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誠/忠愛4

當看到恭弘=叶 恭弘沖拿着一份文件怒氣沖沖地闖進辦公室那一刻,佐藤大藏內心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恭弘=叶 恭弘沖拿來的竟然是指認宮本蒼野****的證據。

 

“將軍閣下,您敢相信嗎,原來一心想要殺我的人,竟然是和我朝夕相處的同僚!”恭弘=叶 恭弘沖滿眼被傷透的失望,語氣也不似平時那麼溫和,帶着強烈的質疑和不解,“我自問並沒有得罪宮本君之處,難道就因為我是中國人就該死嗎?!可我的養父清泉閣下都沒有嫌棄我的身份,天皇陛下也不覺得我中國人的身份會阻礙我為帝國盡忠,他宮本蒼野憑什麼這麼做!”

 

此時的恭弘=叶 恭弘沖正在氣頭上,說話完全不講方寸,清泉上野也好,昭和天皇也好,他平日里其實鮮少用這兩個人的背景彰顯自己的身份高貴。但今日不同往日,身為清泉家的義子、天皇陛下的同窗好友,斷沒有被人欺負到頭上還要忍氣吞聲的可能!

 

“這個宮本,做事也太沒有分寸了!恭弘=叶 恭弘沖君你消消氣,這件事的確是宮本做的不對,他行事風格一向偏激,從來不過腦子,一定是他擅自行動!”佐藤大藏急得額頭上都滲出了汗,一邊安撫恭弘=叶 恭弘沖,一邊大罵宮本,最後甚至還說出了“他應該被軍法處置”這樣重的話。

 

不過聽他這麼說,恭弘=叶 恭弘衝倒是表情緩和了下來,一副算是被安撫住了的樣子,還替宮本說了兩句好話:“將軍,我們初來香島,為了維持穩定,一些必要的手段當然是應該的。像宮本君這樣的人正是得用的時候,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我希望,不會有下一次。我從株式會社轉戰到戰場,不是為了給嫉妒作祟的同僚當墊腳石的。”

 

恭弘=叶 恭弘沖的態度十分明確,這次他可以不追究,但如果有下一次,他就很難保證清泉上野和他們的天皇陛下不會一齊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

 

“啊!恭弘=叶 恭弘沖君,這個你放心,絕對不會出現第二次了!”佐藤大藏鬆了一口氣,臉上又出現了笑容,“我一會兒就去警告宮本,讓他不要再找你的麻煩。”

 

“那麼您也請放心,這件事到此為止,給天皇的信中,不會出現軍部同僚自相殘殺的醜聞。”恭弘=叶 恭弘沖掏出打火機,當著佐藤大藏的面燒掉了那份口供,回以一個誠意十足的微笑。

 

佐藤大藏對他的表現十分滿意,想起還被關在獄中的靳香,思索片刻,便說:“既然這樣,那靳會長的事情就交給你去處理吧,讓池誠欠你一個人情,這個香島商會的新會長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啊。”

 

恭弘=叶 恭弘沖點頭答是,但同時也表明了自己的觀點:“商人逐利,只要我們給他足夠多的利益,不怕他不合作,將軍,像池誠這樣身份的中國人,如果拉攏住了,一定會是我們在香島的一大助力。”

 

“可是他……”想起池誠,佐藤大藏就是一陣頭疼,此人處事圓滑老練,一點把柄都抓不着。

 

但恭弘=叶 恭弘沖卻露出了志在必得的自信笑容,“沒有弱點就創造弱點,再說,這世界上怎麼會有沒有弱點的人呢。”

 

佐藤大藏看着他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的天平又開始往恭弘=叶 恭弘沖這邊傾斜,其實這世間誰人不逐利呢,帝國之所以發動這場戰爭,不也是為了獨佔更多的利益嗎?人類進化到今天,貪婪是天性,逐利是本能,誰能為他帶來更多的利益,佐藤的內心自然就會更偏向誰,這一點恭弘=叶 恭弘沖早就看穿了。

 

但是池誠呢,他也是這樣的人嗎?每每回想起“大世界”的那一晚,恭弘=叶 恭弘沖總是會被那個琴聲纏繞,它似乎曾經就在他的夢裡出現過,而且不止一次。但卻沒有一次是完整的。

 

其實老師給的譜子也是殘缺的,邊角像是被燒過,但當恭弘=叶 恭弘沖第一次彈奏它的時候就覺得這段旋律他不是第一次聽到。在遇見老師之前,在遇見養父之前,在那段和母親有關的殘缺的記憶里。

 

是要去見見池城了,恭弘=叶 恭弘沖走出辦公樓的時候想着。

 

作為商人,池誠深諳“雞蛋不能放在一個藍子里”的道理,所以在找過恭弘=叶 恭弘沖之後,他又去找了一趟唐風。一顆恆心,兩手準備,池誠從來不會把希望全數寄托在別人身上,更何況,還不知道是敵是友。

 

所以當恭弘=叶 恭弘沖找上門的時候,老實說池誠是有點意外的,他以為就算恭弘=叶 恭弘沖信他也沒那麼容易說服佐藤那個老狐狸。

 

“藍豹不能留,此人詭計多端遲早成大禍。”恭弘=叶 恭弘衝上來就是開門見山,池誠他還是信得過的,這件事他不能自己辦,手下又沒有什麼可用的人,就只能勞煩池誠去辦。

 

池誠回過神來想都沒想就應了下來:“這個好辦,我讓小風去做,保證萬無一失。”

 

“最好能引到宮本身上。”恭弘=叶 恭弘沖補充道。

 

思索片刻,池誠也給出了對策:“這個不難,先放后追,我教他們幾句日語,追擊藍豹的時候喊兩聲,總會有目擊證人的。”

 

池誠輕鬆應對的神情讓恭弘=叶 恭弘沖不知不覺的也放鬆下來,只是沒想到池誠竟然會說日語,恭弘=叶 恭弘沖饒有興緻地笑問道:“你還會說日語?”

 

其實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池誠就聽出了那個來找恭弘=叶 恭弘沖的日本兵說的是什麼,只是那一晚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恭弘=叶 恭弘衝倒是忽略了他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池誠就已經喊上了“恭弘=叶 恭弘少佐”。

 

池誠看了他一眼,眸色閃動:“聽多了,「混蛋」「別跑」「站住」還是會的。”

 

恭弘=叶 恭弘沖:……

 

好吧,是他不該談論這個問題。

 

“但還是要謝謝你願意相信我。”玩笑歸玩笑,池誠真誠地道了謝,並且許諾欠恭弘=叶 恭弘沖一個人情。他以為恭弘=叶 恭弘沖會慎重考慮,沒想到恭弘=叶 恭弘沖幾乎是立刻就提出了要求:“現在就能兌現嗎!”

 

池誠有些意外:“你確定要現在就用掉這個人情?”

 

雖然日本人接管了香島之後商會的勢力大不如前,但池家的底蘊還在,香島商界曾經以池父為主心骨,如今多依仗池誠領航,他的一個承諾不說價值千金也是有非凡意義的,池誠還真沒想過恭弘=叶 恭弘沖居然這麼“衝動”。

 

“我想聽你彈琴。”恭弘=叶 恭弘沖一向平靜如水的眼眸突然綻放出別樣的光彩,真誠而熾熱,像生命之火,生生不息。

他說,你完整地彈一遍《忠愛》給我聽好不好。

【誤區合集】畫“饅頭手”還是“纖纖紅酥手”!就看這波了!

你知道么?哆啦A夢也是有手指頭的!比如像是這樣的——這樣的——雖然哆啦A夢的饅頭手很可愛但是我們在畫手的時候可不能像他這樣而要向大師青紅學習——看看這手多有感覺啊!是不是很羡慕?剛好,在昨天的每日一練中我們給大家簡單說了一些手的畫法小技巧今天的誤區合集就讓我們一起盤點一下吧!誤區一:不願結合實際,盲目“套公式”溫馨提示:“套公式”是一種偷懶的最直接表現。尤其是萌新小白,在尚未練熟的情況下,盲目套公式真的是害死人——實戰常見錯誤1:大拇指像是“掰過去”了一樣實戰常見錯誤2:手指整體結構雷同,缺乏變

【誤區合集】畫“饅頭手”還是“纖纖紅酥手”!就看這波了!你知道么?哆啦A夢也是有手指頭的!比如像是這樣的——這樣的——雖然哆啦A夢的饅頭手很可愛但是我們在畫手的時候可不能像他這樣而要向大師青紅學習——看看這手多有感覺啊!是不是很羡慕?剛好,在昨天的每日一練中我們給大家簡單說了一些手的畫法小技巧今天的誤區合集就讓我們一起盤點一下吧!誤區一:不願結合實際,盲目“套公式”溫馨提示:“套公式”是一種偷懶的最直接表現。尤其是萌新小白,在尚未練熟的情況下,盲目套公式真的是害死人——實戰常見錯誤1:大拇指像是“掰過去”了一樣實戰常見錯誤2:手指整體結構雷同,缺乏變基礎班,只是風,平均化,每日一練,處理不當,小指頭,人體結構,萬事大吉,哆啦A夢,大拇指,小孩子,不然的話,視而不見,不一樣的,並沒有,體力活,無處不在,隨之而來,有點意思,小技巧,典型的,一點點,不解釋,好看的,立體感,正常人,不知道,怎麼樣,老太太,公眾號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