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同人文安雷(予君書)貳

“為何非得我不可啊!”雷獅提着禮物站在安府門口。

“很簡單,因為是大哥惹的禍。”卡米爾提了提圍巾,“畢竟說了那樣的話。”自己臨時出了趟門,並沒有見到這個名叫安迷修的傢伙,只聽母親說大哥說了傷人的話必須上門道歉,而母親知道大哥的脾氣,派自己和他一同來。

“總之,先敲門再說吧大哥。”

“好,我知道了啦。”雷獅不耐煩的扣了兩下門。清脆的少年音傳來。

“來了來了!”安迷修慌慌忙忙的跑向大門。

“吱呀——”

 

“嗚。。。”“哎?。。”

 

雷獅和安迷修對望着,空氣中瀰漫著名為尷尬的氣氛。

卡米爾,救我!

雷獅拽了拽卡米爾的圍巾,滿臉都是寫出來的求救信號。

“請問二位有事嗎?”安迷修率先開了口。

“啊,是這樣的,大哥昨天對你說了無禮的話,母親派我倆來向你道歉。”卡米爾邊向安迷修解釋邊用胳膊搗着雷獅,“大哥。”

“啊。。那個啊。。我。。。。對、對不起!”雷獅的聲音越說越小,卡米爾的臉越聽越黑。

不就道個歉嘛大哥這像出嫁的黃花大閨女一樣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這樣啊,沒關係的啦,我也沒放在心上。”安迷修笑着說。

“可你明明都哭了。”雷獅突然放大音量,將卡米爾和安迷修嚇得一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突然笑什麼啊,我是認真的好吧,都被罵了三遍了。”

“只是覺得很好笑啊哈哈,等等,三遍?”安迷修抹着眼淚問到。

“對啊,父親一遍,母親一遍,卡米爾一遍。”雷獅鼓着臉氣憤的向安迷修訴苦,“母親說沒把你哄開心就不讓我回家。到底誰是她親生的啊!”

“原本以為你在家裡會高高在上呢,沒想到地位這般低。”安迷修嘲弄起雷獅,“進來坐坐吧,可要把我哄開心一點哦~”

“喂!不要仗着我母親喜歡你就得寸進尺啊!”

花園的石桌旁擺着稻草人,地上是一把木劍。

“吼~安迷修,你剛剛在練劍嗎?”雷獅挑起了他好看的眉頭,心裏醞釀着捉弄安迷修的方法。

“大哥,你該不會。。。。。。”

“怎麼,想和我切磋切磋?在下倒是奉陪啊。”安迷修將木劍遞了過去。

“在下?”雷獅抱着雙手,以自己身高的優勢俯視着安迷修。

“啊這是我是的小習慣了,一到非常認真的時候就會自稱在下嘿嘿。”安迷修十分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隨後正了正臉色,“比嗎?”

“那是自然。”

 

 

唉——卡米爾默默的嘆了口氣,大哥還是一如既往地死要面子活受罪,安迷修可是從小練到現在的啊,跟大哥這種被父親摁着練還三天打魚两天曬網的人比絕對要贏好么。

“那麼,開始。”話音未落兩人便沖了上去,一陣沙土揚起,卡米爾被迫擋住了雙眼。

看來這倆是認真了。

雷獅費力的接着安迷修的招。

“沒想到你的力氣還挺大的嘛!”雷獅趁着空隙喊道。

“承讓啊,你也有兩下子嘛雷獅,看來不認真不行了!”安迷修招招直逼雷獅的要害。雷獅給出一個假動作轉身將力都施在木劍上向安迷修刺去,然而安迷修一個下蹲躲過了雷獅的攻擊。

糟糕!

“嘡”

安迷修在下蹲時右手上挑打中了雷獅的下巴,力直接讓雷獅疼的整張臉麻了起來。

“啊,雷獅沒事吧,我一不小心就。。。。。。”安迷修扔了木劍蹲在雷獅身旁急切的問到,呆毛急的一晃一晃。

“沒事,這次是你贏了,卡米爾,我們走!”滿臉通紅的雷獅頭也不回就跑了出去。

“沒事的,大哥只是害羞加上不服氣而已,這是禮物,那我先走了。”

“啊嗯。。。”安迷修看着禮物盒,半晌,笑了笑。

 

 

“父親,教我劍術。”

“喲?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別廢話了快點啊!”

Aleo維老師畫,授權已有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