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司命 第八次 第九次

頭圖by九霽     

present8flee:所有轉載,無論圖文,除了轉載時要標註原作者以外,還要在轉載前數日,向我和九霽闡明轉載什麼,轉載到哪個地方,除了轉載以外是否還有其他用途、用意,其他用途用意是什麼,在闡明且轉載后,如果還有人想轉載你的,這種疊加的轉載也應逐級上報,直至源頭。僅當知道轉載之事者大於或等於三人(即轉載者、我、九霽)后我和九霽皆給出的轉載授權,才是有效的轉載授權。以上為轉載的方式與流程。至於其他授權,乃至合作,也應按照如上流程,嚴格進行,以尊重所有人的知情權與決策權。   

九霽:轉載需授權,禁止一切非授權轉載、改圖、宣傳以及商用。 

上一篇:CV6728404


第八次

“聽着,”巫女追在我身後着急地走着,一邊走一邊對我說,“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等到新月升起的時候,滑到天與海相交的那條線的時候,這個時候跳入海中。在海中,向前不斷地游一個時辰,之後就可以登上月亮了。在月亮上,我們能夠看到月宮,那是屬於少司命的自由之地。在那裡,有無窮無盡的少司命快快樂樂地生活着。你不在月亮上,你不知道。在月亮上的少司命是平等的,她們沒有等級制度,她們沒有老師,她們之中沒有任何窮人——所有的少司命都在月星上平等地分配勞動的成果。如果累了,想睡覺了,就睡在月亮為你準備的一個一個的環形山上。那是多麼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呀!跳入海中,游一個時辰就夠了。這些都是真的!”

我對於巫女對我說的這些事情持保留意見,所以我就一直沒有說話。等到巫女不再嘮叨了,我便回頭對巫女說:“我們現在真的可以去見國王了嗎?”

“是啊。”巫女說。這个中世紀城堡的走廊空蕩蕩的,窗戶又特別的大,現在是深夜,外邊的寒風能吹進來。在走廊,還能通過大窗戶,看到外面的星星,顯得陰森森的走廊里只能聽到我們兩人的腳步聲,除此之外什麼都聽不到。

我笑了笑說:“剛才吃晚飯的時候,宴會廳的桌子實在太長了,人又那麼多,燈光也有些昏昏暗暗的。我根本看不清國王長什麼樣。這下好了,去國王的房間,面對面,能夠看清了。啊,對了,話說回來……我總覺得有些奇怪。這麼多人,一起吃晚飯,為什麼大家都不聊天呢?為什麼,晚飯桌上顯得那麼地安靜?大家都那麼守紀律嗎?”

巫女說:“紀律?沒有這回事的!這是一個完全自由自在的世界,整座城堡,每一個人都是平等自由的。根本沒有紀律,是你多慮了。”

“那為什麼大家都那麼安靜地吃飯?”

巫女勉強笑了一下:“也許可能是大家第一次見到你比較害羞吧。”

“對了,”我問她,“爬上月亮去,尋找月亮上的那些少司命這件事情,就是國王決定的嗎?”

巫女說:“是的!就是國王做了此等偉大決斷。對了,我還問你呢。只需游一個時辰,爬上月亮,你到底是加入,還是不加入呢?”

“我對此持保留意見。”我回答。

突然我又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於是就問巫女:“對了,我還想問你:為什麼這城堡里有許許多多穿着和你一樣,甚至長得和你一模一樣的巫女?而且她們都說我不是她們的主人,也就是說,她們的主人,也住在這座城堡里。但是我卻,沒見過他們。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吃晚餐時不是見到他們了嗎?”

“沒有沒有。晚餐的時候只有國王出席,其他的座位上雖然擺滿了餐具和食物,但是沒人。我確定,沒有任何人。”

她不說話了。

“它們是不是也是少司命?它們是不是也長得跟我一樣?”

她還是沒有說話。已經到了國王房間的門口了,巫女打開了門讓我進去。剛一進門,我看到國王正站在書架前,背對着我們。這時巫女先說話了:“我親愛的國王,少司命說她對於你登月的計劃持反對態度。”

“?!”我驚愕地看着巫女。巫女對我飄來了一縷微笑。

國王悶聲笑着,背對着我們說到:“你知道嗎,少司命言和和,這個世界上存在着一種行為叫做完美犯罪。這種完美犯罪指的就是,即使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是那名真正的犯人,但是任何人都找不出任何證據來證明這一點。這,就是完美犯罪。當我們開始勾連貴族的時候,這種犯罪其實就已經成功了。天吶。你幾乎不需要去猜測,就可以直接觀察到貴族們的那些無與倫比的貪慾。然後,你只需要告訴他們,告訴這些貴族,就說你可以幫他們安撫百姓,跟貴族說你用你的神明之力就可以讓百姓的生活變好,然後你還會告訴百姓說:這些都是你們的國王,這些都是你們的皇帝,這些都是你們的老爺們、勛爵們,幫助你們進行祈禱,而讓你得到的偉大快樂!只要這小小的利益勾起了那些貴族們沽名釣譽的野心,他們未來的生命與一切榮華富貴就都已然被你所捕獲。你完全不需要在乎那些貴族的悠久歷史,以及他們為國家做出的無限的功績;你更不用在乎我們的文明典章,以及貴族對它們的捍衛與保護。別忘了你是誰呀!對呀,你是地神。地神,地神從本質上說,你只不過是一個厲鬼而已嘛!不要在乎這些國家的興亡,名門望族都未來,百姓的希望,傳統的繼承,美德的代代相傳。這些,你都不必去在乎的!只要他們這些貴族,一旦被你送給他們的那些輕飄飄的、抓不住的、所謂好名聲、所謂名譽所捕獲,他們就立刻會被壓得直不起腰來。到那時候,這些貴族就由你掌控了。這些貴族既然由你掌控,那麼那些貴族的錢當然也就由你掌控了。之後,實際上你就是在借那些貴族之手搜斂百姓的財富了呀。那些百姓,他們會誤以為是貴族在搜刮他們的財富,是貴族奪走了他們的財產。那些百姓,會認為是那些貴族在魚肉他們。到最後,那些百姓只會去恨那些貴族,而根本不知道是你,少司命言和和,是我們,在偷偷地控制貴族哇!最後你自己永遠沒事啊,最後我們的生命和金錢將永遠永遠都是安全的,都不會有任何災禍呀!”

說完了國王轉身看我。這時我驚呆了,但是國亡卻無動於衷,她竟然一點都不驚訝。

國王轉身看我之時我便驚呆了,她和……國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一絲一毫都不差。可以說,簡直是同一個人。

第九次

“你回頭看。”巫女對我說。

這時的我,正站在整座城堡最寬敞的一個走廊當中。這與其說是走廊,不如說是舞會廳,我覺得一萬個人在這裏跳舞都不會顯得擁擠。四周是冰冷的寒夜,天上的星星明亮得讓世界更加寒冷,牆壁上的大窗戶,正透露着外面這份寒夜。然後我就按照她所說的回頭看。我看到從每一個打開的房門裡,都走出一個孩子。都是一樣的孩子——我的孩子。和我那收養了好幾年,但是又不得不還回去的孩子一樣的孩子。我的一樣並不是指別的一樣,而是指長得一樣,而是指穿的一樣,而是指穿衣服的方式跟我給我孩子穿衣服的方式一樣,所有的都一樣,好像那衣服就是我給穿的,好像那頭髮就是我洗的,好像那就是我的孩子一樣。一個又一個,從一個又一個房間里走出來。無窮無盡的房間,無窮無盡的孩子,走出來。每一個我的孩子,一模一樣,彷彿每一個都是我的孩子的雙生子一樣,或者說簡直是同一個人,簡直是同一個,我所養了好幾年的孩子一樣。這些和我的孩子長得一模一樣、一模一樣、一模一樣的孩子走了出來。看到我,走向我。那一張張臉,慘白,枯萎,並紛紛對我說:

“媽媽,你看我多乖呀。”

“媽媽,我最聽話了。”

“媽媽,我什麼都聽你的。”

“不要再丟下我一個人啦。”

“別丟下我,媽媽,求你…”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們在遴選。”巫女僅說了這一句,然後扭頭就走。

“等等!”我追了過去,跟在巫女屁股後邊。巫女看都不看我,繼續往前走。我腿太短了,拚命地追巫女,並且不斷地央求着,看上去彷彿她才是真正的主人而我才是僕人一樣,“等等!算我求你了!等等!等一等!聽我說!遴選,什麼是遴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快告訴我!”

“沒什麼可告訴你的。你不都親眼看見了嗎?!事情的真相就和你猜的一模一樣。”巫女聳聳肩,手搖來晃去的,對我說到。她的臉上掛着一副歪斜的笑容。

“那,他們的母親呢?其她的那些少司命呢?!”

“游泳去啦!”巫女噗嗤一笑說到。彷彿我提的這個問題實在太傻太蠢了。

“那若是不去呢?”我成功地攔住了她,站在她的前面,“我若是不去呢?我若是不去游泳呢?”

……

巫女她停下腳步,看着我,趾高氣昂,精神滿滿,微笑着說到:“母子一起送到廢墟嘍,當然。”

ОЦ-14 Гроза步槍

喜歡請三連支持,點關注不迷路,UP持續更新,嘻嘻~~~圖片來源於網絡,侵刪

ОЦ-14 Гроза步槍喜歡請三連支持,點關注不迷路,UP持續更新,嘻嘻~~~圖片來源於網絡,侵刪持續更新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