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吧!奈亞子!》第七卷 4.血染泳池畔 上集 小說搬運

    克圖格亞的堂姊——克音來訪引發的騷動告一段落後,在隔天的午休時間,真尋在樓頂眺望藍天,安心地松一口氣。

    由於剛發生全校學生集體催眠的意外事件,真尋來上學的時候提心吊膽,擔心大家是否出現后遺症,幸好沒有產生他擔心的結果。無論是余市健彥、暮井珠緒、班上同學以及老師,都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實際上對他們而言,確實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吧。不可以在意局勢為何會依照真尋他們期望的方式演變,這就是「看不見的邪神之手」。

    「真是的,真尋你過度操心啦。」

    「只要是和你們有關的事,再怎麼操心都不為過。」

    即使已預測最壞的事態,這些傢伙卻總是造成更加超乎想象的結果,所以不管再怎麼做心理準備都不會白費工夫。

    「……姊姊好像被叔叔狠狠教訓一頓,並且接受一星期的停職處分。」

    「偷渡進入保護行星,只要停職一星期就能了事啊?」

    「……因為是公務員,所以會護短。」

    「雖然我已經料想到是這種狀況,但是身為公務員的你不準明講。」

    差不多該有單位要檢舉行星保護機構了吧?不然由真尋出書爆料也無妨。

    「好啦,別管這種事,大家快吃飯吧,畢竟時間有限!以英文來說是Time judged all!」

    奈亞拉托提普拍響雙手,把身後的側盾包拿到面前。這個包包是哈斯塔的,主要用途是搬運夏塔小弟,再怎麼樣都不會是奈亞拉托提普的私人物品,不過仔細想想,這傢伙連哈斯塔的咿呀板都當作自己的東西使用,難道是「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這種邪神特有的風格嗎?

    奈亞拉托提普在包包里摸索,接着取出某些東西。

    「我說……奈亞子。」

    「怎麼回事,真尋?來,請趁熱吃。」

    「為什麼你會从里頭拿出烏龍面?」

    別懷疑,放在側肩包里的東西,正是以保鮮膜覆蓋的烏龍面碗,而且是五碗,和在場人數相同。不只是空間不可能裝得下的問題,正常來說,搬運途中應該會灑出湯汁造成悲劇吧?

    「……滋嚕滋嚕,溫溫的好好吃。」

    克圖格亞已經迅速剝掉面碗的保鮮膜,吃起烏龍面。她說「溫溫的」也很奇怪,既然是從早上帶來學校,經過三個多小時來到午休時間的現在,整碗面應該已經涼透,麵條也吸滿湯汁膨脹軟掉了。

    不過克圖格亞嘴邊垂下的麵條,看起來是白色的而且有棱有角,感覺是煮得恰恰好的程度。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來,夏塔小弟,啊~」

    因為是麵食,所以夏塔小弟沒辦法自己用餐,這種時候哈斯塔便會負責餵食。他把烏龍面吹涼遞過去之後,夏塔小弟啾嚕啾嚕地吸食麵條,接着發出「咪:」一聲喜悅的叫聲回蕩在樓頂。

    「來來來,真尋,我的愛情、愛情!請享用我做的烏龍面!」

    「為什麼只有在特定字詞配上旋律歌唱?」

    「請不要在意歌的事情。對了對了,我也有記得帶七味粉!」

    真尋嘆一口氣,接過奈亞拉托提普遞出的小瓶子。雖然真尋不太喜歡吃辣,不過用來調味則另當別論。他打開蓋子準備灑下去時,不經意看到瓶子上的標籤。

    Q&B食口叩。

    大地的神秘七味。

    於是,真尋把整瓶調味料倒進奈亞拉托提普的面碗里。

    「咿!烏龍面的SAN值完蛋了!」

    「果然會下降吧!」

    「啊,沒有啦,那個……這、這種辣度真令人難以招架!有嚼勁的烏龍面和七味粉的刺激交纏在一起真好吃!烏龍面襯托七味粉,七味粉也襯托烏龍面,彼此更加出色!這就是和諧,這就是味道的調和吧!」

    先把這個味覺覺醒的蠢蛋放在一旁,真尋也開始享用烏龍面。

    烏龍面微硬的口感拿捏得恰到好處,高湯是用什麼材料熬成的?柴魚嗎?不過表面似乎浮着一層油脂……如此心想的真尋繼續吃面,隨即下方出現了雞肉。原來如此,是雞肉烏龍面。

    不,等一下,這真的是雞肉嗎?

    「喂!這玩意是什麼?你該不會又放了外星生物的肉吧?」

    「沒禮貌!因為真尋抗拒成那樣,所以我已經沒有那麼做!」

    「這樣啊,那我就吃。」

    「真是的,真尋的舌頭還是一樣任性……咦?」

    真尋以筷子夾起雞肉,下定決心之後將肉送入口中。大概是油脂流進麵湯的緣故,肉吃起來有點干,不過相對的很有彈性,口感很好,算是挺不錯的味道。

    「嗯,還不賴。」

    「真、真尋……」

    「什麼事?」

    「你沒有和平常一樣扔給夏塔小弟吃嗎?」

    「因為你說沒問題啊。」

    的確,如果是不久之前的真尋,只要稍微懷疑可能是妖神美食,便會交給克圖格亞或夏塔小弟處理,然而發生過克音的那場騷動之後,真尋確實變得佛心,覺得對奈亞拉托提普太過無情也不好,或許應該稍微接受她的好意。

    表情恍惚的奈亞拉托提普,看着真尋接連將雞肉送入口中的光景,取出手帕刻意發出明顯的啜泣聲。

    「嗚、嗚,沒想到真尋願意吃我提供的肉……」

    「沒禮貌的是你吧?如果你端出正常的食物,我當然會吃。」

    扣除使用材料不明這一點,奈亞拉托提普做的料理其實很好吃,這是事實。不過,真尋決定不講出這件事。

    「……少年,滋嚕滋嚕,因為是少年,我才會准許你吃奈亞子親手做的料理。別忘記這一點比較好,哈呼哈呼,不然少年將會面臨不樂觀的結果。」

    「你到底要吃面還是要吃醋,專心挑一種吧。」

    因為熱得很煩躁,所以真尋與克圖格亞保持距離。不只是奈亞拉托提普難纏,這個叫克圖格亞的生命體也相當棘手。而且昨天與前天,真尋基於某些原因假扮這傢伙的未婚夫,還與她一起下廚、一起洗澡,最後甚至被她親吻臉頰。

    克圖格亞把奈亞拉托提普放在第一順位,而且完全是小孩子的個性。雖然知道之前的婚約只是逢場作戲,不過真尋很難放下這段往事,現在回想起來仍會令體溫上升。不對,導致體溫上升的主因,應該是克圖格亞源源不絕的熱氣。

    「……奈亞子做的烏龍面……啊哈……拉得……這麼長……唔嗯……」

    真尋的懊惱不被當成一回事,克圖格亞今天也覺醒學到新的玩法,看來她終於連奈亞拉托提普製作的料理都能用來發情,真尋深深覺得這個活火焰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病。

    「夏塔小弟,也要吃蔬菜喔。來,啊!」

    『咪:咪咪咪!』

    只有哈斯塔和夏塔小弟自顧自上演着用餐戲碼。只要哈斯塔沒有忽然向真尋求愛,便是一名察書觀色又貼心的少年;至於夏塔小弟,光是存在本身便能緩和場中氣氛。兩者都是少數能治癒真尋內心的小動物。

    「嗚嗚……戒心那麼強的真尋終於願意吃肉……我還有能做的料理……沒有比這更開心的事情!」

    「別感動啦,你也快點吃吧,午休時間快結束了。」

    「那當然!哎呀~不過話說回來,真是漫長呢。」

    「啊?什麼意思?」

    「真尋終於也來到我們這一邊。」

    喀當一聲,真尋手中的筷子落地。

    「這個……確實是雞肉吧?」

    「是的……確實是鳥肉。」

    「是雞肉吧?」

    「是鳥肉啊?」

    「……」

    「……」

    「什麼鳥的肉?你說說看。」

    「老鷹、孔雀和禿鷹的肉。」

    咚!真尋的手肘重擊奈亞拉托提普的延髓。

    「真尋?這確實是地球上的鳥肉啊!」

    「我不是叫你用雞肉嗎?」

    真是不能掉以輕心的生物。這傢伙的料理,果然會在最後一線背叛真尋,和原著敘述的蠕動之混沌一模一樣。

    在胃裡的老鷹、孔雀和禿鷹的肉消化而產生未知力量之前,真尋打算到廁所里吐個痛快。

    ***

    「真尋,為了避免在後來覺得青春時代只是一場夢,我覺得我們應該享受更多的冒險。啊,這是伴手禮蛋糕卷。」

    「我可不想再有什麼冒險,也不想想至今已經保護地球幾次啦?」

    放學之後單獨行動的奈亞拉托提普,一回家便向真尋講這種話,大概是又做了什麼怪事而精神亢奮吧。確認收到的蛋糕卷是地球產物之後,真尋先把蛋糕放進冰箱里。

    「真尋,請聽好,我們名為teenage的有限時間是不等人的,即使緊握,也會在放開的同時逐漸遠離,而且……」

    「teenage……啊?十幾……歲……嗎?」

    「……」

    「……」

    「克子,我准你稍微烫一下。」

    「……少年,後續去對牆壁說吧。」

    「好燙好燙好燙放開我!」

    克圖格亞按在真尋背上的手心熱得像是熨斗,他的制服變得筆挺毫無皺摺。

    「真尋,請聽好,如果以宇宙虛歲來計算,我們可是名符其實的青春少女。」

    「這個制度是你現在編出來的吧?別以為凡事加上『宇宙』兩字便說得通。」

    「哎喲,不準再說了!總而言之,一起來做更多能當成回憶的事情吧!」

    「你又從別的地方得到無謂的敔發……」

    總覺得即使是現在,他不僅是已留下充分的回憶,甚至應該說已留下一輩子都無法抹滅的創傷。即使如此,這個蠕動之混沌還是不滿足嗎?

    此時……

    「真尋,這邊已經變乾淨了。」

    哈斯塔打開客廳的門走進來,他手上拿着散發綠色金屬光澤的小型吸塵器。是那台會發出「CYCLONE!」這種超帥氣聲音表達自我,擁有這種無謂功能不過吸力永不減弱,宇宙唯一的氣旋式吸塵器。

    『唔咿~唔咿!』

    夏塔小弟也在馬頭綁着三角巾、戴上口罩,身上背着一個裝滿打掃工具的鞍。這對小動物搭檔剛才在打掃玄關與走廊。

    「連夏塔小弟都會幫忙做家事,你們卻……」

    真尋狠狠瞪過去,奈亞拉托提普隨即明顯地移開眼神吹起口哨。這是一首只要持續相信,無論任何明天都能克服的曲子。真尋接着看向克圖格亞,這傢伙根本不用移開眼神,早已在玩掌上型遊樂器,連看都沒看真尋一眼。

    「我受到這個家的照顧,所以至少要做點事情盡一份心力!」

    哈斯塔露出耀眼的笑容如此說道。真尋很想把這段值得嘉許的話錄下來,反覆播放給奈亞拉托提普和克圖格亞聽。

    此時,收好氣旋式吸塵器的哈斯塔松一口氣並且輕敲肩膀。

    「累了嗎?謝謝你,我來幫你按摩。」

    「啊?可是,這怎麼好意思……」

    「不用客氣。來,坐這裏吧。」

    「唔、嗯……嘿嘿……」

    真尋向哈斯塔招手叫他過來,然後按摩他纖細的肩膀。少年的身體正如外表所見一般柔軟,肌肉一點都不僵硬,甚至像是太用力對待就會弄壞,必須小心才行。或許他應該多吃點東西,讓體格更加發育比較好吧?反正這傢伙可以用宇宙虛歲吹牛自己才十幾歲,所以還在發育期。

    因為是風屬性的邪神,所以吹牛。

    「……少年,人們講出來的點子,通常沒有自己想的那麼高明。」

    「不準讀別人的心,你有超能力嗎?」

    雖然自己也覺得這點子不怎麼樣,但是被人明講仍會不好意思又火大。

    真尋在幫哈斯塔按摩的時候,奈亞拉托提普含着手指觀察這一幕,接着不知道想到什麼點子,忽然拿起牆角的氣旋式吸塵器,猛然開始打掃客廳,態度專註得像是有某種不幹凈的東西附身。

    雖然要怎麼做是她的事情,但吸塵器一直發出「CYCLONE!」的聲音好吵。聽說這個音效有幾百分之一的機率會變成「疾風!」,不過真尋想再三強調,這種事情一點都不重要。

    以吸塵器打掃完整間客廳之後,奈亞拉托提普露出達成豐功偉業的表情。

    「啊啊,打掃累得我胸部好僵硬—真希望有人能幫我按摩!」

    她轉過頭,身體露骨地正對着真尋,挺出美麗的雙峰。

    「喂,克子,奈亞子在找人按摩胸部。」

    「……我要開動了。」

    「咿?不是你啦,我是想讓真尋愛撫我,你乖乖去玩魔神獵人攜帶版3!」

    「……我已經把集會發情任務破完了。」

    「可惡,這個遊戲廢人!我還在解囀長任務耶!」

    「……哈啊哈啊……奈亞子……胸部好軟……唔嗯……這樣嗎……這裏舒服嗎……這邊……

    尖端最舒服嗎……」

    「咿噫噫噫!真尋,請用你自豪的叉子插向這傢伙的後腦杓!」

    「啊啊,真是的,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克圖格亞像是揉麵糰般撫摸着奈亞拉托提普的胸部,奈亞拉托提普反擊想踹開克圖格亞,真尋則是為此發火。這是一如往常的八阪家光景。

    這時候……

    「我回來了~哎呀,家裡真熱鬧。」

    出門購物的母親回來了,她雙手各提着一個大型環保袋,布袋錶面印着像是海中動物的圖,這角色似乎叫做「ECO ECO AZARASHI」(注8)。母親喜歡收集這種風格特異的環保袋。

    「媽,歡迎回來。今天買的東西真多呢。」

    真尋停止幫哈斯塔按摩,接過母親手中的環保袋,生鮮食品得儘快放進冰箱才行。

    「嘻嘻,湊巧碰到行商人舉辦半價特賣,我忍不住大手筆採購。」

    「啊?行商人?」

    「他偶爾會在商店街的角落開店,像是釣餌材料或十字鎬都很便宜,我從以前就經常受到他的照顧。」

    「……釣餌?十字鎬?」

    母親有釣魚或登山的嗜好嗎?真尋如此心想,不過這應該是和母親的打工有關,也就是和狩獵魔物有關,所以還是不要追究吧,這樣對彼此都好——主要是對真尋比較好。

    「話說回來,各位要不要現在出門一趟?」

    將買來的戰利品整理完畢之後,母親忽然說出這句話。

    「為什麼?都已經是傍晚……」

    (注8 AZARASHI是海豹的日文拼音。)

    「商店街正在舉行摸彩活動。因為我向行商人買了很多材料,他給我一張摸彩券,所以我去試一試手氣!」

    「媽媽會這麼說就是有中獎吧。中了什麼?」

    「嘻嘻,中了四獎,很棒吧!」

    「這樣叫做棒嗎……」

    賣關子之後公布的結果,卻是不上不下的獎項。只不過真尋至今都只抽到紀念獎面紙一包,所以相較之下,四獎已經算是大功一件。

    「不過我其實想抽頭獎的金卡……」

    「那張詭異的卡片可以做什麼?」

    「在商店街購物可以打七五折!」

    那真的很值得。在經濟不景氣的現在,這應該是家庭主婦的救世主。

    「摸彩……真懷念這兩個字,我也經常在宇宙百貨公司摸彩。基本上我是只會抽到特獎的體質,所以只要摸彩一次便會被管制進入,真傷腦筋。」

    「你別講話,繼續跟克子親熱。」

    這麼說來,這傢伙是可以在玩撲克牌時無限製作鬼牌的變態,摸彩時應該也差不多吧。奈亞拉托提普還是老樣子,光是存在本身就是王牌。

    「所以呢,我抽到這個。」

    母親從上衣口袋取出的東西,看起來像是某種入場券。真尋接過這張紙審視內容。

    「游泳池的免費招待券?」

    上頭印着色彩繽紛、許多人擠在寬敞泳池裡的照片,並且斗大寫着「特別優待券」幾個字。

    以四獎來說價值還算不錯,不過真尋覺得抽到醬油或味噌比較好,這大概是因為真尋平常會下廚的關係。

    「喔喔,一張可以招待六個人嗎?真闊氣,這種優待券一般都是以四人為上限。」

    奈亞拉托提普探出上半身,從真尋的肩頭看向優待券。

    既然最多六人,真尋、奈亞拉托提普、克圖格亞、哈斯塔、母親,再加上寵物夏塔小弟就剛剛好,不禁令人覺得這像是事先安排好的。

    把優待券翻到背面一看,有效期限只到今天。原來如此,所以母親才提議現在出門。

    「期限只到今天,這隻是把沒用完的優待券巧立名目送掉吧?」

    「或許是這樣沒錯,不過既然都拿到了,要去嗎?」

    「游泳池啊……」

    真尋搖晃手中的優待券,不經意地輕聲說著。

    真尋沒有特別喜歡或討厭游泳,只是還好而已,所以未曾主動去游泳,頂多是接受朋友的邀請一起去游泳。但反過來說,只要有人邀請他都不會拒絕。

    然而真尋的這種態度,在旁人眼中似乎是興趣缺缺的模樣,不像奈亞拉托提普刻意把身體湊過來,不只如此,連克圖格亞、哈斯塔和夏塔小弟也興緻盎然地看着優待券。

    「真尋,我們去吧!反正待在家裡,你也是二十四小時滿腦子想着我這個妻子!如果是這種轉換心情的休閑活動,我會很樂意允許!」

    「說真的,你有時候超煩耶。」

    「……真尋,游泳不會對身體造成太大的負擔,而且是全身運動,所以很適合當成減肥運動喔!」

    「你們一點都不胖吧?」

    「……少年好色,不管我再怎麼迷人,也不能直盯着我的身體。少年沒辦法克制內心的藍色青春嗎?」

    「小心我把你扔到附近的河裡!你這個造成地球暖化的元兇。」

    為什麼這些外星人這麼想去游泳池?宇宙連這種程度的休閑活動都沒有嗎?以真尋的立場,他對這些傢伙的生態感興趣多了。

    「小真,我們走吧。畢竟期限只到今天,扔掉的話太可惜啦。」

    「晚飯怎麼辦?」

    「去那裡吃不就好嗎?小真不喜歡游泳池?」

    「不,我沒有反對,偶爾去一次也無妨。」

    真尋如此回答之後,歡呼聲響遍客廳。為什麼最終決定權會落在真尋身上呢?不過,與其說是決定權,其實只是想得到真尋的同意罷了,因為這些傢伙只要決定要去,即使來硬的也會拉真尋一起去。

    總之,既然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真尋也覺得無所謂。

    「咯咯咯……我要用性感泳裝迷倒真尋……」

    「……哈啊哈啊……奈亞子……會穿什麼樣的泳裝……唔嗯……好期待……」

    「我好久沒游泳了,之前經常會到哈利湖游泳喔!」

    「嘻嘻,媽媽也稍微加把勁吧?畢竟我才十七歲。才十七歲。十七歲。」

    自己太過貿然答應了嗎?

    希望心中的這份不安,可以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

    「喔喔,就是這裏嗎……」

    雖然太陽即將下山,但夜幕還沒籠罩天空。在這個日夜交會的時刻,奈亞拉托提普一走下公交車就說出這句話,並且環視周圍。

    贈送優待券的游泳設施,位於市區比較偏遠的位置,從最近的車站也要走好一段時間才能到達。因為位於這種微妙的地方,所以不是得開車,就是得搭乘定期的免費接駁車。真尋他們選擇後者。

    「哇,好大喔!」

    也難怪哈斯塔會發出感嘆。這附近只有墓園,土地很便宜,奢侈使用寬敞土地的這座設施,有着堪稱主題樂園的規模,游泳池分為室外和室內兩種,甚至還有溫泉。除了這棟建築物之外,還蓋了一棟十一層樓高的飯店,並且附設高爾夫球場。

    「我記得這裏曾經倒閉過一次。」

    「咦!是嗎?」

    「是啊,這裡是在泡沫時代的巔峰時期完成的,不過當時就經營得不太順利,後來蓋了那棟大飯店作為替代方案,但還是無力回天,結果出資銀行在經營方面出問題,這裏也自行申告破產。」

    「……經濟持續不景氣,宇宙和地球都一樣。」

    不過,這裏現在已由其他企業接手,記得是關東某間糕點公司收購的。原本想說倒閉一次的設施很難重振旗鼓,不過最近電視報導「最想去的溫泉主題樂園排行榜」中,這裏居然得到第四名,看來現在經營得挺順利的樣子。

    總之,真尋他們是憑優待券前來的,所以沒資格挑剔,只能感謝母親的好手氣。

    進入中央的建築物,迎接他們的是宛如飯店大廳的裝潢空間,大廳兩側各自是男女泳裝租借區,因而什麼都沒帶也能游泳,櫃檯旁邊則是土產專賣店。

    「租泳裝的費用也包含在優待券里,大家可以隨意挑選自己想借的款式喔。」

    母親似乎在櫃檯辦好手續了。

    「好,先搶先贏!能夠迷死真尋的泳裝GET!」

    「……我要挑一件讓奈亞子忍不住撲上來享用的泳裝。」

    忠於慾望的兩隻生物跑向泳裝租借區,真尋好想全力裝作不認識她們。幸好現在時間已經很晚,大廳里沒有其他客人,真尋對此表達厭謝之意。

    「媽媽也要去挑泳裝!」

    這位一子之母莫名地充滿幹勁。

    「我覺得只要尺寸合適,其實穿哪種泳裝都一樣……」

    「對女生來說不是這樣呢。」

    哈斯塔的語氣異常達觀,終於符合他的實際年齡。總之,真尋只要隨便挑件合身的泳裝即可。前往男用租借區之後,真尋隨便拿一件中意的泳褲。既然是在這種地方提供租借的款式,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極端奇怪的設計。

    「……嗯……不是這個……這也不行……」

    然而,對哈斯塔來說似乎不一樣。他宛如來到特賣會的餓狼,瞪大眼睛反覆挑選思考。

    「奈亞子她們就算了,為什麼連你都煩惱成這樣子?」

    「人類的成敗,九成由外表決定喔!」

    「你是邪神。」

    何況來這裡是要游泳,若是挑選泳裝挑到沒時間游泳可是本末倒置。然而對於哈斯塔來說,這似乎是不能簡單帶過的問題。

    這時候,大廳另一邊的女用泳裝租借區傳來說話聲。

    「連、連這種泳裝都有……想說是郊區的休閒遊樂中心還有點瞧不起,居然有到這種程度……不,再怎麼說,還沒出嫁便在真尋面前穿這個,實在是……」

    「……奈亞子……我覺得那件很好……穿那件……向前彎腰……唔哼……」

    「取悅你有什麼好處?你超煩的!而且你從剛才開始一直在流鼻血,去擦一下啦!你是要在血泊里素描嗎?」

    「哎呀哎呀~兩位,小真和哈斯太都在,不可以挑選沒節操的泳裝喔。」

    「……真尋的母親,您手上那件泳裝別說節操,連布料都快沒了。」

    「……少年的母親,您那件連我都不敢領教。」

    俗話說三女為奸,不過,那邊的女生組到底在做什麼?尤其是母親,拜託考慮一下自己的年齡吧。不過,真尋絕對不會將這句勸告說出口。

    想到櫃檯人員都聽得見這段對話,真尋不禁胃痛。

    「嗯,就這件吧!」

    這邊的哈斯塔似乎也挑好泳褲,決定得有夠慢。有句名言說「男人的工作有八成是決斷,其他的都像是附屬品」,真尋覺得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走到大廳一看,女生組也剛好現身。奈亞拉托提普與克圖格亞羞紅着臉,而且避免直視母親,相對的母親則是肌膚莫名充滿光澤,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

    「好,我們走吧!」

    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掠過腦海,但真尋還是跟着帶頭的母親前進。

    這裏不愧是知名的休閑景點,館內充滿整潔的氣息,之前去過的幻夢境溫泉旅館根本沒得比。何況幻夢境那裡先不提整潔問題,得先判斷是否會污染精神才行。

    依照館內的導覽圖,泳池和溫泉浴場的面積特別大,這是理所當然的。除此之外還有遊樂場、理容院、按摩院、餐廳等設施,只要不計較錢的問題就是應有盡有。以目前來說,真尋等人最優先該去的地方是游泳池,所以眾人朝泳池前進。

    「那麼小真、哈斯太,到裏面再集合吧。」

    更衣室當然是男女有別,眾人再度分成兩組。真尋目送女生組離去之後,和哈斯塔進入男性更衣室。

    真尋不曾來過規模這麼大的游泳設施,不過現在的更衣室似乎都會設立隔間,共享區域只有洗臉台。真尋不禁心想,明明只是脫衣服穿泳褲,有必要設計成隔間嗎?事實上,真尋很快就換好泳褲,哈斯塔也是隨後便換裝完畢。

    「真尋,讓你久等了。」

    「嗯。慢着,原來你穿成這樣啊?」

    走出隔間的哈斯塔,除了下半身穿着泳褲,上半身還罩着一件連帽上衣。上衣的材質比他平常穿的黃色連帽上衣薄,而且是短袖。

    「我喜歡連帽上衣。嘿嘿,合適嗎?」

    「那是用來防止晒黑的吧?為什麼在室內也要穿?」

    「嗯?就這麼穿着游泳啊。」

    「這是宇宙的標準嗎……看起來似乎很不好游泳。」

    「唔:真尋沒有其他感想嗎?」

    哈斯塔鼓起臉頰表達抗議之意。這應該是他審慎挑選出來的搭配,不過到底是要穿給誰看?

    真尋輕拍哈斯塔的頭,安撫他依然不滿的情緒,然後從更衣室走到相通的池畔。瞬間,無法形容的芳香撲鼻而來,溫熱的空氣中充滿濕氣,水流聲回蕩於四周,這是室內游泳池特有的氣息。

    「哇啊……好寬喔!好大喔!」

    哈斯塔的眼睛閃閃發亮,真尋也有相同的感想。

    放眼望去,儘是各種不同形態的泳池,像是小孩子會喜歡的溜滑梯、連結到戶外的流水池,甚至還有小型的按摩水療池。為了純粹想游泳的人,這裏也設置二十五公尺的競賽用泳池。記得戶外還有一條全市最長的滑水道,不過天黑的現在似乎不能前往戶外。何況真尋如今也不想玩那種耗費精力的遊樂設施,畢竟日常生活已經很累人了。

    「哎喲,克子,放開我啦!小心我把你沉進池底!」

    此時,後方傳來怒罵聲,真尋轉過身去。

    換好泳裝的女生組站在那裡。

    「小真,久等了。」

    揮手打招呼的母親穿着連身款式的泳裝,並且和哈斯塔一樣套着一件連帽上衣,不過她游泳時應該會脫掉上衣吧,這點和哈斯塔不一樣。

    話說回來,母親穿的泳衣款式極為平凡,甚至令人懷疑剛才在泳裝租借區聽到的對話是怎麼一回事。總之,真尋沒興趣盯着自己母親的泳裝,所以決定不去在意這種事。

    「嘻嘻,真尋,我的嬌媚肢體怎麼樣?」

    向真尋拋媚眼的奈亞拉托提普,身上是兩截式泳裝,布料比起比基尼多一點,難道是這傢伙腦中終於有羞恥心萌芽嗎?圍在腰間的沙灘裙則有種南國風格。

    「……唔呼……奈亞子……唔呼……掀起那塊布讓我看看吧?」

    看到在旁邊發情的克圖格亞,真尋差點滑倒。她穿着學校指定使用的深藍色學校泳裝,胸前甚至縫着名牌,印着「2-4八阪克子」,她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這個活火焰在租借區做了什麼事?

    「怎麼樣?小真,感想如何?」

    「詢問兒子的感想是要做什麼……」

    「真是的,小真欺負人家。」

    母親以食指抵住嘴唇,露出失望的模樣。她還是一樣會展現出異於年齡的孩子氣。話說回來,泳裝造型應該不是給兒子看,而是給丈夫看吧?真尋完全不介意母親偶爾離家去找父親,甚至覺得她必須去一趟。

    「……少年,我是考慮到對於青少年的影響,所以選擇這件健全的泳裝。」

    「做出那麼多變態行徑后,事到如今你哪有考慮的餘地?何況你腦中裝滿不健全的思想,所以完全抵消了吧?」

    「……我的少女心有點受傷。」

    如果加入她腦中的非分之想一起計算,那別說是完全抵消,根本會變成負數。何況克圖格亞使出真本事的時候會更加裸露。

    「真尋,別管那個腦袋裝滿固態燃料的傢伙,你看你看:」

    奈亞拉托提普搔首弄姿想要迷倒真尋。她的泳裝和內衣一樣是熱情的紅色,這大概是她喜歡的顏色吧。這種顏色與她相當白皙的肌膚相互輝映,使得兩者更加亮眼。

    由於曾經和這傢伙身體對調,即使是不可抗力也曾一起洗澡,所以真尋大致知道奈亞拉托提普的體型。然而實際看到這樣的她,真尋忍不住覺得她很可愛,雖然不甘願心跳仍逐漸加速。

    要避免發燙的臉頰被發現,並且避免注意到奈亞拉托提普——真尋如此告誡自己,不經意地移開目光。

    『咪、咪~』

    視線前方是大膽張開雙腳,向真尋拋媚眼的夏塔小弟。想說剛才怎麼沒看到它,原來是跑進女更衣室。夏塔小弟並非平常光着身體的樣子,而是穿着宛如囚犯服的橫條紋全身式泳裝。這裏連小動物的泳裝都租得到嗎?

    「夏塔小弟,你這樣好可愛!」

    『咪~咪咪咪!』

【孫允珠】孫允珠精選-第三十二期 哥特幻黑紐倫堡荊棘透花衣裙

孫允珠精選-第三十二期 哥特幻黑紐倫堡荊棘透花衣裙

【孫允珠】孫允珠精選-第三十二期 哥特幻黑紐倫堡荊棘透花衣裙孫允珠精選-第三十二期 哥特幻黑紐倫堡荊棘透花衣裙紐倫堡,孫允珠,三十二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