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潤】重相見 第六十二三章

“太好了,潤玉仙你可算是來了!”錦覓看見潤玉來了,臉上露出欣喜,這燒焦鳳凰明明是只火鳳凰的,怎麼這麼能哭?

丹朱拉着錦覓離開,順手關上了門,給兩個人獨處的空間。

從身後抱住旭鳳,潤玉低聲道歉:“旭鳳,對不起。我……我沒有不要你。”

“你撒謊!你明明就是不要我了,你那天和鄺露說的話我聽到了,你在修鍊太上之道,你想飛升上清天,你不只修鍊太上之道,你還和人靈修了,”反正不管怎麼樣,你都不要我了,練成了太上之道就飛升上清天了,要是練不成也是因為你放不下那對母子,和我一文錢的關係都沒有,“反正不管怎麼樣,我在你心裏都不重要。”

心裏越想越氣,看着自己眼前那雙白玉一樣的雙手,腦海里一個念頭冒了出來,然後甚至不需要任何滋養的迅速長大,潤玉法術好,和自己不相上下,可是他體力不及自己,一定拗不過自己的力氣,如果…….

可旭鳳不過是想想而已,他不敢,因為潤玉會生氣。

“旭鳳,對不起,我沒辦法放棄她,我知道這對你很不公平,但是無論如何她都是我的母親,我……”潤玉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旭鳳猛地轉過身,目光灼灼的盯着潤玉,兩個人的距離太近了,近的呼吸相互噴在對方的臉上,近的潤玉覺得旭鳳大概都能聽見自己猛然加劇的心跳聲。

砰!砰!砰!

旭鳳的唇往前湊近一點,想要碰觸那近在咫尺的淡色唇瓣,沒想到潤玉偏開一點,躲開了旭鳳的吻。

旭鳳的唇落在潤玉的嘴角,潤玉有一瞬間的怔楞,緊接着反應過來想要退開。

旭鳳不讓潤玉退開,張口攫搠住潤玉的唇,強勢的闖入潤玉半開的唇中,糾纏着潤玉口中的軟舌。

“旭,鳳,不可,以,不,可以的。”兩人糾纏的唇舌見,潤玉斷斷續續的說。“嗯~旭鳳,夠了。”

旭鳳抬頭,可憐兮兮的看着潤玉,“潤玉,我想要你,我……”

“旭鳳,不行,我是你兄長。”潤玉閉上眼睛不去看旭鳳紅通通的眼睛,他怕自己心軟。

“潤玉,潤玉,潤玉…….”

雖然閉上了眼睛,可聽着旭鳳一聲聲的喊着自己的名字,潤玉到底是心軟了。

許久之後,旭鳳抱着潤玉軟軟的身子,細碎的吻落在潤玉耳邊,甜滋滋的說:“潤玉,你真好,我不生氣了,也不逼你放棄你娘親了,你要是想她了我以後可以陪你去看她。”

“閉嘴!”潤玉閉着眼睛不敢面對現實,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了這種蠢事,怎麼能因為一時心軟就……

“哦。”知道潤玉現在心情不好,旭鳳乖巧的閉嘴。

既然不能說話,那不如多親幾下,旭鳳像只小鳥一樣啾啾親着潤玉。

仔細的聽一下,殿里好像沒有哭聲了。錦覓蹲在殿外忍不住感慨:“還是潤玉仙有辦法,鳳凰都哭成那樣了,他一來鳳凰就不哭了。”

聽到旭鳳喝醉了酒,只有錦覓陪着他,穗禾立刻怒了,“什麼?表哥喝醉了了聽他們怎麼能讓表哥和那個錦覓呆在一起?萬一,錦覓趁機勾引表哥想要藉此飛上枝頭怎麼辦?來人,跟我去紫方雲宮。”

荼姚帶着穗禾怒氣沖沖的來到棲梧宮,“給我開門!”

了聽飛絮連忙向荼姚見禮,“天後娘娘!”

越過了聽飛絮,荼姚帶着穗禾直接沖向棲梧宮正殿。

 因為掛了很多次,所以我刪除了一些福利章節,但是刪除以後字數又太少,就把兩章一起發了!

 

第六十三章

荼姚猛地的推開殿門,結果殿內空無一人。

“人呢?”荼姚厲聲開口。

“天後娘娘,您問的是什麼人?”了聽小心地問。

“你們殿下呢?不是喝醉了嗎?”

了聽彎腰回答,“剛才燎原君過來彙報,殿下不願意見他,離開了。”

聽到旭鳳離開了,穗禾追問:“那錦覓呢?”

了聽仔細回想一下,“對啊,錦覓仙子呢?燎原君來的時候錦覓仙子明明進去通報殿下了呀?怎麼殿下走了以後沒出來呢?”

“沒出來?難道是被表哥帶走了?”穗禾求助的看向荼姚,“姨母,這可怎麼辦啊?”

璇璣宮裡,錦覓一邊努力的想要滾出旭鳳的袖子,一邊咒罵著旭鳳,“你這該死的燒焦鳳凰,我好心進去給你通報,你為什麼要把我變成葡萄?潤玉仙,救命啊!這燒焦鳳凰謀殺葡萄了!”

嫌棄錦覓聒噪,手伸進袖子里,旭鳳施法讓錦覓閉嘴。她忽然闖進來看見了潤玉的身子,自己還沒跟她算賬呢,她居然還敢大呼小叫!

潤玉面上帶着一抹薄紅的瞪一眼旭鳳,轉過身想要更衣,剛解開腰帶就感到有一抹極強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手一頓,“你,出去。”

不好意思的默默鼻子,旭鳳聽話的轉身出去。“哦。”

換了一身整齊的白衣,潤玉整理好心情一臉平靜的走到殿外,坐到旭鳳對面。

想起棲梧宮裡的事情,旭鳳抿着嘴角,拉過潤玉的手包在手心裏,喜滋滋不停叫着潤玉的名字,“潤玉,潤玉,潤玉……”

“旭鳳,剛才的事情……”潤玉遲疑的開口,看着旭鳳開心的樣子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知道,”旭鳳低着頭不敢看潤玉,“你一向守禮,做了那麼親密的事情,我們是一定要做夫妻的。我,我,潤玉,我心中歡喜你,你可願意,願意與我結為…….”仙侶?

剩下的話被潤玉打斷,“我不願意,旭鳳,今日的事你喝醉了,全部怪我一時糊塗,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

“為什麼?剛才我們明明還好好的?你為什麼不要我了?”旭鳳愕然的看着潤玉,他不明白怎麼剛剛才做過那樣親密的事情,潤玉忽然就不理他了?

“沒有好好的,從一開始這件事情就不該發生。”潤玉閉上眼,不去看旭鳳眼裡的受傷,冷硬的說:“旭鳳你既然聽到了我和鄺露的對話你就應該知道我修了太上之道,在這世上我不會將任何人放在心上。”

“你撒謊!你明明就沒有忘情,你為什麼要騙我?”

“你該知道龍族動情會露尾,如果我沒有忘情,今日我和你那麼親密,我可有露尾?”

“不,不會的,潤玉你為什麼沒有露尾?為什麼?”是啊,今天他們兩個人做了那麼親密的事情,潤玉為什麼沒有露尾?想起夢珠里潤玉的眼神,除了錦覓下藥那一次,潤玉從來沒有用那種眼神看過自己,“原來是這樣,就算你和我做了那麼親密的事情你也不會對我動情,是我想多了,我以為你會和我做那麼親密的事情至少心裏不是完全沒有我的,原來,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

旭鳳傷心的離開,沒有看到他轉身以後,潤玉睜開的眼睛以及一隻伸出來想要留住他的手。

被旭鳳變成葡萄的錦覓愁的在地上滾來滾去,哎呀,這兩個人真是的簡直愁死個葡萄了!

來迴轉兩圈,左右看看,錦覓骨碌碌向著旭鳳離開的方向滾過去。

果然,等到錦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滾到棲梧宮的時候旭鳳又在喝酒。

“殿下,你之前讓我調查的事情有眉目了!”聽到旭鳳回來了,燎原君興沖沖的趕過來。

“燎原君,燎原君,”錦覓高興地呼喊。

燎原君打量一下四周,在地上找到了被化成葡萄的錦覓,“錦覓仙子?”

“對對對,就是我,”錦覓簡直要熱淚盈眶了,“你快把我變回去啊。”

被燎原君施法變回人形,錦覓長舒一口氣,“天哪,我終於變回來了。”

喝一口酒,旭鳳不是很在意的問:“調查出什麼了?”

“啟稟殿下,這兩日我派人跟蹤那人,見他常常出入龍鳳山一代,而且還和……”知道火神殿下不願意聽到任何對那位不好的猜測,燎原君含糊一聲將夜神的名字模糊過去,“過往甚密,屬下恐怕這一切都是……他指使的。”

凌厲的看燎原君一眼,旭鳳警告說:“這種話我不希望再聽到,另外這件事不必再查了,從今往後就當從來沒有這件事,知道嗎?”

燎原君遲疑一下,答:“是”

燎原君離開,旭鳳繼續喝酒,一瓶接一瓶,誓有不把自己灌醉不罷休的態度。

 

小劇場

錦覓:雖然我是不小心看到潤玉仙的身體了,可是我也只看到一點胸膛啊,又沒有看見別的,而且我也是為了告訴你燎原君來了,先別哭了,怕你丟臉才進去的啊?為什麼要把我變成葡萄?

求關注,求紅心,求藍手,求評論啊!

成都人排隊去樂山吃飯?

吃貨界有個神奇現象:外地人排隊去成都吃,成都人排隊去樂山吃。樂山地處四川盆地向西南山地過渡的地帶,岷江、大渡河、青衣江,三水匯流於樂山大佛腳下。許多人衝著這尊舉世聞名的彌勒佛去樂山遊玩,卻意外拜倒在樂山美食的腳下。▲樂山大佛又名凌雲大佛,通高71米,是中國最大的一尊摩崖石刻雕像。圖/圖蟲·創意食在成都,味在樂山,吃一趟你就全明白啦。樂山名串,笑傲江湖四川的串串火鍋店,近幾年如雨後春筍般,在祖國的版圖上遍地開花,俘虜了一批又一批吃貨,到了樂山,串串怎麼能少呢?又萌又美味的缽缽雞於是便毛遂自薦,率先

成都人排隊去樂山吃飯?吃貨界有個神奇現象:外地人排隊去成都吃,成都人排隊去樂山吃。樂山地處四川盆地向西南山地過渡的地帶,岷江、大渡河、青衣江,三水匯流於樂山大佛腳下。許多人衝著這尊舉世聞名的彌勒佛去樂山遊玩,卻意外拜倒在樂山美食的腳下。▲樂山大佛又名凌雲大佛,通高71米,是中國最大的一尊摩崖石刻雕像。圖/圖蟲·創意食在成都,味在樂山,吃一趟你就全明白啦。樂山名串,笑傲江湖四川的串串火鍋店,近幾年如雨後春筍般,在祖國的版圖上遍地開花,俘虜了一批又一批吃貨,到了樂山,串串怎麼能少呢?又萌又美味的缽缽雞於是便毛遂自薦,率先五香粉,缽缽雞,彌勒佛,樂山大佛,樂山美食,圖圖蟲,麻辣燙,笑傲江湖,分門別類,調味品,外地人,火鍋店,雨後春,五花肉,很多人,第一次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