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線同人文——她們的指揮官是死神 孤狼蘇醒,開始圍剿夢想家

稻草人在阿道夫的病房門口駐足,深邃的瞳孔凝視着病榻上面色蒼白的男人,來自另一個陣營的她如今還是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這個男人明知是螳臂當車,卻還要義無反顧地擋在M4身前。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少女低聲呢喃,回過神來方才注意到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個身着紫衣,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憂鬱氣質的長發少女。

“他是一個永遠都讓人猜不透的人呢……”亞利桑那輕輕嘆了口氣,“之前在港區的時候也是這樣,無論我們說過多少次,到現在他也是一點都沒變……”

“不過,稻草人小姐。”亞利桑那抬起頭,微微側過臉看向身邊的鐵血少女,“基地里現在到處充滿了針對鐵血人形的火藥味,我覺得最近還是稍微低調一點比較好。”

稻草人沒有答話,只是默默點了點頭。亞利桑那揮了揮手,轉身告辭。

“阿道夫……你還真是有點差勁呢……”稻草人最後毒舌了一句,邁開腿走向自己的宿舍。

“不過啊……”眼神冰冷的少女伸手輕輕摘下自己的面罩,抬起頭沐浴在溫暖的日光下,“你身邊都是些不可思議的人呢……阿道夫。”

……

下午的時候,阿道夫醒了過來。

“唔……我睡了……多久了?”意識朦朧的男人微微晃動腦袋,口中含混不清的低語不過是本能罷了。

病房連接着全方位的監控系統,阿道夫一有反應醫生們便拔腿小跑着沖向病房,還沒有幾分鐘,一堆帶着各種儀器和器材的醫護人員便擠滿了阿道夫的病房。

“???”半睡半醒的男人不過是感覺到有一大群人聚集在自己周圍,嘰嘰喳喳地不知道在說這些什麼,隱隱約約能感覺到有人在往自己身上連接各種儀器,至於更具體的事情,阿道夫一概不知,也沒有多餘的腦力去思考。

檢查持續了大概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醫生詳細檢查了阿道夫的身體,確認病情基本上已經穩定,各項指標也差不多恢復了正常。驚人的恢復力的確讓人有些目瞪口呆,但是保險起見醫生還是表示阿道夫需要靜養,一次來探視的人數不要過多。

安娜第一個趕了過來,連身上的作戰服都沒有來得及換下。在門口深呼幾口氣平復一下呼吸,整理一下心情,少女推開門走進了病房。病榻上阿道夫的整個腦袋上都包着紗布,只漏出一隻有些渾濁的右眼,直勾勾地盯着潔白的天花板出神。

“阿道夫?”少女輕輕呼喚心上人的名字,心中的悸動卻愈發難以抑制,好想撲上去緊緊地抱住他。

僵硬地轉過頭,阿道夫看清了眼前的來客。勉強擠出一個有些不自然的微笑,阿道夫的呼應卻令人心碎:“抱歉吶……讓你擔心了……”

少女緊繃的防線一下子全線崩盤,此情此景,又怎麼能夠抑制住內心翻湧的驚濤駭浪,又怎麼能夠攔得住眼角邊蓄滿的淚水?

“阿道夫你這個笨蛋……”少女慌亂地抹着眼淚,“比起這個你更應該擔心擔心自己吧……自從重生之後,你就一直在試着忘記自己死神的身份,嘗試真真正正地以人類的身份來生活,但是看起來你的行動卻完全沒有跟上你的思想!”

“……”阿道夫沉默不語。

“每一次都是這樣,你難道就從來沒有考慮過自己嗎?”不知道是嗔怪,是抱怨,還是單純地發泄不滿,少女終於將心裏憋了好久的問題拋了出來,“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受傷的時候,都有多少人在擔心你?”

“……”不知道該做何回應,阿道夫吃力地坐了起來,拽過床頭上的紙巾給心愛的女孩兒擦起眼淚來。

“你這該死的溫柔啊……”安娜用力擤了一下鼻涕,將手裡的紙巾順手丟到垃圾桶里,然後一把拽住阿道夫身上病號服的領子,一低頭直接將嘴唇按在了阿道夫的嘴上,舌頭衝進阿道夫的口腔里攪了個天翻地覆。

“下一次,我不會再放你一個人行動了,哪怕你是死神。”安娜放開阿道夫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作戰服,只留給阿道夫一個瀟洒的背影。

呆坐在病床上,阿道夫心裏竟然泛起一絲淡淡的苦澀:自己是不是,虧欠了安娜太多了?

怎麼可能不是呢?自己到底有多少次讓那些丫頭們為自己揪心,可能連他自己都數不清楚了吧。

“唉……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嗎……”

伴隨着阿道夫輕聲的嘆息,醫務室的門被什麼人粗暴地一把推開,猛地撞在牆上,發出的聲響簡直把人嚇一跳。

綾波黑着臉,拖着自己那把斬艦刀一步一步走向病榻上的阿道夫。

“果然,我還是砍斷你的腿好了。”少女一字一頓地說著話,銳利的刀鋒直指阿道夫的鼻尖。

“……”阿道夫咽了口口水,不敢正眼去看她。

高高舉起的刀鋒,在溫和的日光下反射着少女冷漠的雙瞳和令人膽寒的殺氣。

“哐當!!!!”巨大的刀身從阿道夫頭上閃過,徑直砍在了牆上,好在牆壁粉刷足夠可靠,沒有掉下什麼牆皮。

“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這個樣子……”眼角邊翻湧的淚水,飽含着少女的擔憂與憤懣,大滴大滴落在微微顫抖的腳邊。

“你明明知道,我們會擔心,會難過,但是為什麼你一次又一次撕開我們的傷口……”少女憤怒的聲音在房間里迴響,一下又一下結結實實打在阿道夫的心上,“每一次,都好難過……卻又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做什麼……”

匆匆趕到門口的23等人見到這個情況,全都保持了沉默。

“算我求你了,阿道夫。別再這樣折磨我了行嗎……我真的要撐不住了……”少女如同脫力了一般跪坐在地上,雙手胡亂地試圖拭去橫流的清淚。

對於阿道夫來說,綾波是個特殊的孩子,因為一起經歷過那麼多大開大合,她對於阿道夫的情感,早就超過了愛情的範疇。

“我知道了,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面對這種請求,阿道夫哪裡有說不的權利呢?是自己的一次又一次肆意妄為害得她們一次次提心吊膽,是自己和她們說不要逞英雄,到頭來自己卻想一個人拯救全場。說到底,這樣的自己,到底有什麼資格做她們的指揮官啊……

“真的嗎?”綾波的聲音將阿道夫有些飄遠了的思緒拉回到眼下。

“真的,我答應你。”阿道夫向綾波伸出左手。

縱使少女的視線被淚水所模糊,她還是準確地抓住了愛人的手掌:“就這麼約定了,不許食言。”

“絕對不會。”阿道夫用力擠出這四個字,緊緊握住了少女小巧柔軟的手。

接近傍晚的時候,喬治拎着餐盒走進了病房。

“是咖喱!”哪怕背對着門躺在床上,阿道夫依舊嗅出了那令人垂涎三尺的響香氣。

“特地去廚房幫你要的雞肉咖喱。”喬治放下手裡的餐盒,打開蓋子的剎那,難以抗拒的誘人香氣便似乎透過身上每一個毛孔直衝向阿道夫的大腦。

“WOC!這麼香!這誰頂得住啊!”阿道夫翻身坐了起來,看着近在咫尺的可口佳肴眼冒金光。

喬治心照不宣地把一個勺子塞到了阿道夫手上……

酒飽飯足,男人滿意地擦擦嘴,躺回了病床上。喬治默默地收拾着餐盒,沒有言語。

盯着天花板看了一小會兒,喬治已經收拾好東西準備撤了,阿道夫突然想起了什麼。

“對了,M4情況怎麼樣了?”

正準備走開的喬治整個人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喬治?”稍稍扭過頭,阿道夫望着熟悉的身影發出疑問。

喬伊背對阿道夫輕輕搖了搖頭:“AI小組說情況不容樂觀。M4她一直在低聲自言自語,不與任何人交流,也不許任何人靠近她,AI小組幾次想給她做個檢查都被她打了回來。”

喬治沒有敢回過頭去看阿道夫是什麼表情,房間里除了兩個男人的呼吸聲之外,只有長久的沉默。

“不行,我得去看看她!”病床上響起了布料摩擦的聲音。

“醫生說你還要靜養,所以給我老老實實躺在床上!”喬治轉回身,一個箭步衝到病床前,一把給阿道夫按了回去。

“可是……”阿道夫的眼神中竟然閃過了一絲慌張。

“唉……你現在去了也沒用,就你這個樣子只會更加刺激到她而已。”喬治輕輕嘆了口氣,用力按在了阿道夫的肩頭,“而且在擔心她之前,我還是建議你先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吧。”

阿道夫長長地嘆了口氣,頗為沉重地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在阿道夫養病的時候,喬伊正和他的小隊準備着下一次的行動。行動準備室里,喬伊和RO面對泛着藍光的电子屏幕為一屋子人做行動前的講解。

“所以說,如你們所見,這一次的任務是去追蹤一名鐵血頭目,這個傢伙被認為和近期的多起破壞行動有關。”喬伊在电子屏幕上寫寫畫畫,“而且這傢伙自從上次的接觸之後,似乎又回到了自己原來的基地。”

屏幕上出現了夢想家的大臉。

“夢想家……”看着那副欠扁的模樣,M16攥緊了拳頭,“那我們還等什麼,為什麼不直接圍剿她?”

“別著急嘛,我們還不能確定那個是本體還是傀儡,貿然行動說不定會在小水溝里翻掉大船哦?”喬伊微微一笑,盡顯老兵的從容,“由於目標地區有低雲,所以衛星組的氣象衛星看不到地面。雖然偵察衛星通過紅外熱成像看到了不少東西,但是很難說她們到底有沒有後手。”

“於是我請了我的幾個朋友來調查,這段時間里她們發現了不少情報……”站在一旁的RO接過了話茬。

“你的朋友?”M16面露疑惑。

“具體的就不多說了,趕緊行動起來吧,去回收她們還有她們所收集到的情報。”喬伊打斷了面前的“好奇寶寶”,在戰術腕錶上點了幾下,“行動安排已經發給各位了,大家按照指示行動,記得保持聯繫通暢,我們晚些時候基地見!”

屋子里的人們行動了起來,各自奔向自己的裝備。按照計劃,喬伊和MG5跟隨M16與墨菲一起,而RFB,WA2000還有FAL則與SOP還有讚佩里尼一起行動。

“為什麼我要和這傢伙一組啊……”檢查裝備的時候,MG5小聲地抱怨道。

喬伊就在不遠處,哪怕少女盡量壓低了音量,敏銳的傭兵依舊捕捉到了這淡淡的不滿。

“唉……”無聲地嘆息一下,喬伊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雇傭兵這種標籤,一旦被打在了身上,就很難取得下來了呢。在MG5眼中,自己到底也不過是個為錢拚命的戰爭野狗罷了。喬伊苦笑一下,無奈地聳了聳肩。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自己的確和安全承包商劃清了界限,是那種真正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掙錢的傭兵,絕對會和冷酷無情,殘忍嗜血這種詞掛上鈎吧。

“嘛,算了。”喬伊背起自己的背包,“隨她怎麼去想吧,那都不關我的事,我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嘛!”

一行人走出準備室,向著停機坪走去,兩架HH-60已經整裝待發,隨時可以將兩支隊伍投送到他們該去的地方。S05區依舊有大量鐵血盤踞,行動註定伴隨風險,但是無論前方等待着他們的會是什麼,他們都將一往無前。阿道夫的受傷無疑刺激了每一個人,這些老兵現在看上去格外興奮。

腳下的地面距離自己越來越遠,喬伊耳邊響起噴射引擎的聲音。一抬頭,看到兩架A-10騰空而起。

“這次任務要變得有意思了呢……”看着跑到邊上準備排隊起飛的A-10機群,喬伊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這個傭兵,已經有一段時間沒這麼興奮過了。

這我還第一次見,吃不起吃不起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這我還第一次見,吃不起吃不起點擊進入查看全文吃不起,紅紅火火,厲害了,我笑了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