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骨】花落漫天19

千里歸返

 

       七殺退兵、十方神器下落到手、花千骨順利繼任掌門,眼看蜀山諸事既定,東方彧卿便托詞要上京赴考,才好名正言順地盡早從蜀山脫身。

 

       又要與熟識友人分離,花千骨心裡很是難過。縱然白子畫先前曾警告她東方彧卿來歷不明不可輕信,可是從相識以來,東方彧卿一直待她很好,又幫了她許多忙,總地來說,花千骨還是很喜歡這個朋友的,除了──

        「──等你爹爹金榜題名之時,就是娶你娘親之日!」東方彧卿眉開眼笑地勾勒美好遠景,哄著捧在掌中的糖寶。

       又來了!花千骨嗔怪地拍打著東方彧卿,急著撇清關係:「東方!你不要再跟我開玩笑了!我都說了把你當成哥哥了!」

       眼看花千骨已面有薄慍,並非嬌羞作態,挨了數記粉拳的東方彧卿只得順水推舟地輕輕帶過:「哎哎哎!好啦好啦、我不逗妳玩了……」

 

       送走東方彧卿,為清虛道長親手封棺、舉行葬禮後,花千骨覺得自己也休養得差不多,該是時候動身回長留了。

       「雲隱師兄,我不在的時候,門中之事就由你來掌管,如果有無法決斷的事情,就要請清風清揚兩位長老幫忙。」

       清風清揚和雲隱領著一眾弟子跟在花千骨身後,聽著她的臨行叮囑。

       「掌門,妳且安心學藝,門中之事有我們仨個看著呢。」雲隱微笑。

       「嗯咳!」清揚道長忽然刻意地清了清喉嚨。

       花千骨聞聲關心問道:「清揚長老,您身體不舒服嗎?」

       清揚又咳了兩聲,才慢吞吞道:「掌門此去長留歸期不定,但您到底是蜀山掌門,還望掌門日後在長留習藝之時,別荒廢了蜀山劍法。」

       「好,我會的!」花千骨笑著應下,「門中瑣事繁多,你們就留步吧!」

       「恭送掌門一路平安。」眾人齊聲行禮說道。

       「告辭了。」

       花千骨剛走出幾步,忽然想起一事,轉頭問道:「對了,雲隱師兄,能請你陪我下山一趟嗎?」

       「是,掌門。」

 

       雲隱在花千骨要求下,帶著她來到鄰近蜀山最大的城鎮,此地客商雲集,人潮熙來攘往,販售物品種類繁多,蜀山弟子多來此採買山上日常所需。

       當聽得花千骨問起當地特色美味時,雲隱又是一臉自責:「掌門這些日子是吃不慣山上的粗茶淡飯嗎?妳應該早點告訴我的。」

       「不是不是、山上的飯菜很好。」花千骨連忙搖手否認,「我是想離開長留這麼多天,之前也沒捎個消息回去,她們一定很擔心我,所以我才想帶點蜀山這裡的特產回去送給她們。」

       從小在花蓮村眾多村民仇視中長大的花千骨,記憶裡少數的快樂時光,就是品嚐善心村民悄悄塞給她的糕點。對花千骨而言,美味食物和好心情是連結在一起的,她想,如果給漫天帶了好吃的點心回去,對方應該就不會再生她的氣了吧?

       得知花千骨只是要準備禮物給朋友,不是因為蜀山怠慢了她,雲隱的眉頭才放鬆了,「原來如此。這樣的話,鎮上是有幾家不錯的糕餅鋪,掌門可以一一嘗過之後再做決定。」

 

       出了點心鋪,花千骨又想起一事,忐忑地盯著雲隱問道:「還有、雲隱師兄,清揚長老讓我不要荒廢蜀山劍法,可是等我回長留以後就沒人教我劍法了,那、如果我有劍法上的問題可以請教漫天嗎?會不會洩露蜀山劍法的祕密?」

       雲隱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被花千骨的凝重表情逗笑了,溫言安慰她:「掌門放心,若是漫天姑娘願意代為指點掌門,當然是求之不得。蓬萊劍法亦是深奧精妙,只怕蓬萊少主還瞧不上我們蜀山劍法呢!」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花千骨拍拍胸脯,神態透著一股孩子氣。

       「點心點心、可以吃點心囉!」糖寶開心地在花千骨肩膀上扭動。

       「糖寶!你剛剛吃的還不夠多嗎?這些點心是要帶回長留的,不許偷吃!」花千骨難得對糖寶口氣嚴厲。

       「娘親──」

 

***

 

       由於一個月後就是仙劍大會,因此例行課程中又新增加了劍法對戰訓練,能通過仙劍大會的考驗,就有機會晉升為內門弟子。

       這日,落十一又從課堂間暫時離開,大部分的人都鬆懈下來,只剩霓漫天與舞青蘿仍在對拆長留劍法。

 

       「來來來──大家聽我說、千骨、已經在回長留的路上了!」從課程練習中偷溜的輕水興沖沖地跑回來,大聲宣布好消息,吸引了眾人目光。

       「我說她會回來的吧!」早就想偷懶的舞青蘿得意地將木劍架在旁觀的火夕脖子上:「這個千骨真棒、每次都讓我贏!等她回來我一定要好好親親她!」她見霓漫天一臉不以為然,故意湊上前吻住霓漫天的臉頰,示範一番。

       「行了行了!」

       霓漫天使勁掙脫糾纏,嫌棄地擦拭被舞青蘿碰觸的臉頰,邊評論道:「雖說花千骨資質平庸,要撐起蜀山門戶還差得遠,不過當了蜀山掌門,還肯回長留繼續學習,算她尚有自知之明,沒讓清虛道長所託非人。」

       在旁玩弄著宮木的朔風不懂,霓漫天明明很關心花千骨,如今花千骨要回來了,她應該高興才是,為什麼還時常板著臉,用讓人以為她很討厭花千骨的口氣說話?

 

       「我好像聽人說千骨是平庸之才。」孟玄朗不懷好意地開口了。

       「怎麼了?不是嗎?」霓漫天回答得很隨意,憑花千骨前段時日在長留的學習表現,沒人會認為她資質優異吧?

       「那妳堂堂一個蓬萊島島主的女兒幹嘛要來長留學劍呢?是嫌妳們蓬萊的劍法太爛了吧!」孟玄朗話中充滿嘲弄之意。

       「你──」聽孟玄朗出言辱及蓬萊,霓漫天杏眼圓睜,舉劍指向孟玄朗。

       「孟大哥!」輕水立刻擋在孟玄朗身前,阻止孟玄朗衝動行事。

       「讓開!這是我跟她之間的事情!」孟玄朗推開輕水,摩拳擦掌準備動手,他看霓漫天不順眼很久了,老是處處針對千骨,現在正好趁機比個高下,他的御劍術雖然是差了點,就不信比劍法還會輸給她!

       「你我之間可沒什麼事情!」霓漫天嗤笑,反手收回木劍,冷冷說道:「孟玄朗,仙界各門各派傳承已久,與長留孰強孰弱乃是各擅勝場,豈是你的眼界可以妄下評斷!再說,各派願遣門下弟子拜入長留本是存了交流結好之意,若能取其精華截長補短有何不妥?如依你所言,別派弟子豈不是皆嫌棄師門不如長留,才會想要改投長留門下?」

       霓漫天話聲方落,立刻有數道不滿目光兇猛刺向孟玄朗。

 

       這些目光來自拜入長留的別派弟子,他們原先在各自宗門前途看好,或是倍受門內長老倚重、或是被視為下任接班人栽培,來長留學習也確實是為了拓展人脈結好各派,如孟玄朗所言傳出去,叫他們日後怎麼回歸原先宗門?回歸後又如何在宗門自處?

       沒想到霓漫天會把其他各派拉下水,感受到壓力的孟玄朗漲紅了臉,氣急敗壞大叫:「霓漫天、妳、妳少血口噴人!我可沒這麼說!」

       「喲、剛才有人說我蓬萊劍法不如長留,才要來長留學劍,難道不是這個意思?怎麼、現在說我血口噴人了?」霓漫天把玩手中木劍,鄙視看著孟玄朗:「也罷,敢說不敢當,充其量也就只能逞一時口舌之快。」

       「霓漫天!」這下換成憤怒的孟玄朗劍指霓漫天。

 

       「住手!」返回課堂的落十一見狀出聲暴喝,性格向來溫和的他難得動怒,「你們都不練功圍在這兒做什麼?」

       不料落十一突然現身,孟玄朗只得放下木劍,跟著所有人垂首聽訓。

       落十一環視這群新生,語氣冷硬:「所有人聽好了!圍著長留山跑三圈!」

       「啊、不是吧!」在場眾人立刻傳出哀嚎。

       長留全山範圍遼闊,御劍飛過一圈是很快,要憑肉身雙腿跑上三圈,那可是望山跑死馬呀!

       落十一催促著眾人:「跑完再回來、快!」

 

       

       霓漫天揚起下巴衝孟玄朗哼聲後,乾脆地認罰跑步去了。

       其餘弟子在霓漫天之後,也三三兩兩地跟著跑開。

       「孟大哥……」輕水扯著孟玄朗衣袖想他服軟,卻被狠狠甩開。

       孟玄朗瞪著霓漫天背影,眼中猶有怨憤,顯然認為方才爭端錯不在己。發現落十一少見的嚴厲黑臉盯著自己,他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邁出腳步。

 

       落十一不悅擰眉,孟玄朗由師尊特許破格進入長留必有理由,資質差些也就罷了,但挑釁同門又桀驁不馴的樣子讓落十一頭一回對他心生不滿。

       看著還站在原地蹉跎的輕水,落十一毫不留情斥道:「輕水、快去!」

 

***

 

       花千骨歸心似箭,奈何傷勢尚未完全痊癒,身體無法支撐連夜趕路的疲累,幸而在荒郊尋得破廟一座,有屋瓦牆垣可供遮風避雨,她決定在此暫歇一宿。

 

       安然睡了一夜的花千骨神完氣足,正準備要啟程趕回長留,眼角餘光感知柱子後有衣袂飄動,斷念劍一聲龍吟出鞘。

       「誰?」

       定睛一看劍尖所指居然是殺阡陌,花千骨驚喜萬分地收回斷念劍:「姐姐!怎麼會是妳啊?」

       「居然被妳發現了。」殺阡陌眼神柔和地望著她,其實昨夜他就在破廟裡守著花千骨,堂堂七殺聖君居然為個小丫頭守夜驅蟲,說出去誰能信?

       「我也沒什麼事,就是想來看看妳。不過……我怕妳回長留之後,再見妳就難了……」

       花千骨嘟起嘴抱怨:「那妳怎麼躲在柱子後面呀?不出來見我!」

       殺阡陌呼吸微微一滯:「我怕妳怪我。」

       「怪妳什麼?」花千骨歪頭不解。

 

       (對了,小不點在蜀山暈過去了,沒看到我,還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呢!)

       殺阡陌不欲多言蜀山之事,便搖頭道:「沒什麼,反正我知道妳能平安回到長留,我就放心了,不過這個雲隱也真是的,妳這才剛剛上任,他怎麼不派個人保護妳啊!不知道有很多人在虎視眈眈嗎?」

       「門中事務繁多,是我不讓他來送我的,而且我現在劍法和御劍術都有提高呢!我現在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花千骨神氣地舉起斷念劍比劃。

       「那就好。」殺阡陌笑著牽她走到一旁坐下,「小不點妳記著,如果有危險一定要第一時間吹響姐姐送妳的骨哨知道嗎?」

       「知道啦姐姐!」花千骨甜甜笑著,靠在殺阡陌肩上撒嬌。

殺阡陌滿眼憐愛,彷彿又看到琉夏的影子,「對了,上次蜀山之後還有沒人欺負妳?有的話要告訴姐姐,姐姐替妳去教訓他!」

       「沒有、他們都對我很好。只是,說起來慚愧,我身為蜀山掌門,卻沒有能力幫他們重振蜀山,什麼事都還要依靠雲隱……」花千骨情緒沮喪。

       「本來妳這個做掌門的就應該什麼事都不幹啊!要不然要那些屬下和弟子幹嘛呀?」殺阡陌說得理所當然,因為他自己就是把七殺殿全扔給下屬單春秋打理,這種不負責任的說法,倒是逗得花千骨莞爾一笑。

       殺阡陌起了把人留在身邊的心思:「小不點,跟姐姐走吧!別再去長留了,修仙有什麼好的呢?妳沒有看到那幫仙人,一個、兩個嘴裡全是仁義道德,背地裡幹著齷齪不堪的事情,還不如跟姐姐在一起呢!我們兩個獨來獨往,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是不是很好?」

 

       (姐姐好像很討厭仙界的人啊!)

       明白美人姐姐是一番好意,花千骨卻無法認同:「姐姐,雖然蜀山之中會有一些心術不正之人,但是總體而言,他們無不都是匡扶正義、以天下蒼生為己任,與人為善,不欺弱、不壓民,更重要的是,行得端坐得正,這樣呢就會身心舒暢,人如果身心舒暢的話,就會讓妳容光煥發、永保青春!」

       聽到有益美容的關鍵字眼,殺阡陌馬上把那些討厭的仙派、仙人拋諸腦後,追問道:「容光煥發、永保青春?小不點妳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啊!」花千骨認真說著。

       為了養護他的美貌,殺阡陌可是雷厲風行,「走、我們做善事去!」

       「姐姐,妳帶我去哪兒啊?」

       「等一下妳就知道了!」

 

       殺阡陌帶著花千骨來到一處茶園,這裡沒有水井、沒有溝渠,農民需要從山腳下的河流汲水上來,再一瓢瓢舀水灌溉,實在是既吃力又緩慢。

       「全部停手!」殺阡陌一聲高喊,正在澆水的茶農全都停下手中工作,不明所以地望著他。

       殺阡陌施術升起各個沉重的水桶漂浮於半空,將其傾斜後,桶中河水順勢奔流而下,不消片刻就全成了空桶,哐啷落地。

       殺阡陌洋洋得意:「怎麼樣,有我幫你們,你們很高興吧?」

       沒見過修仙者的平凡農民,在殺阡陌露了這一手之後四處驚叫逃竄,「妖怪」、「快逃啊」之聲不絕於耳。

       見自己的善舉非但沒有換來感謝,反而被當作妖怪,就算是統領妖魔兩界的殺阡陌也忍不住勃然大怒:「豈有此理!我這麼幫你們,你們竟然──」

        隱約覺出殺阡陌的殺意,花千骨慌忙攔阻:「姐姐姐姐、不要啊!」

       「小不點,我說什麼來著,這幫人明顯就是不分善惡曲直是非!什麼身心健康?倒是一肚子氣!」殺阡陌恨恨說道,「小不點我走了,妳自己保重!」

       「姐姐、姐姐──」花千骨一疊聲呼喊也喚不回殺阡陌的身影,不禁嘀咕:「姐姐雖美,但這性子也太火爆了吧!」

       不過,和漫天倒是很像呢!花千骨抿唇一笑。

 

       (都這麼多天過去了,漫天的氣也該消了吧!)

       想到自己很快就可以回到長留,花千骨眉開眼笑,不想在此繼續耽擱,於是召出斷念直奔長留,腳下御劍速度也提昇了幾分。

 

***

 

       這回通風報信的人換成了舞青蘿,她興奮地跑回練習場大嚷:「回來了回來了、花千骨回來了──」

       「真的!?」輕水停下劍法練習,喜孜孜地要去迎接花千骨。

       「花千骨回來了!」

       「真的回來了!」

       一群人竊竊私語,好奇地跟著輕水前去湊熱鬧,間中還夾雜著火夕的哀嚎:「哎、我又輸了──」

 

       終於回來了,此時距花千骨離開長留已是過去足有大半月。

       霓漫天不曉得見面後自己會不會失控地對著那個笨蛋破口大罵,但是沒親眼見到人心裡又放不下,猶豫片刻後,還是決定遠遠跟隨大家的步伐,落在最後的朔風見狀,嘴角不自覺揚了起來。

 

       雙方在練習場入口碰上,輕水激動上前給了花千骨一個擁抱:「可回來了!我還以為妳當了掌門之後不回來了呢!」

       「怎麼會呢?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妳們呢!」花千骨拉著輕水的手,目光一一掃過身旁的面孔,卻不見最想念的那個人。

       火夕哭喪著臉,擠到花千骨面前抱怨:「花千骨!妳、妳害我輸得好慘──我要給舞青蘿洗一個月的臭腳!」

       這打賭內容再次引起眾人鬨笑。

       舞青蘿毫不客氣推開火夕的大臉,轉向花千骨抱拳笑道:「謝啦!」

 

       看著花千骨與其他人和樂融融地說笑,似乎忘了自己的存在,霓漫天的欣喜情緒瞬間轉換成酸意:「喲、不就是個蜀山掌門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漫天!」花千骨眼神一亮,撇下眾人快步走向霓漫天。

       當日離開長留,漫天沒有來送行,在蜀山這麼多日又沒有音信,她還怕漫天不要她這個朋友了呢!漫天過來就是還在乎她的吧?

       唔、可是漫天表情好像不太高興!花千骨怯怯拉起霓漫天的手,「妳還在為我瞞著妳的事生氣啊?」

       花千骨居然好意思問她是不是還在生氣?那個笨蛋該不會忘了出門前承諾過什麼吧?

       「我哪敢生妳的氣啊,妳現在可是堂堂的蜀山掌門!」霓漫天假笑著甩開花千骨的手,低哼一聲扭頭而去。

       「漫天──」嗚、漫天果然還在生她的氣!

       花千骨立刻就想追上去,但是輕水拉住她:「別理她!她就是大小姐脾氣,都是妳給她慣的!」

       「可是──」看著霓漫天頭也不回地走了,花千骨心急如焚。

       「千骨……」孟玄朗趁機站到花千骨面前,凝視著她,柔聲詢問:「一切還順利吧?」

       「嗯。」一攔一阻間,霓漫天就走得沒了影兒,花千骨登時無精打采,連孟玄朗的關心也是敷衍以對。

 

       「你們在幹嘛?」摩嚴巡視到這片練習場立刻黑了臉:「都不用練功了是嗎?是不是嫌上次罰你們都罰得不夠啊?」

       有落十一發怒在先,眾人面對性格暴躁的世尊摩嚴訓話時,場面更加寂靜。

       「仙劍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應該抓緊練功才是,屆時各派掌門都會過來觀禮,切莫給長留丟了臉面!」摩嚴素來最看重的就是長留名聲。

       「是,世尊!」眾人同聲應道。

       「還有,這次仙劍大會,排名第一的將會成為尊上的入門弟子,但是排名最後的一個,必須要離開長留。」

       「啊……」頭一回聽說仙劍大會排名最末的弟子必須離開長留,平日練習不認真或是資質不甚好的弟子都悄悄變了臉色。

       「花千骨,妳既然是我長留的弟子,就應該遵守長留的門規,雖然是蜀山的掌門,但跟其他弟子別無二致。如果這次仙劍大會排名最後,一樣會被逐出長留。」摩嚴冷冷盯著花千骨,目光利如刀劍。

       「是,弟子謹遵世尊教誨。」花千骨垂首恭敬應道,摩嚴給她的壓迫感太強,她根本不敢直視對方。

       「好了,都去抓緊練功吧!」訓誡完畢,摩嚴揮揮手讓弟子們都散了,轉向繼續巡視其他地方。

 

小白骨:什麼?我不在的時候,漫天又被別人親了!(╯‵□′)╯︵┴─┴不行、我要消毒!

霓漫天:我們和好了嗎?別趁機吃豆腐!(冷笑推開)

小白骨:那、漫天幫我消毒!(嘟嘴)

霓漫天:(斜睨)舞青蘿親了妳?

小白骨:沒有……但是我可以現在去找她!

霓漫天:出了門記得別回來了(茶)

小白骨:小骨很乖,小骨不走(。◕∀◕。)

智慧樹用什麼查答案?

本文出自公–忠–號【桔子有課】許多同學特別是大學生,每個學期都要學習很多課程,有選修課,必修課多課程下來肯定有做不完的課後作業了,特別是上網課這段時刻,遇到難題不知道怎麼解決,那該怎麼辦呢?有沒有能夠查網課題的公忠號,今天我給我們分享一個能夠查知到/學習通/慕課等眾多渠道的課程答案。公忠號《桔子有課》是我自己同學推薦蠻不錯的,期望能夠幫助我們的學習!(超星爾雅 智慧樹 知到 智慧樹網絡選課 超星爾雅網課答案 智慧樹慕課 全都能搜)方法步驟第一步:首先打開手機,桌面打開微信第二步:右上方

智慧樹用什麼查答案?本文出自公–忠–號【桔子有課】許多同學特別是大學生,每個學期都要學習很多課程,有選修課,必修課多課程下來肯定有做不完的課後作業了,特別是上網課這段時刻,遇到難題不知道怎麼解決,那該怎麼辦呢?有沒有能夠查網課題的公忠號,今天我給我們分享一個能夠查知到/學習通/慕課等眾多渠道的課程答案。公忠號《桔子有課》是我自己同學推薦蠻不錯的,期望能夠幫助我們的學習!(超星爾雅 智慧樹 知到 智慧樹網絡選課 超星爾雅網課答案 智慧樹慕課 全都能搜)方法步驟第一步:首先打開手機,桌面打開微信第二步:右上方智慧樹,賈平凹,國之重器,藝術教育,犯罪人,三顧茅廬,杜麗娘,現代文學,多渠道,政策措施,文明古國,核心技術,經濟社,選修課,右上方,不充分,美好生活,大學生,必修課,諸葛亮,不知道,怎麼辦,有沒有,第一步,有助於,互聯網,代表人,10億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