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顧】熹過

自收復江南失地以來,新皇勵精圖治,休養生息,越明年,便是政通人和,百廢俱興。於是這樣又幾年一過,新皇不急不緩推行的政令逐步落實,政治清明,社會安定,從古絲路處源源不斷湧來大量白花花的銀子和紫流金,朝廷也還上了那一大筆烽火票錢,大梁漸又復現盛世之兆,小太子羽翼豐滿起來,長庚也就是時候退位了。

這位太上皇讓位得悄無聲息,所以很多大臣以為那日太上皇朝會上說要讓位是在開玩笑,不想這個人當真可以擋住權力的誘惑,留下道聖旨,后不知去向,隨他一起消失於人們視野中的還有救大梁於水深火熱中的安定侯。多數人以為這隻是個巧合,只有少數人知道太上皇和安定侯是去過日子去了。

長庚不僅交出了玉璽,還有臨淵木牌也交還出去,真正地做一回自己,和自己親愛的人好好生活一段時間。如以前開玩笑時所講,長庚和顧昀在幽靜的深山老林里開了家麵館,一年來除去兩人身邊的熟人,也不能接待幾位客人,熟人來了也不好請他們自掏腰包,所以每年都是入不敷出……山中不知歲月,兩人看着對方的鬢角漸漸冒出了一絲華色,額上慢慢攀上了幾道皺紋,互相調笑,互相憐惜,互相……

“義父,別動,這兒有根白頭髮,別動,相信我,不會很疼…”長庚輕輕把手放在顧昀的頭上,穩穩扶住,仔細的從黑瀑似的發里找出根白髮,抓住后輕輕向上一提。

“嘶…”顧昀微微一抖,這小小的刺痛感雖不比戰場上真刀實槍來上一擊,但顧帥養在這深山中多年,身上心中弦鬆弛已久,怕是早就忘了那般痛感,如今這小小刺痛,也似喚起了,多年前積壓下的陳年舊傷,身上多處也隱隱泛起絲絲疼痛,其實也無大礙。只是長庚卻是一驚,手上動作立馬停下,關切帶些許焦急地道:“子熹,怎麼是我弄痛你了嗎,是不是我下手重了些?”

“無妨,只是久居山野之中,許久不嘗疼痛之感了,一時間沒有適應而已。”顧昀緩緩道,“再說我如此一個天生地養的美男子怎會有白頭髮,長庚你是不是人老眼花看錯了呀?”

“是,義父風華絕世,是我等凡夫俗子望塵莫及的。如此多年一過,義父身上一切都未變,真是令我…好生歡喜…”歲月流逝,你亦如往昔,為此我很高興。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