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晨宇水仙文】敗類(二十 上)[颯卷 炸須 十絨]

  炸盯着眼前這個向他彙報工作的男人,眉宇里透露着的是明明白白的兩個字。

  蠢貨。

  不過好在炸身邊的人也早已習慣這種不咸不淡的眼神。畢竟天才總歸是有些傲氣的。

  “滾吧。”炸聽完,低下了頭繼續翻看文件。

  

  鬚鬚站在門外,看着男人走了出來,長舒了一口氣。分明炸沒說什麼,那男人卻冒了一頭的冷汗,模樣有些狼狽與滑稽。

  鬚鬚不由得笑出聲來。

  “夫人好。”那男人這才發現鬚鬚,趕忙問好。鬚鬚笑着搖了搖頭,打開了炸的門縫。

  “不會敲門嗎…”炸頭也沒抬,語氣頗為冷漠。

  鬚鬚沒有說話,也沒有進去。

  炸眉頭緊皺,抬起了頭。

  “炸總辛苦了。”鬚鬚笑着看着炸,進了房間關了門。

  鬚鬚關門時,炸走到了他身後,一把摟住了他的腰。“別別別,很癢誒…”鬚鬚腰上的肌肉緊繃,縮成一團。

  “剛叫我什麼?”炸並不放手,反而掐了掐鬚鬚腰上的軟肉。

  “老公老公!”鬚鬚癢的笑出了眼淚。

  炸這才放過了他,把他摁到了沙发上,居高臨下地看着他,眼睛里卻滿是愛意。

  “找我干什麼小寶貝?”

  “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

  炸一愣,腦子里把大大小小的紀念日在腦海里翻了個遍……

  “什麼……?”

  鬚鬚從沙发上跳起,摟住炸的脖子:“你的生日啊笨蛋!”

  炸下意識地圈住鬚鬚,有些懵。

  “我就知道你忘了!要不要炸總今天抽個空,讓鬚鬚帶您出去兜一圈。”鬚鬚揉了揉炸的臉。炸二十多歲,頸上似乎還有奶花香。

  “遵命,夫人。”炸故意放低了聲音,將氣息全吐在了鬚鬚的耳廓上。他知道鬚鬚最受不了這個,鬚鬚一下子就軟了身子。

  “你真是…!”鬚鬚放開炸,拽着炸的衣襟走出書房。炸俯下身子任由鬚鬚拽這,一邊輕聲對跟上來的管家說:“今天就算天大的事也推到明天。”

  於是炸握住衣襟上鬚鬚的手,十指相扣。

  

  門外有車等候。

  鬚鬚牽着炸進了後座。

  只見車座上放了一粒糖。

  草莓味的,包裝很熟悉。

  “吃不吃糖?”鬚鬚看着炸。

  

  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剛被接回家的鬚鬚為了躲避僕從的追趕,慌忙逃竄進了停在門口的車裡。

  他原以為是與他關係最好的司機的車,沒想到是炸的車。那時是炸的父親順便帶着炸與鬚鬚的父親談論生意,二人年齡尚小,只是兩個素昧謀面的少年。

  鬚鬚想出去卻也來不及,於是只好訕訕的坐上了車。炸心裏清楚,於是對父親說:“我和鬚鬚少爺說好一起回家玩的,沒有與您及時告知,對不起父親。”

  炸的父親一向寵愛炸,沒有言語,於是示意開車回府。

  鬚鬚有些懵,臉紅紅的,只憋出一句:“叔叔好。”

  炸有些想笑,於是掏遍了身上的口袋,摸出一塊糖來。

  “吃不吃糖?”

  鬚鬚接過。“謝謝…”聲音又軟又輕,炸想起了從前在街道上看到的一隻白色的小奶貓。

  

  

爺最近有點廢

累得要死

大家體諒一下【咕咕咕

這篇太長了

分個上下

NEW GAME!特典09[畫集 FAIRIES STORY]51-76

NEW GAME!特典09[畫集 FAIRIES STORY]51-76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