫金雪蓋被的時候,金鐘雲看到了金雪緊緊捏在手心裏的那隻粉色的小布袋。

金鐘雲輕輕地取下來,小心翼翼的拆開繩子,發現裏面是一塊疊的整整齊齊的方帕子,金鐘雲取出小帕子,慢慢的展開,發現在帕子的左上角上綉着一個歪歪扭扭的帶着表情的卡通蘑菇,旁邊還寫了一些字——

【人生的第一幅刺繡,老師說我繡的蘑菇太難看,可是我繡的明明是我家的兒子…真希望我肚子里的娃娃是一個心靈手巧的女孩子。–1989年11月16日。】

金鐘雲一愣,隨之嘴角掛上一抹微笑,11月16日,金雪的生日……

原來這根本不是什麼所謂的護身符,只是他那個傲嬌的岳母留下的一件紀念物,只不過,這個紀念物陰差陽錯的保佑了金雪還有澤藝澤聲的順利出生…

把帕子重新疊好放回到布袋裡,然後綁好帶子放到金雪的枕邊。

想起帕子上的那句——“我繡的明明是我兒子…”

金鐘雲忍不住笑出聲:“胎神嗎….”

“阿嚏!”正開車回家的金煜打了個噴嚏。

“感冒了?”金煜暗自合計,然後伸手拉高了睡着了的素拉身上的外套,最後調高了車內空調的溫度。

 

病房裡靜悄悄,累壞了的金雪睡的迷迷糊糊,恍惚間,聽到了金鐘雲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新年快樂,我愛你!”

金雪嘴角微微翹起,在心裏默默地回應着:這個新年很痛,但是,我很開心。我愛你,雲先生…

 

彩蛋

(Suju 群聊天室)

銀赫:我和希雅明天就回去,公開戀情的事情,請提上日程,由誰來公開,也請各位快點決定!!(大笑.jpg)

 

(銀魚除外討論組)

利特:這個群是怎麼回事?

希澈:@群主-李東海

東海:有些事情大群里不好說。

圭賢:神童哥,你是怎麼回事?我以為跟着哥就贏定了呢!@神童

東海:就是說…說好的能掐會算呢…@神童

利特:神童啊…@神童

希澈:[語音13’]@神童

厲旭:翻大車了啊,@神童

始源:雖然我沒跟童哥,但是難得童哥翻車,值得紀念!!@神童

神童:你們都@我幹啥?我有說過我百分之百會贏嗎?@圭賢@東海@利特,@希澈哥,你兒子聲音比你大,你說啥我完全沒聽清…

神童:還有那兩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崔始源,你怎麼回事?不是封鎖消息了嗎?銀魚是怎麼知道的??

利特:對哈!難道是消息公開了?@崔始源,鈔票沒到位啊…

始源:[委屈.jpg]…….

圭賢:我剛看過,沒有新聞,也沒有趨勢頭條。

希澈:是不是誰說漏嘴了?@李東海。

神童:我也覺得是有人走漏了消息。@李東海

東海:冤枉!!我今天連電話都沒打過!!

厲旭:不是東海哥,那會是誰啊?

希澈:我想到了一個人….

利特:我也想到了….

神童:難道說…

厲旭:不會吧…

始源:這個人真是的….

圭賢:我們明天去看雲嫂子,順便去抓人吧!(怒)

利特:贊成

希澈:OK

神童:加我一個

東海:你們說的是誰啊…

 

“阿嚏!”正在擦頭髮的金煜打了個噴嚏。

“看來是真的感冒了…..”

封面,圖源水印~~

 

“兒大需避母,女大卻不避父”,有一定科學道理的

父母是孩子最堅實的後盾,父親母親是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部分,無論是哪個角色的缺失都會影響孩子的性格,但隨着孩子年齡的增長,會經歷青春期,“兒大需避母,女大卻不避父”,這並不是迷信而是有科學依據的,每個家庭的父親基本上是頂樑柱的角色,所以為了養家糊口不得不早出晚歸,所以大多數的時間都是母親在陪伴孩子,很多母親會給孩子更多的愛,因為既是母親的角色又要承擔起父親的責任與陪伴,但很多時候母親的強大會使孩子更加的依賴,尤其是男孩子,如果一直在母親這樣的影響下,他會缺乏獨立性和男子漢應該有的責任感。霍思燕

“兒大需避母,女大卻不避父”,有一定科學道理的父母是孩子最堅實的後盾,父親母親是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部分,無論是哪個角色的缺失都會影響孩子的性格,但隨着孩子年齡的增長,會經歷青春期,“兒大需避母,女大卻不避父”,這並不是迷信而是有科學依據的,每個家庭的父親基本上是頂樑柱的角色,所以為了養家糊口不得不早出晚歸,所以大多數的時間都是母親在陪伴孩子,很多母親會給孩子更多的愛,因為既是母親的角色又要承擔起父親的責任與陪伴,但很多時候母親的強大會使孩子更加的依賴,尤其是男孩子,如果一直在母親這樣的影響下,他會缺乏獨立性和男子漢應該有的責任感。霍思燕霍思燕,女兒心,冰奶茶,男子漢,教育方式,女孩子,換衣服,解決問題,無所不能,青春期,基本上,男孩子,為什麼,好奇心,安全感,小時候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