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吧!奈亞子!》第七卷 斷章 小小戀歌 小說搬運

我超愛這一話

 夏塔小弟思考着。

    即使腦袋沒有多少公克,它還是拚命思考、反覆思考,但每次都得到相同的結果。由於想不出任何方案,它只能無力地嗚叫。

    說到夏塔小弟的煩惱永遠都是同一件事。

    它想要更加幫上那一位大人的忙。

    這裏所說的「那一位大人」是誰呢?是主人奈亞拉托提普大人嗎?

    對於夏塔小弟而言,奈亞拉托提普大人確實是非得表現敬意的一位人士。她擁有許多膠囊怪獸,卻總是將夏塔小弟放在她身旁,令夏塔小弟自覺到自己是主人需要的僕從。

    像是前幾天也一樣。

    「我想讓夏塔小弟吃紅蘿蔔,不介意吧?」

    她向家人強烈提出這項要求,甚至達到不必要的程度。對於夏塔小弟來說,它可以放心認定自己受到主人的寵愛。

    只不過,主人偶爾也會做出過分的事。例如派它朝着天敵夜魘突擊,或是想剖開它的肚子。

    即使如此,能夠和主人親密互動,對於夏塔小弟來說,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但傷腦筋的是,問題不在奈亞拉托提普大人身上。剛才提到的「家人」,正是夏塔小弟認定的「那一位大人」。

    八阪真尋大人,他是位於邊境銀河偏遠處、太陽系第三行星藍色行星——地球上名為日本這個區域的居民。夏塔小弟的主人,為了保護這位男性不被宇宙犯罪組織的魔掌襲擊,受命派遣來到這顆保護行星。

    事情經過一番風波之後順利解決。經過曲折離奇的演變后,夏塔小弟和主人一起住進八阪家。

    如今的八阪家成員,外星人的比例甚至比地球人還高。

    主人的兒時玩伴克圖格亞大人。

    這兩位大人的同學哈斯塔大人。

    他們都是上級邪神,擁有小叮噹……更正,響叮噹的名號。

    夏塔小弟的煩惱源頭,就是那位真尋大人。畢竟主人對這位大人用情非常深,可說是眼中只有他一人,既然如此,身為僕從的夏塔小弟,也得為主人加油打氣。

    既然是主人的心上人,無疑是夏塔小弟必須服侍的對象。夏塔小弟現在的心愿,便是想成為真尋大人的助力。然而在真尋大人行動時,雖然自己拚命要成為助力,卻總是事與願違。

    比方說,想以舔臉的方式叫真尋大人起床,卻被制止了。

    它曾躲在書包里,想把真尋大人忘記帶的東西拿給他,也惹得真尋大人在廁所里生氣,甚至因此被訓誡一頓。

    曾經想下蛋為真尋大人補充營養,他卻有所排斥而不願意吃。

    因為是排出來的蛋,所以會排斥——感覺這句話講得挺不錯的。

    到頭來,那一位大人似乎將夏塔小弟視為寵物。這也是在所難免的事,畢竟如此嬌小的身軀,怎麼看都只像是寵物。

    原本夏塔小弟的體積可以和地球的大象一樣大,但它只要露出真正的模樣,真尋大人就會明顯露出抗拒的表情。那模樣大概是對地球人太刺激了。

    結果,為了能留在這個家、為了能留在主人和真尋大人的身旁,夏塔小弟不得已只好縮小體型。「大就是好」的時代似乎已經結束。

    不過另一方面,它因此得到真尋大人的撫摸,可以進入幸福至極的境界,這是夏塔小弟毫不虛假的真心話。

    有時候摸頭。

    有時候搔抓下巴。

    有時候輕撫肚子。

    有時候捏捏屁股。

    這些都會令夏塔小弟覺得好舒服。

    然而夏塔小弟不是寵物,而是僕從,光是得到愛情並不會滿足。

    它想成為真尋大人的助力,希望真尋大人和主人一樣活用它,藉此展現它存在的意義。

    雖然敘違有些冗長,不過總結來說是這麼一回事。

    而且,夏塔小弟還沒有告訴主人這件事——只要看着真尋大人,它的內心就會亮起溫暖的光芒。

    與他是主人的心上人無關,夏塔小弟希望眼中映着真尋大人的笑容。

    為什麼會這樣?

    夏塔小弟再怎麼思考,比蘋果還小的那顆腦袋仍想不出答案。

    夏塔小弟發出「咪~」的聲音搖搖頭。在這裏煩惱並不會令事態好轉,既然如此它只能採取行動。

    夏塔小弟抖了抖身體展開行動。它要朝坐在自己房間椅子上,閱讀本月遊戲雜誌的真尋大人展開突擊。

    夏塔小弟走到真尋大人的腳邊,發出「咪~咪~」的叫聲。

    「嗯?夏塔小弟,怎麼回事?」

    真尋大人以溫暖的手抱起夏塔小弟放在大腿上。雖然剛開始這副長相曾嚇到他,不過如今已完全沒問題。

    夏塔小弟抬頭看着真尋大人,以肢體語言拚命表達想法。

    請更加使喚我!

    請更加需要我!

    「肚子餓了嗎?」

    並不是。

    「抱歉,我現在身上只有這個,要吃嗎?來,啊~」

    真尋大人賞賜一顆咖啡口味的口香糖。

    咬咬,嚼嚼嚼。

    咕嚕。

    『咪!』

    因為很好吃,所以夏塔小弟向真尋大人低頭道謝,然後以華麗的動作回到地面。

    直到離開真尋大人的房間,正打算在家裡閑逛的時候:心情愉悅的夏塔小弟才回想起原本的目的。

    ***

    曾經有偉人說過,射將先射馬。

    簡單來說,如果想擊墜敵方的主艦,得先擊墜周圍支持防禦的機體。

    因此,夏塔小弟決定從填平護城河開始做起。它從玄關走到屋外,立刻右轉來到庭院里。

    順帶一提,夏塔小弟也熟悉結界的用法,所以不用擔心旁人看見這種珍禽異獸的外型,它頂多只會被當成小貓小狗這種地球當地的小動物。

    它在庭院里發現目標人物。

    真尋大人的母親——八阪賴子大人。她臉上總是掛着溫柔的微笑,和真尋大人一樣疼愛夏塔小弟。

    這時候伯母正在晾衣服,把床單之類的大型衣物掛在舊式的晒衣竿上。

    『咪~』

    夏塔小弟踱步走到伯母腳邊發出叫聲。

    「哎呀?夏塔小弟,怎麼回事?」

    伯母停下手邊的工作,蹲下來和夏塔小弟的視線相對。

    伯母曾經稱讚夏塔小弟的眼睛很漂亮,不過伯母也一樣,她的兒子真尋大人亦然。他們都擁有夏塔小弟非常喜歡的溫暖眼神。

    『咪~』

    夏塔小弟向伯母提出訴求。

    我想更加成為令郎的助力!

    懇請伯母提供建言!

    「……嗯嗯,我大致懂了。」

    看來她似乎明白了。

    真不愧是伯母。

    「那麼,今晚吃紅蘿蔔什錦炊飯,好嗎?」

    並不是。

    「我特別為夏塔小弟做一份奶油香煎紅蘿蔔吧。」

    『咪!』

    夏塔小弟張開翅膀雀躍不已。

    以奶油煎得香甜柔軟的紅蘿蔔,是夏塔小弟很少有機會吃到的美食。

    這下子得振作起來,想辦法讓肚子餓一點,不如在庭院里跑步消耗熱量吧。

    『咪~』

    夏塔小弟低頭向伯母致謝之後,踏出鳥腳開始在庭院里奔跑。

    直到抵達八圾家馬拉松路線的折返點,夏塔小弟才發現事情完全沒有解決。

    ***

    充分運動之後,夏塔小弟再度思考。

    到頭來,之所以得不到滿意的結果,是因為夏塔小弟無法和地球人溝通。

    既然明白這一點,便有許多手段可用。因為八阪家有好幾位來自地球外部的外星人。

    夏塔小弟徑自如此解釋之後,來到八阪家的二樓。

    二樓走廊的盡頭有一扇通往儲藏室的門。這扇門後方的空間,原本是用來收納一些短時間內用不到的東西,但現在因為主人的秘密道具產生了劇烈的變化。

    夏塔小弟抬起頭就看得到門把上方有個轉盤,這個轉盤正是連結主人他們私人房間的切換裝置。

    轉盤有四個刻度,分別是主人、克圖格亞大人、哈斯塔大人的Q版臉蛋,以及儲藏室圖示。

    操作這個轉盤便能改變門后的空間。順帶一提,夏塔小弟和主人同房。

    夏塔小弟拍動翅膀,宛如垂直起降的飛機一樣離陸,然後以腳抓住轉盤,轉到哈斯塔大人的房間圖示,並在下降的時候以腳轉動門把。

    打開門之後正如它所願,門后不是儲藏室,而是巨嵐狂風之邪神——哈斯塔大人的房間。

    「咦?夏塔小弟,怎麼回事?」

    哈斯塔前來迎接。這一位還是老樣子,明明是男性卻很像女性。這是所謂的「正太」,在地球似乎已引起某種程度的風潮,不過哈斯塔大人毫無自覺。

    夏塔小弟被哈斯塔大人抱起來放在床上。

    「是來玩嗎?」

    『咪~咪~』

    夏塔小弟搖頭否定。現在不是玩的時候,它是來請哈斯塔大人指點迷津。

    『咪~』

    我想成為真尋大人的助力,請問我該怎麼做?怎樣才能讓那一位開心?

    「那個……你很熱嗎?希望我幫你扇風?可是我的『』沒辦法調整力道,可能會很危險。」

    並不是。

    「不是嗎?對、對不起,我沒上過宇宙TOEFL,所以聽不懂夏塔小弟的話……」

    夏塔小弟垂頭喪氣。想說哈斯塔大人曾當過塞拉伊諾圖書館的職員,應該在語文方面頗有造詣,能夠解讀夏塔小弟的話語,不過它想得太天真了。

    沒辦法,這不是哈斯塔大人的錯,錯的是沒辦法講標準語的這具身體。

    抱歉造成您的困擾——夏塔小弟行禮向哈斯塔大人如此致意,正要跳下床時,隨着一股溫柔的壓力,它被抱進哈斯塔大人的懷裡。他的身體果然柔軟得不像男生,絲毫沒有堅硬的部位。

    「夏塔小弟,我跟你說喔,我不會輸給你的主人!」

    『咪?』

    「即使是朋友,我也不會把真尋讓出來。戀愛就是要競爭才會綻放光彩,敗北就會淪落為淤泥!」

    這關自己什麼事?

    是的,哈斯塔大人和主人一樣,寄情於真尋大人。

    哈斯塔大人和真尋大人同樣是男生,所以主人說這樣沒有繁衍能力。但是宇宙科技非常偉大,只要使用宇宙干細胞技術,同性之間也可以培育後代,因此哈斯塔大人身體上的先天劣勢趨近於零。

    哈斯塔大人為了爭奪真尋大人而與主人對立。即使如此,夏塔小弟並不討厭這位大人,因為哈斯塔大人對夏塔小弟也很好,而且像這樣被抱在懷裡確實很舒服。

    何況主人也一樣。只要沒有牽扯到真尋大人,主人就會把哈斯塔大人當成重要的朋友。

    「不過……」

    此時,哈斯塔大人的聲音忽然變得消沉。就夏塔小弟看來,他的表情也有些陰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夏塔小弟,我問你喔。」

    『咪?』

    「……你不覺得露希小姐是一位很好的人嗎?」

    『咪、咪~』

    「為什麼呢?只要和露希小姐在一起,總覺得她好像姊姊,有種好溫暖的感覺,像是和真尋在一起。這是怎麼回事呢?」

    『咪~』

    這應該與夏塔小弟看到真尋大人時內心湧現的心情一樣吧。

    「啊哈哈,我怪怪的……」

    哈斯塔大人無力地笑着。

    看來這一位也和夏塔小弟一樣,對於自己心中莫名湧出的心情感到煩惱。彼此都有這樣的難言之隱。

    夏塔小弟不禁對哈斯塔大人抱持着更進一步的親近感。

    ***

    夏塔小弟離開哈斯塔大人的房間,再度站在儲藏室門口。

    這次,轉盤指向克圖格亞大人的圖示。

    對於夏塔小弟來說,克圖格亞大人的立場有些複雜,畢竟這一位是主人的天敵。

    說到奈亞拉托提普與克圖格亞,根本是不共戴天之敵的最佳代名詞,比宇宙橄欖球賽里的宇宙早慶交情還差。

    所以,主人當然也討厭克圖格亞大人。

    然而不知道是基於何種緣分,克圖格亞大人深愛着主人。那一位是無法套用在兩族關係里的反常存在。

    從夏塔小弟的角度來看,克圖格亞大人不像主人說的那麼邪惡,純粹只是愛慕着主人,所以夏塔小弟不會特別敵視克圖格亞大人。

    因此,即使她是克圖格亞星人,對於夏塔小弟來說,依然和其他大人一樣值得尊敬。

    夏塔小弟以身體推開通往克圖格亞大人房間的門。

    「……哈啊哈啊……奈亞子……我明明隨時都準備0K……唔嗯……無論在家裡……在外面……即使被大家看到……唔咕……啊嗯……」

    這時候,克圖格亞大人正跨坐在主人的等比例娃娃上進行簡諧運動。

    這個房間還是老樣子,到處都放着主人的精品。海報、抱枕與坐墊不用說,立體擺飾包含觸手科技版、紅土人版、SAN極魂版,而且High、Master、Perfect 三種Great Old Ones的模型也完全收齊。計算機則是所謂的「痛PC」,機殼貼着主人衣衫不整的圖案,鍵盤也以相同的特殊技術加工。

    這都是克圖格亞大人深愛主人的成果。她對主人如此專情,身為僕從也與有榮焉。

    慢着,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夏塔小弟打起精神,走向正在床上進行騎乘運動的克圖格亞大人。

    『咪~』

    「……夏塔小弟?」

    夏塔小弟發出聲音,克圖格亞大人便恢復為平常冷靜的表情,甚至令人無從察覺她直到剛才都那麼放浪妖艷。

    克圖格亞大人若無其事地讓主人的等比例娃娃坐在床邊,然後站了起來。

    「……怎麼回事?要去奈亞子的房間卻走錯了嗎?不過奈亞子現在幻夢境。」

    是的,主人現正前往地球人潛意識的集合體——幻夢境。主人現階段的任務,是輔佐地球眾種管理幻夢境。

    其實眼前的克圖格亞大人也有同樣的職責,難道這位大人不用去幻夢境嗎?

    這也是夏塔小弟沒有先請主人協助的理由。由於主人目前不在八圾家,所以它得請哈斯塔大人與克圖格亞大人協助。

    『咪~』

    夏塔小弟懇請克圖格亞大人指導。

    它已經沒有後路了,要是再不行,夏塔小弟便無計可施。

    「……抱歉,我聽不懂。」

    夏塔小弟的頭筆直下垂。即使克圖格亞大人智慧過人,也無法和夏塔小弟溝通的樣子。無法言喻的敗北感襲擊而來,使得夏塔小弟全身無力。

    「……等我一下。」

    這時,克圖格亞大人從衣服口袋取出某種物品。

    「……『目眩反胃忘我狂亂的翻譯隱形眼鏡』。」

    那是一個四方形的小盒子。克圖格亞大人從盒裡取出隱形眼鏡戴上,重新看向夏塔小弟。

    「……這樣便能聽懂夏塔小弟在說什麼。」

    真方便的道具。如果是助聽器就算了,為什麼隱形眼鏡可以翻譯?夏塔小弟完全搞不懂是怎麼一回事,就解釋成宇宙科技很偉大吧。

    總之,夏塔小弟再度向克圖格亞大人提出訴求。

    『咪~』

    「……想成為少年的助力?」

    『咪!』

    終於溝通成功了,夏塔小弟不由得展開翅膀大呼痛快。

    感慨萬千的夏塔小弟接連向克圖格亞大人迤說自己的想法。

    它受到八圾家的照顧卻未能報恩,對此感到過意不去;它希望能更加受到使喚,得到僕從應得的喜悅。

    夏塔小弟述說的每字每句,都蘊含着自己的真心。

    「……夏塔小弟為什麼執着於少年到這種程度?」

    此時,克圖格亞大人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但用不着問為什麼,夏塔小弟受到八阪家百般照顧,報恩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咦?

    那麼,為什麼只針對真尋大人?

    回想起來才發現,夏塔小弟今天一整天放在心上的對象,似乎不是八阪家的所有成員,而是只有真尋大人。

    既然想向八阪家報恩,那麼伯母肯定也包含在內。然而今天的夏塔小弟,卻因為想服侍真尋大人,而做出「懇求伯母指點迷津」這種奇妙的行動。

    事有蹊蹺。

    「……對,夏塔小弟肯定……」

    正當夏塔小弟滿腦子問號而百思不解時,克圖格亞大人突然冒出這句話,並且伸手抵着嘴角,陷入沉思好一陣子。

    然後,克圖格亞大人的紅色雙眼閃閃發光。夏塔小弟沒有漏看這一幕。

    「……明白了,夏塔小弟對少年的這份心意打動了我。我有一個好東西。」

    克圖格亞大人摸索口袋,這次取出的是一顆類似小珠子的東西。位於克圖格亞大人手心的珠子有着美麗的藍色。

    「……服下這顆糖果吧,你會變成最適合服侍少年的外型。」

    『咪~』

    夏塔小弟沒有漏聽這句話。

    到頭來,如果要成為真尋大人的助力,首先要克服的障礙便是這具宛如寵物的身體。既然有改善的可能性,夏塔小弟感到開心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這顆糖果的功效只能持續三十分鐘,夏塔小弟必須在這之前做出了斷。」

    『咪!』

    有時間限制反而更令人熱血沸騰,漂亮完成這個目標吧!

    克圖格亞大人把手伸過來,讓夏塔小弟含住藍色糖果。

    酸甜的柑橘口味很好吃,但是它不能依依不舍地一直舔,隨着咕嚕一聲,夏塔小弟一鼓作氣吞下糖果。

    這一瞬間,身體變熱了。包括腳關節和翅膀根部,各處似乎都發出摩擦的軋軋聲,腦袋也莫名其妙地變得朦朧不清。

    對於從體內湧現的變化,夏塔小弟抱持着些許不安與高度的期待,緩緩閉上眼。

    不知道經過多久,可能是好幾個小時,也可能是短短几十秒。

    不知不覺之間,籠罩身體的熱度已經退去,不只如此,甚至有種身體變得輕盈的錯覺。

    夏塔小弟以莫名舒暢爽朗的心情睜開眼睛。

    首先映入眼中的是克圖格亞大人的肚子,夏塔小弟不禁感到詫異。如果是平常的視線高度,夏塔小弟應該會看到克圖格亞大人的小腿部位,難道是它不知何時被抱到檯子上嗎?

    稍微抬頭向上,可以看到克圖格亞大人的臉。克圖格亞大人不知為何,露出一副佩服的模樣審視着夏塔小弟。

    「……嗯,夏塔小弟好可愛。這樣的話,或許可以擄獲少年的心。」

    「咪?」

    夏塔小弟聽不懂克圖格亞大人這番話,只能歪着頭髮出叫聲,並且再度感到突兀。自己的叫聲果然和平常不一樣,聽起來比原本的聲音清晰。

    「……夏塔小弟,你以現在的外型將自己的所有心意宣洩給少年吧。奈亞子這邊不用擔心,我會負起責任和她廝守一輩子。去吧去吧!」

    克圖格亞大人從後方將夏塔小弟推出房間。

    夏塔小弟孤零零留在走廊上。

    雖然不太能夠理解狀況,不過它如今似乎可以成為真尋大人的助力。

    既然這樣便無須煩惱。為了克己奉公、盡心服侍,夏塔小弟朝着真尋大人所在的房間展開突擊。

    在走廊上前進的夏塔小弟,感覺自己的身體從來不曾如此輕盈,簡直像是脫胎換骨。即使現在是寵物尺寸,全身也充盈着滿滿的能量,宛如可以脫離大氣層前往浩瀚宇宙。

    夏塔小弟站在真尋大人的房間前,用力打開門。

    喀喳。

    「誰啊,我不是一直強調至少要敲門……咦咦咦咦!」

    趴在床上閱讀職棒福岡鷹月刊的真尋大人轉頭一看,隨即瞪大眼睛跳起來。

    為什麼真尋大人會如此驚訝?沒敲門就進房這點確實該反省,但夏塔小弟剛才也是沒敲門便進房。

    不過,現在沒空為這種事情沮喪,克圖格亞大人告知的時間限制依然存在,時間已所剩不多,作戰分秒必爭。

    「咪!」

    夏塔小弟跑到床邊,撲向真尋大人。隨着「噗咚」一聲,夏塔小弟降落的力道壓迫床墊的彈簧,彼此的身體用力往上彈。

    「咦咦咦咦!」

    真尋大人依然驚愕地如此大叫。

    「你、你是誰?而且,為什麼沒穿衣服!」

    不只如此,真尋大人還朝夏塔小弟提出難以置信的問題,使得夏塔小弟大受打擊。明明幾十分鐘前才剛見面,難道他已經忘記?對於真尋大人而書,夏塔小弟只是這種程度的存在嗎?

    不,只是真尋大人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吧,肯定如此。

    「咪~咪!」

    夏塔小弟拚命朝真尋大人訴說。

    「又是新的外星人嗎?下一個事件已經開始了?」

    「咪~咪!」

    「這次是哪種外星人?肯定會以沒營養的結果收場吧!」

    「咪~咪!」

    「夠了沒,只是咪咪叫,我怎麼可能聽得懂……咦?咪~咪?」

    此時,真尋大人忽然停止動作。

    「難道是……夏塔小弟?」

    「咪!」

    夏塔小弟點頭回應。看來真尋大人總算恢復正常。

    「慢着,這很奇怪!夏塔小弟應該是馬頭鳥腳蝙蝠翅膀吧!」

    他這次又提出奇怪的問題。真尋大人說的一點也沒錯啊,夏塔小弟即使是寵物尺寸,但再怎麼樣仍是夏塔克鳥,身體構造並無相異之處。

    看,請欣賞這強悍的翅膀吧。於是,夏塔小弟將蝙蝠翅膀展開向前。

    「……咪?」

    然而,映入夏塔小弟眼中的不是蝙蝠翅膀。這東西有着人類的膚色,形狀是長條狀,而且尖端分枝成五根。

    是的,這簡直像是人類的手。夏塔小弟低頭一看,自己的身體果然像是人類,而且是剛出生一絲不掛的模樣。

    「……看。」

    真尋大人拿起鏡子照過來。潔凈的鏡子里,映出一名有着水藍色頭髮的人類小女孩。只要夏塔小弟轉頭,鏡子里的女孩也會轉往同樣的方向。

    也就是說……

    克圖格亞大人剛才說過,服下那顆糖果之後,將會成為最適合服侍真尋大人的外型。這番話確實是真的。

    真尋大人是地球人。既然要服侍地球人,夏塔小弟也非得遵循地球人的準則。換句話說,若有這種外型便不成問題。

    「……真的是夏塔小弟吧?」

    「咪~」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啊,真是的,總之先把身體遮一下!來,披着這個。」

    從剛才便不知該看哪裡而皺眉的真尋大人,拿起床單遞給夏塔小弟。

    「咪~」

    然而夏塔小弟沒有接過床單,而是直接撲進真尋大人寬敞的懷抱里。

    「喔哇!」

    真尋大人企圖向後逃,但夏塔小弟以不習慣的人類雙手緊緊摟住他。

    「咪~咪~」

    「等一下,喂!裸、裸體!」

    這是邪神所賜、千載難逢的機會。擁有這具調整為地球人的身體,夏塔小弟便能盡情將身心獻給真尋大人。

    雖然沒有洗衣做飯的經驗,但自己會努力學習,也會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洗澡的時候選可以為真尋大人刷背。只要是真尋大人的願望,自己一定會儘力做到。所以,請寵愛我吧!

    「慢着慢着等一下夏塔小弟……還是應該叫小妹?總之,你先冷靜下來!」

    「咪?」

    夏塔小弟揚起眼神注視着真尋大人。真尋大人的眼中,確實映着一名小女孩的臉,夏塔小弟不用鏡子也能確認自己變身後的容貌。

    「真是的,到底是誰搞的鬼……」

    真尋大人垂頭喪氣地嘆息,為什麼他會疲累到這種程度?

    唔,沒錯,現在正是夏塔小弟表現的時候。

    於是,夏塔小弟把臉湊向真尋大人的臉。

    「咪~」

    舔舔。

    夏塔小弟誠心誠意讓舌頭在真尋大人的臉上滑動。

    「唔咦?這、這是在做什麼!」

    「咪~」

    請不要亂動,夏塔克鳥的唾液有療傷成分,只要舔舐傷口就能癒合,對跌打損傷也有效,這是一種萬能葯。

    所以只要像這樣,為看起來很累的真尋大人這麼做,肯定能令他恢復活力。

    「別、別這樣!你知道自己是這副模樣還這麼做嗎?」

    雖然真尋大人拚命掙扎,但夏塔小弟緊緊摟住他的頭,誠心誠意地不斷舔舐。

    這時候,房門忽然迅速打開。

    出現在門后的是……

    「真尋,我回來了!雖然只有半天,但你沒有我肯定很孤單吧!沒錯,我非常能夠體會這份心情!來吧,既然這樣,事不宜遲就來卿卿……我……我……」

    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夏塔小弟的主人——奈亞拉托提普大人。看來主人在幻夢境的工作已經結束。

    不過,這是怎麼回事?主人一看到他們,卻掛着滿臉笑容僵住身體,然後,以像是沒上油機器人的僵硬動作,把手伸進背後衣服里。

    「為~什~么~真尋會把一個來路不明的光溜溜幼女帶進房間!」

    主人從衣服內側抽出的物體,正是主人擅長的宇宙CQC主武裝——難以名狀之棒狀物體。

    「笨蛋!不對不對!這孩子是……」

    「這孩子?已經用這麼親密的稱呼啊?真尋攻略別人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你冷靜下來啦!先放下那根鈍器!」

    「才想說真尋以哈斯太趕上時代潮流,這次居然帶這種才沒幾歲的幼女回家玩軟禁遊戲?」

    「不準講得這麼難聽!」

    「何況你都已經有我這個初吻對象,還被那種丫頭迷得神魂顛倒嗎?」

    「我、我不是說那是意外嗎?給我忘記!」

    「要我忘記?我明明愛真尋愛得這麼深,卻想用『是你自己愛上我吧』這種話敷衍過去?疲憊至極的我是愛上真尋的幻影嗎?」

    「慢着,所以說那是……」

    「還是說怎樣?因為是戀人所以想牽手,卻會不好意思所以暫時不張揚嗎?我還停留在最要好朋友的階段嗎?」

    「完全聽不懂啦!你這傢伙,花點心思讓我聽懂好嗎?」

    主人和真尋大人正露出緊迫的表情進行舌戰。

    不過夏塔小弟知道,真尋大人雖然嘴裏這麼說,卻不討厭主人。要是真尋大人能夠和主人相親相愛,夏塔小弟將會開心無比。

    然而……

    「聽好了,奈亞子!這孩子是夏塔小弟!是你的寵物!」

    「夏塔小弟?真尋,你終於不打自招了!我的寵物哪有這麼幼女!」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可是她會咪咪叫,而且我問她是不是夏塔小弟,她也點頭啦!」

    「所以是怎樣?會講『mi~mi~』的外國人都是夏塔小弟嗎?」

    「唔哇!你好欠打……」

    為什麼會這樣呢?看到主人和真尋大人的互動,夏塔小弟的內心卻隱隱作痛。

    雖然就他人看來他們是在吵架,但夏塔小弟知道,這是兩人熟知對方個性才能展現的互動。

    而且,自古以來便有一句格言說:「打是情罵是愛。」

    所以,位於內心的芥蒂,並不是夏塔小弟以僕從的身份擔心兩人交惡。

    這種隱約存在的異樣感,到底是什麼?

    「真是的,既然真尋繼續裝傻,那我也要用我自己的方法!」

    「你、你想做什麼!」

    「只要我也一樣全裸抱住真尋,那就站在對等的立場吧!我絕對不會把真尋交給來路不明的新手!」

    「唔哇!笨蛋,不準脫內褲不準解開上衣不準打開胸罩背扣!」

    「最喜歡真尋的人是我!我不會輸給任何人!我是全宇宙最,最•最•最愛你的人!」

    聽到主人這番話,夏塔小弟的心臟用力跳動一下。

    ——啊啊,原來如此。

    夏塔小弟總算理解一切。

    自己想成為真尋大人助力的原因。

    自己看到真尋大人和主人的互動,竟會如此心神不寧的原因。

    —因為夏塔小弟,將真尋大人視為一名男性仰慕。

    認知到這一點的瞬間,夏塔小弟再度感覺身體發熱,腦袋變得恍惚,宛如感冒般沉重。呼吸也開始不順,胸口有點喘不過氣。

    肯定是因為時間到了。

    夏塔小弟任憑身體深處湧出衝擊的感覺,緩緩閉上眼睛。

    「何況你總是——咦?」

    「是真尋的錯——咦?」

    兩人忽然停止吵架。

    夏塔小弟抱持着確信睜開眼睛一看,果然一切都已恢復原狀。低頭審視全身,已經是一如往常覆蓋鱗片的身軀、鳥腳以及蝙蝠翅膀。

    夏塔小弟展現出構成夏塔克鳥的所有要素。

    主人與真尋大人皆以不敢置信的表情獃獃看着它。

    「……是夏塔小弟吧?」

    「……是夏塔小弟。」

    「……你不辯解?」

    「……沒有啦,其實我也在想可能是這樣。嗯,是的,我當然知道這孩子是夏塔小弟。」

    咚!

    真尋大人史上最強的下段踢,命中主人的小腿。

    「所以我剛才不就一直這樣強調嗎?獃子!」

    「嗚嗚,真尋的愛好痛……」

    真尋大人依然擁有豐富的下段必殺技,而且全都是零延遲施展,所以主人總是吃盡苦頭。

    「話說回來,夏塔小弟為什麼會變成人類?這應該不是你做的好事吧?話說你快點把衣服穿好啦!」

    真尋大人說完之後,主人輕輕咂舌並整理服裝儀容。她調整好胸罩的位置,衣服直到胸前的鈕扣全部扣好,並把黑色的決勝內褲穿回去。

    「如果是變成機車就算了,但即使是我,也沒辦法讓夏塔小弟變成幼女。」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能變成機車卻不能變成人類……不然,到底是誰做的?」

    「……真尋的母親當然不會做這種事,這麼做對哈斯太也沒有好處……所以只剩下一個可能性。」

    「難道是克子?」

    「可惡的克子,你害夏塔小弟的設定也被破壞啦!」

    主人轉身跑向房門。

    「唔、喂,奈亞子,你要去哪裡!」

    「我要朝着可恨傢伙的那張臉施展無限連段!」

    房門發出「啪咚」一聲用力關上,主人離開房間消失身影。

    「唉……到底是怎樣?」

    真尋大人露出一副打從心底感到疲累的模樣仰躺在床上。

    夏塔小弟走到真尋大人身旁,注視他俊俏的臉蛋。

    「你也一樣,你剛才到底想做什麼?」

    真尋大人伸出手,溫柔撫摸夏塔小弟的頭。光是如此便令夏塔小弟感到安詳,至今的煩惱宛如不曾發生過。

    『咪~』

    結果,雖然變成和地球人一樣的身體,它也未能服侍真尋大人,但夏塔小弟感覺很幸福。

    即使被真尋大人當成寵物。

    即使不能說地球人的語言。

    即使和主人抱持相同情感。

    即使不知道心意何去何從。

    即使沒辦法傳達給這個人。

    夏塔小弟依然好喜歡真尋大人。

Anime篇:日本語の勉強日記(噓)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Anime篇:日本語の勉強日記(噓)點擊進入查看全文鋼之煉金術師FA,ED1,知らせ,あの日,つかれ,一片暈,ねいろ,かくまう,くうはく,しょか,夏の風,ねむる,えらぶ,かって,視而不見,重新開始,強顏歡笑,破碎的,TV動畫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