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吧!奈亞子!》第七卷 4.血染泳池畔 下集 小說搬運

 它似乎博得哈斯塔的激賞。

    真尋體內莫名湧出一股疲憊感,因而冷靜下來。

    「那就游個痛快吧!不過在這之前,真尋……」

    奈亞拉托提普似乎想起什麼事,趴在附近的一張海灘椅上,並且將手移向背後,不知為何解開上半截泳衣的背扣。

    「呃!你……」

    從頸子到腰部,奈亞拉托提普健康白皙的美背展露無遺。

    「我想曬個健康的膚色,可以幫我擦太陽油嗎?」

    「太陽已經下山了吧?」

    「沒有啦……那個,我的肌膚脆弱得照到燈光也會幹裂!」

    「那就變成全副武裝形態,這樣你在宇宙空間也能活動吧?」

    「唔唔……為什麼難得有這個大好機會,真尋卻不肯向前踏出一步!我都已經說可以了,就用擦太陽油當借口來摸我的胸部和屁股不是很好嗎?」

    「克子,她說可以。」

    「……哈啊哈啊……奈亞子……為了節省太陽油就和我對半擦吧……先擦在我身上……再抹在奈亞子身上……啊嗯……這麼滑溜溜……我……我快要……」

    「油一擦在你身上就會蒸發吧!喂!你在摸哪裡,呀啊~」

    明明嘴裏說要節省,克圖格亞卻把整瓶太陽油倒在自己身上,然後抱住奈亞拉托提普,兩人滑溜溜地交纏在一起,像是在邪教設施進行詭異的合體儀式。

    真是千鈞一發。若是他鬼迷心竅,依照奈亞拉托提普所說,以護膚為名義觸碰她的肌膚,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哎呀,不然小真來幫媽媽擦吧?」

    「就說這裡是室內啦!何況整瓶油都被克子用光了。」    真尋拿起滾到腳邊的太陽油瓶子輕輕晃動,母親隨即露出消沉的表情含着食指。她到底想做什麼?

    忽然間,太陽油瓶子上的標籤映入真尋眼帘。

    黃色標誌,哈斯塔製藥。

    SAN—0IL。

    「你的種族到底是怎樣?」

    「這、這跟我家沒關係啦!」

    如此驚悚的玩意,不可以被普通人目擊。真尋回到更衣室,把瓶子妥善鎖進自己的置物櫃,然後來到池畔。

    「各位不用在意媽媽,儘管去游泳吧。」

    說出這番話的母親坐在海灘椅上,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本精裝書開始閱讀。雖然覺得監護人放任孩子們自己去玩不太對,不過現場有三人是用宇宙虛歲來計算,所以實際年齡應該沒問題。

    只有一件事情得擔心,就是這三人總會成為騷動的起點。

    「首先得做個暖身操才行。一、二!SAN、值!」

    「不準做這種危險的暖身操。你那是什麼怪姿勢?」

    「這個嗎?這叫做『宇宙陰陽之型』,是宇宙的傳統體操。」

    「啊,是喔……」

    「還有一種更高級的,叫做『宇宙天地魔斗之型』。」

    「明明是暖身操,為什麼聽起來像是必殺絕招?」

    「精通這種暖身操之後,攻擊力至少會提高百分之一二,一擊必殺的機率提高百分之六十三。」

    「你是要跟誰戰鬥?」

    看着奈亞拉托提普繼續表演神秘舞蹈,真尋忍不住嘆一口氣。只要她做出奇怪的舉動,真尋就不會像剛才那樣心跳加速,真要說的話算是幫了大忙。

    「……咕吼~~~~」

    「克子……這是什麼奇怪的呼吸聲?」

    「強化心肺功能的吐納法。少年也要試試看嗎?」

    「怎麼做?」

    「……一秒鐘呼吸十次,接下來連續吸氣十分鐘,再連續吐氣十分鐘。」

    「誰做得到啊,獃子!」

    「……只要精通這種吐納法就可以坐着跳躍,不打死青蛙便能劈開青蛙底下的石頭,也可以在水面上行走。」

    「等一下是要游泳吧?不是要在水面行走吧?」

    「……對美容也很好,可以永保年輕。」

    「啊啊,所以你們的外表才會一反年齡好燙好燙好燙皮膚要爛掉了住手!」

    「……少年想讓青春和灰燼相鄰嗎?」

    緊貼在真尋背上的克圖格亞手心發出異常的熱度。和上次有穿衣服的狀況不同,這次是直接燙在真尋的皮膚上,要是稍微晚一點掙脫,或許會起水泡。

    「夏塔小弟,走吧!」

    『咪~咪,咪:咪咪!』

    大概是童心蠢蠢欲動,做完暖身操的哈斯塔和夏塔小弟率先向前跑,目標是眼前寬敞的游泳池。

    「小心別跌倒啊。」

    「沒問題……呀啊!」

    『咪~~~~』

    兩隻小動物很有默契,在潮濕的地磚上打滑跌倒。哈斯塔只是一屁股摔在地上,夏塔小弟則是高速旋轉滑行,並且摔進池裡。

    『咪!咪!咪!』

    漂亮落水的夏塔小弟,在水中拚命掙扎並且載沉載浮。

    「難道夏塔小弟不會游泳?」

    「啊,上次去溫泉的時候,它也是一直待在木桶里。」

    為何這樣的它卻爭先恐后要跳進游泳池裡?只有擴果大的腦袋,思考時果然有極限嗎?

    「夏塔小弟,接着!」

    哈斯塔用力吆喝,把夏塔小弟用的泳圈投入泳池。

    『呼咻~呼咻……』

    抓住泳圈撿回一條命的夏塔小弟大口喘氣。

    「慢着,這個理論很奇怪。」

    「啊?理論?」

    「我問你,剛才你從哪裡拿出那個泳圈?」

    「啊?從口袋……」

    就真尋所見也是如此,然而即使是迷你泳圈,也裝不進連帽上衣的口袋裡。雖然這些傢伙平常使用的神秘科技辦得到這種事,但哈斯塔現在穿的連帽上衣,可是這間設施的物品。

    『咪、咪咪~咪、咪咪~』

    無視真尋的疑問,夏塔小弟穩穩裝備泳圈,像是已經忘記+幾秒前的危機,開心地漂浮在水面上。看到這幅光景,真尋也息怒不想吐槽了。

    「算了,游泳吧……在這之前,克子。」

    「……怎麼?」

    「你可以先下水嗎?」

    「……啊?」

    「別問了,快點。」

    在真尋強烈的催促下,雖然克圖格亞露出訝異的表情,還是讓身體泡進泳池裡。

    等待十秒。

    時間差不多之後,真尋下定決心進入泳池。

    「好~很好很好,水溫剛剛好。克子,可以維持這個溫度嗎?」

    「……我不是熱水壺。」

    能利用的東西盡可能利用,這是真尋的行事準則。

    運動當然可以鍛煉身體,同時會對精神層面產生效果,就是能宣洩壓力。之前在保健體育課上過適應機制的理論,這理論在此得以升華。

    最近這兩個多禮拜里發生各式各樣的事情,應該可以斷言是發生過頭。真尋總是位於事件的中心,主要是精神層面受創,所以真尋想在這裏進行健康的運動,維持內心的健康。然而……

    「哎呀~腳抽筋了!好痛~真尋,為了以防萬一,請你幫我按摩鯨鰻章。克子,你在摸哪裡啊!」

    「……奈亞子的身體出問題,得仔細按摩才行。摸摸……哈啊哈啊……摸摸……唔哼……」

    「住、住手啦,豬頭!抽筋的部位設定在腳上,不是那裡!可惡,好噁心!再不收手我要控告你喔!」

    「……只要能夠得到奈亞子,我不怕訴訟。何況我認識一位超級律師。」

    「太、太卑鄙了!」

    兩名邪神女孩持續進行意味不明的控訴,要和她們兩人溝通真是難如登天。

    若在公共場合吵成這樣子,一般來說都會引來工作人員,但是外星人自豪的方便結界在這時登場了。現在這時段本來就很微妙,泳池中沒什麼遊客,所以沒人察覺到真尋這群人的嬉鬧聲。

    只有外表是美少女的兩人穿着泳裝,在泳池裡交纏在一起,一般來說這應該是養眼的場面,但要是隨便亂看,麻煩的擔子將會落在自己身上,所以真尋極力避免看向她們。

    『咪~』

    大概是有泳圈之後變得大膽,夏塔小弟優雅地漂浮在水面上。

    真尋忽然想到某種可能性,試着閉氣潛入水底。與夏塔小弟放鬆的馬肚不同,水面下的鳥腳正在拚命滑水。這隻珍禽異獸是天鵝嗎?

    啾嚕嚕嚕嚕。

    「嗯?」

    真尋浮出水面后,上方傳來一個神秘的音效。想說是發生什麼事情而抬頭一看,只見哈斯塔坐在池畔,嬌小的雙手按着肚子。

    「……啊嗚。」

    哈斯塔臉紅害羞地低下頭,這一幕令真尋想到一件事,轉而看向室內附設的時鐘,內心的推論接着得到證實。

    「哈斯太,你餓了嗎?」

    「呃、那個……嗯……」

    哈斯塔像是要掩蓋肚子餓發出的聲音,以雙腳打水濺起水花。

    確實,如果是平常,現在早已是吃晚飯的時間。很現實的,察覺到這件事後,真尋也覺得有點餓,何況打從剛才開始,他一直在進行全身運動。

    「嗯,回去找媽媽吧?我也餓了。」

    「對、對不起,真尋,對不起!」

    這樣道歉只會令真尋為難,他覺得這個弟弟應該培養出更為堅毅的態度才行。不過,要是倔強得和另外兩個食客一樣,只會讓真尋覺得煩躁。那兩個傢伙已經不是堅毅,早已達到傲慢的等級。

    「喂,你們兩個,差不多該……」

    「哎喲,煩死了!這樣很難游泳吧!」

    「……我和奈亞子像這樣穿着泳裝。正因穿着泳裝,奈亞子和我才會發情吧?」

    「啊?你鬼迷心竅講這什麼話?」

    「……奈亞子和我一樣,只能以裸露肌膚髮泄自己的慾望。」

    「啊啊,別管那兩個傢伙。」

    在泳池裡以肌膚接觸進行對話的奈亞拉托提普和克圖格亞,還是扔着讓她們自己解決比較好。真尋極力避免刺激到她們,應該說避免被她們發現,靜靜上岸準備溜走。

    「夏塔小弟,過來。」

    『咪~』

    哈斯塔也朝着浮在水面上的夏塔小弟招手,把它從泳池裡抱起來。真尋帶着這對小動物搭檔回到母親的身邊。

    母親還是一樣躺在海灘椅上,充分享受閱讀的樂趣。

    「媽,你從剛才起一直在看什麼書?」

    「哎呀:小真,歡迎回來。這個嗎?這本小說是《最後的晚餐》,主角是戰鬥機駕駛員。他正要享用特大五分熟沙朗牛排時,只吃一塊就接到緊急出擊的命令,結果在這場戰鬥里被擊墜戰死,是一部非常悲傷的故事。」

    「非常悲傷……嗎?」

    「媽媽已經重看好多次。」

    母親如此遊說着劇情概要。不過,只是這樣的內容,就能寫成母親手上那本厚厚的精裝書嗎?而且依照母親的說法,感覺她所說的悲傷並不是指戰爭,而是主角未能吃到那份牛排。

    「哎,不管了。媽,差不多該吃晚餐了吧?」

    「哎呀,已經這麼晚了嗎?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咦,奈亞子她們呢?」

    「暫時讓那兩個傢伙獨處吧。不提這個,現在該怎麼辦?先換裝嗎?」

    「不過,你們等等還想繼續游泳吧?夏塔小弟,對不對?」

    『咪!咪~咪~』

    母親蹲下來問道,夏塔小弟則開心地蹦蹦跳跳。明明沒有泳圈就會溺水,但它似乎還游得不過癮。

    「如果要在館內的餐廳吃飯還得換衣服,這樣一來一往很費時。」

    「這也沒辦法吧?」

    「不過,我雕才有去逛一下,發現對面有一個簡餐區喔。」

    換句話說,似乎可以直接在泳池附近用餐。戶外的市區泳池經常有這種服務,沒想到這裏連室內泳池也有這種設施,真是方便。

    「我吃什麼都好。」

    「我也是!」

    『咪~』

    全員一致通過後,一起前往簡餐區。

    簡餐區位於遠離泳池、不太會沾到水的某個角落。像是活動會場的區域,以隔板架設出三個攤子,攤子前面擺着類似露天咖啡座的桌椅,兩側以類似熱帶樹木的植物裝飾,那應該是假樹。

    看向三個攤子上方的價目表,有薯條、漢堡、熱狗堡等快餐,也有拉麵、烏龍面和咖哩,甚至有井飯和定食,與其說是攤販更像餐廳。

    「各位,怎麼樣?要吃什麼?」

    「嗯~咦,也有章魚燒……慢着,啊!」

    真尋不由得放聲大喊,夏塔小弟嚇得腳底打滑翻滾一圈,但真尋無暇在意這種事。

    「小真,怎麼回事?」

    母親如此詢問,但真尋沒有作答,而是大步走到攤子前方。

    他筆直注視着攤子里正在以鐵板製作章魚燒的人物。對方似乎已經發現真尋,但仍面不改色地翻動章魚燒。

    「歡迎光臨,八圾真尋。」

    「露希,你怎麼會在這裏?」

    站在攤子里的美麗女性,正是克蘇魯股份有限公司前任遊戲事業總部總經理兼第一硬件研究開發部部長——露希•吉斯頓。

    「哎呀,露希小姐,你在這裏工作呀?」

    「露希小姐,晚安。」

    『咪~』

    「慢着,大家應該先質疑一下吧?」

    這群家人對於突發事件的適應力太強了。

    「露希小姐,你原本的攤子呢?」

    「是這樣的,我有一位客人是這裏的老闆,他好像很喜歡我做的章魚燒。所以前幾天我收攤的時候,他問我要不要來這裏開店。」

    「這是什麼發達之路?」

    像是走在路上忽然被挖掘的偶像一樣。

    不過露希的章魚燒受到真尋家人的一致好評,實際上應該是很好吃。站在經營團隊的立場,會希望盡可能增加吸引遊客的要素,真尋能夠體會這種心情。但真尋並不想吃這種食材產地與SAN值都不明的章魚燒。

    「但我也喜歡擺路邊攤,所以每周只來這裏開店两天。」、

    說出這番話並看向鐵板的露希,在真尋眼中有着充實的感覺。之前在拉萊耶對峙時,即使撇除她是敵人的立場,她看起來仍是眼眶泛黑、模樣不太健康,但現在她的肌膚緊緻且泛着光澤。

    脫離上班族生活之後,她似乎連身體都回春了。

    「我決定要吃露希小姐的章魚燒!」

    哈斯塔充滿活力地舉起手向母親說道。

    「這樣就好嗎,哈斯太?是晚餐耶。」

    「嗯,我喜歡露希小姐的章魚燒!」

    「這樣啊……呵呵,謝謝你。」

    雖然露希的視線落在鐵板上,表情看起來卻挺開心的。

    卡爾克薩計算機娛樂事業總裁的兒子,以及克蘇魯股份有限公司的前任職員——哈斯塔與克蘇魯希,雙方無論在觸手……更正,在職業和種族立場都水火不容,站在一起卻宛如一幅畫,不像同為對立種族的奈亞拉托提普與克圖格亞,不管經過多久都沒有半點長進。

    「來,吃的時候小心別燙到。」

    「謝謝!」

    露希灑上柴魚粉和海苔粉,加上美奶滋並附上紅薑絲。哈斯塔滿臉笑容地接過這份剛烤好的章魚燒,戰戰兢兢吹涼之後開始享用。

    真尋點了最大眾的咖哩飯,母親則是點一份炒麵和夏塔小弟分着吃。所有人都穿着泳裝,使得這一幕晚餐光景頗為特別。

    以路邊攤來說味道挺不錯的。用餐完畢之後,眾人將餐具送回對應的攤子。

    「感謝招待,好好吃!」

    哈斯塔這番話,令露希不禁開心地點了點頭。他們這樣看來,很像是年齡有段差距的姐弟,總令人會心一笑。所謂的人際關係,只要有心肯定能夠改變。不對,他們應該說是邪神關係。雖然字面看起來如此,卻不是非常討人厭的字眼。

    「嗯~既然已經吃過晚餐,那再去游一下吧!」

    「哎呀,剮吃飽立刻運動,這樣對身體不太好耶。」

    「我有想到這一點,所以只點小份的章魚燒。」

    八分飽是最健康的飲食習慣。而且,以學生的狀況來說,吃過午餐的下午第一堂課經常是必須長跑的體育課,所以他們即使餐后立刻運動也不成問題。

    這就是年輕。

    不過,要是在母親面前誇耀自己很年輕,這種孩子似乎會被修正,所以真尋非常自重。俗話說禍從口出,這世界上有這麼一段悲劇,某名男性只是因為名字被誤認是女性,便使今後的人生急轉直下。

    「露希小姐不游泳嗎?」

    忽然間,哈斯塔向攤子里的露希提出這個問題。露希的穿著和在市區擺攤時一樣,絕對不是可以下水的衣着。但她的種族是克蘇魯希,真尋覺得她應該能以這身裝扮在水中自由活動。

    「我不是來玩的,是來工作。」

    「這樣啊……」

    「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

    「嗯……因為我覺得,大家一起玩比較好玩。」

    「……這樣啊。」

    露希輕聲回答之後,繼續進行清理鐵板的工作。露希說的沒錯,不能只顧自己方便,就把還在工作的她拉來一起玩,何況以這名女性的個性,似乎沒辦法相處得很融洽。

    「那麼露希小姐,工作加油羅。」

    「也請女士玩個盡興。」

    「哈斯太,回去吧。」

    「嗯,露希小姐,再見!」

    看到哈斯塔活力十足地揮手,露希雖然頗為忙碌但仍揮手響應,這幅光景為真尋帶來莫名的安心感。眾人接着離開簡餐區。

    他們回到原來的地方。然而——

    「……奈亞子……你看……濕成這樣……我……進入泳池就……一直這樣……唔思……」

    「既然是在泳池游泳,會濕掉是天經地義的事吧!唔,可惡,你這個社會底層的生物,差不多該從我的生活圈完全消失了!」

    奈亞拉托提普和克圖格亞還在打鬧,與真尋等人剛才離開之前的構圖一模一樣。不過只有奈亞拉托提普懷有攻擊意志,克圖格亞只是在進行求愛活動。鬧成這樣也沒有驚動周圍的遊客,這就是結界厲害的地方。

    「那些傢伙還在鬧……即使不吃飯,她們還是可以正常活動吧?」

    對她們來說,進食或許不是必備行為,而是嗜好。地球的飲食似乎也被當成娛樂看待。

    「你越是發情,我對真尋的攻略越是徒勞無功!你應該已經察覺了!克子,你的主線劇情已經結束!」

    「……所以就不需要我嗎?只為奈亞子萌芽的這份心意,你要捨棄嗎?」

    「克子,已經沒有你的戲分!你的戲分在昨天結束了!」

    「……不對,我現在還是位居主角地位。」

    雙方各自堅持着莫名其妙的主張。不同生物能夠毫無誤會地相互理解,果然只是一種理想。

    「好吧,克子,事到如今就來分個高下!要是沒在這時候做出了斷,蠕動之混沌可會名聲掃地!看我的宇宙CQC加強版!」

    似乎是再也無法忍受,奈亞拉托提普以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在下一瞬間,混沌的柔膚化為混沌的裝甲。

    「那個笨蛋居然在公共場所變身!」

    要是在這種地方動真本事,不知道地球建築基準的防震結構能撐多久,一個不小心,真尋等人都會被活埋。

    得想辦法安撫克圖格亞才行,如此心想的真尋看向另一邊。

    「……明白了,我也讓你見識我充滿幹勁的灼熱聯組吧。」

    克圖格亞的紅色雙眸發出犀和的目光,緊握雙拳抬頭看向天花板,她身邊逐漸冒出灼熱的空氣緩緩搖曳。

    「唔喔喔喔,好燙!」

    某人的叫聲傳入耳中,真尋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至今在泳池游泳的其他遊客開始爭先恐后地上岸,像是要逃走一樣沿着池畔奔跑。由於原本就很少的其他遊客已經離開,周遭只剩下八扳家的成員。

    真尋知道異狀的源頭。泳池水面咕嚕咕嚕冒着泡,並且揚起裊裊蒸氣,加上剛才遊客的叫聲——肯定沒錯,是克圖格亞的熱氣令水溫迅速上升。

    池水以克圖格亞為中心沸騰,真尋有種泳池水位正緩緩下降的錯覺。不,這不是錯覺,實際上泳池的水確實在蒸發。

    克圖格亞的熱量持續以等比級數提高,最後池水全部蒸發得見底。真是恐怖的灼熱聯組。

    「連克子也……為什麼那兩個傢伙老是老是老是老是這樣啊!」

    偏頭痛發作了。如果真尋內心綻放着花朵,現在肯定大好評枯萎中。

    「克子,我再來還要扁你幾次?我再來還要修理你和你的機動炮台幾次?真尋什麼都不肯對我說,告訴我吧,克子。」

    慢着,真尋應該已經要奈亞拉托提普住手無數次,這傢伙的耳朵只聽得到對她有利的話語嗎?這種耳朵扔掉算了。

    各自使出真本事的奈亞拉托提普與克圖格亞,已經處於一觸即發的狀況,在這種地方認真對決,損害金額根本無法想象。

    「對了,哈斯太!快把那兩個傢伙處理一下!」

    在宇宙小學時代,能夠以實力阻止奈亞拉托提普與克圖格亞打架的哈斯太就在這裏,現在正是他發揮當年本事的最佳時機。

    「唔、嗯……咦?」

    可是,哈斯塔的視線從真尋身上移開,似乎是看向真尋身後。在這種狀況下,到底是什麼東西引得哈斯塔分心?

    真尋轉頭一看,那是一幅完全出乎預料的光景。

    「咦!露希?」

    那是剛才還在簡餐區擺攤的露希,吉斯頓。然而真尋現在看到的她,與剛才有着完全不同的裝扮。

    「這、這樣……可以嗎?」

    露希居然換上泳裝。

    而且是小花圖案的粉紅荷恭弘=叶 恭弘邊比基尼。

    「呃,這是什麼打扮?這次要用角色扮演來招攬生意嗎?」

    「……八扳真尋,看來你需要接受再教育。無法洞察話題走向的人,必須遭到排除。」

    即使露希這麼說,真尋仍無法理解她為何會做出這種奇特的行徑。

    「露希小姐,你為什麼換衣服?」

    「哈斯塔,這是你說的吧?你說大家一起玩比較好玩。」

    「……咦?唔,嗯……我曾說過……」

    這是他們離開簡餐區時的對話,真尋也有聽到。所以,露希真的接受哈斯塔的邀請過來玩嗎?

    「所以,我提早收攤換裝過來。」

    「咦!那麼……」

    「要游就快點,不游泳我就回去了。」

    「我、我游,我要游!」

    哈斯塔猛然回神,反覆點頭允諾,像是拚命要留住露希,但真尋希望他可以先等一下。

    「喂,哈斯太,你不在的話,要怎麼阻止那兩個傢伙?」

    「露希小姐,走吧!」

    真尋的制止徒勞無功,哈斯塔牽着露希的手踏出腳步。

    「這樣……很奇怪吧?我不知道這種時候該怎麼穿,你只要笑就可以了。」

    「沒那回事,你穿這樣很好看!」

    「這、這樣啊……」

    真尋完全束手無策,看着他們宛如姊弟的和樂背影,消失在池畔的另一頭。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來到這裏,會使得他們兩人的配對路線成立?

    不,真尋當然覺得哈斯塔和露希相處融洽是件好事,也覺得對立種族之間的嫌隙能像這樣逐漸冰釋很有意義。他視為弟弟的哈斯塔能把「喜歡真尋」這種毫無建設性的情感轉移到異性身上,身為哥哥的真尋也感到欣慰。

    但是,真尋希望他能看一下時間和場合。除了黃衣之王哈斯塔,還有誰能阻止奈亞拉托提普和克圖格亞?

    太大意了。早知道會這樣,應該把叉子帶到池畔才對。發生克音的事件后,真尋想要對奈亞拉托提普和克圖格亞好一點,難道這種佛心只是一種錯誤嗎?

    不然,現在去更衣室,把「清爽體驗用」的隨身盒拿來吧。正當真尋如此心想的瞬間——隨着滴答聲,某種東西滴到頭上,大概是天花板的水珠。不過這裏又不是澡堂,泳池的濕度應該不會造成這種現象。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水珠越滴越多,在這種狀況中,真尋恍然大悟。

    克圖格亞剛才做出什麼事?她讓泳池的水蒸發了。那麼,蒸發的水跑去哪裡?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凝結成水珠,氣體在空中化為液體並且落到地面。

    現場下起傾盆大雨,水量有一個游泳池那麼多。這已經不是水滴,而是宛如豪雨沖刷着池畔的地磚。

    「啊啊,真是的!我還是去拿叉子吧!」

    「唔~只要阻止她們兩人就行了嗎?」

    「是啊,所以才需要叉子……咦?」

    後方的母親如此搭話,使真尋轉過身去,接着啞口無言。

    「這樣嗎?那媽媽稍微努力一下。」

    母親不知何時脫掉連帽上衣。如果只是這樣還沒什麼好驚訝的,真尋之所以懷疑自己的眼睛,是因為母親的泳裝上圍着類似皮帶的物體。

    從兩側肩膀繞到腋下的皮帶呈現H字形,右手臂和左大腿也綁着一圈皮帶,皮帶表面有一整排插槽,收納在插槽里的是反射室內燈光散發著暗沉光芒的銀叉。

    ——是叉子。

    「媽、媽媽,那是……」

    「那麼,就來賺一票吧……哎呀,糟糕,老毛病又犯了。」

    看到母親害羞舔嘴唇的模樣,真尋確定了——「就來賺一票吧」、「老毛病」這些話的意思,肯定是指母親的特殊打工,也就是和大學時代的教授與同伴們進行的狩獵活動。

    如同奈亞拉托提普擁有全副武裝形態,克圖格亞擁有交叉熾焰機制,這套裝備正是母親的戰鬥形態。

    母親從皮帶插槽抽出幾把叉子,緩緩走向依然在交戰的奈亞拉托提普她們。

    「克子!除了我之外沒有其他主角!邪神全都是配角!你和哈斯塔也都是配角!」

    「……我還沒有承認自己是配角。」

    「——好了,細數你們的罪孽吧。」

    「事到如今哪數得完!等一下,啊……」

    「……到昨天為止是99822,咦?」

    當奈亞拉托提普與克圖格亞察覺到有個神秘聲音介入兩人白熱化對話的瞬間——

    「啊嗚!」

    兩名邪神的慘叫聲重迭。這也是當然的,因為母親特製的叉子,插在奈亞拉托提普和克圖格亞的腦門上。

    「不行喔,你們兩個,這裡是公共場所。」

    「剌刺、刺進去了!叉子刺進去了!」

    「……少、少年的母親?」

    「呵呵,我來稍微教訓一下壞孩子。」

    「咿!這、這已經不是稍微教訓的等級吧!」

    「……少年的母親,對不起,這都是太陽的錯。」

    兩人以額頭緊貼着池底拚命求饒,然而母親用她美麗的手指,從大腿皮帶的插槽里流暢地抽出叉子。

    「我的叉子數量和小真不一樣,共有二十六根,你們能撐到什麼程度呢?」

    「NO!NOOOO!」

    「……啊啊啊啊啊啊!」

    真尋轉身向後,在胸口畫著十字。

    兩個蠢蛋的慘叫聲,在無人的池畔空虛回蕩。

    ***

    「唔,已經九點了,玩得挺晚的。」

    從回程接駁車看向窗外,夜幕已經完全籠罩城市。剛才游完泳還衝了澡,自然而然就拖到這麼晚。

    「小真,今天玩得好開心呢!」

    坐在身旁的母親露出微笑,真尋則是敷衍地點頭。確實玩得有一點點開心,不過身體和精神的疲勞程度遠勝於此。

    「呼……呼……」

    『咪……咪……』

    隔着走道的另一邊座位,玩累的哈斯塔和他大腿上的夏塔小弟,已經先一步殷程前往夢鄉。

    他們身旁則是不知為何一起搭車的露希。

    露希露出溫柔的表情,宛如梳理般輕輕撫摸熟睡哈斯塔的金髮,這一幕令真尋覺得她像是哈斯塔的姊姊或母親。

    「呵呵,改天大家再一起來玩吧。」

    「……嗯,說的也是。」

    真尋露出苦笑,看向後方的座位。

    「……這裏好熱啊。唔,出不去。喂~請讓我出去,有人嗎?」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被母親教訓而精神崩壞的兩個蠢蛋,和樂融融地坐在一起,不過肯定會在回家之前恢復平時的模樣吧。只是她們平時的正常行徑就很瘋狂。

    總之,平安收場就好。

    真尋任憑公交車晃動身體,並且強忍着呵欠。

【all哈】Girl(18)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all哈】Girl(18)點擊進入查看全文韋斯萊,海德薇,科馬爾,對角巷,德拉科馬爾福,盜屍者,玻璃眼,斯內普教授,小親親,霍格沃茨,威靈頓,水管子,德拉科,yeah,造房子,韋斯萊雙子,郵政服務,哈莉波特,巴洛克,親愛的,OWL,老爸老媽,弗雷德,耳邊風,尖酸刻薄,謝謝你,孩子們,好妹妹,一個人,不知道,羅馬尼亞,時時刻刻,情不自禁,屋檐下,紫羅蘭,第一次,木地板,受歡迎,貓頭鷹,一口氣,救世主,惡作劇,不做聲,一小撮,終點站,撲克牌,此時·此刻,不敢相信,不忍直視,整整齊齊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