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 | 今天一定要親到你(一篇完 / 贈:柒璑)

提前祝@柒璑18歲生日快樂!

 

魏無羡今年十七,還有幾日過了生辰便成年了

他的父母魏長澤夫婦在他四五歲時就把他寄養在姑蘇藍氏,然後夫婦倆過着沒羞沒臊的日子,好像沒這個兒子一般寄養了十餘年

 

雲深不知處藏書閣內,魏無羡正望着大他兩歲的青梅竹馬藍忘機,幽怨的思考着怎麼才能親到他!

沒錯!親到他!

這個想法在他腦子里存在很久了,全都因為小時候母親曾跟他說的青蛙王子的故事

然而魏無羡的每次索吻都以失敗告終,今天他又準備向他的“青蛙王子”發起進攻!

魏無羡心想:這藍湛真的是柳下惠嗎?怎麼就不上道呢!人家青梅竹馬不是親親就是抱抱,要不然還有浪漫的二人世界,我和他就是那孫悟空和唐僧,已墮入佛門,不食葷物。娘親啊,這和尚,不對,這青蛙就是不讓我嘬一口,難道我要看我的青蛙王子落入他人鍋中??實在不行,本女王,呸,本騎士就霸王硬上弓!

魏無羡是個行動派,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於是便起身走到藍忘機跟前“藍湛”

藍忘機並沒有任何反應,魏無羡隨後又叫了兩聲“藍二公子,二哥哥”

藍忘機依然沒有給反應,魏無羡怒了,大叫到“死和尚!”

藍忘機顯然不甚喜歡這個稱呼,抬頭看着跟前的人,心想:這騷包又想做什麼,天天得勁跟那跳蚤似的,怪不得身材走樣。

藍忘機也不是對跟前這人毫無感覺,只是覺得他還小,很多事情不能做“今天又想親我?”

魏無羡聽到這話,心想:今天藍湛這麼問我,是不是對我有什麼想法了!比如說親親(*^▽^*) 等一下,我要準備好姿勢迎接!

藍忘機見魏無羡不回話,心想:不用猜,這傢伙又是在yy我,肯定又在想那些事兒

“二哥哥讓我親你一口唄”魏無羡單刀直入

“你又在胡鬧”

“哎呀,我是認真的,你相信我嘛”

“你現在還小”藍忘機嘴上說著正常的理由心裏卻想着:你身材太幹了,再等等

魏無羡不知是誤解了藍忘機的意思還是什麼,答到“沒事,要不然我親你也可以的,我不介意的”說完憨憨的衝著藍忘機笑

藍忘機當然不會讓魏無羡得逞,便啟動了藍氏禁言術:看我封了你的嘴,看你怎麼親

魏無羡以為藍忘機不說話是同意了,剛要起身準備親親,發現開不了口:索吻失敗,嗚嗚嗚嗚

 

魏無羡可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這一次,他打算灌醉對方,然後生米煮成熟飯

“藍湛,今天我心情好,你陪我喝一杯吧”

“你還小不可以喝酒”藍忘機一如既往的理由

“這就是果酒而已,又不會喝醉人的,你放心吧”魏無羡知道這兩句話也許說服不了藍忘機,還扯着藍忘機的衣袖撒嬌乞求對方同意

藍忘機見說不通,轉身想走,被魏無羡貼上了聽話符,身後還傳來一句“看你往哪跑,我今天非成功不可!”

魏無羡的計劃是控制住對方后,得勁灌醉他,到時候就可以嘿嘿嘿

然藍忘機早料到魏無羡要幹嘛,想着要玩是吧,就陪你玩玩,不能吃肉總要喝點湯吧

魏無羡以為一切都如他所想的順利,正打算喝口酒壯壯膽時,藍忘機一個坐起,像是撒酒瘋似的亂跑,於是魏無羡溜了一晚上的人,索吻也再一次以失敗告終

 

前面說了,魏無羡的字典里沒有放棄二字,於是他又想到了新招——在大馬路上挖坑,等藍忘機掉下去就趁機嘬一口

可藍忘機豈會被這種小坑坑給難倒,他不僅一個飛起躲過了,還朝魏無羡發起了飛彈,把他給炸了,再次失敗(up表示羡羡太難了)

 

魏無羡的終極大招——美人計加苦肉計

可沒想到藍忘機那個榆木腦袋,在魏無羡倒向自己的時候,把對方立!了!回!去!

魏無羡不信邪,又嘗試了兩次,全被立了回去

“藍湛!我真的覺得有問題!”

“魏嬰,你還小你不懂”

“我一定要親到你!!!!”

 

另一邊,雅室內,藍啟仁和藍曦臣正在商量魏無羡生辰的事

“曦臣,無羡的生辰禮籌備的怎麼樣了”

“叔父放心,侄兒已經全部準備妥當,給各大世家都發了拜帖”

藍曦臣為人處世都很得體,他辦事藍啟仁向來是放心的,同時也操心起兩個孩子的事

“如此便好 這孩子也十八了 生辰禮一過就成年了 該找那對不負責任的夫婦商量一下親事了”

聽到這話,藍曦臣不由的笑了一下

 

房內,魏無羡坐着越想越氣:總說我還小還小,不讓親,明天就成年了,看他還拿什麼理由躲我,明天一定要親到他!親不到他我就從這跳下去!說完推開了房內的窗

正在此時,藍忘機端着一壺酒進了房間,看着站在窗前的魏無羡喊了一聲“魏嬰”

魏無羡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似的一個轉身,腰不自覺的扭動,撩慘了藍忘機:忍住,明天他就成年了

魏無羡見藍忘機端着酒壺,以為是酒,瞬間開心“有酒!”心想這藍湛終於想通了

兩人坐下后,藍忘機給魏無羡倒了一杯,推到魏無羡面前,魏無羡拿起酒杯聞了聞,臉色瞬變“藍湛你又拿酒壺裝水騙我!”

藍忘機料到他會是這個反應,沒做回應,說道“明日就是你的生辰了”

“嗯”魏無羡知道他不會那麼容易妥協,但還是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所以你是來提前送禮物的嗎”

“生辰禮自然要在生辰當日送”藍忘機知道這個小腰精肯定又按捺不住了

魏無羡自然猜到了這個回答“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此時的藍忘機卻想着:再多吃點,養養肥,不然怕你腰痛

千呼萬喚始出來,終於到了魏無羡的生辰

藍忘機坐在床邊,輕輕喚到“魏嬰 起床了”

魏無羡輕皺了皺眉,睜眼,正看到床頭自己畫的自己與藍湛的親親,不禁笑了,轉頭看到自己心心念念想要親親的對象,奶奶的說道“藍湛,要親親”

藍忘機就在等這一天,他的魏嬰成年了,於是應了魏無羡,俯身吻在他的額頭上

“生辰快樂”

魏無羡顯然不知足,只是個額頭當然不夠,坐起來拉過藍忘機就是一個親親

“我終於親到你了!”

藍忘機看着眼前的小孩,又無奈又喜歡,寵溺的說到“快起床吧 帶你下山玩”

 

山下,兩人逛得不亦樂乎,魏無羡看到個兔子狀的糖,撒嬌的說到“我要這個~”藍忘機見他如此開心,俏皮又可愛,不禁咽了咽口水

 

逛着逛着,魏無羡也累了,在藍忘機的懷裡睡着了,藍忘機帶着熟睡的魏無羡划著船到了一片蓮花湖。看着懷裡的人兒,藍忘機的口水像是不夠咽似的

沒過一會兒,飛來一隻傳訊蝶,正是他兄長藍曦臣在找他們:忘機,你帶着無羡去哪了,生辰禮上好多前輩等着呢

藍忘機這才想起兩人已經玩到了這個時辰,但懷裡的人不喜歡這種典禮,乾脆不管了

又過了一會兒,魏無羡醒來,發現天都黑了,問道“藍湛,天黑了”

“嗯”藍忘機輕聲應到

“那生辰禮”魏無羡雖然不喜歡,但他也知道不能讓藍先生和其他長輩難堪

“叔父和兄長會應付的”

藍忘機的話讓魏無羡放下心來,不知是不是睡的過久,魏無羡有些餓了“藍湛,我餓了”

“帶你去吃飯”藍忘機向來不會拒絕這個小孩兒

魏無羡似是想到了什麼,興奮的喊到“我要喝酒!”

藍忘機同意了“好”

 

吃飯時,兩人不停的喝酒,藍忘機再一次“醉了”,魏無羡扛着“醉了”的藍忘機住進了客棧,嘴裏碎碎念“明明是我生辰,你卻喝醉了,這叫什麼事啊”

藍忘機想的卻是,醉了才好嘿嘿嘿

把藍忘機扶上床后,魏無羡的小腦袋瓜又開始yy起來:藍湛(◡) 這次應該不會鬧騰了吧。俯身吻了藍忘機,小聲道“藍湛 生辰禮物我就收下咯”說完剛準備走,就被藍湛拉了回來,只聽一聲“我有個更好的”魏無羡滿臉疑惑

沒一會兒,魏無羡只剩一件紅色裡衣,藍忘機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準備好收禮物了嗎”

“嗯”

說完藍忘機脫了魏無羡的裡衣,魏無羡不解“藍湛你脫我衣服幹嘛”

“你不是想要禮物嗎”

“可是光溜溜的好冷啊”

“乖”藍忘機撫摸着魏無羡的臉“一會兒就熱了”

“唔…什麼東西進來了”魏無羡其實感覺的到是什麼,但還是問了出來

藍忘機也知道他感受得到,回應到“你說呢”

做完擴充后,藍忘機一個挺身,魏無羡痛的喊出了聲“藍湛,痛”

藍忘機拍了拍魏無羡的大腿“魏嬰,把腿打開,會舒服一點”他的動作很溫柔,就怕傷到這個可人兒

“嗯哈,真的舒服了”

一番顛鸞倒鳳后,魏無羡大叫到“二哥哥,我腰好酸啊!”

這時的藍忘機還不忘吐槽一番“讓你平時少蹦躂,多吃點”,不過吐槽歸吐槽,還是得安撫着身下的人“乖了,馬上就好”

 

魏無羡十八歲的第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第二天,兩人正往回趕,魏無羡問到“藍湛,我們放了先生的鴿子,回去會不會被罰啊”

“無事,聽兄長說,叔父又吐血了,應該沒有精力罰我們”

 

雲深不知處,雅室內,藍啟仁再次吐血:這兩個小崽子 回來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本文配套視頻會於明日(26號)零點發出

分為上和結局兩篇 上:@清風拂心問誰歸

                                結局:@羡怡ENVY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