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哈】Girl(18)

哈莉和達力正跟在我們的德思禮夫婦後面。他們此時此刻正在挑選一套滿意的別墅。

“這套怎麼樣,弗農。它後面的泳池真是漂亮極了!”

“我喜歡這個,佩妮。看!多麼可愛的花園!”

中介在他們後面揚起禮貌的笑容。

“哦!弗農——”佩妮姨媽臉上洋溢着年輕幸福的笑容,兩隻眼彎成月牙。哈莉不敢相信一向尖酸刻薄的佩妮姨媽的臉上會出現類似於寬容的表情。

“佩妮——”弗農姨夫的臉因為高興而浮起兩團紅暈。達力簡直不忍直視他爸爸的傻笑。

兩人彷彿又回到了熱戀的時候。

“你說,他們這樣要維持多久?”哈莉問道。

“難說。”達力撇着嘴答道。

“你作業還有多少。”哈莉有點手癢。

“哦!我的天!離開學還有多久?”

“兩三周了。”哈莉笑盈盈地看着達力。

“我的好妹妹,幫你的好哥哥一起做作業吧。”達力祈求道。

“遊戲機拿來。”哈莉伸出手來。

“成交!”

就在哈莉和達力偷偷地達成了地下交易的時候,德思禮夫婦終於遇到了令雙方都滿意的房子。那真是一座氣派的房子,白色的石磚堆砌成兩層。正面三扇巨大的落地窗,窗棱分明,尖銳的屋檐下小型的龕角里有着精緻的雕像。圓頂的巴洛克設計彰顯着別緻。正面延展開來的庭院被通往大門的石板小道切割成兩部分。在小道的右邊矗立起一個巨大的噴泉,左邊的草坪上立着一個木質鞦韆。鞦韆的旁邊是一顆巨大的梧桐。大門的兩邊布置着兩個花壇,花壇上是漂亮的紫羅蘭。房子後面有一個圓形的藍色泳池。

“弗農,就這兒吧!”佩妮姨媽的臉上寫滿了滿意。

“好!就這兒了。”弗農姨夫轉身對着中介說。

中介的臉上揚起真正的笑容。

現在,德思禮一家和哈莉正在回女貞路的路上。

“我們馬上要搬家了!”佩妮姨媽坐在副駕駛位上轉頭對達力興奮地說。

“Yeah——”達力好像不怎麼有精神。

“哦!我的小親親,怎麼了?”

“他在想他的作業,佩妮姨媽。”哈莉替達力回答了佩妮姨媽。

“沒事的,小親親。不過是一點作業。”佩妮姨媽軟下聲音。

“Yeah——”達力還是無精打采。

佩妮姨媽擔憂地皺起眉頭,但還是沒有說話了。哈莉在後座捂着嘴看向窗外偷偷地笑。

離開學還有一周了,達力的作業終於做完了,德思禮一家也搬到了馬喬卡747街7號房子(哈莉本來是要分到一間最小的卧室,在達力的抗爭下,哈莉搬到了達力的旁邊)。韋斯萊夫人和羅恩親自前來接哈莉去陋居玩,哈莉熱情招待后(這次德思禮夫婦比上次自如多了),在傍晚離開了德思禮的新家。

那是哈莉第一次看見羅恩的家。 彷彿看起來那曾經是間很大的石造房子,但還是加建了房間,約有幾層樓高並彎彎曲曲的,好像是用魔法建成似的。(哈莉提醒自己這的確有可能的。)四到五個煙囪豎在紅色的房頂上。門口邊上有一個豎在地上、左右邊不對稱的牌子寫着“陋居”。前門放着一雙威靈頓長靴和一個生了銹的大鍋。一些褐色的小雞正在地上啄食。

“你喜歡這裏嗎?哈莉。”韋斯萊夫人慈祥地說。

“我很喜歡,謝謝你們的邀請,韋斯萊夫人還有羅恩。”哈莉幾乎雀躍地說。

韋斯萊夫人和羅恩帶着哈莉進了屋子。

廚房裡狹小而逼仄,但是卻收拾得很乾凈,溫馨。中間的木地板上是木製的椅子和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個果盤,果盤裡有幾個蘋果,紅艷艷的果子上還掛着誘人的水珠。一台挨着水池的老式收音機剛宣布接下來是“巫術時間,由廣受歡迎的男巫歌手塞。旺伯克主持”。牆上的大鐘只有一根指針,根本沒有数字。只在邊緣上寫滿諸如”該泡茶了”,”該餵雞了”和”遲到了”的字樣。壁架上放着三疊厚厚的書,書名分別為《使你的奶酪變得美味》、《烹任魁力》和《一分鐘晚宴》。

哈莉一進屋就聽見韋斯萊一家的“歡迎!”。

“謝謝。”哈莉莞爾一笑,標緻的雙眼亮得發光。

“哈莉,收到霍格沃茨的信了嗎?赫敏寫信來邀請我們星期三去對角巷採購。”羅恩遞過來一封信。

“收到了,就在一周前,弗農姨夫可生氣了。一隻貓頭鷹進到我們的新家來,為此我差點就要被關禁閉了呢!”哈莉半開玩笑半是認真地說。

“天啊!”哈莉聽見韋斯萊一家倒吸一口氣。

“你沒事吧,哈莉?”羅恩擔憂地問。

“咕,咕,咕。”

哈莉正要開口,一隻雪鴞飛了過來。

“你好呀,海德薇!”哈莉伸出小臂,接住了長胖不少的海德薇。

“喲!變重不少了。”

海德薇啄了啄哈莉的手指。

哈莉輕輕親吻了海德薇的翅膀,哈莉的吻離開的時候,海德薇張開翅膀飛走了。

“好了,孩子們,晚飯將要開始了!”韋斯萊夫人拍了拍手掌,大聲說道。

韋斯萊夫人來到灶台前施展魔法。

“你好,我叫金妮。”一位紅頭髮的女孩紅着臉,小聲說道。

“你好,我是珀西,珀西·韋斯萊。”一位驕傲的男孩說道,這讓哈莉想起了德拉科。

“比爾在埃及,查理在羅馬尼亞,家裡只有我們。”羅恩為哈莉介紹到。

“你好。金妮還有珀西。”哈莉微笑着。

也許是同為女孩子,哈莉對這位韋斯萊家最小的女兒產生了好感,她努力地同這位女孩交談。但是金妮實在是太害羞了!聲音小得近不可聞。哈莉感到少許的尷尬,這是在哈莉的交友生涯中少見的。

“開飯了!”

終於,韋斯萊夫人拯救了哈莉!

“哈莉,今晚你就和金妮睡在一起。”韋斯萊先生和藹地對哈莉說。

“好的,先生。”

 在陋居的生活和在女貞路的相比有着天壤之別。在德思禮家每樣東西都得放得整整齊齊,有條不紊;而在韋斯萊家時時刻刻都可能發生些奇奇怪怪,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哈莉第一次在廚房壁爐架前照鏡子時就被着着實實地嚇了一大跳。那面鏡子競衝著他叫:“邋遢的東西,整理好你的頭髮!”當房子有片刻安靜的時候,小綁樓上的盜屍者就會扯開嗓子大吼大叫,並向樓下扔舊水管子。就連弗雷德和喬治房間里不時的小爆炸也都算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不過,在羅恩家中,最讓哈莉·波特覺得不尋常的倒不是那面會說話的鏡子或是那個老愛弄出些怪響的盜屍者,而是在這兒每個人都很喜歡她。

這種感覺讓哈莉覺得奇怪極了。哈莉想說,為什麼會有人沒有任何原因就喜歡一個人呢?哈莉想要得到家人的容納,必須要靠自己努力和一些小手段;哈莉想要得到老師們的喜愛,必須要依靠自己的天賦和努力;哈莉想要得到同學的認同,必須要當一名名副其實的救世主。

但是,韋斯萊,古怪,實在是古怪極了!韋斯萊一家會不由分說的喜愛一個人,就好像是老天認定一般的喜愛,不,可以說是寵愛。

韋斯萊太太總是為她的謙虛而大驚小敝,每頓飯都要試圖讓她添四次菜。在飯桌前,韋斯萊先生就愛拉着哈莉坐到他旁邊,這樣他就可以像機關槍似的發問一大堆的問題,諸如讓他解釋電插頭和郵政服務是怎樣運作之類的麻瓜的問題。珀西會耐心地解答哈莉在學業上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並大聲讚歎哈莉是個天才。韋斯萊雙子會揉揉哈莉的頭髮,並告訴哈莉:你已經是我們的小妹妹了。雙胞胎還會偷偷向哈莉展示一些惡作劇玩具。羅恩就不說了,本來就是哈莉的好友。金妮雖然害羞,但還是努力嘗試着散發著善意。

現在,哈莉正騎在她的光輪2000上面,急速俯衝下去,然後在離地面不到兩英尺的時候猛地將掃帚扳直,朝上衝刺。

“漂亮!”喬治吹了聲口哨。

哈莉緩慢降下,然後從掃帚上下來。韋斯萊的孩子們(除了珀西)輪流試了試這把光輪。

羅恩問過珀西想不想去,可他推脫說自己太忙了。

“但願我知道他究竟在忙些什麼,”弗雷德皺着眉頭說。”他這幾天都古古怪怪的。你來以前他的考試成績就已經出來了。O.W.L十二級,但他卻一點都樂不起來。”

“好厲害。”哈莉驚嘆道。

“不用擔心,哈莉。你肯定也能考到的,畢竟你是我們的年級第一。”羅恩說。

“謝謝你,羅恩。”兩團紅暈浮現在哈莉的臉頰上。

“真不知道今年老爸老媽怎麼湊錢給我們買書交 學費……”過了一會,喬治又說,“五套洛哈特的書啊!金妮還要魔袍,魔杖和其他的東西……”

哈莉不做聲,她感到有點難堪。在倫敦古靈閣的保險庫里放着她父母留給她的一小筆財產。哈莉多想讓韋斯萊一家接受她的財物。但是哈莉明白,這個善良,熱情的家庭一定不會接受的。

接下來的那個星期三的一大早威斯里太太從廚房的壁爐架上取下一隻花盆,往花盆里瞧了瞧。

“差不多用完了,亞瑟,”她嘆了口氣。”我們今天得買多一點……啊,讓我們的客人先走一步。親愛的哈莉,你先去吧。”

接着韋斯萊夫人把花盆遞給了哈莉。

哈莉將雙手舉至胸前,推脫到:“親愛的韋斯萊夫人,事實上,我並不知道怎麼用這個……東西。”

“哦!我忘了你沒有用過飛路粉!”羅恩恍然大悟道。

“從沒有?”韋斯萊夫人疑問道,“那你去年是怎麼到對角巷的呢?”

“斯內普教授帶我幻影移形去的。”

“是這樣啊——”韋斯萊夫人點點頭,隨即擔憂道。“要是你從來沒有用過飛路粉的話……”

“他可以的,媽媽。”弗雷德說。“哈莉,先看着我們怎麼做。”

他從花盆里拿出一小撮閃閃發亮的粉末,走到火爐前把粉末撒到火焰上。

隨着一聲巨響,火苗變成了翡翠玉色並且越燒越高,漸漸地升得比弗雷德還高。

這時,弗雷德踏進火堆,口裡叫道:“對角巷!”接着就消失了。

“你可得說得清楚一點,親愛的。”韋斯萊告訴哈利。這時喬治把手探進花盆中。“還有小心得走對壁爐……”

火苗“劈啪”一響把喬治卷了進去。

“哦,有很多巫術壁爐架可以讓我們選擇作為終點站,不過,不用擔心,只要你把要去的地點說清楚就沒事了。”

“莫莉,他能行的,不要小題大做了。”韋斯萊先生一邊說,一邊拿起粉末。

“但是,親愛的,如果他走錯了,我們可怎麼向他的姨丈姨媽交代啊?”

“沒事的,韋斯萊夫人,我能行的。”哈莉安慰道。

“那……好吧……你跟着亞瑟走吧,”威斯里說道。“現在,當你走進火堆時,說你要去的地方——”

“最好把手肘收緊些。”羅恩建議道。

“把眼睛閉上,”威斯里太太說。“那火灰——”

“不要亂動,”羅恩說道。“否則你可能掉到另外一個壁爐——”

“千萬不要恐慌,不要太早就出來,在爐里獃著,看到弗來德和喬治才出來。”

 哈莉努力地把這些建議記在心上,拿起小撮飛路粉,然後走到火苗邊上。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粉末撒進了火里,踏了進去。火苗暖洋洋的像一陣暖和的微風;哈莉情不自禁地張開了嘴巴,可是馬上口中溢滿了熱乎乎的煤灰。

“對——對——對角巷。”哈莉咳嗽着說。

接着她好像被吸入了一則”巨大的漩渦里。身子不斷的飛快地旋轉,旋轉……

耳邊風吹過的聲音震耳欲聾……哈莉想睜開眼睛,但是眼前飛速轉動的綠色火苗讓她覺得很不舒服……什麼東西撞到了哈莉的手肘上,她緊緊的把手肘收到胸前,但是她還是不斷不斷的在轉動,轉動……現在她又覺得無數只冰冷的手在拍打着他的臉……

眯着服從眼角看出去,她看到一串模糊的壁爐和屋子的影像……她早餐吃的熏肉三明治一直在胃裡攪動……哈莉閉上眼睛暗暗地希望這些會停下來,然後——她從空中掉了下來,摔在了冰冷的石壁上,眼鏡也給摔破了。

哈莉小心地爬了起來,覺得腦袋漲得厲害,身上也擦傷了好幾處地方,渾身還沾滿了煤灰。哈莉把那副破眼睛往眼睛處推了一推。四周只有她一個人,但是哈莉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她僅僅能辨別出他處身在一個寬大的,陰暗的看起來好像是巫師商店的壁爐中——但是這兒沒有一樣東西是霍格沃茨學校書單要求的東西。

一旦放在坐墊上的乾癟的手裝在玻璃箱里,一副染有血跡的撲克牌還有一隻老盯着人的玻璃眼珠子。牆上的神情恐怖的面具好像在瞟着人看,櫃檯上堆放着各式各樣的人骨頭,還有一串串吊在天花板上的生鏽的,長而尖的儀器。更糟糕的是,從這個積滿灰塵的商店櫥窗看出去,那條昏暗狹窄的街道肯定不是對角巷。

最好能儘早離開這裏。哈利暗自想。剛才鼻子撞到了爐到現在還隱隱作痛,她也顧不上這麼多了,躡手躡腳地快步走向大門。但當他走到一半時,發現大門玻璃的另一端出現了兩個人影,其中一個是哈利的同學——德拉科馬爾福。

百度熱議新增網易虎撲網站作為展現內容

點擊進入查看全文>

百度熱議新增網易虎撲網站作為展現內容點擊進入查看全文>百家號,APP,被玩壞,新浪微博,百度搜索,看不下去,不僅如此,也就是說,手機端,關鍵詞,湊熱鬧,HTTPS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