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SS RAIN》 主颯卷,炸須,十絨 第二十四章

*OOC

*勿上升真人

24.

幾天下來,捲兒就發現自己怕是走不出這絨家大門。

前腳才剛踏出大廳,他便感覺背後有幾股視線緊盯着,直盯得他後背發涼。

這幾天只要他有想離開絨家的意思,要不是被盯回去,要不就被攔下去,最終結果都是這樣,屢試不爽。

低嘆了口氣,捲兒明白絨絨的意圖,他回頭跟絨絨爭論一番,最終還是以十辰於做借口才說服絨絨讓他去一趟研究所。

果然一提十爺就服軟。

有時候捲兒還真想不明白絨絨到底喜歡十辰於哪一點,怎麼就栽他手上了。

一路上,捲兒總覺得有人鬼鬼祟祟地尾隨在背後,他自然知道是哪些人,倒也沒想着耍花樣把人甩開。

捲兒來到研究所便直踩進主研究室,卻偏偏不見十辰於人影,問過路過的工作人員才得知人在頂樓天台。

推開天台的門,便見十辰於正背對着趴在欄杆,抓摸着後腦勺,似乎頗為苦惱。

難得見十爺如此苦悶,他怎能錯過這個大好機會。

“再抓頭髮就沒了。”

十辰於聞聲回首看清來人,臉色霎時暗沈下來,一記狠瞪過去。

“少貧嘴。”

捲兒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雙手抱胸前,“想不到你也有這麼一天。”

十辰於目光微冷地瞥了捲兒一眼,視線掃到他身後停留了一刻,沒理會他的冷嘲熱諷,陡然舉步越過他便逕自離去。

“哎,你就這麼不待見我?”

捲兒見人一言不發就走了,旋即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才能出來一趟,他可不能白來。

隨着十辰於回到研究室,只見十辰於撥開實驗桌上雜亂的紀錄表,轉頭便坐在桌邊一改冰冷的態度劈頭直問。

“能讓絨絨放眼線到我這來,你到底幹了什麼。”

捲兒瞬間懂了為何剛才十爺一走了之,不過他沒打算為此解釋什麼,反而挑眉反問,“倒是你,你又對絨絨幹了什麼?”

十辰於直盯着捲兒,竟難得地被問到一時語塞。

這不提倒好,一提起絨絨他就覺得心煩。

十辰於還是想不通為何絨絨對自己的態度極端反轉,他尋思自己也沒幹什麼,原本研究陷入困局已夠他苦惱,加上絨絨這事令他加倍鬱悶,心情越發煩躁。

十辰於犹如嘆息般開口,語氣都放輕了許多,“既然他不願見我,就不打擾他了。”

這還是他認識的十辰於?霸氣哪去了?

“這可不是你的作風。”

捲兒不可思議地看着他,滿臉寫着驚奇兩個字。

向來處事雷厲風行的十辰於,當初追絨絨的架勢可直接粗暴得很,現在怎麼就變得唯唯諾諾?

見對面無言,捲兒走到旁邊的架子上隨手執起一個琉璃球外殼把玩着,細看之下紋路與他動用的那顆一模一樣。

抬眸見十辰於神色冷凝,捲兒識趣地沒把剛才的話題延續,轉而問道,“這量產的?”

他想着這要真量產就浪費了,這琉璃品質可不過關,得換一個材質才行。

提起這事十辰於便想起來這帳還沒算,頓時口氣微慍,“球,在哪。”

捲兒無視對面散發出來的怒氣,“你研究的那個破玩意兒都裂開了,還要跟我算帳?”

十辰於微眯起眼甚為質疑,這材質可是經千挑萬選才定下來,照理不該有破損。

“還有我就碰了那麼一下,怎麼就到地球去了?”捲兒追問着,手裡把球拋起再接住,反過來指控,“十爺你這不是坑我嗎?”

“那是半成品,在測試中誤觸當然會啟動。”十辰於冷冷地睨了他一眼,“是你手欠。”

行吧,手欠惹的禍,他認了。

不過他來這可不是來跟十辰於閑聊的。

放下手裡的球回原處,捲兒一改態度,頓時正色地提出來這裏的目的。

“十辰於,給我解禁無人區。”

不是請求,而是命令。

無疑是在挑戰對面的絕對權威。

十辰於眉峰一凌,眸色里全然是警告的意味。

捲兒毫不懼怕踩到十辰於的雷點,向來他就不怕十爺。

無人區由十氏全權掌管,邊界全是十爺派駐的手下,誰靠近無人區一分定然必死無疑。

然而捲兒要去的地方正是無人區的暗海,他並無選擇的餘地。

見眼前人面色陰沈,明擺着不悅,全身上下散發而出的冰冷氣息,壓抑得讓人透不過氣,捲兒出言退讓一步。

“一天就行。”

空氣凝住片刻,對峙間十辰於念及捲兒的身份,他眉間終是略為鬆開些許。

“原因。”

聞言捲兒暗自鬆了口氣,見有議論的餘地,這才接着解釋他要去禁區的原因。

“我要去找你想要的東西,就在暗海里。”他頓了頓,“也是我想要的。”

十辰於眼中寒芒一閃,他當然明白捲兒指的是什麼,可他仍有許多不解。

“至於一切原因,你去問絨絨他自然會跟你說。”

十辰於直盯着捲兒思索了半響,相信眼前人亦不會有詐,終是鬆了口。

“若然你找不到我想要的,就不可能回來了。”

嘖,這人還是待人無情。

捲兒輕笑了聲,不過十爺未免也太小看他了。

“你覺得我沒這點覺悟能找上你?”

十辰於微微昂首,望着眼前帶着幾分傲氣的人,頗為欣賞他的膽識。

“何時。”

見十爺終於肯答應下來,捲兒也不多廢話,“明天。”

“還有再幫我一個忙。”對面果然又黑了臉,捲兒趕緊補了句,“對你來說輕易而舉。”

“明天幫我攔着絨絨。”

能壓制絨絨的人就只有十爺,不然他還真走不出絨絨家,絨家上下那麼多雙眼盯着他,他想逃還真沒門。

“行。”十辰於這倒是爽快答應。

這可簡單了,拉人馬去絨家這事以前干多了去,只是絨絨不喜歡十辰於就再也沒這麼干。

有十爺這句,捲兒便安了心,終於把明天的事安排妥當。

然而他還有一件事放不下心。

捲兒走到十辰於跟前,一手拍在對方的肩上,語重心長地囑咐。

“十辰於,保護好絨絨,以後別再傷害他。”

這是來自竹馬的忠告,也算是他的寄望。

以後要是絨絨被十爺欺負,他可不能再替絨絨出氣了。

想到這,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難過。

就那麼一點。

捲兒的神情無比認真,聽出話里的分量異常沉重,十辰於一時微怔,只是應和了一聲。

“嗯。”

煽情的話捲兒也不想多說,對着十爺這樣嚴厲的人就更說不出什麼,他回復一貫的笑顏,雙手往兜里一插,故作輕鬆。

左手一陣刺痛感傳來,他從兜里摸出上次在絨家後院撿來的玻璃碎片,差點忘了這玩意兒了。

看着反射着光線的玻璃雨碎片,他忽然靈光一閃,把碎片遞到十辰於眼前。

“十爺,用作賠罪。”

“琉璃球的材質改用這個怎麼樣?”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