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田柾國ll人鬼】他的鬼在等他(以後請過小年輕之間沒羞沒臊的生活/甜向)

上篇指路:

田柾國的手機和電腦對於方阿米來說都沒有秘密,想玩就玩。於是她很順利地背着柾國,聯繫到了江予諾說過的那個試圖收了自己的叫阿羽的神婆。

雖然對於這一切都沒有記憶,方阿米依然堅定地認為她不能變成惡鬼。吸取柾國的壽命,害他生病之類的都不可以…

所以還是消失好了。

想到這一切都對田柾國有好處,方阿米心裏倒有點輕鬆。最好田柾國傷心一場,然後趕緊搬家去和人類戀愛吧,不要再搞特殊形式了。

方阿米晚上被擁在懷裡,細細瞧着田柾國的睡顏,又心想他怎麼就喜歡上一個只能閉着眼觸摸的鬼?國哥確實是個奇葩。

但她好喜歡這個奇葩啊。方阿米在被子下面握住他的手指。陰陽兩界都最喜歡他。

約定好驅鬼的那天,方阿米把田柾國支走了。

“鄭號錫來電!”他在客廳叫正在做課題的柾國。“叫你去舞蹈教室!”他騙人的。

田柾國心下認定鄭號錫是想和他談談關於阿米的事情,急匆匆的就要出門。“晚上別做飯了,我在外面隨便吃點。”

離開前他閉着眼睛親親阿米的腦門兒,找得又快又准。“乖。”

其其在身後不停地叫。田柾國心神不寧、沒空擼貓,直接趕往學校。

方阿米把人送走後,拿田柾國的電腦開始發郵件。神婆說她堵車了,一個小時后才能趕到。

“你以後不要太欺負我男朋友了。”方阿其把電腦合上,將其其抱起來,和它認真對視。

“聽到沒有?”小貓憤憤地喵了兩聲。阿米把它捂在肩頭。

“好啦不生氣啦,我知道你會想我。”

田柾國趕到舞蹈教室時空無一人。他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又難以相信是方阿米在騙他。正在抓狂的時候,鄭號錫真的進來了,還帶着滿胳膊的淤青。

“學長?”田柾國驚訝地看着他。鄭號錫看到田柾國在這裏比他還驚訝,馬上拿衣服去擋,還是沒逃過田柾國的視線。“你和人打架了?”

“我沒事,今天沒有練習…你早點回家吧。”鄭號錫低頭想走。田柾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中就有種呼之欲出的預感。他想起他差點挨過的拳頭。

“怎麼回事?”他直接問出來。

鄭號錫站住不說話了。也不否認。田柾國上前難以置信地撈過他的胳膊——“江予諾?”

鄭號錫被問得有點綳不住,眼眶直接就紅了。“柾國。”

他帶着哭腔,稍顯猶豫,不知道自己該說還是不該說。但這也是田柾國的事……

“我…在她的舊手機里找到了那個方阿米的照片…”鄭號錫咬咬牙,一口氣都交待出來。

“江予諾曾經其實是一個同性戀……他們兩個應該是交往過的。”

田柾國把疼得抽氣的鄭號錫放開。

他愣了一會兒,然後轉身衝出教室。

路上車流滾滾,田柾國招不到的士,和那天救小貓時一樣乾脆直接用跑的回家。他邊跑邊瘋狂地回想江予諾那天說過的話和表情。

她不斷勸自己找人收了方阿米時的強勢。她說阿米是惡鬼,會害死他,她說阿米有抑鬱症,從十九樓自己跳了下去……

田柾國跑進小區。

這片兒的野貓特別的多,尤其是那種靠學生們天天餵養的老貓,都不怕生,一個個地趴在單元樓前曬太陽,白白的鬍鬚迎風抖着。

田柾國想過,也許其其就是它們其中一隻的子孫後代。

他來回地用眼神搜索,然後一口氣上手抓了五隻跑都跑不動的老貓,在來往居民詫異的眼光下衝進電梯。“喂!你抓貓幹嘛!”有人在電梯外吼他,還想追過來。

田柾國拚命按鍵,電梯門及時合上。他的手臂已經被野貓抓出了一條條血道。田柾國死不鬆手。

到了家門口,他直接用踹的。“開門!方阿米!”

幾秒鐘后,方阿米把門打開,田柾國離開才不到半小時。“怎麼了?”

她驚慌地看着他進屋,手裡還抓着五隻臟兮兮的動物,全扔在沙发上。

“你問它們。現在問。”田柾國指着貓。

“你瘋了?”方阿米被他盯回了鬼魂的原型,清清淡淡的在屋裡飄着。

“問什麼?”

“你問它們你三年前是不是自己從這裏跳下去的。問它們有沒有看到你跳下去!”

田柾國喘着粗氣,把方阿米嚇壞了。“你別激動。”方阿米把貓都聚到自己身邊。

“我問就是了。”

方阿米可以和貓說話,但她沒出過門,所以只認識其其,滿屋的老貓悠悠地打量着他,方阿米硬着頭皮,頂着田柾國瘋狂的眼神一隻只地問過去。

問到第三隻時,她臉色一變。田柾國看着她滿臉的恍惚,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有貓看見我和女人在陽台上吵架。”方阿米的嘴唇發抖,她看看牆上的表,離神婆來收走自己還有十分鐘。

“那女人前两天還來過一次。”

三年前,方阿米不是自殺的。

她是被江予諾推下去的。

敲門聲響起,阿羽神婆來了。

田柾國迅速指揮方阿米:“你躲到牆裡。”

方阿米還在怔怔地看着他。“柾國。”

她喊。“我不想走了。”她現在想留下來,陪他過完他的一輩子,如果她不是惡鬼的話。

田柾國揮手趕他。“快進去!”方阿米只能一步三回頭地消失在牆內。

他轉身,隔着門聽到女人和江予諾在樓道里交談的聲音。她肯定是要來親眼看着方阿米消失的。這世界上的證據全都已經不在,唯一的隱患就是受害者的孤魂。她不會讓方阿米繼續在人間遊盪,每日提醒她曾經失手犯下的過錯。

“田柾國,我知道你在家。”江予諾的聲音冷漠平穩,聽不出絲毫波動。“開門。”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田柾國悄悄掏出手機報警,“號錫學長知道你在這裏嗎?”

門外靜下來。然後是一聲砰然巨響,江予諾在踹他的門。“開門!”

她的聲音里的平靜漸漸崩裂,露出深藏的慌張和可怖,“你他媽的開不開!”

田柾國依舊抵在門上,半晌后,鄭號錫的聲音響起來,“江予諾,你在這裏干什麼。”

幾乎是片刻間下的決斷,田柾國馬上把門打開。神婆的尖叫、江予諾的低吼,還有鄭號錫被她推在地上吃痛的聲音。田柾國一把拉過江予諾揍在她的肚子上,兩個人在狹小的樓梯間混戰。

“這拳是為了我學長!”田柾國直接往她臉上招呼,江予諾連連退後,她不是田柾國的對手。

“這拳是為了方阿米!”田柾國又揍在她鼻樑,霎時間鮮血狂噴。“別打了!”鄭號錫在後面叫。“田柾國!你下手太重了!”

“她都可以下手殺人!”田柾國的拳腳不停,都落在致命要害處,江予諾漸漸失去反抗的力量,在地上抽搐。“我為什麼不可以!”他又是狠狠一腳補在江予諾腰間。

〖阿羽有話說,果果這並不是暴力傾向,也不是會對女人動手的人,在這裏果果並沒有認為江予諾是個女人,也沒有打算對殺人犯留情。請勿上升真人


“柾國…”方阿米突然出現,單薄的一個灰灰的影子,連五官都看不清晰,竭力站在門邊喊他。“別打了,你會被抓起來的。別打了…”

聽到方阿米的聲音,田柾國猛地停下。

汗和血和淚之間,他的呼吸暫時平緩。方阿米還在門口看着他。阿羽神婆在一旁嘖嘖稱奇:“第一次見長得這麼可愛的鬼。”

“回家吧,好不好。”方阿米帶着哭腔。“我們不追究了。我也不走了,你現在回來。”

田柾國晃晃悠悠地直起身,往地上啐了一口。他邁步走向方阿米,家門近在咫尺。

腳腕突然被人拉住,江予諾掙扎着從地上爬起,拽住田柾國,一把將他扯進消防樓梯間,

“你去死吧!”

“田柾國!”鄭號錫撲過去抓住二人,只拉住了江予諾,她在鄭號錫的阻攔下還是竭力把人從樓梯縫隙間推了下去。

田柾國拚命抓住欄杆,然而瞬間脫力下沉。

他重重摔在十四層樓的位置,在台階上翻滾了幾下,失去了意識。

睜開眼睛,田柾國還在台階上躺着。

只是他的視野不對。半天,田柾國意識在自己在看着自己昏迷的身體,他現在是一片魂,像一縷青煙飄在空中。

田柾國飄上樓,看到江予諾被鄭號錫壓在牆上動彈不得,方阿米跪在門口失魂落魄。只有阿限神婆注視他的眼睛。

“小伙子真壯,摔下去也只是短暫的離魂啊。”她打量田柾國的身形。

“一會兒救護車來了你就回去吧,免得他們把你的身體拉走,你可就沒地方去了。”

“阿米怎麼看不見我?”田柾國飄到她面前揮揮手,方阿米毫無反應。

“她已經死透了,你只是暫時夾在陰陽兩界,還是有區別的。”神婆從懷中拿出一疊紙。“鬼是不是不收了?我今天可白跑一趟。50%的押金不退啊。”

“有沒有什麼辦法,讓阿米永遠留在我身邊?”田柾國回頭求她。“我付錢,多少錢都行。”

“這不是付錢的問題。”神婆笑了,看着田柾國,像看一個貪得無厭、吵着要糖的小孩。“這個世界上也沒有永遠。你的鬼不是惡鬼,只是個傻鬼。她在人間撐得夠久了,很久就會消失。你擁有過片刻,還不滿足嗎?”

“不滿足。”田柾國搖頭。和方阿米在一塊兒,能多一秒也要算一秒的。“至少讓我和她生活到我死去吧。”

“你什麼時候死,你自己知道?口氣這麼狂。”神婆掏出一個計算器,對着田柾國按按。“你看看,你陽壽本來就沒有多長,才六十年。”

田柾國很敏銳地捕捉到她的意思。“所以不是錢,是陽壽的問題?我需要拿壽命和你交換?”

神婆笑了。從來沒人願意拿生的命去換一個死的魂。她等着田柾國自己飄下樓去。遠處的警笛聲和救護車聲都在越來越近。

田柾國快速地算了一筆賬:“那你拿走二十年給阿米吧,這樣我再活到四十歲就行,我現在二十二,十八年後死的話,變成鬼可以再撐兩三年,那就正好和阿米差不多同時消失。” 國哥講起壽命和生死也沒有在怕的,頭頭是道。

這生意還可以他媽的這樣做?阿羽驚呆了。她數學沒有田柾國好,埋頭在計算器上按了半天。

“靠,好像行得通。”她抹抹頭上的汗。“我把你的陽壽分給她,把她綁在你身上,就可以解脫這間房子的禁錮了。然後你付我一個手續費,再給我免費宣傳一下,咱們那就這麼辦?”

“就這麼辦吧。”田柾國笑了,也沒有再砍價的意思。他緩緩飄下樓去。

“你可別算錯了啊。錯開一年都不行的。”他又回頭叮囑神婆。

他怕自己先消失,要惹方阿米傷心。

做人做鬼,他都要和方阿米在一塊兒了,她先做他十八年的方小鬼。然後等田柾國離開人世,他們再做幾年的傻鬼情侶。

國哥的如意算盤打得噼啪響。

那就這麼說定了。田柾國附上自己的身體,疼痛感慢慢回歸,他聞到血腥味,聽到耳邊有警察在喊。現實世界又和黑白空間再次重疊。

他的鬼在等他。

昨天熬夜熬的有點太猛了,可能會有一些錯字,麻煩捉個蟲。好啦,可愛鬼的故事完結,之後可能會出幾個番外,拜拜啦。



——

這裡是阿羽.


以文藝開頭,以黃色為主.

狂舞的晚風裹挾着破碎的星光擊中了你我.


每條評論都會看,只是有時候不知道怎麼回復.


有錯字麻煩提醒一下.


祝看的開心.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