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班生2[傅韻哲+余沐陽+池憶]

“厲害了,裝作不認識我?”傅韻哲看着旁邊的余沐陽說。

“沒有。”余沐陽乾巴巴的回答。

“沒有?那從我到這個班你和我說過話嗎?”傅韻哲繼續問道。

“我說了!你踢我凳子時我問你‘干什麼’,你沒理我……”余沐陽說到後面氣勢弱了。

聽他提起剛才,傅韻哲更生氣了,問:“你和池憶關係很好?我看比跟我還好。”

與此同時,池憶和李蓉正躲在不遠處偷偷看着。“池憶,聽他倆的對話,你好像一個破壞別人感情的……”李蓉對邊上的池憶說。

“喂!注意你的用詞,我這是為了讓某人快點表露心聲!”池憶小聲喊道。

“噓!小聲點!你快看發生了什麼?傅韻哲怎麼留余沐陽一個人就走了?”李蓉捅了捅池憶。

池憶消停下來探着身子往前看,說道:“不是吧!難道鯊魚又不小心說錯話,把天給聊崩了?”

第二天,傅韻哲把語文書從書立里抽出來,對李蓉說:“快,檢查背誦。”

“先帝創業未半……而……卒逢暴雨……故托臣以討賊……”李蓉磕磕巴巴的亂背,桌下踢了一下池憶的凳子。

池憶立刻會意,趕緊打開英語書,立起來。李蓉向前瞟了幾眼,假裝撓頭,身體往前湊了湊,咬着牙說:“拿錯了,是語文書。”池憶又慌慌張張找出語文書。

“咳咳!”傅韻哲假咳了幾聲,前面的余沐陽一把把池憶的語文書搶走。

李蓉沒了靠山,乾笑了幾聲:“內個,我不太熟,要不你先去檢查別人?”

傅韻哲一笑,離開了。

“喂!你靠不靠譜!”李蓉又踹了一下池憶的凳子。

池憶也叫了起來:“小鯊魚!你背叛我!”

“小?鯊?魚?”傅韻哲不知什麼時候又回來了。

李蓉趕快搬着凳子逃離到安全地帶觀戰。

“池憶你很閑是嗎?那就我先檢查你的課文背誦。”傅韻哲繼續說。

“不是!沒有!別!我……”池憶抵抗不過,乖乖地低下頭,“我……朕……創業已……”悄悄地拉了拉余沐陽的衣角。

“干什麼呢?趕緊背!”在旁邊的傅韻哲催着,“昨晚沒背吧?那你這算沒完成作業,我可以去告訴老師的。”

“別呀!看在咱倆的交情上,就別去打擾老師了。”池憶一聽他說要告老師急了。

“嗯 ……   行!不過,你把這篇文章抄五遍就沒事了。”傅韻哲想了一下說。

“啥?!五遍?多點兒了吧?!你看着這多少字呢!”池憶邊翻書邊叫苦,“小鯊魚,你快幫我求求情!”

“十遍!”傅韻哲說完就走了。

“啊?怎麼又是十遍了?小鯊魚,你幫幫……”池憶正拉着余沐陽胳膊的手被推開,“喂!你可不能這樣!一定要幫幫我!”

“好了,我這不是要去給你求情嗎?”余沐陽起身去找傅韻哲,嘴裏還小聲嘟囔着,“唉,剛哄好的,又生氣了。”

目送着離開的池憶對旁邊的李蓉說:“我是不是玩大了?抄十遍,不把我小命斷送了,也得把我手抄斷了。”

校園的某個角落。

“呦!小 鯊 魚 ,找誰呢?”傅韻哲靠着牆對遠處的余沐陽說。

余沐陽跑了過來,說:“你是不是生氣了?池憶他就隨口瞎說的,你別……”

傅韻哲突然出現靠近,余沐陽往後一躲,靠在了牆上。傅韻哲一手撐牆,一手扶着余沐陽的肩膀,輕聲說:“沒事,聽我的話,以後離池憶遠點,他……”

“為什麼?他挺好的。”余沐陽小聲打斷他。

“好?有我好?”傅韻哲靠得更近了,用手掰過余沐陽的腦袋,“看着我回答!”

“你……你干什麼?這還在學校呢。”余沐陽偏過頭,用力推傅韻哲。

“好,按你的意思,在校外就可以了?”傅韻哲笑着起來了。

余沐陽還想說什麼,但被傅韻哲打了回去:“走了,我的小鯊魚,一會兒該上晚自習了,放學別忘了等我。”

余沐陽紅着臉跟過去了。

網易最棒的禁言系統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網易最棒的禁言系統點擊進入查看全文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