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逸話】假日前夕

嘶——腦殼痛,這是我睜眼后的第一感受。

被叮咣叮咣的吵鬧鈴聲給突然弄醒的我,睜眼便感覺到了從腦仁兒的部位傳來的刺痛感。具體是大腦小腦還是腦幹呢,這並不是我現在該想的。

果然昨天應該聽阿米婭的話,不應該一口氣把好幾瓶快要過期的理智劑給全喝光嗎…嘔,胃抽搐的有點想吐。

隨手把吵鬧了許久的鬧鐘按掉,捂着肚子從床頭櫃翻出了常吃的特效胃藥,往手上倒了幾粒吞服后再弄上杯熱水喝下,不一會兒胃的抽搐逐漸變弱了。嗯…沒記錯的話今天醫療室值班的是芙蓉和嘉維爾吧,胃沒有繼續鬧騰真是謝天謝地了,真好真好。

如日常一樣的梳洗打整自己的面龐,看着鏡子中自己的臉色比起平時來說有一些蒼白,可能是過多理智劑使用帶來的副作用其一,以後我不會再這麼做了吧…大概。

腦部的刺痛隨着時間的流逝逐漸緩解,判斷自己應該沒問題了之後進行了簡單的洗漱並照例的穿上我那像是雨衣但是透氣性挺好的黑色工作服后,打開了房門。

嘛,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先去辦公室確認一下今日的工作,然後去食堂吃早餐吧。

“…我昨天有那麼猛的嗎。”

看着辦公桌上幾大摞已經完成且裝訂完畢的報告,合約,訂單等等各式各樣的文件,我陷入了沉思,雙手使勁揉動着自己的腦殼試圖想起昨天的工作經過。

“…完全想不起來啊。”

我就記得我那時候打開了所有理智劑並不顧阿米婭的勸止把全部理智劑在短時間內全喝完了之後,記憶就沒了,戛然而止。

依稀記得最後…好像是阿米婭和亞恭弘=叶 恭弘把我架回房間的…嘶,如果凱爾希知道我這樣亂搞的話,怕不是又要對我一通數落了。

我不禁汗毛直立,面對生氣的凱爾希,感覺就像是面對一座極寒的沉眠活火山讓你手腳冰涼,而在冰雪和山岩的內部,有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噴發而出的岩漿,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噴發出來把你融化到渣都不剩。

我隨機抽出了幾份文件,懷着忐忑的心情一一查看…還好,都完成了,並沒有什麼問題。

“什麼啊…我做的還挺好的嘛。”

這樣的話,至少不會被說教的很慘了吧…希望如此。

“啊Doctor,早上好。剛才去房間發現你不在,我想你應該來辦公室了。”

聞聲后我便放下手中的文件,回頭看向了來者。

“早上好,阿米婭…呃,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早餐?”

“昨天我把之後幾天的工作全部做完了?!”

聽着阿米婭這麼說,我那準備把火腿煎蛋三明治伸到嘴邊的手頓時愣在了半空。

雖然看那不是一天能夠完成的文件量,但得知真實情況后還是不敢相信。

怪不得我醒來又是腦袋疼又是胃抽搐的,看樣子是我過度透支身體的代價吧。

“在Doctor你喝完那些理智劑后,頓時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工作狀態,完成的文件一份接着一份…連我也有點驚訝呢。”

阿米婭吃着前段時間在羅德島食堂流行的炎國節日食物,並向我說明着昨日的狀況。

我沒記錯的話,那食物是叫粽子來着,味道還蠻不錯的,雖然好像因為甜鹹的風味喜好問題上有些人呈不同意見,但大家都很喜歡。

順帶一提,那時候我也吃了個粽子,不過卻是年專享的魔鬼椒粽子…隨後便被送去醫療室搶救並洗胃,在床上躺了幾天。

…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

“所以…凱爾希知道嗎,昨天的事。”

“凱爾希醫生不知道哦,我跟亞恭弘=叶 恭弘姐姐說了讓她幫忙保密。不過Doctor也該好好反省一下,總是這麼不計後果…身體會出問題的,下次可不要這麼做了。”

“好的…對不起,我會反省的。”

我也真是個木頭疙瘩,讓阿米婭這個小傢伙這麼擔心…之後可不能再做出這麼衝動的事了。

“不過作為幫忙隱瞞的前提下,我和亞恭弘=叶 恭弘姐姐已經把Doctor房間內的奇怪‘食物’和‘零食’給沒收了,這是為了Doctor你的健康飲食方面考慮。”

啊這…你們倆是惡魔嗎!不過仔細想想,比起陰着臉宛如暴風雨…不,暴風雪來臨般的凱爾希來說…應該算是比較好的一個結果了,可惜了我的存糧,我會想念你們的。

“說回來,我們來的時候艦橋那邊似乎很熱鬧,發生了什麼嗎?”

“是今天早上才收到的消息,明天我們將要暫時停駐在卡米西爾的一個沿海小鎮補給物資,預計需要三天時間。”

“補給啊…若是平常這樣應該不會有那麼多人吧?”

“因為那邊有很漂亮的海洋和沙灘,時節也正值夏天,大家都想要好好的放鬆一下,雖然沒有我們以前在汐斯塔時的程度,不過那裡據說也是很不錯的,不少的移動城市也會在路過時停駐幾天,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地方。”

誒…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嗎,真不錯——到時候說不定能大飽眼福呢,嘿嘿嘿~

“還有…現在也是當季蔬果豐收的時段,我們的補給物資也包括這些,以及其他的一些日常用品。”

“嗯嗯,到時候我也一起去看看好了。”

“當然可以,Doctor你已經把後幾天的工作都做完了,凱爾希醫生也不會說什麼的,Doctor這幾天就好好休息下吧。”

“嗯,我知道了。”

阿米婭吃完了粽子,開始收拾餐具,見狀我也把手上剩下的三明治塞進嘴裏後跟着一起收拾了餐具。

然後呢…我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從食堂出來后阿米婭便去做明天的補給清單和我分開了,平常這個時候我應該會辦公室做着屬於自己的工作,但因為提前完成反而導致我沒事幹了,讓我變成了一個超級大閑人。

嗯…去甲板上看看吧,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也不錯,順帶看看遠處的風景。

抱着這樣想法的我搭乘電梯來到了甲板,卻沒想到在我之前竟然已經有了先到之人,她似乎並沒有察覺到電梯的聲響,我慢慢的走到她的身後正想和她打招呼時,她似乎察覺到了我的存在,轉過頭正好和我四目相對,並露出了驚訝之色。

“啊,果然是前輩!早上好!前輩這個時候會來這裏真是少見呢。”

“早上好,艾雅法拉。說實在的我只是心血來潮的想來甲板上看看,眺望一下遠處的風景。艾雅法拉你為什麼會來這呢?”

和艾雅法拉說話的時候我的聲音會比往常要大上一倍甚至更多,雖然在以前剛開始的時候還不習慣,但現在和她說話時身體已經記住了似的會特地提高聲音。

“我是帶着小羊們散步,然後讓它們來甲板上呼吸新鮮的空氣。”

我順着她的視線,看到了一旁聚成一窩並悠閑地享受着清晨陽光的小黑羊群。雖然還離着有點距離,但還是能感受到從那散發出來的一些熱量。

“那麼…艾雅法拉,要和我一起看看沿途的風景嗎?”

“當然可以,前輩!”

我點點頭,走到了她的身邊,跟着她一起觀望着自然的風景。

在艦船行駛的路途中,隨着她的指點,不少平常不怎麼看得到的景色盡收眼底。

大型的荒山,廢棄的礦區,佔地面積大但植被較為稀疏的樹林,在那之中有着小型的湖泊綠洲,依稀可以看到像是鹿且數量不少的群居動物在那裡喝着水,可能是遷徙的族群吧。

艾雅法拉戴着醫療部特意為她製作的眼鏡,似乎很有興趣的眺望着綠洲那邊的動物,宛如見到了很新奇的事物一般,雙眼炯炯有神。

在穿過樹林之後,進入了幾乎一望無際的荒野,荒野中零零散散的分佈着小型的源石刺叢,荒野的盡頭邊緣似乎能看到有大型物體在緩慢移動並升騰起了不小的塵土,估計應該是移動城市之一吧。

不時吹過的夏季晨風輕撫過臉頰,這涼意讓我起床後到現在僅剩些許的難受感徹底消卻,整個人頓時精神不少。

“吶吶,前輩剛才你有看到嗎?剛才的鹿群那樣有規模的族群遷徙在平常的時候很少見呢,能和前輩一起看到…真是太好了呢。”

艾雅法拉摘下眼鏡,面對她的話語我隨即開始回復。

“嗯…的確是不多見呢,在這個時節的遷移。”

“現在的遷移原因…可能是由於環境的變化等問題吧。”

“應該是這樣,它們肯定會找到能做它們安穩生活,甚至能定居的新地方吧。”

我若有所思的看向了遠方逐漸變為黑點的鹿群,陷入了沉思。

嗯…手上軟軟的還很順滑溫暖,意外的很舒服…嗯?不對。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右手不自覺的撫摸着艾雅法拉的頭,連忙把右手給收了回來。

“對,對不起艾雅法拉!我剛才走神了,不注意就…”

“沒,沒關係!而且前輩的手很大,傳來的溫度也很溫暖且舒服,令人很安心…”

艾雅法拉的臉頰在我看不到的角度變得紅彤彤的,發出的聲音也由大變小,後半句基本都沒聽清,但我感覺現在似乎因為我不經意間的行動導致現在的情形變得尷尬了起來。

我為了打破這尷尬的氣氛,連忙打算轉移現在的話題。

“說回來,明天艾雅法拉你打算去沿海小鎮那邊遊玩嗎?”

“沿海小鎮…嗎?我打算帶小羊們去那邊的平原散步,據說那邊還有牧場,我很想去看看。”

平原嗎…真是有着艾雅法拉風格般的想法呢。

“牧場…聽上去不錯呢,我在之後幾天的工作已經提前完成了正好有時間,可以的話一起跟你去看看嗎?”

“啊,前輩要一起去嗎!當然可以,到時候一起去吧!”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

艾雅法拉很開心的接受了和我一起同行去牧場的請求后,似乎想到了什麼變得慌張了起來。

“啊前輩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還有一份天災過後的環境觀察評估報告需要整理,請容我先走一步!到時候去牧場時我會再來拜訪的!”

在我點頭示意后艾雅法拉向我鞠了一躬后便迅速向電梯的方向走去,小黑羊們也隨着艾雅法拉的背影離開后並和她進入了電梯。

告別艾雅法拉后我繼續望向遠方,可惜的是之後並沒有什麼新的景色,依舊是那一望無際的荒野,抬頭一看發現太陽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已經接近了最高點的位置,都到中午了嗎…時間過得真夠快的,肚子也不爭氣的發出了咕嚕嚕的飢餓聲,沒辦法…去食堂吧。

午餐結束后,我像往常一樣去製造站和人事部進行查看,順便檢閱了一下新幹員的簡歷后,我打算也順便去訓練場看一眼情況,在路上卻聽到前方的拐角處傳來了離我越來越近的跑步聲和說話聲,而這說話聲我還蠻熟悉的——是她們兩人吧。

“哦!是Doctor!下午好!”

“Doctor,下午好唄!”

風笛背着格拉尼在我面前停止了腳步,向我打起了招呼。

“下午好,看你們似乎要去做什麼事的樣子呢,我是不是攔到你們了?”

“沒事沒事~正好遇到Doctor,來幫我們出出主意吧!”

風笛邊說邊略微蹲下身把格拉尼從背上放了下來,兩個人各自牽着我的一隻手把我帶到了溫室里。

植株的長勢不錯,恭弘=叶 恭弘片和枝幹隨着在表面上的水珠透露着健康的翠綠色,繼續下去不需要多久的時間就會結出飽滿的蔬菜吧。

不過看起來應該不是溫室的植株問題,那找我來是出什麼主意呢?

在我開口詢問之前,格拉尼就先開始向我問出了問題。

“吶吶Doctor,我聽風笛說前不久在我去執行任務期間舉辦了第一屆羅德島美食節大賽,而且Doctor你是裁判對吧!”

“那個比賽啊,裁判之一倒是我沒錯。”

格拉尼的話,勾起了我的回憶。

大約在一個月前,羅德島食堂舉辦了所謂的‘第一屆羅德島美食節大賽’,是可露希爾負責主持並舉辦的,據她本人的宣傳…第一名會有豐厚的獎勵,消息一經宣布便吸引不少幹員踴躍參加。

然後是裁判這邊…因為凱爾希對這類事沒什麼興趣,所以裁判有我、阿米婭,覺得可以吃好吃的料理並加入裁判團的宴,同樣也是想吃好吃美味的料理而毛遂自薦來做裁判的伊桑和雖然本人並不情願卻被月見夜和空爆推上裁判席,一臉無奈並盯着身後人憤恨的斑點。

美食節大賽期間,報了名長的幹員都開始忙活起來,打算做出自己那份最好的菜品奪得第一名的桂冠。

在此期間,古米的特製可麗餅、角峰的醬汁燉肉排、哞的龍門特色料理等,受到了裁判團的一致好評,雖然評審中途還出現了芙蓉不服她那特製營養餐的超低評分,雖然我和阿米婭儘力吃了一半還給了不錯的分數,但是其他三人不但沒怎麼吃,分數也給的超低,看我們兩吃了不少甚至還用着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我們。

最後還是炎榕出場,一邊說著“對不起,我家這個呆瓜給你們添麻煩了”的話,一邊拽着芙蓉的后領無視着芙蓉的抵抗把她拖走了。

最後比賽進入了白熱化的決賽階段,只剩下了三位选手:獵蜂、真理,以及麥哲倫。不得不說,這樣的結果在我意料之外。

獵鋒穿着她的睡衣來回忙活着,阿米婭沒有小聲提醒我的話我大概會以為那只是一件風格獨特的廚房服裝,該說獵蜂她是大大咧咧,或是說她穿什麼都並不在意呢…也可能是她有自己的想法吧。

獵蜂端上的作品是經過她特地製作的蜂蜜飲料,入口就能感受到蜂蜜醇厚濃郁的蜜甜味,而且尤其的清爽甚至不像普通的蜂蜜那樣膩人,冷藏一段時間后再喝更是另一種獨特的風味,可謂是夏日里的解暑佳品,受到了裁判團給予的高分評價。伊桑還說了一點不足之處,真不愧對美食有所執着的人。

下一位是真理,她穿着一身像是女僕裝的衣服,經阿米婭和宴的提醒我了解到這是一套烏薩斯的民族服飾,而且真理還找安潔莉娜和柏喙等人諮詢並重頭開始衣服製作和搭配並完成了這套服飾,真有真理的風格。

真理端上的作品是鬆餅,三塊看起來雖厚但卻很是鬆軟的餅,刀叉很容易就能將其切開,沾上真理事先製作並已經淋在鬆餅之上的蜂蜜果醬后再入口的味道能讓人陶醉其中,再配上早露友情贊助給真理的高級紅茶,不禁讓人流連忘返,幾口鬆餅間來一口茶,彷彿是在那愉快的下午茶時光,感覺身體彷彿照射到了午後陽光般愜意。

最後一位是麥哲倫,原本按照以往情況她應該在初夏就前往北極進行勘察,但今年似乎有些例外的留在了羅德島,而且出乎意料的還參加了這次美食節並來到了最後的決賽。

麥哲倫似乎早就準備好了似的穿着兼備東國傳統文化和萊茵生命特色的工服,製作着來自東國的冰飲——刨冰,據說在羅德島的小孩子們和不少女性都很喜歡。

麥哲倫把較大的冰塊放入她和梅爾所製作的刨冰機,把冰塊刨成一碗的冰渣,再往上方淋上各式果醬或糖漿,再加上切小的水果進行點綴,步驟到這裏一般刨冰都能做好,但是麥哲倫的刨冰卻與此大相徑庭。

麥哲倫的無人機把她準備在刨冰上接着加入的東西帶了出來,是冷藏好的鮮魚和鯡魚罐頭。要問我為什麼知道那是鯡魚罐頭,是因為我以前在網絡上因為好奇而偷偷購買過,打開后引起的味道爆發了一陣不小的騷動,最後凱爾希把罐頭強制處理掉后得以結束,雖然可憐我的鯡魚罐頭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不過這次鯡魚罐頭的味道意外的不是很濃烈,應該是麥哲倫考慮過氣味問題而經過了一些處理,接着再把鮮魚切成生魚片鋪在刨冰上,最後再淋上鯡魚罐頭的湯汁…怎麼說呢,感覺這真是奇特的,料理?

總而言之…這刨冰味道是好是壞,還是得先試試看,應該不會比芙蓉的營養餐。

我猶豫再三后把勺中的刨冰吃進嘴裏,結果味道和我想的…不太一樣。

生魚片的鮮味,鯡魚罐頭的鹹味,刨冰的甜味,多種的味道像是一個多種要素混合在一起的超級炸彈在口中爆發開來,這混合的奇特味道衝擊着味蕾,出乎意料的好吃。其他人吃過後跟我的想法一致,伊桑還給予了不錯的評價,接下來就是在我們商量后決定誰是這次美食節的冠軍了。

不過卻在這個時候,現場出現了突髮狀況。

麥哲倫準備的食材突然發生了爆炸,大量的鯡魚罐頭全部炸裂,未經過味道處理的魚肉和湯汁四散開來,強烈的味道席捲了整個美食節場地…這之後真是大慘劇。

不少前來現場觀看美食節比賽的人受到驚嚇和氣味衝擊都向門口涌去把那裡堵了個水泄不通,甚至有些承受力差的人被氣味給熏到昏迷,當時的現場宛如地獄繪圖般。還好我和阿米婭及時反應,迅速把場地的通風系統全部打開,並找了數個沒怎麼受到影響的幹員維持秩序,形勢沒多久就控制了下來,再從冷靜下來的人里找出幾個醫療幹員麻煩她們聯繫醫療部門來把昏倒的人迅速轉移去治療休息,順便叮囑了她們如果凱爾希問起來就如實告訴她。

處理妥當后我走到麥哲倫身旁,她已經開始着手處理那些鯡魚罐頭,味道也被她消除了大半,不愧是她。

我蹲下身檢查地上的痕迹,爆炸並沒有傷及地面,倒是在不少被炸開的鯡魚罐頭上看到了爆炸的痕迹,拿起來仔細聞了一下發現除了鯡魚罐頭的內容物味道還有一點火藥味,是炸彈無疑了。

能把炸彈弄得那麼精妙還這麼有惡作劇心理的人,也就是她了…W。

我向阿米婭詢問W的去向,她卻說W去執行凱爾希的任務,在早上便離開了羅德島,需要幾個月才能回來…啊,被她跑了。

於是乎,因為突發的這次騷動,這次美食節只能遺憾中斷,冠軍的評選根據可露希爾的解釋也只能留到下次美食節再補上了…真沒辦法。

…又是一段我不願回想的往事,等W回來了絕對要好好說她一頓。

“所以,你們倆問我這個事是為了什麼呢?”

“那當然是為了和風笛一起去參加下一次美食節比賽啊!”

格拉尼看了一眼正在處理田地雜草的風笛后這麼回答了我。

“你們兩個人參加美食節?…不會有問題吧。”

“怎麼會有問題,我們兩個人在一起會有絕佳的配合!肯定能輕鬆的拿到冠軍的啦~”

“但是風笛你不是上次美食節的時候…只通過了預賽,之後就被淘汰了嗎。”

雜草處理完的風笛挺胸抬頭的說著相當有把握的話,卻被我這直截了當的話戳中了心頭之痛,頓時變得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蔫了下來。

“這,這也是沒辦法的嘛…Doctor你也知道我做不來太精緻的料理,而且我對那些廚房的小型器械很苦手…微波爐什麼的我都太不會用,我已經很努力了…”

“沒事的!那些就交給我來負責!雖然我也不太會料理…但只要我們能完美配合的話,就一定能獲得冠軍的!”

格拉尼握住了風笛的手加以鼓勵,在旁觀之餘順便對說話過於直白的自己在內心進行了一番小小的譴責。

“——嗯!我和小格可是最棒的搭檔了!”

“等等!別把我抱起來,別蹭我臉唔哦哦哦——”

風笛抱起格拉尼對着她的臉部就是一頓狂蹭,雖然格拉尼擺出了一臉抗拒的表情,但我卻意外的不想阻止,畢竟看着這兩位的互動意外很有意思…咳嗯,還是想想正事吧。

“你們兩人組隊的話,那要做點簡單淳樸,但卻美味的料理嗎?比方說…派之類的?”

我話剛出口,格拉尼的眼神瞬間變得活力四射,畢竟派對她來說是很喜歡的食物之一吧。

“對呀!來做派吧!蘋果派怎樣,那很好吃的!”

“雖然是不錯,但是呢…這個時節並不是蘋果收穫的時間呢,想要大量練習的話是很難有食材的吧。”

“其實的話,派的材料並不只拘泥於蘋果,比如我們明天要到達的沿海小鎮附近的森林,現在的時節正是卡米西爾生長出大量莓類果實的時候,可以來做樹莓派,藍莓派之類的,畢竟當季食材才更能體現時節的風味不是嗎?而且這不行的話還有不少蘑菇,當季的蘑菇也很不錯的。”

我這一番話彷彿點醒夢中人,風笛格拉尼連連點頭,看樣子已經能夠決定了。

“那就來做莓派和蘑菇奶油濃湯吧!那肯定很好吃!說的我自己都餓了呢…”

“嗯嗯,這肯定能行!小格和我肯定能夠獲得下次美食節冠軍的噠唄!”

“現在離晚飯時間還有段時間,用這個暫時墊下肚子吧。”

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蛋糕遞給格拉尼,因為我本身在拿到新幹員簡歷后都會去跟新幹員見個面順便了解一下,還有跟艦內幹員交流時不時會遇見還是小孩子年齡的幹員,所以我的口袋裡經常裝着糖、巧克力和各式的小點心,就算不是小孩子,和一些女性幹員交流時效果也不錯,就養成習慣了。順便一提,在來到溫室之前就遇到過卡緹、鈴蘭和泡普卡,當我向她們遞出糖果和小點心時都很開心的接受了。

“謝謝Doctor!那我就不客氣了!”

格拉尼很開心的接過小蛋糕並撕開包裝后吃了起來,看着她享受的可愛樣子忍不住產生了捉弄的念頭,伸出手開始撫摸着格拉尼的頭。

嗯…手感還是跟往常一樣的好,柔順且光滑,有種讓人想一直摸下去的衝動。

“啊Doctor!禁止摸頭!還有風笛你不要和Doctor一起捏我臉頰唔誒誒誒——”

“對,對不起哈哈哈哈哈——”

“小格現在的樣子好怪哦噗哈哈~”

“等我以後長高了看我怎麼反擊——!”

我的笑聲,風笛的笑聲,格拉尼的抱怨聲,讓整個溫室變得十分熱鬧。

在跟格拉尼和風笛約定好到達沿海小鎮后找時間去採集當季食材來練習料理製作后我便離開了溫室,去向剛才就打算要去的訓練場視察一番,但是剛進門后看到場內的人我就有點後悔了。

鑄鐵正在場地內進行着訓練,並看到了我進入了訓練場,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了。

好吧,不是有點…我現在就很後悔,非常的後悔。

“Doctor?有段時間沒見你來了呢,來一起鍛煉吧,可不要向之前那樣跑了哦!…如果Doctor你能把逃跑的勁用在鍛煉上的話,身體應該能變得更健康吧。”

…不逃跑的話可能連起床都起不來了,我甚至還記得第一次鍛煉后雙腿雙臂和腰部的筋肉痛,搞得我身體彷彿散架了似的,雖然之後習慣了一些但還是討厭。

“鍛煉結束后,我繼續給Doctor你做營養餐,我去圖書館借了本新食譜嘗試新的料理,別站在那裡了先來做熱身運動吧。”

嘶——轉變為料理進攻了嗎,我Doctor就算是危機合約瘋狂白給,從甲板上跳下去,也絕不會吃你一點東西——

”好的!我已經迫不及待要開始鍛煉了!”

…真香,在我房間的’珍藏‘被阿米婭和亞恭弘=叶 恭弘給沒收的現在,鑄鐵的營養餐料理我根本無……法拒絕。

夜晚時間,我搖搖晃晃的走進房間,三兩步就躺在了床上。

鑄鐵的鍛煉還是一如既往地累人啊…不過這次的新營養餐料理也很是不錯,果然鍛煉后的飯還是香呀。

雖然因為鍛煉變得有些累了,但是並沒有什麼困意…是因為今天都沒什麼工作的原因嗎…在想睡之前找點什麼消遣一下時間吧。

我翻開桌子上放着的羅德島內部日報,應該是阿米婭早上幫我拿來的吧,真是貼心…總之就先看看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吧。

《休息室的小型遊樂架出現神秘身影?隨機詢問採訪期間某喀蘭董事長竟矢口否認!這其中是否暗藏隱情?!》

…希望這個不要讓銀灰給看到,否則會出大問題。

《阿與華法琳的不知道第不知道多少次的醫術對決!》

嗯…隨後發生了不明原因的爆炸而被聞訊趕來的凱爾希和吽給訓斥了一頓,原來昨天聽見的爆炸聲是這個原因嗎,而且究竟是什麼樣的醫術對決才會弄出爆炸啊。

《神秘獵尾人再度現身!普羅旺斯慘遭毒手!》

…明天有時間的話去看望一下普羅旺斯吧。

《可露希爾商店減價大酬賓!全場商品8.5折!》

嘶…之前有一次我看這個廣告后原本打算去看一眼而被忽悠買了不少東西,真感覺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Doctor助理招募中!最好是能好好監督Doctor直到工作完成的那種類型!》

……你真的是魔鬼嗎阿米婭。

大概的看了一遍,依舊是相安無事的艦內日常,挺好…大概。

我隨手放下日報,並從口袋裡掏出羅德島內部專用智能手機。

這是由麥哲倫、梅爾等人共同研發的手機,作為艦內的聯繫手段,就算在艦外也能在以艦船為半徑的15KM內進行通話及網絡連接,一般手機有的功能在這部手機上也有,使用起來非常的方便,目前艦內人員每人都是人手一台。

剛打開手機,一堆未讀信息瞬間佔滿屏幕,雖然大概猜到了會有消息,不過沒想到會有那麼多,只能一條一條的看了起來。

呃…發信人是安潔莉娜、白金、斯卡蒂、詩懷雅、藍毒、礫、霜恭弘=叶 恭弘、食鐵獸、年…這也太多了吧,而且礫還發了不少…

把她們發給我的消息總結在一起…都是想和我去沿海小鎮遊玩。感覺這樣的話同意誰都不好啊,弄不好我會被弄個‘花心大蘿蔔’之類的綽號被全體女性幹員唾棄…話說她們為什麼會對我這麼有好感?我有做過什麼嗎…我跟她們的相處都是和往常一樣呀…真是奇怪。

不過我已經約好艾雅法拉和風笛格拉尼了,暫時不能繼續接約了,我可沒有分身之術…雖然我很希望我能有。

所以我只好一人接一人的回復消息說我有事要忙併拒絕了她們的邀請,我可不想淪落成女性公敵,那樣的話我乾脆辭職跑到泰拉大陸的某個和平角落過點與世無爭的生活吧…也得凱爾希和阿米婭同意呢,這可是地獄難度。

一一回復后,我點開了羅德島內部的公共聊天室,晚上的時光還挺熱鬧,不少人都在聊明天到達沿海小鎮后該做什麼。

早露凜冬她們似乎要在明早全員匯合後去海灘上玩,下午去遊覽沿海小鎮,晚上去逛小鎮獨有的夜市…夜市啊,稍微有點興趣,等晚上我自己一個人去逛逛吧。

初雪和崖心似乎想要去牧場和平原上遊覽一番,訊使作為護衛要一起前去…那我們明天大概率會撞見吧。

雪雉和刻刀打算去森林採摘野生莓果和蘑菇以防不時之需…怎麼看起來有些凄涼的感覺,等我之後去看看夜市有沒有什麼食物特產就給她們倆帶一點吧。

聊天室意外的很熱鬧,因為是久違的假日時間導致大家似乎還蠻高興的,有時間的話也可以跟阿米婭和凱爾希商量一下這類的事吧。

…有點困了,牆上的掛鐘指針正好指向22點,時間過得意外的快。

明天還有約得趕緊睡了,在簡單的洗漱之後安穩的躺到床上蓋好被子,沒過一會兒便沉沉睡去。

希望,明天是個不錯的天氣。

動漫頭像壁紙【P站畫師】日本畫師ぐらしおん的插畫作品

動漫頭像壁紙【P站畫師】日本畫師ぐらしおん的插畫作品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