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蝸里的風(良堂)六十三

“快送醫院!車呢!”二哥喊道。

“用局長的車!這邊這邊!!”

孟鶴堂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拖起父親,在周九良的幫助下背在身後,朝停在十幾米外的黑色轎車跑去。轉身蹲下來將父親送進車廂的時候,看見廣場上大哥孤零零的身軀,沒有人顧得上關心,被兩個陌生人拎着手腳,不知要抬去哪。

“沒有心跳了。”送到醫院的時候,護士一邊按壓,一邊說道。

“搶救!不計一切代價!!”

孟鶴堂不知道說話的是誰,帶着大軍帽,方方正正的臉緊繃著下令。

病床邊圍着四五名醫生和一圈護士,中間換了七八個人交替着進行胸外按壓,肋骨斷了三根,即使到最後身體已經冰冷僵硬,明知毫無希望。

孟母蜷縮在椅子上發抖,孟鶴堂一直抱着她,等正式告知家屬死亡通知,已經是將近午夜。

“什麼?你說什麼?”孟母從孟鶴堂的臂彎里抬起頭。

“對不起,病人搶救無效。需要家屬在通知書上簽字,這裏。”醫生將紙和筆遞給她。

“什麼?什麼搶救?你說什麼?讓阿風簽,阿風是老大。”孟母兩眼無神,像在看他,又像是什麼也看不見。

“給我。老三,你先送媽回家。”二哥接過通知單,拿起筆正要寫,突然哇一聲,抓着頭髮頓足大哭,紙上留下一道歪歪扭扭的線。

“我來吧。”孟鶴堂把母親的手搭在周九良胳膊上,叮囑道:“扶好奶奶。”

接過那張皺巴巴的紙,孟鶴堂頓筆幾次,忽然抬起眼問醫生:“真的嗎?”

“對不起,我們儘力了。”

“哦哦——”孟鶴堂覺得自己好像在夢裡,似乎應該哭,可哪怕心底已經歇斯底里,卻一滴眼淚也沒有,一筆一劃地寫下名字,“謝謝你們。”

孟亭風先下的葬,靜悄悄的,什麼儀式都沒有辦。接着就下了一場罕見的四月暴雪,父親的遺體在殯儀館多停了两天,告別儀式的時候,大廳里擺滿了花圈,門外停了兩排汽車,一半是白底紅字的牌照。躺在棺木里的父親換上了筆挺的軍裝,胸前別滿了勳章,面容是在世時都少有的祥和。

孟母已經從絕望中轉圜,衣着得體的一一答禮,碰到許久未見的老朋友,才抹着眼淚說道:“是啊,不然怎麼辦呢,我倒是想乾脆跟他們一起走了算了。嗯,這是幺兒。”

“哦!那個——堂堂?”

“對。”

“我上次來的時候剛進高中,現在在哪呢?”老人問道。

“百貨公司。”孟母示意孟鶴堂跟人家行禮,“以前總覺得小兒子不怎麼爭氣,現在想起來,我要他們爭什麼氣呢?平平穩穩已經難得了。”

“節哀順變。”老人拍拍她的手,又看向跟在後面也戴着孝的周九良,“這位是?”

“是孫子。”孟母趕緊答道。

“這麼大了?阿風家的?”

“幺兒家的,阿風是個女兒。”

在老人疑惑前,周九良搶白道:“我是領養的,爺爺和大伯一直都對我很好。”

老人讚許地朝孟鶴堂點點頭,“不容易。你們忙吧,我去看一眼老孟。”

陸陸續續一直到傍晚都有人來,結束之後,孟鶴堂把母親送回家,本來想留下來陪她,孟母擺擺手道:“你回去吧,今天也累了,媽沒事,晚上保姨在。”

“那讓她睡你房裡吧。”孟鶴堂還是不放心。

“嗨,媽不會想不開的,別瞎操心。”

孟鶴堂的心思被看破,索性說道:“還有我和二哥,媽,你別走。”

“嗯,快回去吧,天黑了路不好走。”

臨走前孟鶴堂又反覆叮囑保姆,讓她一定寸步不離。回到家的時候,累得手都抬不起來,獃獃在床沿坐着。周九良燒了熱水來催他洗臉洗腳,喊了幾聲,孟鶴堂才抬起頭。

周九良乾脆端了洗腳盆來,蹲在床邊,幫他脫鞋襪,泡在熱水裡,輕輕搓揉他有些浮腫的腿腳。

“我還沒有幫他洗過腳——九良,我沒有爸爸了。”孟鶴堂垂下眼睛,淚水嘩嘩往外涌。

SD高達三國傳-真三璃紗大戰-各關卡道具(物品)掉落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SD高達三國傳-真三璃紗大戰-各關卡道具(物品)掉落點擊進入查看全文第九關,第十關,BOOS戰,第六關,BOOS,無雙模式,自定義關卡,第四關,第五關,沒什麼卵用,沒卵用,金手指,沒什麼,第一關,第二關,簡單介紹,沒意思,基本上,永遠的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