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可能的超電磁炮 5-9 集合

5-9 集合

分析着情況的美琴,身體的動作無意識的暫停了幾秒。

關於這一點莎羅雅也是一樣。

「……」被電流暫時奪去行動能力的莎羅雅,無神的跟美琴看着同一片狼藉,很顯然她也十分意外“起爆劑”並不在這裏的事實。

但相比於一直是處於陰謀里被動一方的美琴,莎羅雅的表情則顯得很難看。畢竟被同伴如此徹底地利用,多少會讓人感到不爽的吧,尤其她還是組織里級彆強大的魔法師。

不過現在的情況可不允許兩人再繼續深入的往下思考了。美琴必須想辦法立刻與上條他們匯合,而莎羅雅則有着更實際的目標——儘快從這場實力相差懸殊的戰鬥中逃離。

「知道自己被擺了一道,還要繼續為他們賣命嗎?」美琴從滿地的廚具殘骸中跨了出來,繼而走到昏過去的羅伯特身邊蹲下身。雖然整個過程她沒有回頭看莎羅雅一眼,但通過電磁波細微的走向,美琴很清楚莎羅雅在偷偷地做小動作。

莎羅雅:(還差一點了,降落傘寶貝兒!)/// 美琴:(目標是之前掉到地上的降落傘嗎?不過我可不認為你有力氣站起來逃跑哦。)

「美…美琴寶貝兒…駕駛員和總統….就交給你了哦~!」

「可惡!來這招嗎?!」

運輸機應了莎羅雅的話,突然不自然地劇烈顛簸了一下,然後整個機身呈仰角20度左右的姿勢向上加速起來。

「嗚哇!!」

蹲着的美琴來不及穩住身子,一個踉蹌差點一屁股把總統坐醒。而莎羅雅趁這個間隙則藉著加速度和斜角,帶着陰森的笑容朝着斜道狀的艙門毫不猶豫地滾了出去。

雖然之前剛被“雷擊之槍”貫穿了整個身體導致渾身脫力意識模糊,但訓練有素的她還是有能力在降落傘的庇護下成功逃生的。

「嘁!還真是有決心的人!!」

「不過深究她也沒有意義了,還是先把總統弄醒吧!」美琴把手輕輕蓋在羅伯特的胸前,開始大口大口地深呼吸。

「雖然經常在電視上看到,不過到了自己動手的時候果然還是有點緊張的啊…」

柔軟的手掌有些顫抖,不安的情緒從指尖蔓延到全身。要知道,她可是很少會在使用能力前緊張的。

(如果力道掌握不好的話,我是不是會被寫到歷史書里啊…日本學園都市14歲會放電的少女藉機謀殺US總統什麼的….)

「可是再不動手的話…就要和這大傢伙一起掉入海底了啊!」似乎是因為駕駛員脫離了魔法控制以後變得有些精神衰弱,飛機的航空軌跡十分詭異。

 

這樣下去就算飛機直接掉頭衝進海里也是可能的。

「啊啊啊啊,混蛋!!…這還真是讓人難以選擇的討厭問題呢!!不管了!!」美琴好像放棄了什麼一樣,為了解壓大聲喊了出來。

「如果電壓太大了可別怪我啊!!!!!!」

在美琴下定決心的瞬間,機艙里又被藍白色的電流再度充斥。這位lv5的人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竟然做起了人力起搏器,這操作可比之前讓美琴怨聲載道的電磁爐難把控多了!

而作為練手的第一人,某種程度來算也可以說是超級倒霉蛋小白鼠…竟然是美國的現任總統大人。單就此事的蹊蹺程度和危險程度,也絕對可以載入人類史冊了。

 

「哈哈哈啊啊啊啊!!」隨着兩次電流的炸響,羅伯特像被按了開關一般猛地呼出了聲。但這個嚇人的慘叫卻也讓美琴心裏一塊重石砸地,就如同剛出生的嬰兒放聲痛哭會讓母親松一口氣一樣。剛剛因為太過擔心,美琴都快把自己緊張窒息了。

「成功了??」

「發生了什麼girl?!」
「嘛…就是給你人工電擊了一下。先不說這個了,你能站起來嗎?」
「唔,身體還有些發麻,不過應該可以。」
「我來扶你….」流着冷汗的美琴很巧妙地繞過了電療這一過程,自然地過渡到下一個話題。
「那個莎羅雅被她給逃了,起爆劑也不在這裏。不過當務之急是這架運輸機!」
「跑掉了也沒辦法。不過這架飛機確實飛得不太穩啊!!」

——咣當咣當!!

「去駕駛艙看一眼吧!」
「好的。」美琴一手扶着羅伯特,另一手扯下了掛在倉壁上的降落傘。

「果然…嗎…?」
如美琴所料,駕駛員的精神狀況很不樂觀,甚至無法判斷他現在是否還處在莎羅雅魔法的控制之下。
「儀錶盤的這些指針,是不是振幅有些大啊?」發出吐槽的是剛從鬼門關旅遊回來的羅伯特。
「可能是我剛才的電擊損壞了電路,也可能是莎羅雅對駕駛員下了什麼銷毀命令…」趕過來的美琴,“啪”的一聲把手拍在儀錶盤上檢查起了迴路。少女微微皺起的眉頭告訴羅伯特,她能感到電流在裏面某些地方斷了弦。

十幾秒后,機頭開始顫顫巍巍地劃開一個半徑很大的圈,但大體感覺是朝着返航的方向在轉彎。羅伯特咽了一下口水,靜靜地看着這位剛剛鋌而走險救過他幾次性命的fantastic girl.

「總之這架飛機已經幾乎脫離控制了。雖然好不容易暫時讓它往回飛,但絕對堅持不到安全返回基地,必須想辦法跳機才行!」
「降落傘的話,給。不過看飛行員先生的精神狀態,總統先生要和飛行員先生共用一包了。」 美琴把剛剛收穫的降落傘包遞給了羅伯特。

「….我,沒有關係的…」

「?!」美琴和羅伯特的注意同時被飛行員吸引了。在精神嚴重模糊的時候,他的發音依舊鏗鏘。
「你們,用它先跳吧。我至少要將這傢伙的機頭,朝着大海的方向調整…」
「別開玩笑了!作為總統怎麼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戰士丟掉性命呢!」

 

(呃,怎麼感覺像在看電影…)美琴一邊看免費戲,一邊幫行動不便的羅伯特穿上降落傘。

 

「沒關係,你們都不會有事的….好歹我也是電系的能力者,等你們跳機之後,我會盡量讓飛機的自動駕駛功能恢復作用然後再想辦法的。」話雖如此,不過美琴清楚的知道這隻是安慰人的,因為線路很多都斷掉了。然而這也不算是什麼犧牲自我的英雄橋段,畢竟從高處自由落體對美琴來說,麻煩是麻煩了點,但是起碼性命無憂。

「不行girl!我國的事怎麼能讓一個外國小姑娘冒這麼大的危險?!」

 

 

 

「呦!!御坂同學‘好久’不見了哦~有想人家嗎~~」

「這甜得發膩的聲音難道是?!」回過頭來,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一對堅挺的東西,實在是太扎眼了。

「讓老娘好找啊,把你轟成渣!!!」

「姐姐大人把御坂一個人留在地面,自己卻跑出來開飛機Daze!!」

再往後看,麥野和番外個體也都跟來了。

 

「你們怎麼會在這?!是黑子帶你們來的嗎?她人呢?」(不過黑子應該做不到才對,也不見她人,到底怎麼回事??)

「咳咳,雖然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但還是想問一句….girls到底怎麼出現的啊??」就算經歷過各種戰爭的洗禮以及無數次大場合,總統和飛行員還是被眼前憑空出現的一大票人嚇出了眼珠。懂日語的羅伯特倒還好,而飛行員原本就比較獃滯的表情變得更好笑了。

「啊哈哈,等安全了以後再解釋吧。誒??結標也在??」本來想尋找黑子的,結果一探頭卻看到了結標淡希。
「……」
「如果是這樣就能說得通了,是你帶着大家轉移到這的嗎?已經可以移動自己了?」
「……」
(她怎麼不說話….)就算不在乎結標對自己的看法,但這麼華麗麗的被無視也挺尷尬的。

「結標同學暫時還不可以說話哦,因為她現在在我的控制之下~」
「你….」

(御坂同學又要怪我了吧。)

「她會主動去找你們的話,說明她也認同這個辦法。」

「?!」食蜂做好的心理準備似乎沒有派上用場,臉上閃過一個美琴沒有察覺的表情。
「這次謝謝你了食蜂,幫大忙了!!」雖然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但配合美琴治癒的笑容,殺傷力可想而知。

「所以黑子沒有來是因為AIM吧…」

 

「姐姐大人!!!」真是不經念叨。因為飛機本身沒有飛多遠莎羅雅就被打敗,再加上在那之後的航線和速度都發生了轉變,黑子終於利用機會追了上來。

「——嗚哇!!!」還沒等美琴反應過來聲音的主人是誰,嬌小的櫻色少女就已經飛撲到美琴的懷裡。

那逮着機會就拚命地蹭着自己胸部的感覺,沒錯的。

如果是之前,美琴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使用“行為修正拳”來讓黑子短路,不過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沒有比多一個空間能力者更讓人高興的事了。

話雖如此,象徵性的懲罰還是要有的。

「不是!叫你!好好!呆在!店裡!嗎!!」伴隨着每一次停頓,都是一次攥拳攻擊。

「為!什麼!不聽!話!哈?!」不過看上去施暴的和被施暴的人都笑得十分開心。

「嗯啊哈哈哈哈,姐姐大人的拳頭攻擊!!好舒服!!!」

「你這個精神病!!變態都不分場合地點的嗎??!!」丟人丟到外國總統眼前了,也算是痴漢界的門面擔當。

 

——咣當咣當!!

 

機身的又一次失控將短暫的歡聲笑語制止,美琴瞬間擒住黑子並露出認真的表情。她看向食蜂,而食蜂也清楚這個眼神的意思。

「接下來還要拜託你和結標配合,把這兩位大叔和其他人安全地帶到附近的地面上!」

「其他人?!那臭小鬼你自己要幹嘛??」麥野有點不耐煩了。好不容易追上,又要被安排。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這口氣可就要變成原子崩壞射出去了。
「我得保證這個大傢伙沒可能砸到人才可以。」美琴遞給黑子一個信號。
「沒問題姐姐大人!!」

「好的!那有什麼話一會兒到地面上集合以後再說!大家行動起來吧!」

P.s 本周暫時單更~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