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辮】《看不順眼》3

介紹:娛樂圈背景;

 張雲雷:演藝圈前輩,火過但是沉寂了一年沒有新作品,有點過氣。 

楊淏翔:新生代演技派,勢頭正旺。

 —————————————————–分割線

節目組舉着攝像機把兩人帶到了小屋,推開門,一個長滿了葡萄藤的綠色院子出現在畫面里。

院子里有一間泥瓦房,外觀看上去並不老舊,裏面有兩室一廳。節目組還是比較良心的,不至於讓兩人擠一個屋子住,張雲雷鬆了口氣,他擔心的情況沒有發生。

兩人進了屋,楊淏翔跟着参觀完整個房間,一直沒說一句話。只在分房間時,看着張雲雷的臉說:

“你喜歡哪間就好。”

張雲雷滿腹疑惑的接受了他的好意,他選了背陽的房間,因為早上睡懶覺太陽照到眼睛會很不舒服。

楊淏翔點點頭,說好。他幫張雲雷把行李搬進房間,沒有去自己房間,反而去了院子里空閑着的一片土地研究起什麼來。

跑行程了一天,張雲雷感覺腿有些隱隱作痛,他確實是累了,沒有力氣再跟楊淏翔寒暄,側躺在床上,一睡就到了傍晚。

因為是第一天,節目組非常人性化的沒有讓他們自己解決晚飯問題。張雲雷在月色快升起時打開屋門,走到院子里,發現葡萄藤下的桌子上擺着晚飯。

楊淏翔發現他走出來,抬頭看了他一眼,眨了眨眼,說了一句:

“吃飯吧。”

張雲雷記得在睡覺時沒有聽到有人喊自己,所以他是等到現在?為了和我一起吃晚飯。

夏日的傍晚已經是七點多了,略微顯得有些清瘦的男人還穿着睡衣,頭髮因為剛起來顯得有些蓬鬆。他在剛剛升起的月色中站立,和坐在桌邊的楊淏翔對視。接着有些遲緩的走到桌子前坐下。

一頓晚飯,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一些家常菜式。不過可能因為睡得很好,張雲雷覺得有些滿足。飯桌上的楊淏翔也沒有話,如果不是看過他跟別人的話癆態度,張雲雷可能真信了他沉默寡言。不過兩人雖然不說話,但是張雲雷卻覺得很放鬆。

吃過飯後,倆人拿到了節目組的任務卡。要求:兩人在接下來的一周生活中要自給自足,節目組不提供生活用品。種子在第二天做完遊戲后發放,能拿到哪種看各位的努力!

對着鏡頭念過任務卡后,雖然為節目組的不要臉震驚到,但是張雲雷早在上節目前就料到,也沒有過多的喪氣。楊淏翔站在旁邊跟他一起拿着任務卡,也沒多餘的反應。不過在攝影組人員準備下班前問了句:“沒有熱水嗎?”

旁邊可能是有跟他關係不錯的工作人員,偷偷給他帶來一桶熱水,張雲雷沒有再看。他轉身去看看兩人的生活物資。

廚房裡油鹽醬醋是齊全的,只是找了半天沒有一點食材,倒是給他們留了半袋米。如果只吃主糧,應該是不會餓肚子,可惜其他的連根蔥都沒有。浴室倒是挺乾淨,地下還貼着光滑的瓷磚。這麼看下來,基本生活是可以的,就是那個育苗的任務讓人頭疼。

晚上只有安在各處的小攝像頭還在工作,手機被收,沒有電視。張雲雷坐在客廳的沙发上有些無聊,因為下午睡過了,也沒什麼睡意。牆上掛着的鐘錶显示現在剛剛9點。

楊淏翔走過來問他要不要下棋,熬到楊淏翔眼圈有些泛紅的時候。張雲雷心裏有些愧疚,他提出回屋休息。

每到半夜就必發作的疼痛熟悉的找上了張雲雷,起身摸着小腿骨處傳來陣痛。雖然早已經習慣,但他的額頭依舊被細密的痛處逼出了汗珠,發出嗚咽不清的聲音。畢竟在上節目,他不想特殊,忍忍第二天就好了。

有人在屋外敲了門進來,楊淏翔端着一個木盆走到他面前,看着張雲雷臉色慘白,眼中有一絲心疼,他蹲下把毛巾浸到熱水裡。過了一會又拿出來擰乾,把張雲雷的褲腿弄上去,熱敷到關節的地方。

張雲雷的粉絲大多都清楚,他這個腿的毛病是怎麼回事。不過,張雲雷看着面前只露出一個發旋的男人,他是怎麼知道的?

熱敷的效用很快發揮,楊淏翔握着他的小腿捂了一會兒看他的表情好轉,就拿起了毛巾。

“謝謝。”張雲雷聲音低低的,帶着疼過後的沙啞。

楊淏翔握着他小腿的手抖了一下,沒有抬頭看他。說了聲沒事,匆匆拿着熱水出了張雲雷房間。

就當以為他就走了的時候,屋門又被推開,楊淏翔端着一個杯子放到了張雲雷的床頭柜上,沒有多說就又走了。

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是溫熱的牛奶。張雲雷垂下睫毛,長長的陰影遮住卧蠶,為什麼在他面前總是一副不愛多說的樣子。

第二天,六位嘉賓在村裡的廣場上接受下一個任務。三組嘉賓,經過昨夜的修整。姐妹花一組看起來活力滿滿,吳森兩人看起來像沒睡好,張雲雷和楊淏翔還是一副我們不熟的樣子。

主持人說話前,六個人在一起說了幾句話。幾組住的都不遠,吳老師和劉前輩兩人住的地方條件還行就是看起來有點吵,姐妹花兩個住的也還行,不過兩個姑娘不太習慣,正在活力滿滿地吐槽節目組不做人。

主持人上前給大家宣布今天的KPI,“好,那麼相信可能有些嘉賓猜到了。”

妹妹安優喊:“才沒有——”

“哈哈哈,沒錯,我們選種子要玩一個遊戲,你畫我猜。”周圍節目組自家人,十分配合的鼓掌,六位嘉賓站在原地不為所動。

“這個遊戲很考驗默契,那麼誰才是我們靈魂搭檔組呢?現在就開始吧!”

三組人分別派出一個人比劃,剩下的一個人和另外兩個組派出的人一起猜。如果被其它組搶猜中了,那麼就不計分,分最高組可以最先選。主要就看兩個人的反應和默契度。

第一組就讓昨天獲得豪華小院子房的兩人來打個樣子。

張雲雷跟楊淏翔對視一眼,張雲雷走到題板對面做動作。第一個題板出來,張雲雷站在對面猶豫了一下,伸手指了指對面。

安優:“人!”吳老師:“演員?”

“羊,對嗎?”

“恭喜楊老師,祥雲隊加一分!”

“啊啊啊啊,為啥這麼快”

張雲雷指了指自己

“雲朵”

節目組和兩位嘉賓:“???”

安雅:“題太簡單了我投訴!”

張雲雷張嘴:“啊~”

這什麼意思?“雲雷老師做的太不像了吧?啊啊啊,我猜不到”

“我也看不出。”吳森

楊淏翔:“電閃雷鳴?”

“恭喜四分,請下一組。”

???導演你是不是給楊老師漏題了?怎麼猜的。

兩人伴隨着群眾的迷惑功成身退,張雲雷走到另一邊,劉冉趁沒有攝像機,拍了拍他的肩膀。

“雲雷,你跟翔子默契真不賴,避嫌,對吧。”對面劉老師帶着看透一切的笑容,表示他很能理解。張雲雷沒懂他意思,迷糊地點點頭。

劉冉笑,他剛開始還以為倆人真不和來着,也是畢竟在圈子里這種關係暴露了不好,他自己不也是。“叫我冉哥就行。”

張雲雷遲疑着點了點頭:“冉哥。”感覺他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白狼(六)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白狼(六)點擊進入查看全文白銀一,小師叔,黑暗森林,那個男人,小師妹,小師弟,月圓之夜,小傢伙,小學生,回來了,就這樣,不喜勿噴,注意安全,好不容易,一會兒,怎麼樣,由不得,最後的,做任務,走過來,十八歲,那個人,沒想到,很厲害,他們說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